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梅峯(元禧): 鄭水萍博士論文的臺灣苦力 2018-04-14 03:13:38  [点击:768]
臺灣苦力

鄭水萍

我今天講的是我的博士論文,臺灣苦力。社會主義是左派,自由主義是中間派,處理不好會被笑為騎牆派。自由主義的右邊是右翼,極右翼就是法西斯,保守主義、資本主義是屬於中間偏右。為什麼有這一系列要來釐清呢?因為常常在家國論壇,就看到梅峰常常在說中間偏左、中間偏右、右派、左派的路線。所以我們就回去最基本臺灣本身的幾條路線釐清一下。孫中曾下次再來講社會主義。再來會有四次把臺灣的這幾條路線釐清一下。

我之前未有系統的研究苦力,苦力在臺北其實也會聽到,我昨天到廸化街,大稻埕,在大橋頭捷運站,就有一大堆苦力在那裡。像艋舺那部電影,有拍到一些重點,為什麼那裡有黑道、黑幫呢?那些都是苦力,苦力都是個角頭,一個角頭。一府二鹿三艋舺,包括後來的基隆、高雄,全部都是有苦力。高雄市有差不多卅四萬的苦力,日本人把整個高雄市,造港、造市、造火車、造鐵道,產業帶動鐵道、鐵道帶動港口,港口帶動都市計劃,整個需要大量的人力,這個都是日據時代的苦力。

實際上,苦力和中華民國的關係非常密切,孫中山和馬克思一線之隔。孫中山常常說兄弟的主義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為什麼可以容共?就是他們有一個共同的面相,孫中山的民主、民權、民生的不平等都是從苦力來的。美國的東海岸的問題是黑奴來的,早期的開發史。南北戰爭之後,就沒有黑奴了,西海岸加州這邊全部都是中國苦力開始的。全球苦力研究最透徹,最大的一套書就是共產黨。民國卅八年,我們這邊是撤退來臺灣,他們那邊是解放。解放之後,由陳漢生他們編了共產黨起源,一套共十二本書,有關中國苦力的研究。因為這和整個共產黨起源非常有關係,共產黨工、農兩條路線,工的這條路線基本上前身是上海苦力組織開始的,後來毛澤東兩萬五千公里長征是農的路線。

很有趣的是,苦力和臺灣的歷史從頭到尾都貫穿,和每個都市都有關係,剛說的一府二鹿三艋舺,包括基隆、高雄。但是沒有苦力研究,為什麼這樣?這個問題很大。臺灣這一百年主要是極右派,極右派一定會防止苦力的研究。我的題目都是經過非常長久的時間,我才發現這是個題目。之前沒有人做臺灣苦力研究,臺灣做研究之前喜歡先查查有誰做過什麼研究,然後參考,剽竊,我都是用走出來的,包括土地公、三界公、天公,都是走出來的,我的苦力研究也是走出來的。剛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這是個重要題目,也沒有意識到這是個題目,我去安平做安平區誌,就乖乖去抄戶藉資料,日本明治廿八年,發現怎麼這也是苦力,那也是苦力,還有苦力頭,我發現這個題目好像在安平的人口結構非常重要,因為人口誌是我寫的,我剛開始是這樣。然後,在熱蘭遮城的「王城」有一個景點,叫王雞屎洋樓,所有安平的人都知道,那棟洋樓是安平最漂亮的,是一個苦力頭叫王雞屎所擁有的,那棟房子到現在都還在,在安平古堡的旁邊。在安平,苦力好像歷史很久,從荷蘭、明鄭、清朝,一直到日本時代都有苦力。所以,苦力在安平的人口結構裡是個重要的題目。但是,我意識到這個題目的重要性是在二〇〇三年,UNESCO 聯合國成立了一個 AICA 的藝評人組織,我擔任過理事長,二〇〇四年我在高雄辦世界年會。二〇〇三年我特別去在加勒比海的巴貝多,古巴的南邊,參加他們的研討會,順便觀摩。到了巴貝多的歷史博物館參觀,就發現他們那邊卅萬人一國,也是十七世紀荷蘭人去的。神鬼奇航電影裡面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即聯合東印度公司,荷蘭語:Vere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簡稱 VOC)他們繞過好望角來到臺灣,印度、印尼、臺灣。但是,西印度公司就是所謂的三角貿易,他們先到非洲抓黑奴,就是巴貝多人口結構裡的卅萬黑奴,抓到南美洲種甘蔗、可可、咖啡,都是這樣來的。那三角貿易,然後再把這些產品弄回去荷蘭,荷蘭再加工製造,這就是非常有名的三角貿易。我們臺灣研究西洋的,很少研究三角貿易,沒有世界觀,眼界有限。研究苦力實在是不太簡單,我去巴貝多以後,發現他們那裡種甘蔗的是黑奴,那我們臺灣呢?原來,荷蘭人在一六三六年為了要種甘蔗,大量引進苦力來臺灣種甘蔗,這個就發展出我一系列三段荷蘭時代的苦力論述。

三段論述就是:第一段一六二四年到臺灣的時候,他也是引進黑奴,繞過好望角到印度,到印尼,以印尼為香料王國殖民,再去佔領澳門沒有成功,後來去菲律賓,和西班牙人打仗,後來,來到澎湖,再來到安平,最後到日本的長崎,這整個航線。每艘船裡面,差不多有兩百個下層結構的黑奴,在非洲那邊就是黑奴去,黑奴就是一種人權的不平等,就產生了經濟、社會、政治方面的不平待,就產生了馬克思、盧梭的不平等理論。

荷蘭人來到臺灣的航線太遠了,原先也是引進黑奴,鄭成功有一個衛隊是荷蘭人留下來的,是黑人衛隊,包括他的孫子鄭克塽與鄭克臧的鬥爭裡面,鄭克臧被董夫人謀殺了,這是一個公案,去謀殺他的就是一個黑人衛隊幹的。黑奴來到臺灣,因為這條航線,非洲到臺灣太遠了,所以就沿途抓印度、印尼,包括臺灣小琉球,烏鬼洞的烏鬼,抓到熱蘭遮城去做奴隸。熱蘭遮市外面大概有三千人,被鄭成功包圍的時候,裡面一千五百人中,有兩百人都是烏鬼。烏鬼這個地名只有在荷蘭時代,在南臺灣才有,因為他起先引進黑奴,後引進深色人種的奴隸,這都是強迫式終身職的奴工。小琉球原來有一千多人,我的老師曹永和院士有考證小琉球事件,全部被荷蘭人殺光了,剩下五百多個人就抓到熱蘭遮城去做奴隸。所以鄭成功包圍的時候,熱蘭遮城裡還有兩百個小琉球的奴隸,那些人就叫烏鬼。臺灣話我們叫烏鬼,但是按照它意思去翻譯的話,就和美國人在罵黑鬼一模一樣,只是臺語發音叫烏鬼。怎麼樣從黑奴變成烏鬼,再變成苦力,這是我的三段論述。荷蘭人要種甘蔗的時候,在巴貝多也是種甘蔗,我研究橋頭的糖業,後來到巴貝多時,一下飛機,在遊覽車上看到的景觀都和橋頭一樣,原來就是荷蘭人去的。我在去巴貝多前,很難查到那裡的資料,我是學歷史的,我到那裡就在整個島上地毯式的走,看博物館,買書,就有很多黑奴和三角貿易的資料。荷蘭人在臺灣種甘蔗的時候,需要大量的奴工,但那時黑奴或烏鬼都不夠,太遠了,他就用騙的,找來契約奴工,就是苦力。苦力是有契約制的,黑奴是強迫勞動制,就是一個是用強迫的,一個是用騙的。

臺灣的外國史研究說實在也很差,對自己的研究也很差,沒有搞清楚這個關係。我發現黑奴在美洲是強迫勞動制,荷蘭人實際大量引進尤其是南美到北美的白奴,就是白人。白奴和黑奴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為契約奴工,白奴是有契約的,他就去歐洲騙大量的白人去美洲種甘蔗、種可可,所以除了黑奴以外,有白奴。白奴就是有契約的,用騙的。白奴比較有自覺,後來他們就起來反抗,美利堅合眾國的產生都是和白奴有關係的。所以我們對世界歷史的眼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包括最下層的奴工也是一樣。荷蘭人拿契約來騙印度人,所以苦力這兩個字是從印度來的。按照中文的唸法,苦力應該翻成臺語應該叫苦力,但實際上不是這樣唸,整個安平的人都唸古力(Coolie)。我去查文獻資料,就解釋古力是外來語,是印度那裡的話。所以,雖然後來沒有印度阿三,越南的,但是中國最近,就大量用契約書去騙中國的奴工出來,到臺灣來種甘蔗。因為語言不通,就需要古力頭,做翻譯,幫荷蘭人管理,郭懷一事件就是臺灣第一個古力抗爭的事件。

之後,來收拾荷蘭的就是明鄭,大家都知道鄭成功。但是鄭芝龍也是閩南人,他跑到澳門去學葡萄牙話,他有受洗為天主教徒,甚至跑到菲律賓去做古力頭。三民主義不是從孫中山開始的,是從鄭芝龍開始的。鄭芝龍去菲律賓做西班牙人古力頭的時候,他面對和孫中山同樣的問題,政治、經濟不平等,所以他起來反抗,西班牙人就把他抓起來要處斬。後來他被救出來,他就跑到日本長崎去當海盜。你們讀的臺灣史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那樣的版本。我在講土地公的時候,你以為我只是在臺灣在地研究,苦力是要從中美洲巴貝多,研究到印度、印尼、小琉球,再到臺灣,你才知道臺灣苦力怎麼來的。

我已經陸續發表論文,有一位雄中學生就抄襲我的黑奴、苦力,烏鬼、苦力三段論述,他把它重新改寫,你找不到一段一字不漏的文句,這種跨國眼界,還有階級,這樣的命題產生不是一天、兩天的。那個學生抄襲我的竟然在清華大學還是交通大學得獎,還有獎金,所以他的論文就被公佈出來,所以才被我查到。那個王八蛋的雄中校長還包庇他,王八蛋的指導老師,他還抄襲它,我姑念他未成年,所以未追究,這絶對不是一個高中生有能力弄出來的,這苦力研究真的是非常困難。

這就是荷蘭人要種甘蔗,所以大量引進華人來做奴工,因為政治、經濟的不平等,就產生郭懷一的抗爭事件。後來的荷兵都是苦力頭,翻譯兼苦力頭。郭懷一四、五千人在岡山的漚汪(現在的後紅里),全部被殺光了,那時候荷蘭人在熱蘭遮市才三千人,熱蘭遮城裡面才一千五百人,熱蘭遮城加熱蘭遮市才四千五百人。他們把郭懷一那些人全部都殺光了,等於殺了熱蘭遮城加熱蘭遮市的人口都還不足,這是很殘暴的。荷蘭引進到臺灣也有好的,但是也有不好的,從苦力看就知道這是極端惡劣的人權案件。臺灣的華人奴工就起來抗暴,再加上鄭芝龍、鄭成功,臺灣才會演變成華人為主的政權。像印尼就沒有,印尼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都還是荷蘭人統治。

這就是苦力的第一章,那裡面很複雜,我寫了這一整本論文。本來這個是五十萬字,但是廈門大學老師叫我再修,他說誰要領兩千元審查你這五十萬字,我花了一年刪減成十五萬字。這個是精簡版,我現在要恢復成完整版。我做這個題目主要還有我的淵源,臺灣最大的黑道組織,可以跟上海青幫比,上海青幫是康熙年間,雍正,乾隆時慢慢發展起來的。他們都是苦力,都是碼頭幫會,還有漕幫也是。中國幫派最早起源的就是從下層結構,勞動力出來的,和苦力都有關係。

在臺灣,明朝、清朝統治的時候,上層結構的商人,我另外一篇論述寫上層結構,叫做生意人。生意人和西方資本主義的想法不一樣。生意人拜關公,很重視信用,重視義氣,信義這兩個字。只要口頭講,沒有契約,他進貨會倒閉,他還是會進貨。所以臺灣華人的生意人,生意本,生意洞,相對於苦力是兩個階層,一個是上層結構,一個是下層結構,但都是華人。華人統治華人,他也需要有勞動力,荷蘭時代沒有形成幫派,到清朝時,臺南的安平、五條港,就共有六個苦力幫,到現在都還有,是臺灣最早的幫派。另外還有一個丐幫,你們看內門宋江陣,內門那邊都是乞丐,他們也有學功夫。臺灣最古老有兩個幫派,一個是苦力幫,一個是丐幫、內門宋江陣。苦力幫到現在還存在,幫主是高雄市沒選上市議員的張省吾,我們小時候都認識他,叫吾仔,他現在是安平天后宮的董事長。我要寫苦力時,我就去拜訪他,他是現任的幫主,後來我寫了五十萬字出來,我拿了一本去送給他,他就說:鄭教授,拿博士,很厲害,這些苦力都不認識字,還可以寫五十萬字。

因為我寫人口誌,寫產業誌,一定要釐清有什麼產業,有什麼樣的人口。清朝的人口,最主要的有士農工商四民,那裡面的工和苦力的工有什麼不一樣?不一樣,苦力不在四民之內。四民的工是指工匠,工匠有泉州系統、漳州系統、福州系統,要三年四個月以上,包括剪頭髮就很複雜,那個要訓練都很複雜。所以工匠有一個師,匠師,工匠是有社會地位的。苦力是出賣勞力的,沒有技術的工人,比賤民高一點。賤民就是奴僕,奴僕的兒子、孫子都還是奴僕,他不能和四民通婚,一輩子都是奴僕,那叫賤民,賤民有賤民法則。苦力就是介於賤民和四民間的一個階級,這就是整個下層結構。

在安平,人家會跟你說一大堆苦力的故事。清朝,苦力就不一樣了,苦力有一個苦力廟,我的好朋友唐振瑜唐導演,他專門拍金門人去東南亞的歷史,我去看他的記錄片,金門人到東南亞會先蓋一座廟,金門人都住在廟附近,那就是苦力廟,住的區域叫估俚間(苦力間)。所以,你以為臺灣問題是只有臺灣獨特的問題嗎?不是,苦力整個東南亞都是。我的題目為什麼叫「真理臺灣,正港本土」,就是要告訴你真實的歷史,是我用腳走出來的。在五條港有一個西羅殿管理,就是姓郭的,他們是苦力頭,西羅殿是拜廣澤尊王的,就是一個苦力廟。它就有東南西北中,此即安五營,就是境,這就是它的界,所以五條港有五個界,每條港都有苦力廟,有一個苦力頭,有一個苦力幫,這是整個明清的下層結構。這是勞方,勞方是以苦力廟為主。資方在水仙宮,那個就是郊商,有三郊,那個是資方在拜的,就是水仙宮。這才是正港的本土歷史。

這些苦力因為是華人的生意人在管理,所以,兩邊相處和諧,沒有什麼抗爭的故事。甚至在安平那裡有一座橋,每次橋壞了,姓郭的苦力頭就出來修理。還有苦力的條例,旗後那裡也有,就形成一個船埠公約,這就是旗後那裡的苦力公約。艋舺那部電影,以我做地方研究,做港口的人來看,就是研究非常不足。為什麼有一個一個的黑道角頭?那都是一批一批的苦力幫,那就是最早的幫派。這個在基隆也有,在鹿港也是有苦力頭,苦力間。也有幫忙種東西的苦力。到日本人時代,十二萬臺灣人自稱日本兵,其實他們是軍伕,就是軍中的苦力,這是一九三一年禁奴公約之後,日本人還在做這種事,是全世界最落後的殖民政權。

剛才尹將軍問我中國有沒有苦力,苦力這個名辭是外來的,臺灣的經過也是從外面那邊來的,但是到明清時,跟中國的一個職業階級結合在一起,那就是挑夫。挑夫一定都是男的,苦力也都是男的,沒有女的,「夫」嘛!後來有些地區就不用苦力,像宜蘭就用挑夫,叫挑夫,不叫苦力,但整個都是跟苦力制度、社會結構完全一樣的。宜蘭的狀況和府城的不一樣,府城那裡的生意人和苦力是和平相處的,和苦力頭是有合作關係,所以苦力的相處模式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宜蘭那裡就發生很嚴重的挑夫幫的械鬥,械鬥時清朝的正規軍不敢進去,後來姚瑩來了,將挑夫統統抓起來,夫首抓去砍頭。清朝時,因為臺灣的陸上交通不發達,要靠海運,一府二鹿三艋舺都是港口,苦力在軍中,每個營差不多五百人,他另外編五百人挑夫的費用。要打仗,在臺灣要登陸時,他就召募挑夫來扛東西,他一面在打,例如林爽文、朱一貴事件的時候,鳳山縣有廿一次造反。

所以現在民進黨,我看起來根本沒什麼,沒有膽,因為清朝廿一次造反在鳳山縣,每一次都是改國號,稱王,稱帝,那些都是廿一次臺獨。臺獨不是從國民政府才有的,只要有不平等,就有反抗,有反抗就會有這種獨立的思想。苦力核心的理論就涉及到盧梭,我有關盧梭的書一整個書架都是,盧梭被法國國王清算鬥爭時,他沒辦法在法國容身,就跑到蘇黎世躲起來。蘇黎世大學下面有個書局,我剛好坐在那裡,從書局門口看過去,那個玻璃櫥全部都是盧梭的書。盧梭專門在講人類怎麼由原始狀態變成現代的社會,天賦人權,不平等就是從那邊來的。苦力的核心思想是,有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時候,就會有苦力的出現,因為他需要大量的勞動力。華人對華人的時候,也要有勞動力,也有階級的問題,可是就沒有那麼嚴重的抗爭。殖民主義、帝國主義來的時候,為什麼就有抗爭出現?就是因為族群和經濟上面,就是盧梭講的不平等,不是到了孫中山才發生的,在之前就開始發生了。

臺灣反抗不平等的事件就是從荷蘭人開始,苦力就是一個指標。但是,府城的三郊就和苦力和平相處,下雨天要不要扛,扛什麼?重的東西多少錢,扛輕的東西多少錢,一艘船上面苦力挑夫的條例寫得非常清楚。像旗後,如果你不照條例來走,要被罰一齣戲。這是華人自己管理自己時候的階級問題,那時候的不平等沒有荷蘭人那麼明顯,把整個郭懷一那群人殺光了。後來五口通商之後,外國人來臺灣做生意也需要挑夫,這又是新的需求。到日本人的時候,就是我苦力第三段論述。第一段是荷蘭人時的苦力,第二段是明清時的苦力,第三段是日本人來,我稱這個叫東洋苦力。東洋苦力最早就有論文了,臺灣很好笑,自己就有很多苦力,這個是最重要的命題,資本主義、帝國主義,資方、勞方相對的命題,沒有人做。有一些臺灣的指導教授竟然做到東北去了,日本人佔領東北,所以也用了大量的苦力,我稱這個叫做東洋苦力。

後來日本人到南洋作戰,全部都用苦力,那時候的美國己經南北戰爭結束,中國五口通商從廈門、從汕頭、從廣州大量輸出苦力,那個叫做「豬仔」。你看成龍的電影就有,美國的東海岸是用黑奴和白奴,美國的舊金山、洛杉磯這些做鐵道,挖金礦全部都是用華人苦力。我到溫哥華島時,有一個三萬多人的小鎮,發現有一個中國國民黨黨部,用中文寫的招牌,好震驚,那個就是孫中山時代的。旁邊有個礦坑博物館,我進去看,全部都是華人有名有姓的。為什麼美國人很看不起華人,因為華人最早的時候就是僅次於黑奴,只高於黑奴,那時候已經沒有黑奴了,解放了,整個西海岸開發的時候,一直到加拿大全部都是苦力。所以,苦力可以開國際的苦力會議,全世界各地只要有苦力去的地方,都有苦力論述,連琉球都有。全世界苦力受苦難最多而沒有論述的就只有臺灣,正港的臺灣。真的是很可憐,那麼重要的題目,臺灣竟然沒有人研究。

所有苦力的歷史裡面,日本人是對苦力最殘忍的。從一八九五年打到一九三一年,賽德克巴萊事件之後,山上才沒有反抗,賽德克巴萊電影也沒有來請教我。所有只要是臺灣有衝突,有打仗,日本人的軍隊、警察打仗,全部都是叫苦力去幫他搬東西,這是後來二次世界大戰到南洋打仗,為什麼會有軍伕。同樣的思考,同樣的制度,同樣的結構,一模一樣,日本的軍伕在日本佔領臺灣就一直打,打到賽德克巴萊,賽德克巴萊幫日本警察搬武器、彈藥,搬到山上去的全部都是苦力,都是臺灣苦力,臺灣苦力跟統治者結合消滅了賽德克巴萊。所以,歷史沒有研究清楚的時候,你的教育、認知都是一知半解的。最後的反抗是拉馬達星星是桃源鄉的布農族,布農打仗和賽德克巴萊不一樣,賽德克巴萊都是打群架,布農族打仗都是一個人,一個獵人跑,日本警察被他殺傷了兩百多個人。都是靠苦力幫日本警察挖路,蓋日本的檢查哨、派出所、分駐所這些。你們都不知道阿里山鐵路是澎湖三千多的苦力挖上去的。那個資料裡面寫得多傳神,日本找了這三千多名澎湖苦力挖出阿里山鐵道,三千多人同一時間要在山上吃飯,日本為了這個事情寫了一大堆史料。所以一部苦力是臺灣下層結構最慘痛的教訓,不平等的歷史。

高雄市是卅四萬苦力從產業到鐵路,從鐵路到港口,港口到都市計劃填土而來的。安平本來有個苦力幫,後來那個苦力幫在日據時代搬到高雄來,所以高雄碼頭工會有一陣子有八千多人,有一半是澎湖人,一半是安平人,理事長就是幫主,苦力幫的幫主。所以,要研究臺灣的黑道也要去研究苦力。苦力的故事講起來非常精采,苦力的高峰就是到了二戰的時候,軍伕,那是有薪水的,荷蘭時代契約工也是有薪水的,契約工是用騙的,他有薪水,但是不平等。就是陳菊在做勞委會主委的時候,有出過外藉勞工事件,我研究苦力的,那個就是苦力事件,一模一樣的契約書。所以,你對歷史不深入了解,你就重蹈歷史的覆轍。那些外勞除了工作之外,睡覺也要集中管理,也不准他到外面,睡覺一個黏一個,苦力當初也是這樣子。

我和鄭村棋,他是馬克思的信徒,研究工會、工運的,這一次都沒有看到他出面來講。他和我在臺大城鄉所辦的一個研討會上,中午十二點時,我們倆站在外面講勞工史,我就講苦力給他聽。他聽一聽覺得臺灣怎麼會有這個命題,那麼多的史料,會有苦力的歷史,非常震驚。我說你研究馬克思,你只知道黑奴,孫中山就是從苦力的命題,民主、民權、民生的不平等來的。孫中山的時候,是因為舊金山、檀香山都是苦力開始,那時候五口通商。所以,他產生盧梭的命題,把它轉換成中國版的。國民黨在慶祝百年建國的時候,我跟林火旺建議,你要慶祝,你就要把這一百年苦力的歷史拿出來講。

孫中山有講一個上海的苦力,把他的彩券放在拐杖裡,結果他一高興就把枴杖丟了。這裡面就有一個命題,為什麼上海的苦力族會發展成共產黨,臺灣的苦力幫沒有發展成共產黨?我們臺灣有幾個左派的,我都認識,蘇慶黎,死在大陸北京,夏潮,人間雜誌的陳映真,我都有跟他們打過交道,南方雜誌的呂昱,跑到廣州,現在回來,陳芳明也在研究臺灣左派,他們都是走史料路線,就是謝雪紅,二七部隊,在山上有些農夫參加,這叫做左派?鬼扯!臺灣沒有真正的左派,所有左派的精英都是從馬克思那裡剽竊來的理論,然後,他沒有下層結構,下層結構就是在上海就是和苦力結合在一起,臺灣左派的精英,馬克思的信徒,包括鄭村棋都不了解苦力的歷史,都沒有將苦力結合在一起。苦力連日本警察都怕,所以你這種左派是完全不成功的左派,根本沒有真正的左派,道理就在這裡。上海苦力的幫規、宗旨、核心觀念都有共產黨的精英分子介入指導,所以它有一套論述,一套行動綱領,陳獨秀他們這些。

但是,臺灣的苦力在日據時代,我的碩士論文就是寫這個,澎湖人來到高雄,有五十五間澎湖廟,隨著都市化的發展,哈瑪星到鹽埕區,鹽埕區到新興區,新興區再到東區,到北區,到南區,澎湖廟就搬來搬去的,這個澎湖社。澎湖廟,澎湖移民,澎湖社就是以苦力為主,就是安平苦力幫的模式,安平的苦力幫、苦力頭、苦力廟、苦力社,這些整套轉換成高雄版,所以,高雄苦力幫的大老張省吾就是這樣出來的。高雄漁會有一陣子,蔡姓理事長被槍擊死亡,他也是我親戚,沒有人敢去接,內場派沒有人敢去接,外場派就是張省吾敢去接理事長的位子,因為沒有人的勢力比他古老,比他久。所以要了解臺灣的歷史,苦力絕對是重要指標,你對苦力的陌生這個絕對有階級問題,就是上層結構不知下層結構的問題,才會根本沒有聽過。你只要去安平地方五條港,現在五條港都發展起來,你只要去走一走,聽到的都是和苦力有關係。

臺南有個儀式叫做「做十六歲」,主要是西羅殿,為什麼做十六歲呢?因為苦力的後代,到十六歲的時候,由童工變成正式的工人,一定要做十六歲的儀式過了,你的薪水就不一樣了。研究苦力,你才知道真實的臺灣有多辛苦。我去做高雄安平廟苦力的口述歷史時候,他就講說,那個顧廟人現在應該過世了,他們是廿四小時只要船進來,都是「脫肉體」,因為根本就穿不住,那個衣服穿了就會濕,乾脆就不要穿,都是裸著上半身,常常被日本警察打。為什麼會有澎湖幫?澎湖同鄉會出來呢?就是日本警察一抓到苦力打架、吵架、鬥爭、衝突,抓進去警察局,先打三大鞭,這都是澎湖的苦力。澎湖的每個鄉,都是以苦力為主,就出來組織澎湖同鄉會,所以在澎湖只有十萬人,但澎湖人在高雄有卅萬人。為什麼到現在陳菊會得五十五萬票?她根本自己都搞不清楚,這都是高雄有反抗的傳統出來的。

我在亞太綜合研究院,永達也教過,王仁宏和王貞美副校長他們的祖先就是旗後的苦力,苦力頭。高雄人最真實賣命、賣力的歷史,我去安平廟文龍宮做口述歷史,他說做到吐血,就用黑糖、冰塊喝下去,就好了,衣不蔽體。苦力的好命是在戰後,國民政府來,他們在大陸失敗了,所以很重視勞工路線,所以特別照顧碼頭工會,福利非常多。所以,後來的苦力變優渥的階級,因為別人不能進出港口。像我小時候,就常喝到可口可樂什麼的,那都是碼頭工會帶出來的。苦力從安平開始,因為是處在界線邊緣,因為他搬東西的時候,他就有武器,日本警察就查到苦力擁有槍械,到現在苦力幫,臺灣最古老的幫派,他是民間武裝組織。很多人在高雄法律上的不平等、不正義,他就去找苦力頭主持正義,到現在為止還是一樣。

苦力因為每天都在搬東西、操作,現在港務局有一個港史館,港史館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文物,就是一個類似抽籤的籤筒,那裡面就有一根一根籤,那是苦力去扛東西時,就拿那個籤做標示,投有籤筒裡面。高雄市建國路,陳菊把舊的部落拆光了,連口述歷史都沒有做,連一棟可以紀念的都沒有留下來。日本人本來規劃那邊為道路,但不敢拆那裡,整個鹽埕區三角地帶,從建國路,到公園路,一直到愛河河邊,全部都是苦力廟,苦力社,苦力間。擁有最多苦力資料的是日本警察,因為他怕苦力造反。臺灣的左派為什麼革命不會成功?因為他們沒有和苦力結合在一起,苦力連日本警察都敢打,敢對抗。划龍船第一名的,都是苦力,澎湖苦力一艘,安平苦力一艘。知識如果不和下層結構結合在一起的時候,你的革命絕對不會成功。這是我研究苦力的結論。

那軍伕呢?臺灣人自認為是日本兵,不是,是軍中苦力。安平的歷史,有十二個軍伕墓,起先日本人把他們弄到上海去打淞滬戰爭,後來就弄到南洋去了。真正當日本兵的非常少,軍伕的階級比日本軍馬、軍犬都不如,因為軍馬、軍犬很難補充,軍伕可以一直補充,非武力組織,沒有武裝的組織。一九三一年禁奴公約,己經禁止全世界把一個地方的人當做奴工移到另外一個地方去,全世界都禁止,只有日本人還在臺灣做軍伕的勾當。這是非常可恥、可惡的事情,現在這些人還自稱日本兵,根本不是,很可憐的。戰後的碼頭工會變成特權組織,完全不一樣了。一九三〇年,苦力的價格高漲,苦力在工廠的部份,價格是有波動的。這就是從左派和右派之間,變成一個苦力的勞動市場的波動,經濟理論是有用的,因為你不只是左派、右派,還有市場自由波動的理論出來。大陸很驚訝,苦力我們一般都會停留在勞方、資方,左右兩派對抗,不是,苦力在自由市場的時候,他的工價就會波動,苦力也有自由市場的波動。所以,你一定要實證,我所有的論述都是實證出來的,不能只是想像,不能只是邏輯推理而已,那一定是閹割的歷史,就像現在新潮流那套。我最厭惡閹割臺灣的歷史,在我看起來那根本是亂七八糟的歷史。

什麼人不做苦力?原住民不做苦力,這很有趣,他不做勞動力,不做苦力,這也是蠻特別的。在日據時代,他們帶去討伐原住民的軍隊、苦力,整個被原住民,幾十個,幾百個頭都坎下來。現在能夠平安的生活,真的是一個福氣。

我這個題目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太多故事了,我跟一個研究勞動力的教授,他一直很驚訝竟然有這種歷史,為什麼沒有人好好的研究。所以,要好好認識臺灣。

民國一〇六年十二月廿六日

健保免費連線 暨中華家國黨 五二〇次例會

特別專題:《真理臺灣,正港本土》系列

舉辦時間:民國一○六年十二月廿六號週二下午五點半

活動地點:臺北市中正區青島東路三之二號三樓

叩應電話:〇九三三八五三六八四或直接臉書留言

免費參與:願藉選舉直接或幕後幫助國家者均歡迎參加

論壇主持:尹盛先(海軍退役少將)

系列主持:鄭水萍(南方土地公研究所所長)

講演題目:

臺灣苦力——《真理臺灣,正港本土》系列五

講演來賓:

鄭水萍

臺大歷史系畢業
第二廈門大學臺灣研究所博士

聯合國藝評人協會前理事長
第一亞太研究院人文所所長
南方土地公研究所所長

新大學網站何步正團隊聽寫

梅元禧校正

文章觀點純屬主講人,與家國論壇與新大學網站無關

本文同時在家國論壇與新大學網站刊出:

https://youtu.be/mXkxdITvVO4

http://www.theintellectual.net/zh/oneworld-aerial-view/asia-pacific/599-taipei-from-thailand-bangkok-elva-hsiao.html

https://www.facebook.com/MeiFengNorway/videos/10209375266853636/

敬祝 安祺

梅峯(元禧) 謹敬

中華家國黨 總管家
健保免費連線 負責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4-14 03:16: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