[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帝国主义的前世:殖民主义——闲聊帝国主义之二 2018-05-16 15:22:52  [点击:466]
帝国主义的前世:殖民主义
——闲聊帝国主义之二

殖民主义也是一个被列宁党污名华了的名词,所以受列宁党严重洗脑的中国人普遍都对殖民主义有很坏的印象,也许有人会引用刘晓波殖民三百年的话来证明其实中国人中也有人不反对殖民主义的。我不知道刘晓波先生说这话的语境,所以也不太好评说他的殖民三百年,但我猜他的意思并不是认为殖民主义是什么好东西,只是有比殖民主义更坏的东西,而殖民主义可以帮我们清除这更坏的东西,而一旦清除完这更坏的,殖民主义也是要清除的。

不过,如果对历史进程做比较严格地考察,就不难发现,其实殖民主义不是什么坏东西,虽然我本人是认同它是一个好东西的,只是基于政治正确的原因,暂时只说到它不是一个坏东西吧。

首先要澄清一个观念,殖民主义不是一种国家行为,殖民主义盛行时,民族国家还没有诞生,美洲的殖民地是一群英国人开拓的,这些殖民地的开拓者或者是以自治社团的单位,或者就是以企业法人为单位,背后都没有一个国家的力量。

还有另外一个观念我认为也是有问题的,那就是香港、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在我看来,殖民地必需有一个前提,就是有大量的移民人口,至少是比原驻民要多得多的移民人口,才能形成殖民地,而香港和印度显然是不符合这个前提的,所以我认为这两个地方是英王国的海外领地,但不是殖民地。北美和澳新才是殖民地,在远东,其实可以称作殖民地的还有上海的租界。当然,后来这块地方被英王国出卖了。这是后话了。

殖民地的产生都是由一群殖民国(这个国应该是邦国state,而不是民族国家nation)的人群自发出走,来到了一片人烟稀少的广漠之地,一般都是开荒种地,同时兼做贸易,纯做贸易的大概只有上海的外滩租界吧。

早期的上海租界其实并非英国人刻意要这一块殖民地,是大清的官员非常不愿意辖下有这样一些“华外之人”,也非常愿意这些英夷和辖下顺民打任何交道,更加不愿意两类人群闹出什么纠纷,处理起来太麻烦,所以就在靠近海边的荒滩上划出一片地域租给了这邦英国商人。

这样做达到了两目的,一是可以将你们这些未开化的英夷发配到兔子不拉屎的荒郊野外,达了精神胜利的境界;二是可以达到不让英夷进入县城的目的。英国商人是不可能知晓大清官吏这种想法的,即使知晓也无法理解,但他们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比去广州的同行待遇毕竟好多了,广州的同行还得经过很多年的艰苦交涉,最后不得不用武力才打开广州的大门。从此,上海就因这一块小小的殖民地走向世界,成为国际化大都市,还曾经成为远东第一都市。

如果接下来什么意外也没有发生,这块小小的殖民地很可能最终成为一个独立的城市共和国,但意外还是发生了:长毛来了。

于是,大批逃避长毛的大清臣民要进入这块小小的殖民地,如果英国人坚持不让他们进入,这些大清臣民多半可能会死于长毛手下,而小半则死于英国商人的枪下,但英国人毕竟善良,不忍心让他们就这样死掉,于是第一批华人就这样进入了这块殖民地,这样一来,这里的殖民事业就注定无法修成正果了,修成正果就意味着最终独立建国。

事情还未完结,长毛在李秀成的率领下很快就迫近了这片区域,大清的军队自然是无法保卫这里的,虽然他们前这样的责任,但李秀成率领的1万多长毛先后打破大清的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然后摧枯拉朽般直扑上海,这时的英国商人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过,作为殖民主义者的英国商人从来就是习惯于自己保卫自己的,他们集结了100多人的志愿者,就凭着这100多条长枪和100多条好汉,就硬是将百战百胜的李秀成挡在了殖民地的边界外。我读中学时历史老师在讲到这一段时还给李秀成找下台阶,说李以为洋人和他都是信基督的是自己人,所以没作防备,所以才吃了亏。且不论长毛李秀成是否真信基督,就凭这些英国商人愿意接纳难民的行为,就可以判断他们确实的自卫作战,如果不是李秀成对他们构成严重威胁,他们是不会动武的。

闹长毛的日子不久就结束了,怎样处理那些进入殖民地的难民,就成了一个问题,经过几年的时光,这些难民在殖民地里基本上已经安营扎寨了,再要将他们赶走,虽然并非完全不可能,但也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首先是难民者内部就会造成严重的对立,看看今天欧洲的情景,对此就不难理解了。于是殖民地只能表示愿意接纳难民,但他们必须象殖民者们一样交纳土地税和物业税,因为维持殖民地的公共事业就是靠殖民者们交纳土地税和物业税支来维护的,这个要求等于是给了难民们以殖民地主义的待遇,但首先反对的就是这些将要被接纳为殖民地主义的前大清臣民,因为他们只习惯于做臣民,严重缺乏政治德行,根本就理解不了这个税收的意义。接着跳出来反对的是大清的官府,他们愤怒地发出了大清的臣民到哪都只能给大清纳税。各位网友肯定想不到的是还有一个强烈的反对者,那就是这个殖民地的母邦英国,因为它看到大清正在搞改革开放,积极地向国际秩序靠拢,而英国需要大清来帮它维护东亚的国际秩序,特别是阻挡俄国人进入东亚,所以愿意牺牲这个小小的殖民地的利益,安抚大清的脾气。在这样的情形下,殖民者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宣布独立,成立自己的上海国,就象美洲殖民地那样,虽然风险很大,但也决不是没有可能,只要英国的皇家海军不向他们开炮,大清的那些湘军淮军是对付不了他们的。

但他们最终还是屈服了,打消了收取土地物业税的念头,改为征求货物税,营业税等间接税,再收取执照费,向华人从事的各行各业颁发执照,收取执照费,于是皆大欢喜,殖民地也有钱了,难民们也安居乐业了,大清的官府和士大夫也不再抗议了,威斯敏斯特也不必为难了。但是,有可能诞生的现代化的上海国就永远没戏了,殖民者的子孙也注定要被轰出这片自己祖先曾经扎根的土地,滚回他们的老家,祖先们挣得的财产也得乖乖地交出来。这个时刻也就标志着英国也完全了从封建邦国向民族国家转型的历程,同时也标志着殖民主义转型为帝国主义。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