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矛盾江湖

作者: 苹果   To 铁梅 :与其自讨没趣,不如各行其道,就此别过 2018-02-08 00:40:53  [点击:396]
谢谢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继续对我污名化,让卑微的我明白:你是高墙,我是鸡蛋。你可以对我多次请求你绕道听而不闻,一再主动寻衅滋事,攻击我恶意揣测,心理阴暗。我只是礼尚往来,以理商榷,遣词造句小心翼翼,不敢造次,结果万般都是我的错,还莫名其妙变成一向支持老魏的神童,“与有荣焉”。“众星捧月”,你拥有可以肆意攻讧他人,不容回击,否则对手就会被泼脏水的自由和特权。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说点题外话:某近水楼台,有大树庇荫,又有拥庞大资源,强大话语权的友好团体做靠山,每年可以跨洋过海,免费到纽约xx人参加活动。某在网上有很多利益链上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有人被刘教授辱骂,也要委曲求全,“以德报怨”,对刘助拳,其理相同。

你说我和余大郎是泛泛之交,真是无知得太天真。泛泛之交指交情不深的朋友,我和余大郎素昧平生,从来不是朋友。我对他有如对你敬而远之,早就一再低声下气,恳请绕道,井水不犯河水而不遂,衔冤负屈,暗中落泪,咋么可能是泛泛之交?何况余大郎视我为其仇人芦笛的关门弟子,余大郎要把自称芦笛奴才的加人送上国际法庭审判台,附加民事巨额赔偿。余大郎对我这所谓芦笛关门弟子之恨,必然有过之而不及,怎么可能当我是朋友?由此看来,你的思辨能力不如人意,令人啼笑皆非。

你说我对余大郎“加一盗窃罪名”,那是栽赃。我自知才疏学浅,但不至于是法盲,至少懂得无罪推论。我从来没有指余大郎盗窃陈逸飞的画作。

此前我两度指出:“ 在没有经过法律程序定罪,在陈逸飞失画事件中,余大郎至今是无罪的。”



你再度指责我心理阴暗,我不学无术,不明所以,想请教:





2017年7月15日,中国官方宣布刘晓波已经海葬。翌日有人在网上留言:“海盐千万不能买了,大海已经成了垃圾场,什么脏的臭的都往里扔”,天啊,这冷血凉薄是咋么练成的?如果这不是心理阴暗,又是什么?

你攻击我很有可能是共特五毛。众所周知,你支持高智晟和张三一言,攻击刘晓波。请教:明代大戏剧家的今生今世在2014年攻击批评刘晓波的张三一言,打击高智晟;2017年在推特关注被法轮功指为共特的天山雪莲,没有关注高智晟及其家人相关账号,是战友还是你挂在口上的“共特五毛”?

早在16年前,余大郎说:“一切爱祖国爱人民的有识之士,更当坚持中国民主大业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力争中国社会的稳步转型在最小的代价下进行。” 张三一言对余大郎的评价:“对一个思想上背叛民主的民运人士,别人怀疑他在行动上通敌叛变不是很合理吗?”



http://bbs.creaders.net/politics/bbsviewer.php?trd_id=22631&language=gb2312

我是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不敢妄议张三一言与余大郎政治争拗的是与非。我不明白的是余大郎与刘晓波都提倡和平理性非暴力,为何你持双重标准,亲疏有别,对刘晓波深恶痛绝(难不成因妒成恨?),反而对余大郎释出善意?何况后来余大郎想当21世纪康有为,以公车上书,良性互动为名,得重金办国风网站,被讽刺如在赵国上书房行走,你依然视之为友。这演的是哪出戏?


------------------------------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2-08 08:57: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