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范似棟   ZT:関于“斷播事件”的原因分析 2018-01-06 20:31:44  [点击:649]
作者: 王傳忠


関于龔曉夏女士在《郭文貴爆料有幾分真》訪談節目中,對美国之音“斷播事件”經過的敍述,本人認為存在有衆多疑點。


一、龔説:“我們《時事大家談》節目通常會給嘉賓一个小時的直播時間,考慮到郭文貴爆料內容太多了,所以,就給他安排了三个小時的直播時間。”

這句話説明了,龔女士將《郭文貴爆料》和《時事大家談》兩种節目的性質混為一談。

首先,美国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只是一个為嘉賓提供發表對時事看法的平臺,而嘉賓个人看法不屬于新聞范疇,也就不存在有新聞真實性問題。

但是,《郭文貴爆料》直播節目,是對某个特定的人或群体的犯罪事實對外公開爆光,應屬于事實新聞范疇,存在有爆料真實性問題。

龔女士在安排《郭文貴爆料》直播節目之前,首先要考慮的不應該是直播時間長短問題,而應該是郭文貴爆料真實性問題。也就是説,龔女士應遵循新聞真實性原則,要求郭文貴提供爆料証据,并經過真偽鑒別和調查取証之后,方可列為真實新聞,才能為他爆料安排直播節目進行報道。

必須説明的是,新聞真實性原則并非是指新聞本身的真實性問題,而是指新聞媒体的記者必須對每一條新聞內容的真實性進行調查取証的一項工作性原則。

爭對郭文貴爆料的具体問題來講,如果郭文貴沒有把爆料証据,交給龔女士以便她進行真偽鑒別和調查取証,既便其爆料內容具有百分之百的真實性,但沒拿到爆料証据的龔女士,應將其列為因缺乏証据而无法查實的新聞,也應作出不予報道的處理。

所以,龔女士在為郭文貴爆料安排直播節目過程中,是否遵循新聞真實性原則問題,是美国之音“斷播事件”原因的主要因素問題。


二、龔説:“當我和郭文貴初次見面時,他讓我‘看’了王岐山貪腐彔像等証据。”

龔女士已經明确表明了,郭文貴只把王岐山貪腐的証据拿給她看、但并未交給她,也就是說,龔女士根本就沒有取得郭文貴的爆料証据,更不存在有對爆料証据的真偽進行鑒別和調查取証問題。

由此可見,龔女士是在毫无爆料証据前提下,為郭文貴爆料安排直播節目,顯然嚴重違反了新聞真實性原則。

對于擁有博士学位的资深媒体人龔女士來説,如果沒有喪失爆料需要証据証明的基本常識的話,那么,她這种在毫无爆料証据前提下、為郭文貴爆料安排直播節目的行為,只能説明龔郭之間存在有某种特殊的関系問題。


三、龔説:“我認為這些証据是具有百分之九十的真實性,之后又采訪了王岐山的朋友和高瑜女士,她們都説象王岐山這种人有可能做出這种事。”

龔女士是在表明自己,已經通過以采訪高瑜等个人看法的方式,來証明郭文貴的爆料內容是經過調查取証后具有真實性的新聞,并以此作為安排《郭文貴爆料》直播節目的依据。

但是,這种个人看法的采訪,与對爆料証据的真偽監別和調查取証,完全是“風牛馬不相及”的兩碼事。也就是説,龔女士是以采訪高瑜等个人看法的方式,來取代了對郭文貴爆料証据的真偽鑒別和調查取証,从而隱瞞了自己根本就沒有任何有関爆料証据問題。

顯而易見,龔女士是在毫无爆料証据前提下,有意識地、蓄意地利用對高瑜等人的采訪,為郭文貴爆料的真實性制造了偽証,所以,龔女士的采訪行為存在有嚴重的欺騙性問題。


四、龔説:“我和郭文貴初次采訪時,答應他不記彔和不外泄的要求。”

首先,郭文貴从爆料一開始,就是一个公開爆料者,并多次聲稱他的爆料証据都是經過權威机构公証過的,且百分之百地承担因証据不實而引起的法律責任。

龔女士采訪郭文貴的目的,就是為了安排郭文貴爆料的直播節目,也就是要對外全部公開郭文貴的所有爆料內容和証据。

所以,對于郭文貴來講,根本就不存在有需要龔女士為他保密的問題。但是,郭文貴卻向龔女士提出對采訪內容不記彔、不外泄的荒唐要求,而龔女士也居然會接受這种与采訪目的嚴重相違背的荒唐要求。

如果龔女士的説法是事實,那么,郭文貴的這个反常要求的重點和目的,則不是爆料內容的真實性和証据,而僅是如何達到為郭文貴安排爆料直播的目的,就象兩人共同商量策划,去利用美国之音來充當郭文貴爆料的平臺。


五、龔説:“當美国之音高層多次要求我,説出与郭文貴見面時説話內容時,我都以保護新聞來源的記者基本道德為由,宁死不説。”

必須清楚指出的是,美国之音高層只是要求龔女士説出采訪內容,而不是要她説出采訪內容的來源,所以,美国之音高層的要求完全是正當合理的,根本就沒有侵犯到龔女士保護新聞來源的記者基本道德問題。

再説,全天下人都知道龔女士采訪對象是郭文貴,也就是說,全天下人都知道龔女士采訪內容,就是來源于郭文貴,所以,對于龔女士來講,哪里還有什么新聞來源保護問題!這完全就是一种再明顯不過的可笑至极的謊言!

同時,美国之音高層要求龔女士説出采訪內容,无非是為了比對一下,与郭文貴在直播時所説的內容是否有所出入,為了判定郭文貴是否有違背直播初衷約定的行為。

因此可見,龔女士以保護新聞來源為由來拒絕美国之音高層的要求,无疑是給自己套上庇護郭文貴爆料不實新聞的罪名!


六、龔説:“我在采訪郭文貴前,根本就不認識他,也从未見過面,只是在郭文貴指名只接受我一人采訪下,才前往采訪他。”

顯然,龔女士是在撇清自已与郭文貴之間的関系,以此來証明自已為郭文貴安排爆料直播節目,不存在有个人私情問題。

然而,龔女士的這句話,卻反映出了郭文貴的一个异常行為問題:郭文貴指名道姓地要求素不相識的龔女士采訪自已,看似對龔女士充滿著十分的了解和信賴,有否達到只相信她一个人的程度?

基于郭文貴与中共国安部之間的特殊関系,以及對中共海外“藍金黃”的情況了如指掌的程度,難免會對郭文貴這种异常行為産生質疑:郭文貴是否有可能利用所掌握的中共海外“藍金黃”人物的身份証据,來脅迫他們為自已在海外的“定向”爆料護航?

所以,龔女士這些話,足以讓人對她産生質疑,是否她就是一个被郭文貴脇迫而為之所用的中共“藍金黃”?

綜上所述,根据龔女士所敍述的內容,足以證明她是在毫无爆料証据前提下,為郭文貴安排爆料直播節目,導致美国之音陷入因郭文貴爆料不實而面臨聲譽崩潰的危机之中,這應該才是美国之音高層作出斷播決定的主因。


寫于2018年1月5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