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七、(之二) 2017-12-07 05:13:10  [点击:418]
七、(之二)


“共产”是一绝对封闭的意识,而“党”字反映的却是敞开性思想。所以“党”字的本然思想无法从共产的封闭思想里通过。二者连起码的交叉关系都没有。把封闭的共产稼接到开放的“党”字上,共产党就成了——

既敞开着又封闭着;既是方的又是圆的,这么一种无解的矛盾。
这在人类理性里是根本找不到的,也是逻辑所无能为力的矛盾。

老习你也真该扪扪自己那心,其实你是一位连人话都说不囫囵,连最起码的规律都弄不懂的人!你还英明领袖?你还是只做鸟鸡巴蛋为好!

基于以上,做为社会力量,共产党就必须同时负起“既要敞开,又必须封闭”;既是“无坚不摧,又要无锋不挡”的,根本不通的责任,这可能吗?共产党做为反映思维的形式绝对无解。无解的思维又怎么可能被综合成有解的思想?从概念上说“共产党”这个名就无法从逻辑里通过,因它有两个思维成分:即“共产”与“党”,二者不相融,怎么调合?由矛盾思想所创建的政党就必然非法。

非法非在哪里?就非在一个概念内的不同成分的不可调合上。以“共产”为最高目的的共产党就是没有任何正当性的非法集团,它本身就是不相融的思维矛盾,怎么可能不造成实践上的对抗与危机呢?怎么可能推进社会正义和国民的福祉呢?它的“要共产”就不能被开放的“党”字所允许,而“党”字反映的开放思维又被共产的封闭性所禁止。

“党”字是一开放的思想,它就非以不可抗的“开放性”为其倾向不可,这种倾向性就是不能选择的自然律。即使党内派别不能自觉,但“党”字所包含的功能并不问人的自不自觉,非用“党外有党,党内有派”这个必然倾向来剌激他们不可。若不发生这种功能,也就规律性可循。所谓“不能自觉”指人的经验,但不可抗拒的规律根本就不问人能不能自觉,规律是非对人发生作用不可的,这就是天然的倾向。由于“党”字的敞开性,党内派别的相互批判和竞争就是必然,它体现的是“党”字当有的生命力,你让不让出现派别,党内都非发生出派别不可!习近平所指控的“阴谋篡党集团”就是“党”字的当有功能的实现。但从“党员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中央”的制度性上说,党员又必须自觉遵守党的制度,纪律,要对党性负起责任。这就构成了人所无以适从的思维夹缝,使党员陷于既找不着北,又摸不着南的尴尬思维陷阱。这个思维陷阱在人的言行上就表现为人前是人与人是鬼的两面人人格。

可见是相矛盾的思想发生的作用,逼着人们在官场、在公众面前说一套做一套,在心底、在老婆孩子面前说做的是另一套。习把这种言行视为欺骗与阴谋,从直观角度上看他这么判倒也是自然的,苦从思维角度来着思则是另一个样——请别忘了,人人都是先“是”人,而后才落在“党性”的怀里。是人就不能没有人性,人性不能不实现。可共产党命令人只许去追随党。人若不照党性去做就连活路都没有啊。人就被夹在天所命的人性与党所命的党性夹缝里,既无力抛弃天命之性,又摆脱不了党性的纠缠。那怎么办呢?只有在党面前说党话,在背后说人话。党话用以敷衍,人话用来谋生。就是说:不问人高不高兴,只要落在共产制度下,人就不能不生活在思维矛盾中,不做两面人你就无依生存。徐、令、孙、张阳……等的行为所展现的人前说党话,背后搞阴谋的“巧言令色以媚悦人”的偷机取巧行为,随时随地都做好翻脸不认人,脚踏另一条船的准备。其实这.并不是阴谋,而是因人一下生就落在共产党党性的生存条件里,不能不做两面派。往下活是人的而不是党的事,可共产党又非叫人服从党性不可,人就只好用两面派手法来应付党,以应付党来实现人性。

纯粹意义的,一切实际政党的当且仅当的党性,我们已无庸置疑地回答为——“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和“党同异伐”。除非你不是党,只要你把自己叫做党,“党”字的功能就非必然的非罩着你不可!因“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和“党同异伐”是一切政党能成为政党的唯一的“党根”,所有政党共同的——党根,没有例外。

现在来看共产党的党性

其实共产党的党性就是《共产党宣言》所说的:“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消灭阶级,用阶级消灭以求社会平等”。那马该死只顾着外生之功,忘了问自己:人又是什么?任何目的不管伟不伟大,崇不崇高,若不首先回答了它是什么物种,一切都是妄谈!从方法上可以说有“阶级斗争”,可从人性本质上看,阶级斗争或共产主义不就是鼓动人不要伦理,只用暴力,不问三七到底二十几,只要能抢就抢,能劫就劫,能侵略就侵略……就连“全世界无产产者联合起来”在本质上也是因:自己知道自己是一群只想到“到小姐,姨太床牙上去打滚”的流氓、无赖汉。因知人人都在讲理,只有自己不伦理,要想从讲理的人那里随意抢劫掠夺,自己还势单力薄,讲理的人都躲着自已,自己想蛮横也蛮不起来。他们这才想到打破国界,号召所有想跳到小姐床牙上去打滚的无赖分流氓聚到一一起,才能用不讲理与讲理的人展开斗争,才能去打家出劫舍。

因而共产党的第一党性就是解构人类是伦理物种成为“不伦理”物种!

共产党的第二实性就是对同类实施征服与疯狂迫害!

纯粹政党的党性是一切实际政党共同的“党根”,任何实际政党都只有把自己植根在“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和“党同异伐”这个理性原则上,它才能做为政党。不管实际政党的宗旨、目的是什么,都必须把自己定名为“党”,它才能拥有政党的功能。“党”字的字面没有第二个意思,因而说“党”字是一切政党的“党根”。凡定语不能植根到“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和“党同异伐”这个党根原则上的,都是歪党邪党恶党。

共产党是当之无愧的歪党邪党恶党!侵略党、迫害党

共产党员肩上压着双重必须,才使它从创始至今日无时无刻不陷于危机中,它从来就没有不与国民相融过。这双重必须就是纯粹“党”字的敞开性和共产党党性的侵略性与迫害性。“党”字的敞开性就是自然规律的倾向,人虽不能经验到党字的倾向性,但规律却不管你经不经验,非对人发生支配作用不可。所以共产党也非被“党外有党和党内有派”与“党同异伐”所规律不可,其表现就是毛党与刘党,江、曾派与胡派,习派与江曾派间的你死我活的撕杀。只是因共党党魁们只顾着外王之功,从来不想内圣之德。就不知他们内部的派系的残杀其实正是“党外有党和党内有派”与“党同异伐”规律的表现。另一方面他们还必须对能经验到的共产党的党性“对他人发动攻击与迫害”。这就不可避免地陷于了无法摆脱的二律背反中。宽衣大帝对徐、令、薄、孙、张阳……等人“两面人”的指控,在思维上并没有效。宽衣大帝为什么不能去思考“共产党”做为党员的心灵条件所起的是何种作用?“共产党”做为一个名称本身它反映的不就是——二律背反的循环机制链吗?处在二律背反的链条中的共产党员们能不是人前一个面孔,背后又另一种面孔的吗?《共产党宣言》的字面思想不就是对人类理性的破坏与解构吗?人类理性不就是人是能伦理的物种,伦理就是根据着“我是人,且人人是人”,这个先在的条件为标准来规范自己的修身原则的吗?“老我老,以及人之老。幼我幼,以及人之幼”。并将之推到“己达达人,己立立人”。“因知已之欲,推以知人之欲”,这一原则在亚利士多德那里被写成:“自足是由合乎道德的实现活动。最高善就是最完满道德的实现活动。”在康德那里则写成:我们的行为里的立志的格准,必须要以符合普遍的规律为格准”。这证明人类根本就没有什么东方西方的区别,只有只要人类分子在性质上就是无差别的,性质上的无差别也就是资格上的平等。权力不可让渡。

所以只有如何做人善人即至圣的人的标准,它就是意诚、心正、身修,没有如何做好党员的标准,政党只有正不正当、合不合法这个标准,只要有了“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和“党同异伐”就一切都ok。

所以并不是徐、令、孙、张阳……们是两面人,而是共产党的党性是两面机会文化,浸泡在两面人文化中的个人被这一文化陶冶成两面人。


八、习近平思想才是两面人文化的典型实践主体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