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張英略談歷史上的今日「五一六」 2018-05-16 12:45:04  [点击:2892]
五一六,歷史上的今天 ———— 略談歷史上的今日「五一六」

致梅峯兄
元禧安好:

感謝仁兄,將我近日,轉帖前輩莊榮兆先生檄文,《平反張俊宏冤案》,轉發張委員本人知情。我在海外近卅年,一貫敬重俊宏先生的文章、膽識和人品。如同前時轉帖曾教授建元兄的《張俊宏先生訪問錄》宏文,轉帖莊老先生的大作,也是義不容辭,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歷史,終究會判推動歷史前進的勇者無罪。拜托,如便請代向張委員致敬!祝福健康,化險為夷,近祺平安,延壽益年!

說點趣事,通報一下。未知乍搞,或許殘腦毛病,老是把莊榮兆先生尊姓大名誤寫,實在抱歉!前一陣子,初見您傳他老的演講文稿,為張委員嗚寃叫屈,指導法官方略,我曾眼花繚亂,對「兆」字先入為主,腦袋竟先把「榮兆」誤記「兆榮」,進而想到汪岷兄之叔「汪兆銘」,難道「兆榮」與汪精衛先生同屬「兆」字輩?這樣稀裡糊塗,把「莊榮兆」誤塗了「汪兆榮」!雖然事後細瞧,發現錯了,在獨評網「重要更正」,並已改正在博訊、G+等網均採用「莊榮兆」先生的美名,但因返饋您的有關標題和內容,草稿仍留有所謂「汪榮兆」痕跡。(重新返饋正確標題和眉頭,附後)請代向前輩莊榮兆老先生致歉!

上述這個殘腦記憶怪病,請您便時,代向神醫張清揚老前輩討教,指點根除可能!


張清揚先生的大作《中國共產黨的父母及其四大恩人》(三萬四千字)、《人類社會政治制度的形態與轉型》(四萬三千字),大前天已轉帖上網獨評、G+,並於前晚、今晨刊登博訉,耑此奉告。

今天五一六,民主進步黨中央,終於決定,半年後的十一月臺北市長競選,不再禮讓柯文哲了,而是推出民進黨自己候選人,參加五雄角逐首都市長。不久之前,柯文哲教授如與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教授對決,勝率呈五五波,伯仲之間。最新民調,丁丁還略勝柯P。如今民進黨決定自提台北市長候選人(最可能是姚文智立委),綠營勢必分去柯文哲大半選票,而改以無黨籍參選臺北市長的蘇煥智(民進黨前台南縣長)、臺大教授李錫錕(錕P,國民黨終身黨員),主要也在瓜分柯文哲連任的選票,勢必成為掩護丁守中取勝的側翼。柯P危矣,丁丁必勝!這是稍具政治常識人的評估,都會看得出來。

政黨政治,常說「風水十年輪流轉」,但在台灣,甚至四年就會輪流轉。誰會料到,二OO八,民進黨大敗,非但輸了總統,立委只有27席,不到立法院四分之一。當時人們驚呼,「打趴的民進黨,二十年起不來」; 二O一四「九合一」地方選舉、二O一六中央立委和總統大選,民進黨雙雙大勝,完全執政。國民黨在立法院席次,七十年第一次成了少數,而且不到三分之一。落到谷低,推進「加護病房」,於是人們又驚訝道:「國民黨被打趴,二十年起不來了」!看來丁守中當選臺北市長,候友宜守住四百萬人口新北市,四年雙北告捷,國民黨有望起死回生了!

我1992七月旅臺,與丁守中教授,一面之交,印象甚佳。那時丁已是立法委員,在臺灣大學座談,感到他具大中華情結,年輕有為。想不到後來,他從35歲起,先後曾與馬英九、郝龍斌和連勝文,爭取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想不到艱苦熬了24年,過了化甲歲數,始獲分裂衰敗的國民黨提名,做臺北市長候選人,有志者事竟成。預祝丁守中先生,十一月二十四日高票當選台北市長!


五月十六日,歷史上的今天,張英蒙難「五一六反革命」的寃案,四十七週年。回憶點滴,隨筆自慰,聊以紀念,朋友分享。

當代秦始皇毛澤東,自1970八月盧山會議後,又耍陰謀,要抓捕他的「接班人」林彪副主席。但中央各部委,全國各省市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1971初春「一打三反」運動還未完,竟搞「保衛林副統帥」的「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運動了。直到林彪當年913機毀人亡,中共文革12年浩劫,其中半年抓「五一六反革命」,主要整造中共反的造反派,全國上千萬人被批鬥,成批關押,幾十萬人被迫害死亡。那時上海,王洪文叫囂:「挖不出516分子,就抓五一六式,517、518分子」,風聲鶴淚。鄰近江蘇,受害最慘。省革委主任是南京軍區副司令吳大勝,特別殘暴,在南京等市地,抓捕三十多萬人,五萬多人被迫害死亡。共匪軍頭吳大勝,還厚顏無恥宣稱 :江蘇清查五一六反革命,弄清楚了,沒有一個五一六分子,這是運動的「偉大勝利」!中共全國害死莫須有的「五一六」幾十萬人,因為是沒有一個分子,運動胡鬧,這叫「偉大勝利」?正是「知恥近乎勇」,不知恥更神勇!

在這般「殺人偉大」的清查五一六運動中,張英在上海灘又是首當其衝。決不屈服殘暴,一貫我行我不素,堅持「抗拒從寬」,尙屬不幸中的大幸。👌

說到「清查五一六」運動,把我送去按照老毛最高指示「深挖洞」,到挖防空洞連勞改,實因清查運動,搞不下去,草草收塲。 而且自中共「五人幫」幫主毛澤東死掉,華國鋒、葉劍英和汪東興,對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的中共「四人邦」宮廷政變得逞後(注意👀:我從來說,這中共四人幫,是五人幫黨𣁽毛澤東的〖中共〗「四人邦」,尊重歷史,從來不胡説他們是甚麽「國民黨四人幫」的),知曉所謂「張英516專案組」,是銀行私設的。 僅此一節,也折騰了三年多,直到1979才始獲「平反昭雪」。當然,那是後話。

回想被私設「張英516專案」,啼笑皆非。 首先重申,不能因為林彪副統帥,1971九一三機毀人亡,就自詡五十年來,張英一貫反林彪同志的,那是歴史誤會。不錯,自1963年起,少不更事,我常評論林彪元帥,那也是「愛之深,責之切」,但並非等同「反對」林彪,兩碼事。 譬如,1963哲學札記,的確寫道:林彪㰻吹「四個第一」,殊不知「人的積極因素第一」,如強調「抓活思想第一」,就是抓人的思想問題,消極因素,不利「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的,正確提法應是「人的積極因素第一」!

我要向上帝懺悔,自小狂妄的,在那個瘋狂年代,少不更事,不知天高地厚,老是以非黨馬克思主義者自居,也是崇毛的。1958~1960,化了三年課餘時間,撰寫了二十多萬字的《毛澤東思想慨論》,1961十七歲那年,破例加入上海哲學學會(上海高安路63號)。但我有個老犯忌的毛病,總是愛對黨和國家領導人,評頭論足,斥他們「不懂毛澤東思想」,而且留下文字札記,例如「橫加評論林彪副主席」,後來差點惹了殺身之禍。

迄今記得,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八日,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檢閱紅衛兵們,時稱「文化大軍」。林彪副主席講話,全國電台廣播,電視實況轉播,歷歷在目。這1966八一八,見聞林彪副主席天安門城樓講話,只講毛主席是「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卻隻字未提毛是「偉大導師」,又感到林彪還是不懂毛澤東思想。🤓

於是當晚,我趕到北站右前方,天目路郵政局,自費分別向黨中央、中央文革,發了加急電報。大意是:林副主席今天天安門講話,只講毛主席是「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尚欠完整精確,建議三個偉大前面,應加「偉大導師」!落款「上海銀行張英」。1966十月一日,林彪天安門城樓國慶講話,首次帶頭啓用「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了,當時我以為中央從善如流,暗自高興一陣,記憶猶新。五十二年之後,遙想當年,首創「四個偉大」胡說,也參與了造神活動,誠惶誠恐,故向上帝,故國華人,懺悔謝罪!🤗

後來還說,林彪不𢤦毛澤東思想,郤帶頭推廣學《毛選》,弄《毛語錄》,到處造神,伴君如伴虎,到頭來可能沒有好下塲,有㸃替他擔憂,僅此而已。

其次補説,林彪生前,中共中央第一辦公室(林彪辦公室),1971春天,來人到上海對我「外調」,態度友善,並不計較張英「橫加評論林副主席」這節,隻字不提。 他們當然知道,我的主要問題,曾是八㳄「炮打張春橋」(如除了通常1967一二八和1968四一二的兩次「炮打」,中間張英1967九月,召集主持上海市財貿六局一行「批張春橋」萬人大會,我為此被張春橋本人,赤膊上陣,年底在上海電視臺,破口大駡)。 後來,我被非法綁架入獄近兩年。 上海市公檢法軍管會有道密令,不許中央和各省市地方,任何單位,外調張英。 這樣,即使林辦,來人「外調」,也被擋駕。 當我被中共上海市委暨閘北區黨的核心小組,覧於一致公認張英是一月革命的大功臣,為了發展上海「大好形勢」,功可抵過,作出了「犯嚴重政治錯誤,撤銷一切領導職務,無罪釋放」的折衷決定後,各路外調人馬,紛至沓來,上百人排隊。 我對來客,一律主動承擔責任,説公道話,以利解脫他們那裏的「審查對象」。 譬如,著名經濟學家、國家經委副主任薛暮橋的夫人,文革前任全國婦聯書記,一面之交,聊過張春橋搞亂上海經濟金融的嚴重問題。 來人表示,早就要解放老幹部薜暮橋夫人,結合到全國婦聯領導班子,但最後一道坎,亟需確認,是張英提供她議論張春橋問題的信息。

林辦來人,笑談陳伯達出任中共中央文革小組組長後,實際總編《紅旗》的是穆欣,康生辦公室林杰。穆欣、林杰他們,早於王關戚(王力、關鋒、戚本禹)被毛主席、週總理「打倒」。 現在中央打算,解放林杰同志,但最後要等張英出面承認,曾向林杰等提供大量原始數據,輸送了向中央政治局整張春橋的「炮彈」。 我如實道:1967年1月17日,《紅旗》雜誌記者林杰等人,來到上海,找到銀行,上門對我專訪。

那一陣子,我是上海一百多萬人民和平起義的發起人之一,理論上是一月革命宣言《緊急通告》原作者,行動上是火線總指揮,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接管委員會主任,全國第一個奪取財金大權的要害單位。 當然詳知,張春橋一小撮當權派瞎指揮,搞亂華東,尤其上海,煽動衝撃政治改革的經濟主義,金融和商品市塲,到了崩潰邊緣,芨芨可危。 但我並不知道,林杰同志是中央康辦的,通過問答,只是隱約感到,他們大有來頭,可能是中央「特派員」。 林辦外調,似乎林彪與張春橋不和。 況且自己,經胡立教等幾位「總理聯絡員」,保持與中央,聯絡管道。 一月八號,還派出張竹林等二批代表,直飛北京,向周恩來總理面告實情,並與週總理一起,首都工人體育塲,十萬人大會,站在主席台上,共同講話。 這有1967年1月14日《人民日報》,頭版報道為證。

這原本是正常外調,但閘北財政局黨委,銀行一方書記馬炳康和沈其龍,如獲至寳。 馬沈兩個傢伙,連夜趕到閘北區委,適逢區委在開常委會議,呆在門外,久等不散。下半夜2㸃多,區委書記劉龍江、副書記劉炳晨(軍代表),疲憊不堪出來,馬炳康、沈其龍揍上去,七嘴八舌,謊報軍情:中央林彪副主席辦公室來人,説張英曾向中央政治局,提供了整張春橋同志炮彈,要求「立案審查」! 云云。 兩劉書記,大吃一驚:怎麽,又要整張英了! ? 市委早有明確指示,不準今後再整張英,成立啥「張英專案組」的! 馬沈巧舌鼓璜:春橋同志現是政治局常委,中央首長,張英多次「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央文革,拒不認錯,標榜「一貫正確」,弄清問題還是必要的。 兩劉書記,無奈表示:弄清問題可以,但不能再搞張英專案組「䆺查」! 馬沈回到銀行,狐借虎威,假傳聖旨,第二天召集17個黨支部,胡謅經上級黨委批準,同意設立張英「專案偵查」了! 於是,掛著「同張英血戰到底」等等,橫幅標語,桿瑯滿目。

林彪913機毀人亡後,所謂「張英妄加評論林副主席」這條「罪名」,不復存在,但「張英516專案組」,強詞奪理: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共中央文革,就是「現行反革命」,逃不了的,掦言「張英不投降,就叫他滅亡」! ⋯⋯

1971年十月某晩,全局幹部羣眾,聲討「林彪反革命集團」大會。 主持人是財政局黨委副書記石勇(他是稅務局的,內定財政局黨委書記,因銀行黨員人頭多,差了一票被刷掉,屈就副手),習慣性口頭襌:「祝福林副主席身體健康!永遠健康!」我立即站起來,當眾棒喝:林彪已在蒙古摔死了,還叫祝他「永遠健康」,這是道地的反革命口號! 全塲嘩然。 第二天,我就被打發到挖防空洞連稅局排勞改。 這是當時背景,踢人球的導火索。

耑此即頌

平安吉祥🎐


ADC & CDP

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總部

中國民主黨中央委員會

張 英🤗 拱手👋

二O一八,五月十六 (紀念「五一六」寃案蒙難四十七週年🙏),匆匆塗於荷京郊外🏡🎆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5-20 04:38: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