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2018-02-12 16:06:57  [点击:520]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前南斯拉夫和苏联的解体,以及中国新疆危机的日益深重,证明了马克思有关民族问题的理论,是完全错误的;马克思的民族理论,对于实践它的民族来说,不啻是一剂分疆裂土的剧毒猛药。

马克思滥用经济决定论,胡说一切社会问题都是阶级斗争的产物,并认定:民族矛盾的本质,就是阶级矛盾,因此,睁眼无视民族文化的冲突,这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与事实完全背离:
比如,“十月革命”后车臣的穆斯林,无论哪个阶级都顽强抗拒布尔什维克的赤化,维吾尔人、西藏人无论主、奴都强烈抗拒解放军的“解放”和“社会主义改造”;
又如,今天的新疆和西藏,客观地说少数民族的生活水平比六十年前大有进步,但是统治的危机却更深了,少数民族分离的倾向却更强了。
种种悖论现象,有力地戳穿了马克思的民族理论。

事实上民族矛盾不仅客观存在,而且其激烈的程度,常常压倒阶级矛盾,因为民族矛盾的背后,是文化和宗教的冲突,文化和宗教的冲突,要比经济矛盾(阶级矛盾的实质是经济问题)更难化解,为什么在劳资矛盾大幅缓和的今天,世界上的民族冲突却愈演愈烈,原因即在于此。


由于马克思对民族问题,采取的是民族虚无主义/经济决定论的大错态度,因此,实践马克思理论的各国共产党,普遍地推行了错误的民族政策,其荒谬与愚蠢,世所空前:

执政的各国共产党(尤以多民族国家为显著),一方面从民族虚无主义出发,竭力压制所在国主体民族的民族意识,如中共长期以来的批判“大汉族主义”...
另一方面,打着“民族平等”的幌子,拼命扶持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如设立少数民族的行政“自治”单位、帮助少数民族恢复和发展其文字、习俗、宗教,设立教堂、寺庙、少数民族学校,帮助少数民族传承其文化;
中共不仅长期掏钱帮少数民族建佛寺、清真寺,还帮助早已汉化的壮族造出“壮文”来。

在竭力压制主体民族,助长少数民族民族意识的同时,又从阶级(经济)决定论出发,对少数民族出台种种照顾政策,并不惜以牺牲主体民族的利益。
这方面最为典型的是中共。中共长期给予少数民族自治区巨额的经济援助,给予少数民族入学、工作、提干、福利、生育、经商、社会地位等全方面的巨大照顾,到了歧视主体民族汉族的地步。

各国共产党对少数民族的种种“照顾”政策,实际上就是对少数民族的经济拉拢。迷信经济决定论的共产党自以为:只要施以经济笼络,就可以消减占有和地盘少数民族地盘的阻力。
但实际上,共产党对少数民族的照顾和经济笼络,反而大力扶持了少数民族的独立意识,并慷慨地提供了少数民族的谋求独立的条件。

试看:中共三十年来对新疆和西藏的巨量援助,对维、藏两族的照顾,换来的是顺服,还是疆独、藏独的空前高涨?
因为民族矛盾是文化和宗教的问题,根本不是钱的问题,那你给钱给少数民族,除了为少数民族独立创造条件以外,还能有什么用?

一方面拼命地扶持少数民族的独立意识,为少数民族闹独立创造条件;另一方面如救火员一般,疲于奔命地“反分裂”...这就如同一边受孕,一边堕胎,由此可见共产党民族政策的巨蠢与荒谬。


当年铁托扶持穆斯林少数民族联邦共建南斯拉夫,列宁扶持沙俄境内少数民族组建“加盟共和国”,结果都埋下了分疆裂土的祸根;比起南斯拉夫、和前苏联,中共的民族政策,其实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它不仅搞出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大力唤醒少数民族的独立意识,而且反过来专对主体民族汉族实施高效的“减丁”政策——计划生育,此种荒谬,是前南斯拉夫、前苏联望尘莫及的。

例如,汉人在新疆和西藏,本来就是少数,专对汉人一刀切的“计生”暴政,已经导致新疆、西藏、东北的汉族人口全面崩塌,“七五”屠汉事件后,新疆更出现了逃疆潮,使得衰老的新疆汉族人口,越来越处于维族等少数民族年轻人口的包围之中,中共在新疆的统治基础更加薄弱,越来越演变为成本高昂的占领军统治,而在穆斯林少数民族仇恨的海洋中,新疆汉人面临着遭大屠杀的高危风险......

中共的民族政策比前苏联、前南斯拉夫更错谬,在少数民族地区之所以能够支撑到今天,完全托了汉族老祖宗“多子多福”(人口基数对少数民族构成压倒的多数,而俄罗斯民族、塞尔维亚民族就没有这种优势),而“多子多福”的汉族传统,一直以来是中共拼命反对的“劣根性”。

综上可见:以共产党本性,不仅不能解决民族问题,反会助长民族分裂。


那么如何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呢?就必须在恪守人道底线的基础上,面对现实,实事求是。
中国传统上不是移民国家,而是以汉族为主体的民族国家,主体民族就是汉族,中华的文明是汉族创造的。执政者首先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并以此作为制定政策的出发点。而那种认为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是“中华民族”,都是中华民族的创造者的说法,纯属自欺欺人、自我作贱,且蒙、藏、维等民族也不会认同。

由这一点出发,可知:中国的民族问题,是少数民族归化汉族的问题,而不是相反;因此解决中国民族问题之道,就是吸引少数民族归化汉族之道——少数民族要么汉化,要么离开中国;对拒绝归化者,中国政府不应镇压,而应出钱礼送他们去土耳其、印度、蒙古、韩国...以避免人道灾难和骂名。
很现实地说,少数民族的人口汉化了,或者离开中国了,中国的民族问题就根本解决了。

有人说民族应该并存,的确,不同民族并存于不同国家,不是问题,但同一国之内的不同民族,尤其是文化差异甚大、几乎格格不入的民族——如汉族与维族、蒙族、藏族、穆斯林民族与基督徒民族、佛教民族,并存于一国,必然意味着无休无止的民族冲突、动乱、甚至分疆裂土。

因此,同一国之内,民族并立是暂时的、相对的,少数民族归化必须是绝对的,除非象美国那样移民国家,只讲种族不讲民族,且不存在(印第安人除外)民族聚居区。

所以,国家必须停止现行的扶持少数民族独立意识的民族政策,对不必要少数民族自治单位,必须尽快废止:
比如北疆明明汉人占多数,却也归为“维吾尔自治区”,等于助长维独野心;
内蒙汉人早就占多数,却设立一个背靠蒙古国的“内蒙古自治区”,等于鼓励蒙古国染指中国;
宁夏临近中原和北京,设立宁夏回族自治区,等于自制一个心腹大患;
延边背靠朝鲜,设立延边自治区,等于帮朝鲜(韩国)民族设立一个打进中国东北的锲子;
满族早已汉化,在东北设立满族自治县,等于唤醒满族起来追求“满独”;
而为早已汉化的壮族设立一个“广西壮族自治区”,纯属节外生枝。

因为民族问题的本质,是宗教和文化的问题,而不是钱的问题,因此有必要把经援新疆、西藏的大头经费,拿去改造少数民族的宗教和文化:

一,应该限制少数民族语言教学,推广汉语教学;
二,禁止伊斯兰教和喇嘛教在学校传教;
三,限制清真寺和喇嘛庙的数量;
四,严禁少数民族用宗教对未成年人进行洗脑。
只有落实以上四条,才能截断少数民族独立的宗教和文化之根。

但是,这些归化措施,实行起来应该渐进,不宜粗暴,最好和奖励汉化的政策一同施行,以免引发反弹和国际制裁。
另外,还必须尽快废除计生体系,实行大力奖励汉族生育的政策,并对丁克家庭和故意不生育的人征税,才能从人口的发展上刨断少数民族独立之根。


许多人痛恨笔者的“大汉族主义”,甚至认为笔者是共特...其实从我个人来说,很希望中国放弃穆斯林的南疆和喇嘛教的西藏,保住北疆和青海即可,即:
礼送青海藏人出去,同时把西藏汉人召回青海;
礼送北疆维族出去,同时把南疆汉人召还北疆...
因为这两块地方实在是巨大的包袱,一是穆斯林的沙漠和戈壁,西藏则是不适合汉人居住的高原气候。

但是今后中国,无论是宪政民主还是专制独裁,政府都承担不起放弃这两片辽阔土地的民族主义压力,所以只有在汉族人口崩塌且严重老龄化的情况下,继续维持代价高昂的占领军统治。
但是维持占领军式统治的同时,必须改造少数民族的文化和宗教,逐步汉化少数民族,否则便是在作死——播种边疆汉人遭大屠杀的血海灾难之种。





曾节明 于2018.2.12丁酉甲寅丙子阴寒下午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2-12 16:07: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