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曾节明 有一点公费合作医疗,   2018-05-15 07:34:23  


作者: 吕柏林   你既不懂中共国1990年以前的农村合作医疗又挺会栽赃他人 2018-05-15 15:48:22  [点击:410]
一,你根本不懂中共国1990年以前的农村合作医疗。

1990年以前所谓的农村合作医疗,就是赤脚医生提供的医疗,赤脚医生就是略懂一点中西医、中药西药草药的农民(极少数是从各级医院和公社保健院开除回农村的医生)和只会打针、涂药、包扎的的农民,那时的农民完全是“自由如野生植物,待遇如野生动物,财产任人集资摊派,人身任人欺压凌辱”级的农奴。农村合作医疗就是在生产大队部或生产大队部附近清出一个房间作为赤脚医生的诊所和药房,赤脚医生的工资、购买农村合作医疗室的设备、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物都由生产大队强制各生产小队上交的合作医疗专用公益粮提供,其中购买农村合作医疗室的设备、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物所需的钱都由上述的合作医疗专用公益粮按国家统购价买给国家粮站的售款提供,愿意找赤脚医生看病取药的农民必须自付挂号费(即诊费)和药费,实在付不起的可记帐,转回生产队从年终分红中扣除。但多数农民都不愿找赤脚医生,而是找公社和后来的乡镇保健院、卫生院看病取药,而疔疮痈肿、跌打损伤、骨伤、蛇伤、骨髓性等病伤患者则几乎都找不在合作医疗室服务的民间草医医生治疗。就是说,中共国1990年以前的农村合作医疗所需的资金都是农民自己的资金。

——对于疔疮痈肿、跌打损伤、骨伤、蛇伤、骨髓性等病伤患者几乎都找不在合作医疗室服务的民间草医医生治疗,我有深刻的体会,因为1968年我的右手食指末节因上山采虎须藤被刺后发炎,经永福卫生院长约两个月的消炎治疗而恶化为骨髓炎,发现当天,永福卫生院的西医医生告诉我和我爸,我的右手食指末节必须剪掉。我不同意,是围观的患者中有人知道可用草药治愈,我爸也于当天傍晚带着我找到会治骨髓炎的一位老草医,是这个老草医从屋后抓回一把草叶捣烂后,放在一片菜叶上,再放在一片破布上,包扎到我的右手食指末节上,当晚就止痛而让我无痛入睡,并在两天后就疮口过皮痊愈——完全是骨髓炎的一贴灵。

——2008年前后,开中巴的我弟因在车顶包扎行李同,不慎从车顶摔下,摔断好几根胸骨,也是经人介绍,服用了龙岩市雁石镇一个草医的药而很快康复。

文革期间兴起的“用一根针一把草治百病”的赤脚医生根本不存在,因为,一,能用一根针治百病的神医原本就不存在,别说农村;二,能用一把草治百病的草医虽有,都几乎没被任用到农村合作医疗室;三,文革期间的农村合作医疗室几乎没卖草药,如我老家——漳平县永福公社的药材收购站几乎就没收购过草药,永福公社保健院及其后来改名的永福公社卫生院也只收购过几种草药,因为我父亲在公社保健院→卫生院工作,卫生院需要收购的几种草药都是安排本地职工家属去采的,我也有幸因父亲的工作关系而为永福公社卫生院采过一种草药——大叶算盘子(永福盆地没有,要跑到永福盆地以外的朝天岭下才有),时间在我高中毕业后;四,文革期间以短平快方式——用培训期两三个月的医疗培训班培养的赤脚医生只学会打针、涂药、包扎,如我的一个生于1956年的妹妹也是赤脚医生,但她只会打针、涂药、包扎,因为她是1969年小学毕业生,到县里参加了两三个月的赤脚医生培训班培训。但我据永福公社卫生院医务人员口中得知,我妹是打针技能最好的赤脚医生。

以上情况说明,你根本不懂中共国1990年以前的农村合作医疗。

二,“那时候的中国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福利”是你的语言,而不是“想‘回去’”的“国内底层民众”的语言,因而只能问你,但你居然把“那时候的中国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福利”推给“想‘回去’”的“国内底层民众”,而说什么“想‘回去’的是国内底层,你来诘问我干什么?”,说明你挺会栽赃他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5-15 18:52: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