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斑竹09   张英:致劉達文 2018-02-11 20:27:53  [点击:1052]
達文仁兄安好 :

🤔傾見吾兄總編這期《前哨》(2017十二月號),P42~4 6,閣下大作《〈爭鳴〉月刊的輝煌十年》(送別《爭鳴》之二), 現就文中涉及的有關人事,談一下讀📖後感,以供分享消遣。✋

一、《爭鳴》溫煇張日湘患難夫妻的悲歡離合

香港《爭鳴》月刊,老報人溫煇先生、張日湘小姐夫婦,自1977 十月創刊,隨著溫煇不久前,百歲病故,人亡刊息,2017十月停 刊,撐了四十年。張日湘大姐,我們《爭鳴》作者,昔日均稱呼她為 『張小姐』。估計張小姐健在的話,不是也長命百歲,至少九旬開外 ,念茲在茲!

曾記否,十七八年前在香港,老兄請我飲茶飯桌,貴我聊起,溫煇比 楊掁寧更楊掁寜,82歲的老楊,續弦28歲的翁帆,而83歲的老 溫,卻先休了活著健在的髮妻張小姐,討了比翁帆還年輕的小三。患 難夫妻五十載,晚年分手徒悲傷。溫煇與張日湘的離婚,竟沒有分給 張小姐幾十年打拚的任何財產,您説起來義忿不平,我也不勝唏噓!

九十年代初,我與時任爭鳴執編的張小姐,通過三次電話,記憶猶新 。

1989六四後,我是唯一的在逃亡途中,敢於向納粹中共當局殺回 馬槍,以筆名『伍作人』(諧音『滬上寫作人權』之意),1990 在《爭鳴》月刊,發表《上海焚車事件真相》、《上海〈世界經濟導 報〉對八九民運的導向》、《千百萬中國人羈押在法外監獄(非法的 黑監獄)》、《中國大陸有十三種『法外監獄』》、《中共國有廿種 以上的軟硬酷刑》等文,由爭鳴雜誌執編張小姐核準發表。1990 夏末秋初,我冒昧從澳門打電話香港求援,希望給予稿費救急,張小 姐表示『好的』,給我寄了五仟港元支票,聊補無米之炊,迄今記情 。

1992二月中旬,國際水域法庭,在阿姆斯特丹,對加拿大、巴西 、埃及、以色列和中國等世界十一條江河大壩案審判。我就國際水庭 反對長江三峽工程上馬,向全球作了獨家長篇報道述評,歐美臺港五 十多家中文傳媒轉載 ; 並以『張英』署名,公佈國際水庭對長江三峽大壩的《判決書》(共 十一條),指出長江三峽大壩是對全人類、尤其是對中國人的毀滅性 災難。(後來爆發的九八長江特大洪水、 〇八汶川大地震,在在證 明國際水庭,當年判決的科學預見正確性。) 由於有個叫張卓輝的文抄公,把張英發表在《星島日報(歐洲版)》 上的國際水庭審判長江三峽大壩案綜合報道,砍掉了一大段,傳真《 爭鳴》發表。我見擅自聯名發表,那也罷了,惟獨盲目替我刪掉一大 段,莫名其妙。張小姐電話中説,那位張生搶先傳去,後見我的稿件 ,以為這段新加的,故未採納。我説情況恰恰相反,我在多家媒體早 先發表原文都有這段,人家為避抄襲之嫌,竟故意刪掉了,哈哈!😄

二、李怡《九十年代》故意對張生的含沙射影

1992年八月七日,我從台北返荷途中,路經香港,第三次與張小 姐通了電話。起因是當年七月中旬,荷蘭馬寧博士,打電話到台北告 知我,香港《九十年代》1992七月號,有篇影射張英的攻訐文章 。我當即到台北重慶南路,誠品書店,購買這期《九十年代》,找到 這篇東西。大意曾是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副總編朱杏清指控,有位 世經導報姓張的記者,九十年代初在香港,假借救助上海世界經濟導 報朱杏清、張偉國為名,詐騙募捐三萬多港元,去了歐洲,逃之夭夭 。於是多人以為,張英正是姓張,也曾是上海世經導報的,去了荷蘭 ,屬於歐洲,劃上等號。就這問題,請教張小姐咋辦?張小姐說,應 要求《九十年代》老總李怡先生,更正澄清,以正視聽。但李生電話 詭辯說,講的只是批『張先生』,並没有點名指的是同姓張的張英先 生;雖未說清該張生去的是瑞典,但瑞典屬於歐洲,講去歐洲,並没 有錯,沒有說他去的歐洲荷蘭,毋庸更正說明。此張非那張,故佈疑 陣,見縫插針,含沙射影,無可奈何,罷了罷了。但我稳約,預感到 了,這個移花接木,奇怪問題,可能即將是反對民聯與民陣合併,中 共第五縱隊,混在海外民運的别動隊,定時炸彈。

不出所料,果不其然。1993,一月下旬,華盛頓DC,民聯&民 陣合併,世界代表大會,設在機場附近酒店。我怕誤期,借了機票, 提前四天報到,自費食宿。1月26日午後,我在大堂,匆見朱杏清 進門,上海世經導報老友,美國重逢,喜出望外。杏清兄說,民陣秘 書盧揚,出訪澳洲,到墨爾本大學,找到做訪問學者的他,願出機票 ,請他到華府與會作證,當場控訴《九十年代》揭批到歐洲的騙子張 先生。想不到並非歐洲瑞典張某,竟是歐洲荷蘭的你老張,誤會誤會 ,歪打正著,哈哈!😄 我趕緊說,你在空中航行了26小時,澳洲與 美國時差又是26小時,有話慢慢再講,會前食宿自費,我領杏清上 了四樓,請他先躺在我床上休息,睡它半天! 人家捉弄張英此計落空,且等將有更大陷害隂謀。

三、重逢朱杏清想到匆離剎那竟與欽本立訣別

我與朱杏清,上海離別六年重逢,想到當年匆離剎那,歷歷在目。1 987年1月17日晚上,胡耀邦總書記下台第二天,導報老總欽本 立老哥作東,在上海靜安賓館,設宴聚會,一方面歡迎合作籌出導報 《海外版》,北美總裁嚴慶偉老弟,從加拿大來華,接風洗塵 ; 另一方面,祝賀朱杏清,榮昇世經導報副總編輯,及歡返一位常駐東 德柏林的導報記者回滬述職的朋友。一舉三得,其樂融融。席間,我 說 : 開明耀邦,竟被粗暴逼下台了,反改革極左勢力濁浪滔天,面臨導報 被株連追殺,可能停刊危急之際,如今我們,不分彼此,現在不要再 分誰代表中方,誰代表外方了,大家都乘坐航行在太平洋的一條船上 ,風雨同舟!欽老闆站了起來,舉杯笑道 : 『張英講的「風雨同舟」,這句話,說得好,風雨同舟, 大家 乾杯!』✋想不到心心相印,這次互勉的話,竟是我與欽本立老哥的訣 別,不勝綢悵!

當時,申述 『風雨同舟 』,有個出典,補充道來。1986十二 月中旬,中國科大副校長方勵之教授,在合肥學運起來後,到了上海 交大,串連遊說,鼓勵呼應,裨使學運,方興未艾。12月十七日傍 晚,上海市市長江澤民,趕到交大,勸阻學生,勿要上街。當晚我在 交大黨委尹繼佐教授 (中學校友) 家,與上海社科院哲學所所長老王等,久候等到午夜方知。原來江澤 民驚恐,荒不擇路,在上座車之際,被撞得頭破血流,交大老尹他們 ,陪送江澤民趕去華山醫院,搶救治療。禍不單行,第二天 (十八日),導報發表方勵之《論知識分子的作用》,指出有良知的 知識分子,不要做御用文人,附在人家皮上的 『毛』,皮之不存, 毛將焉乎?知識分子本身要勇做社會主體!當晚,中共上海市委書記 芮杏文,在延安西路的上海文藝會堂,新聞界大會上,在講了肯定上 海世經導報創刊六年來,對中國開改鼓與呼的一大番好話後,批評當 天發表方勵之此篇文章的『錯誤』。當時社會流傳,尤其媒體同行, 『導報就要停刊,快打烊了!』

時值此際,加拿大嚴君電話我家急催 ( 張英係籌備導報北美版中加合作總協調人) : 已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洛杉磯日報》等美國五大報 紙,登了廣告,宣佈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英文北美版(華美導報) ,訂於1987年1月16日,創刊發行。考量到聖誕新年大假,但 創刊號稿件祇有一半,盼我八六平安夜前補齊,以便溫哥華付印空郵 。我與導報常務副總編熊文石兄商定,由我向西南聯合大學上海校友 會三位師長求援,有他們各自挑選打字女兒,在淮海中路上海社科院 內,世經導報總編室,三天兩夜,打完英文稿件。中文翻譯英文,分 別聘由復旦、上外、財大、同濟和華東師大的五個翻譯小組,協作定 稿。中國最後一道工序,如何及時輸送北美?我要智取,正好有3缸 金魚,趕空運溫哥華,平安夜前上市,提議不妨把英文翻譯稿件,夾 放在金魚缸外面的包裝紙內,混出中國海關。欽本立説,上海市委正 副書記芮杏文、江澤民和市委宣傳部長潘維明等,已口頭表示,同意 導報與海外合作出北美版,中央胡耀邦總書記、趙紫陽總理、朱厚澤 中宣傳部長等,也已允諾,還是等等看吧,按黨內正常程序報批,你 張英玩的是『小兒科』!當心夜長夢多,明的暗的,兩條腿走路,相 輔相成。圍魏救趙,一旦導報海外版面世,既成事實,國際影響,可 解母報之危。我還當面頂牛 : 大家都叫你欽老闆,是『欽大膽 』,但我張英要說,你老欽是『欽 小膽』!天有不測風雲,八六年終大忙,拖到1987—月四日晚上 ,中共上海市委常委,才一致同意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與海外合作創 刊北美版,當上海市委呈向中央審批報告,機要交通員一月五日午後 送達中宣部,陽光部長朱厚澤先生,兩手一攤 : 對不起,一個小時之前,自己已被撤職了,無權批準!接任中宣部長 的王忍之,屬左王胡喬木、鄧力羣的人馬,假借『反自由化』,當然 要封殺開改旗幟《世界經濟導報》的。早先籌出的英文版《華美導報 》,頭版下角,留有即時《最後新聞》專欄,想不到最後消息:竟是 『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今天下台』了!

至於朱杏清老弟,自美國自由亞洲電台,1997成立起,即是RF A駐香港分部主任,迄今20多年。2000年10月中旬,我曾約 請朱杏清老弟,從香港趕至塔林,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包括對 維吾爾精神導師艾沙•阿爾肯、維吾爾青年領袖艾沙•多力坤現場採 訪。杏清每天借助愛沙尼亞國家電視台,向美國華府RFA 電台傳 送即時新聞聯播,那是後話。

四、從陸鏗談到在勸王若望進退與張英的拔河

關於『溫煇一口咬定陸鏗出賣徐鑄成』,信疑參半。徐鑄成、陸鏗、 溫煇,三人已逝, 死無對證,死者為大,寧可不信溫煇,信其陸鏗冇『出賣』。談徐鑄 成老哥,先扯陸鏗老兄。

我與陸鏗相識,始於1990年10月澳門。經澳門大學教授、澳門 日報總編輯、澳門社會科學恊會主席黃漢強兄,澳門民主派主要領袖 (暫未辭職的澳門中國銀行信貸經理、時有澳門的『司徒華』之美稱 )、澳門社會科學協會副主席吳國昌兄,聯名邀請,陸鏗、崔蓉芝 (江南遺孀,陸幫崔就江南被槍殺案,訴訟臺灣軍情局主凶,因相交 相愛而結婚) 夫婦訪澳。1990十月十七日下午,在澳門日報社,陸鏗發表演講 ,我也應邀與會。

陸鏗是次演講,道出曾先後坐了國共兩黨政治寃獄多年。四十年代後 期,他曾任《中央日報》記者,述評國民黨達官貪腐,下獄幾年。落 到了共產黨手裡,更甚十倍,五七右派,發配雲南,勞動改造,失去 自由,二十多年。温煇說陸在雲南勞改時就聲譽欠佳,何足道哉,長 期蹲中共黑牢,人性扭曲,有多少人,聲譽為佳?至於他當年獲批來 港,在北京是中共特務頭子為其餞行的,那是老共統戰伎倆,司空慣 見。況且中共強力部門赤佬,比起中央總書記,小菜一碟,算不了啥 !

在印象中,陸鏗對其失誤,無心之過,表示懺悔。陸鏗右派改正,溜 到香港,重操舊業,做了《百姓》主編。1985年5月10日,到 北京中南海,對開明的胡耀邦總書記,進行專訪。按照中共中央辦公 廳規定,外媒對中央領導人專訪,不許錄音,但陸鏗固執:自己年紀 大了,萬一聽錯記錯,公開發表,出了差錯,後果嚴重,誰來負責? !中辦作不了主,請示總書記決定,耀邦揮手,笑說:『他要錄音, 就讓他錄吧!』

陸鏗按照錄音,發表《胡耀邦訪問記》,長達二萬多字,和盤托出, 反而引起,軒然大波。在訪問中,胡耀邦說,他與王震,湖南瀏陽同 鄉,王震住在山南(大鎐鎮南山村),耀邦住在山北(中和鄉蒼坊村 )。陸鏗插話:『那正好南北呼應』,耀邦搖頭,笑道 :『不見得,也可能是南轅北轍』。王震見報,暴跳如雷: 『胡耀 邦把我黨中央的矛盾,曝露在海外反動文人面前』。陸鏗還透露了, 胡耀邦對鄧小平也要退休的謊言,信以為真,觸動了老鄧的神經,鄧 小平對楊尚昆放話:『陸鏗打著耀邦的幌子來反對我們』! 這樣, 胡耀邦談與王震『 南轅北轍』的真話,成了他總書記被老人邦趕下 台,第三條『罪狀』。

後來1993一月,華府大會,五天六夜,我抱善意,苦口婆心,分 析時局,民運態勢,主動勸上海右派師長,王若望先生,老者不要受 別人矇騙利用,自個往火坑上烤,退選民聯與民陣合併的年輕人新組 織,激流勇退,跳出混沌民運旋渦,可望做名譽主席,名至實歸,安 度晚年,……云云。但是陸鏗,如同許多虛名文人,爭取自由,個性 解放,大放厥詞,甚至罵人,卻常不懂,政治團體,組織運作,是兩 碼事。陸鏗不斷盲目敦促王若望激進,死不退選,頑固不化,騎虎難 下,就騎在虎背上,跳過險灘,祟山峻嶺,勇往直前!這樣,那一陣 子,是勸王若望多智慧,激流勇退,還是聳動冒進,我與陸鏗老兄, 多次當面口角,似同『拔河比賽』,冇知『大聲』是陸鏗的筆名,還是綽號?想不起來。依我來看,與其稱他『陸大聲』,還不如叫他『陸大炮』。大炮一旦 色盲,分不清敵我友,大炮胡亂四射,要害人的,殺敵八百, 自傷一千,烏呼哀哉!

〖未完•待續。驚悉家姐惠蘭,今天上海仙逝,急需趕撰,悼念祭 文!〗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