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2018-02-07 11:30:12  [点击:747]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徐水良


2018-2-7



反郭挺郭两派核心队伍,基本阵营,都是中共特线。参与两派内斗的,基本都是特线人物。狭义民运圈也早已经是沦陷区。(本人从郭曝料一开始,就已经无数次明确指出这一点,参见本文后附12)。郭文贵事件的正面意义,只在于中共两大派内斗,具有以毒攻毒的意义。这一点上,希望海内外朋友,尤其是国内朋友们,别被中共两派及其特线内斗搞得混头昏脑,被骗得团团转。大家还是丢掉幻想,踏踏实实做工作,不要期望救世主。一切靠自己,靠广大民众。


其实,郭文贵先生自己,也早已经承认,郭阵营的核心力量,是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力量。(例如,郭文贵20171023日与“澳纽挺郭后援会”视频通话中就自己承认:“我最擅长的天生本事,这二十八年,都是与情报人员打交道,咱们现在真正的核心力量,还是在情报部门”。)


郭文贵曝料中拿出那么多料,这个事件一下子闹这么大,一下子出来那么庞大的特线力量和可疑力量的支持,没有背后中共某系情报机构强大支持,显然是不可能的。包括早已经暴露的特线头目何频及其领导的海外特线力量,除陈军等少数,以及被郭文贵攻击抛弃的那些人以外,一下子几乎全部站到挺郭阵营一边。其中有的人,一再“忍辱负重”,在郭文贵对自己不断羞辱中,仍然坚持完成其挺郭的艰巨任务。这一切,显然是中共情报机构背后运作的结果,是中共情报机构调动力量,支持自己王牌特工的结果。


否则,如果中共王牌特工郭文贵,真的是反叛中共,那么,那么多的特线,能够都站到郭文贵一边,一起反叛中共,真的敢于背叛他们的组织关系,放弃他们的经济来源和其他好处,这可能吗?


回答显然是不可能。


可惜,在中共情报机构煽惑下,那些被欺骗的郭卫兵,眼看郭阵营力量人多势众,也一起随大流,丧失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当然,大批郭卫兵,根本不了解过去情况,却把早已暴露的海外特线头子何频,以及回归北京中宣部的多维,还有仍然在海外的明镜(明镜刊物、书籍,甚至都在中共海外新华书店发行,而且是每天放在门外临街大量展售,并不避讳其亲共特线网站和出版商的身份),以及他们旗下的大批特线,都进入郭阵营,把郭文贵与他们,一起认作救世主。


这个事实,与过去中共情报机构伙同他们的地下势力,花瓶民运,唱双簧,捧抬他们自己的特线人物,打压真正的民主派,很短时间内就把这些特线人物捧为世界闻名的民主英雄,并把真正的民主派压下去、边缘化,等等,无数事实,说明中共情报机构及其地下势力,造假左右民主阵营舆论能力,极其强大。而民主阵营的大批一般民众,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却非常有限。


当然,这与博讯,纽约民主论坛,以及民主党全委会,及至整个花瓶民运,这反郭阵营一边,也同样是早已暴露的特线控制的阵营有关。很多头脑简单的人,以为反对中共某系及其特线阵营,就是反共英雄,就是民主力量。他们不知道,从薄熙来事件以来,中共两系及其特线阵营,一直斗得你死我活。不知道这种矛盾和斗争,不见得就是正义光明的民主力量,与黑暗邪恶的专制力量的斗争,而是中共两系黑吃黑的内斗,双方都不是正义力量。人们当然也更难知道,这一次,竟然是中共内部两大头目习、王之间的内斗。


我也是及到去年九月,才看清楚,原来郭文贵和何频,都已经是属于旧政法系投靠习系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共王牌特工,而不是我们过去认定的坚持旧政法系阵营立场的特工。原来的政法系特工,是像郭文贵及何频那样,投靠习系国安会,还是坚持旧的政法系反习立场,这从何频与陈军,陈军与叶宁之间的差别或对立,也可以看出来。


前二天,有人在推特上赞叶宁抨击陈军说:“赞叶宁,同是上海人,一个天一个地。天知道有多少以前的民运人士现在被、甚至是主动被蓝金黄的!”


本人回推说:陈军是我国内就知道的小痞子和老牌卧底。叶宁是我到海外后,海外民运朋友纷纷告诉我的典型的特线人物。都是一路货,不过是属于中共及其情报机构不同派系而已;无论是演戏还是真打,都打得不可开交而已。


这一次也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动向。其中一个,就是与民联倒王事件一样,中共吸取波兰共产党过分相信团结工会瓦文萨等等大特线,导致团结工会成气候,最后导致波兰共产党下台的教训,竟然连花瓶和特线民运也不放过,不再捧抬特线和花瓶民运,而是利用郭文贵曝料事件,大力打压特线花瓶民运,从而把整个中国民主运动,贬得一钱不值。


在这种情况下,力量弱小的真正的中国民主运动的中坚力量革命民主派,有必要在与中共两系两大特线阵营保持距离的前提下,审时度势,采取机动灵活的策略,来维护中国民主事业的利益,以便打击中共两系及其特线势力。



1: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开头部分)


徐水良


2017-3-911


一、在邮件组谈郭文贵爆料等问题:


目前中共两派斗争你死我活。导致中共特线两派斗得你死我活。


这里朋友们关心和提到的特线,包括盛雪在内,不过是民运下层特线。


目前何频明镜网加陈小平带郭文贵,对吴征和博讯韦石带西诺,两边相斗,才是指挥民运的特线上层不同派别的互斗。


到目前为止爆料的材料,可以看出:海外,与民运相关的政法系一线,主要头目有何频等,这一系的国内后台和头子应该是郭文贵说的“老领导”等等。郭文贵不过是这系被逼拼命自保的一个人物。赵岩等等一大批,其实不过是这一系比较重要的人物。而被中央系抓回去的阿海,还有没有抓回去却被攻击爆料的他的同伙盛雪之类,不过是一些非常小的低等角色。国内根本不认识盛雪的特务出来力挺盛雪,也应该是政法系为主的低档特线,水平大致都很低。那盛雪照片的暴露,明摆着是中央系骇客或者微信的腾讯网站管理层提供的材料。民运中应该不具备此种骇客技术。腾讯微信系统,后台保留微信的所有通讯材料,即使使用者马上删除,其通讯,仍然保留在微信后台。所以,中央系要找盛雪此类材料,易如反掌。这一切,与我们过去掌握的情况很吻合。


这次郭文贵爆料的重要内容,就是把中央系海外重要头目吴征暴露出来。这中央系的轮廓,也大致显露出来。其国内后台,是中共正规组织,如中纪委等等。


当然,海内外特线还有许多派别,有的并未在两系中选边站队。有些则脚踏两头船。有些外围特线组织或他们控制的团体,媒体等等,更加努力不介入两系内斗。


像亲共的世界日报等,虽然过去一直亲何频等政法系,但不见得就能把他们归入某一系。


轮系特线等等,应该有自己单独的系统,不一定受上述两系指挥。但目前,该系统比较一致倒向中央系。

(下略)


24月份到8月份本人关于郭文贵曝料问题的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徐水良


2017-11-26


从郭文贵爆料开始,本人写了许多评论文章,这里摘录4月份到8月份有关这个问题原则方面的小部分意见。


显然,当时还没有认识到这是中共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及到9月份,19大开始前一段时间,才开始发现并认识到,这可能是一个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阴谋,郭文贵的后台和幕后指挥者,有可能是习系高层。


博讯应该是中央系中宣部系。相反,郭属政法系。


实际上,正是中共两派及其特线内斗,才能暴露一部分真相。


虽然是中共内斗,但凡是揭发黑幕,都应该支持。


斗得越厉害越好


海外中文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几乎全部是中共控制。在那里出风头的,什么教授学者,几乎都是中共特线。把他们看作中共某派别的代表就可以了。


千万不要盲目相信这些教授学者。


到现在为止,反对郭围着郭的,两边都是特线。不是特线的,不在这里边。


不是特线的,支持郭爆料,但现在都在圈外。两边圈子里的,都是特线在表现。非特线目前只是在圈外观察和评论。


郭是政法系,政法系搞情报,当然有料。


我已经说了,在中文媒体包括重大网络媒体出风头的,几乎都是特线。谁迷信他们,最后必然失望。


支持郭爆料,大力传播郭爆料揭发的中共黑幕。但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世界没有救世主,不要有盼望救世主情结。”


说穿了,围绕郭爆料的问题展开的博讯和明镜那两派斗争,是中共两系内斗,只有了解这一点,才能了解和解释一切。


纽约论坛和博讯属于一系,郭文贵和明镜,属于另一系。”


有网友说他们是狗咬狗。但我觉得,特务咬特务没有什么不好。”


中共政法系和中央系两系内斗,就是近来很多现象的根本原因。包括何频带领的明镜与韦石带领的博讯,郭文贵与吴征,中共在民运中的特线江系政法系和习系,等等。这里的特线概念,包括专业特务,以及与情报机构有不同程度联系的线人两部分,合起来的简称。


对中共各派系及其特线的内斗,这里有一个策略问题。


一般说来,中共两系各派及其特线搞内斗,如果纯粹是狗咬狗,那民运和反对派就不应该倾向一派,反对另一派。


但是,如果某一派有一定反叛倾向,对中共有严重杀伤力,例如目前政法系和郭文贵爆料,揭露中共贪腐问题,对中共有重大杀伤力。那民运和反对派就有必要给他们一定程度的支持,甚至视情况需要,可以结成一定程度的联盟。但反对派必须严格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中共对郭文贵爆料的激烈反应,说明郭文贵爆料是真的,且意义重大。中共正在努力抓他回国,反对派必须努力帮助他,防止郭被中共抓回去。不管郭文贵是什么人,他揭露中共坏事丑事,都是好事。”


反对中共,就必须首先反对掌握军权搞独裁的派系。像法轮功和陈泱潮那样,不断公开献媚吹捧投靠习,就是公开而正规地投共。”


郭文贵自己、何频、章立凡等等,属于国安部。当然,郭先生应该不是编制内正规特务,而是国安部非常重要的特殊线人。”


毫无疑问,民主力量必须争取两派特线中其中的一派,来对付掌握实权的更加专制的另一派暴君。”


政法系有无把郭文贵捧作反对派领袖的目的,目前虽然有许多迹象,政法系许多特线人物也在做这种努力,但他们恐怕不见得有能力实现这个目的。”


郭文贵爆料刚开始,我就指出:双方的对立斗争,属于中共两派内斗。本人的各种评论,都建立在这个基本判断的基础之上。”


针对曾节明说法:“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本人批评:“中国民运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总把严肃的国家大事当作过家家。不仅仅是民运,而且包括其他反对派,包括中共情报机构及其特线,都是这样,可笑透顶。”


中国真正的民运反对派,坚决支持郭文贵爆料,但这不等于支持你们执行政法系计划,即离谱地强行捧抬,强加给中国民主运动一个政法系领袖的计划。”


当然,这政法系,也有自己的打算,就是为中国民主运动安排一个政法系自己喜欢的领袖。甚至由老领导和其他人士,制造和放出郭文贵当总统,赵岩当国防部长,郭宝胜当宗教和宣传部长之类的风声或舆论。”


把两派内斗完全看作正义阵营和邪恶阵营的斗争,是不妥的。”


中国人,一定要抛掉救世主情结。郭文贵事情刚出来,我就强调过这一点。这里再说一遍。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不要指望救世主。不要盲目崇拜人。”


郭作为国安线人,现在能够反叛揭发中共,我们应该大力支持。但现在他周围包围他的,绝大部分应该是特线。现在不宜(去接触郭文贵)去凑这个热闹。民主事业靠民众,靠革命民主派自己,不要指望救世主,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到目前为止,郭文贵和政法系,与中央系的斗争,仍然属于中共及其特线的两派内斗。”“真民运要利用中共内斗,利用和支持郭文贵揭露共产党黑幕。但不抱盼望救世主降临,靠救世主搞民主的幻想。”


政法系是绝地反击习王中央系以自救,同时希望并大力吹捧政法系自己的人,想把他们变成民运和未来的民众领袖。争取把中国未来权力掌控到政法系手中。”


郭文贵一直被特线包围与特线一起,无法突破两系特务内斗性质。


他迄今都在特线包围下与特线一体,也很幼稚,并且还自以为是,非常自大,只喜欢听特线和卑鄙人士的吹捧,听不得不同意见。这样下去,他的风头绝对无法继续。


郭文贵是否有可能给予挽救,在于他能不能摆脱特线,彻底反叛中共及其情报机构。


他这次又离谱吹捧许多包围和支持他的特线,其中包括声名狼藉的特线,并为他们打掩护。估计从今以后,他将开始走下坡。他和他代表的政法系,未来很可能走向崩盘。


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尤其是革命民主派,一定要认识清楚,迄今为止,双方斗争,仍然属于中共两个派系及其所属特线内斗。”


中央系闲话,政法系笑拳,两系特线本能配合,证明本人一系列论述完全正确。包括郭文贵爆料事件属于中共两系及其所属特线内斗等一系列论述,完全正确。”


你们本想延续你们长期对本人的造谣污蔑攻击手段,但无意间,却恰恰证明我关于郭文贵爆料事件是中共两系及其所属特线内斗等等一系列论述是正确的,并且证明本人始终如一坚持真民运立场,维护真民运和民主事业的利益,完全正确。”


纽约论坛和博讯,整个就是沦陷区。


这次的纽约论坛的讨论会,实际上就是企图对郭文贵的爆料进行“消毒”和声讨。”


现在是博讯系统与明镜系统斗。”


明镜更是中共刊物。海外中文媒体几乎全是中共媒体和刊物,他(傅振川转发高智晟录音)不发博讯,又发到哪里?而且,政法系郭和明镜站在唐的立场,必然只能发到对立面中央系的博讯那里去。


反对派力量比较小,只能利用中共两系矛盾,在夹缝中求生存。”


民运必须利用中共内斗,但绝不受中共两系任何一系欺骗。”


郭文贵一口一个老领导,你以为那不是政法系后台,倒是与他一起反叛中共的?


郭那些材料,你以为不是政法系提供的,倒是凭郭一个人能够搞来的?如果是郭自己搞来的,那老领导凭什么不断指示他爆料这个内容,不爆料哪个内容?老领导有什么权利下指示?而且,老领导难道是神仙,郭自己搞来的材料,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们都是被逼上梁山,绝地大反攻,那不假。但绝不是自断后路,与中共决裂。


同时,郭文贵传达老领导旨意,早已暴露的小痞子特线赵岩可当国防部长,郭宝胜可当宗教宣传部长。言外之意,都安排到郭文贵手下当部长,那未来政法系政府布局设想明明白白,你连这个也看不出来?”


老踏老是头脑简单化。怎么也无法理解这是中共两派内斗,不是民主阵营民主英雄反对中共专制阵营的斗争那样一种单纯的性质。


从郭爆料一开始起,我已经许多次、再三再三强调,迄今为止,郭文贵爆料事件,仍然属于中共两派内斗。”


实际上,目前两边两系两个派别,都是特线派别。真反对派仅仅在两个阵营之外观战,助战,有时看机会,打几枪打几炮参个战而已。


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当然支持中共两派互揭黑幕,当然大力支持郭文贵揭露中共黑幕,而不管揭露者本身是多么坏的坏人。但是,绝不轻易把他们说成民主英雄民主斗士,更加坚决反对把他们捧作救世主。


而一旦这些人站到邪恶势力一边,攻击真正的民主人士和民主事业的时候,例如当他们反诬反咬、污蔑攻击揭露骗子和特线的革命民主派,以及攻击迫害高智晟妻女那样的弱势群众并民主力量的时候,真正的反对派,就必定坚定地站到民主阵营民主力量一边,反对这些人。


相反,谁如果在最后这种情况下,仍然坚持把这些人说成民主英雄,站到那些人一边,攻击民主派,谁就是助纣为虐,与民主阵营为敌。”


这个事情与明镜对博讯内斗性质不同。是革命民主派为主与政法系的外斗。虽然中央系特线也在这个事情中反对唐,但他们不是主要的。主要揭露的,是革命民主派人士。


我之所以积极参与这个事情的性质,就是因为这是革命民主派为主的力量,与政法系势力作战。


对中共的内斗,我们可以采取坐山观虎斗旁观策略,但在革命民主派与特线外斗这件事情上,我们不可以坐山观虎斗。”


一定要认识清楚,目前他们反对或支持郭文贵的双方斗争,是中共及其特线内斗。真反对派只是站在双方之外,采取独立的一定程度介入的立场,不与任何一派捆绑在一起。


无论双方如何坏,但只要是揭露土共黑幕,我们都要支持。但支持,绝不是把他们当民主阵营的英雄,甚至当救世主。”


郭文贵曝料有大功。虽然他的料,应该是政法系提供,否则,他一口一个不断提到的“老领导”,就无权也无法对他的爆料不断发指示,曝这个,不曝那个,不断指手画脚。这曝料,政法系和郭文贵,有功。但郭文贵迄今都在特线包围下,与特线在一起,也很幼稚。这样下去,他的风头绝对无法继续。估计很快会走下坡。郭文贵是否有可能给予挽救,在于他能不能摆脱特线,彻底反叛中共及其情报机构。”


博讯应该是与中央系挂钩的。但那里许多所谓的记者,却是义工,不一定是中共的人。不过,目前的主要工作人员,应该是。


本来博讯发言比较自由。但他们显然执行统一指示,专门为我编制一个程序。允许别人对我大量造谣,却破坏了我的文集。并且,为了打压本人,专门为本人文集编写程序,别人的文章都能点击上主页,我的文章却不行。


何频是是政法系的。那明镜,那多维,其发行的杂志书籍,新华书店代卖。”


不过,多维,由李录等帮助拉来中宣部等资金,属于中宣部控股。年年亏损。中宣部亏不起,最后只好以表面出卖给香港商人的办法,收回去,到北京运行和管理。”


中共政法系和中央系两系内斗,就是近来很多现象的根本原因。包括何频带领的明镜与韦石带领的博讯,郭文贵与吴征,中共在民运中的特线江系政法系和习系,等等。”


我出国后,第一年最先发现的是王炳章傅申奇XXXXXX等等问题,主要是正义党问题。随后第二年,就发现,中共特线策略,是两翼包抄夹攻,全面渗透。他们什么观点都要模仿,但重点是温和、激进两翼。你激进,他们激进一翼就比你更激进;你温和,他们温和的一翼比你更温和,让你永远出不了头。激进一翼,以正义党及背后的辛某为代表,辛为头。温和一翼,由多维及何频为代表。


辛和何,是政法系两翼之首。


多维工作人员,几乎清一色特线。


一般人往往能看出温和一翼特线的性质,却看不出激进一翼特线的性质。


海外民运,从一开始,就是中共把国内经验:“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等等,应用到海外而抢先搞起来的。”


我一直是积极支持郭文贵曝料、抨击中共中央系和反郭派的,但我不支持郭文贵拥共和反对民主革命的政治立场。我将继续支持郭文贵曝料,但反对他拥共并反对和攻击民主革命的立场。如果他拥共和反对民主革命的东西,越来越超过他的曝料,那我对他批评也会超过对他的支持。”


郭文贵本来就是国安部的线人,他当然是对方中共阵营的人。但中共政法系对中央系绝地反攻。他目前在政法系支持下爆中共及其中央系的料,这种爆料,揭中共黑幕,当然是好事。所以,中共中央系攻击他爆料,目的在为中共掩盖和洗白,保护中共;相反,政法系则把他捧作救世主,那是为政法系的未来预作布局,以便谋政法系未来私利。那两边,两系,都不对。


我们当然支持他爆料,但也不能把他当救世主。


真反对派真民主派,还是必须与中央系、政法系包括各派保持距离,包括与郭文贵保持距离。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指出事情的本质,是中共两系内斗,指出真民运必须与反郭、拥郭两派,即中央系和政法系两派保持距离。


事实证明,凡是不能保持距离的,这次几乎没有例外,都遭受重创。


这是一个基本的策略原则。”


从这个视屏看,郭坚定地表示拥护中共,竭尽全力反对和抨击反共派别和革命派别。基本上回归拥共和反对民主革命道路。


而且,他这个视频,表达拥共和反对民主革命的东西,已经超过他的曝料。


当然,他对一些民运人士的抨击,还是有道理的。


但看了这个视频,你还能继续支持郭文贵的政治立场吗?”


重申我的意见:


关于郭文贵爆料问题,郭揭露中共黑暗内幕,有助于中国人认识中共性质。我们革命民主派坚决支持郭文贵爆料。但迄今为止,这个问题,仍然没有脱离中共两派并两系特线内斗的性质。不仅反郭阵营,绝大部分属于中共特线,而且郭文贵本来是国安部线人,他一直在那个圈子里活动,因此,他很难摆脱中共情报机构某个派系的羁绊,他周围的那些人,同样地,绝大部分也是属于中共特线。只是两个阵营属于中共及其特线的不同派系。


在这种情况下,革命民主派自然必须充分坚持自己的独立性,与双方阵营都保持必要的距离,在坚持自己独立性的前提下,去支持郭文贵爆料。


我们并不绝对排除与中共及其特线阵营的某一派合作打击中共整体的可能。但现在还没有这种条件和可能。在没有这种条件时,放弃自己的独立性,去支持甚至投靠其中某一派,那是非常危险的。这必然会使革命民主派和民主事业,受到严重伤害。所以,我们绝不采取此种策略和路线。”


海外之所以要把海外揭露特务的信息发给国内,原因是怕国内上当。有时事情特别紧迫,只好赶快发信息。例如,这次唐和辛等重要特线人物召开民主革命大会,那明摆着是一个钓鱼的大会,可是国内大量人纷纷上当,郭文贵开始也看不清,大力支持并保护他们。所以我们不得不赶快揭露他们,免得国内人,尤其是那出些从事秘密工作的朋友们大量上当,造成极大损失。后来郭文贵也看清楚了,转而揭发唐,辛他们及支持者的特线面目和嫌疑,才避免了更大损失。有人不知道事情的重要和紧急,反对向国内通报,那是糊涂。有人明知事情的重要和紧急,却故意混淆是非,显然是别有用心。”


唐和辛袁等合伙召开民主革命大会,毫无疑问只能是钓鱼的大会。郭阵营反郭阵营几乎全是。真反对派支持郭爆料,但与两边都保持距离。


那种钓鱼大会非常危险,尤其对国内危险极大。事情紧迫。所以我不得不出手。”


3:本人最近几篇文章链接

https://twishort.com/xkPmc

https://twishort.com/skPmc

https://twishort.com/RzPmc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2/xushuiliang/4_1.shtml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2-08 06:51:4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