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进步是相对的,抗恶是有意义的。 2018-02-26 01:08:08  [点击:1011]
在阿贵问题上与我立场一致、曾被我视为同道的何清莲、沈良庆诸人,在包子修宪问题上看法很令人吃惊。他们除了抛出一句淡淡的“不出意料”,竟对抗议表示不屑,理由是“党内共和”真比“一人独裁”好吗?“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去管人家党内的家务事”。


确实明眼人事先会是有所感觉的,但当预料成为事实时,还是会倒吸一口冷气,还是会对其赤裸裸的“倒退”感到愤怒。


明镜的老板何频另类洗地的理由也与何清莲相似。他说个人独裁还有个人出来负责,比寡头制的九龙治水而无人负责要好。所以,在他看来,中国即使重回帝制,也是可接受的。投名状递得真利索。


在我看来,进步与倒退总是相对的,要放到具体的历史背景下去判断。比如上万言书时的彭德怀是代表正义的,而他的对立面是非正义。同样搞三自一包,七千人大会上承认错误的刘少奇也是当时中共党内的积极力量。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在饿死人的现实面前,会站到彭德怀与刘少奇一边。对于推动中国加入世贸的朱镕基,对于同情学生的胡耀邦、赵紫阳等都可作如是观。

但有人就喜欢高调,他们说彭德怀、刘少奇都是共匪,手上都不干净,所以他们与他们的对手的争论没有是非之分,他们都是一丘之貉。这样的判断貌似高明,实质是真正的不负责任的空论。


即使在一个恶的环境中,也有向更恶的方向发展的余地,所以抗恶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如果说非要有黄金世界,才愿努力,那真可以什么也不做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