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余大郎 既如此,发个让小魏笑喷之料让傅逗阿爱高兴:   2017-12-06 20:35:25  


作者: 余大郎   漏了二王兄稀汁笑喷饭故事,补上∴ 2017-12-06 20:40:24  [点击:479]
一不作二不休,干脆继后王八折时代的骂三代以飨小腿疼:

 作者: 余大郎   2017-12-05 08:19:46 [Reads:24]    返回共舞台首页 

话说王老大炳章兄英勇被从维南酒店绑票回中国后,我即与王司令同志电话上互喷不休。 
后来王即来扭腰住皇后区爱姆吼死脱,电呼本人会晤称有特大喜讯要报告。 

余按时摸到王长官临时租屋客厅,在他从火灾现场拣来的歪斜沙发上负气坐下。 
壬不及奉茶,喜滋滋说是已在法拉盛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闯关回国并当场批斗起高汗的马曱。。。 
我立即想起了在木边前中春总部H 花一朶闻炳章公开宣布闯时叽歪"丢人死了″的往事。 
于是干着嗓子舔着咀唇哑声开使数落起来。。。但忽见壬司令脖子变粗双眼圆睁头发上冲,身子开始摇晃起来。。。 
我凭直觉认定司令受强刺激了,他的动势表明,其意向是扑下来。据E=MC^2,他的位置质量(人高马大,彼处高地)乘以动势,若泰山崩塌,余必吃亐不小。乃紧急应对,摸沙发把子打祘站起来。 
孰料某动作太猛带加速度,说吋迟那时快,忽喇喇一声奇响,当场沙发塌了!!偶陷在稀汁同志拣来的软绵绵中,又有个强烈的落速(9.8米/秒?),一时挣扎起不来!大王却也吓得发怔,缩成一团。。。 

起来后,自庆未被彔象,否则狼狈永存。要批王八折的话头,就此化为烏有。王胡会战,和局告终。 
今日想起,哭笑不得。但王从此化为稀汁,最后变成毛左,此贪图旧沙发之祸也,岂余之罪耶?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