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苹果   2002年李洪宽断腿事件有忽悠公众之嫌 2017-12-03 04:03:36  [点击:701]
2002年11月,杨红报导:“在江泽民访美期间,《大参考》主编李洪宽不慎摔断了腿骨,一度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处在痛苦之中。现经手术,已经脱离危险状态,但需要卧床休养多时。《大参考》创办运转的全部过程,一直是靠李洪宽等私人奉献在支撑。李洪宽体格健壮,勤于练功,但是经济状况并不富裕,所以一直没有买医疗保险,事故之后得不到及时治疗。”

http://www.epochtimes.com/gb/2/11/13/n245172.htm

2002年12月,北明报导:“美国那棵树上的一根两百多斤重的断枝,落下来砸断了那份杂志主编的腿,于是,杂志不再每天穿越太平洋飞往中国收件人的信箱,然后,人 们在焦灼等待中突然发现,他们的生活里已经不能没有那份杂志了。 ”

http://www.epochtimes.com/gb/2/12/3/n251797.htm

李洪宽断腿发生于2002年10月,李洪宽手术治疗之后,大参考主页高挂募款公告:

“答复:小额捐款比较简单,请到www.paypal.comeditor@bignews.org寄钱。世界各地都可以寄。最好从您银行帐户中直接提款,若用信用卡支付,paypal要抽5%以上的手续费。

李洪宽几经转折,最后在小腿胫骨腔中植入了一根长达一尺的钛合金钢管,两端用螺丝固定住。手术相当烦琐,但很成功。医生说,没有谁的腿比他的更结实了。现在尚需卧床休养。医疗帐单具体数目还不清楚,估计应该在两万美元以下。主持开刀的华盛顿医院中心Jim Cobey医生是美国外科医生学院的会员,国际活跃人士,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在没有医疗保险的情况下,为病人治病,李洪宽十分感激。

相比之下,位于马里兰Clinton市的南马里兰医院却把利润置于医德之上,把救护车送来的急诊病人草草打发,只因没有医疗保险,油水不大。”


http://www.bignews.org/paypal.html



对源于李洪宽的一面之词,本人表示质疑。北明说:李洪宽“那条曾经断过的腿却又断了。断到如此节骨眼儿上,令人咋舌”,“由于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医疗保险,这次断腿事故导致李洪宽拖着完全骨折而肿涨异常的腿,在孤独中撑了整整三天。”

http://www.epochtimes.com/b5/2/12/3/n251797.htm

李洪宽不是铁汉超人,有何可能腿部在200斤断枝重击下,“断到如此节骨眼儿上,令人咋舌”,竟能 “拖着完全骨折而肿涨异常的腿,在孤独中撑了整整三天”?这简直超越人类可承受严重伤痛的极限,根本是天方夜谭。

美国不是第三世界国家,有普世价值的人道主义关怀。美国华人工商网指出:“虽然美国的法律规定,医院对于确实需要紧急救助的病人,无论其有无支付能力,也无论其是否合法居民,都必须抢救。但是,对于那些没有达到紧急救助标准的病人,如果不能提供保险证明,或无法支付押金,医院则可能会选择不接收。”

http://www.ccyp.com/ccypContents?content_id=101445

大参考主页募款公告称:医生在李洪宽“小腿胫骨腔中植入了一根长达一尺的钛合金钢管,两端用螺丝固定住。”杨红报导:李洪宽“现经手术,已经脱离危险状态”。由此看来,当时非合法居民李洪宽腿部重伤,处于“危险”状态,完全符合“美国的法律规定,医院对于确实需要紧急救助的病人,无论其有无支付能力,也无论其是否合法居民,都必须抢救。”

李洪宽2002年第二次断腿时已经抵达美国11年,并非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怎可能连自己的腿伤“達到緊急救助標準”,“無論其有無支付能力,也無論其是否合法居民”,医院“都必須搶救”的基本常识付之阙如?更不可思议的是李洪宽“由於沒有經濟能力購買醫療保險,這次斷腿事故導致李洪寬“拖著完全骨折而腫漲異常 的腿,在孤獨中撐了整整三天”,令铁汉甘拜下风,真神人也。这是庸人自扰,自我虐待,还是蹩腳編劇,真实谎言?

美国公立医院占极少数,私立医院中大多数属于非盈利性医院,占全美医院85%。非盈利性医院重视公众形象,以维护免税地位。马里兰州克林顿市的MedStar南马里兰州医院中心属于非盈利性医疗机构 MedStar Health,不可能如李洪宽所指责的“把利润置于医德之上,把救护车送来的急诊病人草草打发,只因没有医疗保险,油水不大”。

https://www.medstarsouthernmaryland.org/#q={}

尤其是记者所描述的李洪宽伤势之重,“断到如此节骨眼儿上,令人咋舌”,绝不可能因李洪宽没有美国身份,没有保险,付不起钱而冷血如斯,公然做违反美国法律规定的事。从WiKi获悉,截至2012年,MedStar Health每年提供近3.12亿美元的慈善护理和社区福利。其所属非盈利性医院马里兰州克林顿市的MedStar南马里兰州医院中心,怎可能如李洪宽所说的那样见钱眼开,见死不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dStar_Health

北明报导:“在无力自理的情况下,这个不对任何援助抱希望也不肯张口求援的人,播过两次美国911紧急救援电话,被送到一家医院后,据说给他做了最简单的处理,就坚持让他回家。他随后还播过几个寻找魏京生的电话,然后就躺在床上听天由命了。是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最终在一家小医院获得人道救治。”杨红报导:李洪宽“一度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处在痛苦之中”。

李洪宽绝不是“ 不對任何援助抱希望也不肯張口求援的人”,因这次腿伤他先后接受多位媒体人专访,大打“李洪宽至今未婚,也没有女朋友。究其原因,可能是让大参考迷得太深,倾家荡产呕心沥血也要长相守”的悲情牌募款。李洪宽除了第一時間在大參考為斷腿刊登募捐公告,甚至在大洋彼岸的香港,通过“开放”杂志社募捐。




李洪宽自述:“主持开刀的华盛顿医院中心Jim Cobey医生是美国外科医生学院的会员,国际活跃人士,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在没有医疗保险的情况下,为病人治病,李洪宽十分感激。”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为何李洪宽在大参考募款广告不公布这家对他有再造之恩的小医院名称,吝啬于赞美和感恩?毋庸置疑的合理推论应该是李洪宽根本不是在什么小医院手术,才有悖常情说不出医院名称,而是在为他操刀手术的Jim Cobey医生所服务的华盛顿医院中心得到救援。

https://www.medstarwashington.org/#q={}

MedStar华盛顿医院中心是教会主办的乔治敦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与被李洪宽污名化的MedStar南马里兰州医院中心同属非盈利性医疗机构 MedStar Health。WiKi 称:MedStar华盛顿医院中心在2011财政年度提供超过2200万美元的慈善照顾。如果李洪宽在这家医院手术,有可能得到慈善照顾,豁免费用。

李洪宽说:“医疗帐单具体数目还不清楚,估计应该在两万美元以下。”北明呼吁为李洪宽捐款时称:“断腿是接上了,手术很成功,但他为此欠下了大约两万手术医疗费用。不知道李洪宽能有什么办法,偿还这些费用。”

其实,李洪宽当时是非合法居民,自称贫困,即使欠下2万美元医疗费用,最后付钞的必定是美国政府。北明“不知道李洪宽能有什么办法,偿还这些手术医疗费用”的担心,根本是出自纯真友情,良善之心的杞人忧天。李洪宽在大参考募款以归还2万美元手术费的醒目公告,至少在事发三年后还没有撤下,导致国内网人12年前在“独立评论”发贴表示不满,说了实在不该说的难听的话:“主编还是主骗?”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485909

2008年,郑义的“海边的豪宅”曾透露魏京生与李洪宽初次相会,魏京生资助李洪宽几千美元。魏京生后来“给李洪宽在华盛顿495环线上买了一处房,单栋独立房,几万块钱,还带着一片小树林”。李洪宽对此提意见,郑义后来修改文章,并在“独立评论”称买房的钱是李洪宽付的。

即使是最新版的“海边的豪宅”,也是称李洪宽在自置居所户外锯木发生意外,才导致2002年的断腿。由此看来,李洪宽并非如募款文宣或公告所称的那么贫困。拥有当年市值几万美元房产的李洪宽,是否符合资格得到手术免费午餐,对美国纳税人是否公平?至少到2005年还没有撤下的大参考募集李洪宽手术费公告,有何正当性?对租住陋室,节衣缩食给李洪宽断腿捐款,为他担忧的支持者于心何忍?

1994年李洪宽离开奖学金和福利优厚,生活无忧,青云有路的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放弃合法留学生身分,成为没有美国身分的人,要为申请政庇历经至少八载苦行,荒唐的理由是第一次断腿耽误学业,把公众当成阿斗,诚信能不令人合理质疑?之后八度寒来暑往,李洪宽又在二度断腿事件上为募款所言不尽不实,有忽悠支持者之嫌。尤其是李洪宽不懂感恩,遑论回馈,不无可能为私利而对美国医疗制度,人道关怀泼污,以怨报德,令人心寒。林肯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17-12-06 08:46:2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