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贝苏尼 视频:山琳和一位工人的对话(ZT)   2017-09-11 14:36:21  


作者: 徐水良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2017-09-11 17:29:36  [点击:465]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徐水良


2017-9-11



贝苏尼女士在《独立评论》和《共舞台》贴出《山琳和一位工人的对话》视频。在《共舞台》,还加了《高屋建瓴,也听听来自草根的声音》的标题。视频谈了一些最简单最基本的政治常识,批评中国民主运动不懂这些简单常识。


本人和许多民运人士觉得他们完全不了解民运的实际情况。所以,本人和一些朋友也回帖谈论这个问题。指出他们所讲的那些只是最最简单的常识,那恰恰是民运人士、民运文章、民运文件和无数资料不断强调的最最简单的常识。实际上,中国民运面临的和必须解决的问题,早已经远远超过这些简单常识。


艰难困苦的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上的贡献,在全世界属于一流。没有一个国家的反对派和理论界,能够对世界作出中国民运这样大的理论贡献。但是,现在却什么人都可以指手画脚,来批评民运。不管批评者自己是多么幼稚,不管他们自己往往只懂得简单幼稚的道理,他们却都认为他们自己懂得需要理解非常艰深的道理,需要深入研究中国民运的实际情况以后,才能理解的中国民运问题。因此都来批评经过几十年艰难奋战、摸爬滚打的民运人士,说民运人士和中国民运,不懂批评者所说的那些最简单幼稚的道理。


这是因为,中国民主运动是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以狭义民运圈区区数百人上千人,面对和对抗一个空前强大的专制政权的国家力量。这个专制政权,依靠国家力量,派遣或压服、招安大量特线,渗透狭义民运圈,占了狭义民运圈人数的80%以上,这些特线以他们各种无耻卑鄙、贪污、腐败、诈骗、违反道德的和其他无数丑化民主运动的各类行为,把狭义民运圈搞得臭不可闻。


中共依靠国家强制力量,用残酷的惩罚和强大的国家压力,迫使中国民众不敢接近、并且远离中国民主运动。同时,中共依靠他们在狭义民运圈数量众多的庞大特线,在组织上,在狭义民运圈,漫天造谣围攻真民运,不断制造内斗和分裂,用尽所有办法,在狭义民运圈组织上,完全打败中国民主运动。他们尤其调动他们情报机构和特线力量,采用漫天造谣等各种办法,围攻真民运,把他们最痛恨的真民运人士搞臭。同时,又用中共情报机构打压,特线吹捧等各种办法,美化他们自己的特线人物,往往轻易就把他们的特线,搞成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变成世界著名人物,甚至获得世界上最著名最重要的奖项。中共利用这些特线在组织上打败了中国民运,导致中国民运在组织上的大失败,被搞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臭名昭著,臭气熏天,从组织上,在广大民众中,有效地把中国民运孤立起来。


而中共特线,却千方百计,掩盖特线问题及其严重性和重要性。谁要揭露特线问题,他们就竭尽全力,漫天造谣,反诬反咬,围攻抹黑揭露者,把他妖魔化。


结果,因为组织上的失败,因为民运的名声被数量众多的特线搞臭,现在什么人都可以反过来,用他们自己最初级最幼稚的理论和知识,来抹黑民运,说民运不懂这些他们知道的、那些小学生都应该知道的、最简单幼稚的道理和知识。而狭义民运圈内部和外部的特线,就不断煽动他们,鼓励和误导他们用幼稚思想来攻击和抹黑中国民运。这些特线特别利用狭义民运圈特线坏形象,替代整个中国民主运动,以此来抹黑整个中国民运。结果,就形成一种用不了解狭义民运圈的情况的人,不断攻击抹黑,任意批评整体中国民主运动的普遍风气。


这个工人朋友,应该是很少有的、关心中国民主运动和狭义民运圈的人。可是,因为不了解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由于他不可能努力研究中国民主运动真正的理论水平和贡献,更不可能了解中国民运的内部实际情况。结果,他只能接受这种普遍风气的影响,作些完全与民运实际情况脱节的、相当幼稚的批评。


这种批评,往往把数量众多的特线,说成民运,或者民运的代表。实际上,把中国狭义民运搞得臭不可闻的数量众多的特线,并不代表中国民运;相反,数量只有百分之十的革命民主派真民运,才是整个中国的民主运动的真正代表,才是广义的、全民族的中国民主运动的真正代表。


再强调一遍,中国民运,过去在理论方面,打了大胜仗。没有一个国家的反对派和理论界,能够对世界作出中国民运这样大的理论贡献。中国民运的理论,已经搞清楚和需要搞清楚的道理,不知道要比批评者那些简单幼稚的道理,艰深和复杂多少倍、多少倍。但在组织方面,中国民运却打了特大的大败仗。被中共及其特线,搞得四分五裂溃不成军,甚至被搞得臭气熏天。


一般人不是理论家,不会从理论上来看民运,只会按他们的习惯旧思维,从有形组织的角度,去看民运。一般人,只能在这种只看有形组织的旧思维中思考,当然也就只能陷入中共及其情报机构和五毛特线制造或推动的、任意地又胡乱地批评中国民运的此种普遍风气的陷阱。再加上民运内部和外部的大量特线,对此种思维和风气进一步推波助澜,此类风气的盛行,乃是必然的。所以,这种现象是必然现象。


但是,即使在组织上,中国狭义民运圈在组织上失败了,但这种失败,几乎是所有共产党国家的共同现象和必然特点。如果不看波兰共产党过分相信和依赖他们在波兰团结工会的特线,从而一定程度允许团结工会长期存在的表面现象和假象,那中国民运在这方面,还是全世界最好最强大的反对派。所有其他共产党国家的反对派,包括团结工会在内,合起来也不如中国民运。


至于广义中国民主运动,尤其是波澜壮阔的89民运,虽然由于邓小平的镇压和赵紫阳的软弱而失败了,但是,89民运对国际共产主义的崩溃和世界历史进步的贡献,却是无比巨大的。


只是,组织上的大失败,毕竟是大失败。一般人局限于以传统革命用有组织的反对派这种有形组织形式,去打倒专制政权的旧思维,来错误理解共产党统治下不得不采取的新型革命,以及错误理解互联网时代的新型革命。他们不断把互联网时代的革命,与孙中山式的旧革命或者毛泽东式的假革命,混为一谈。他们必然因此认为中国民运在组织上的失败,就是彻底失败。认为中国民运在这方面的失败,表明了中国民运的完全无能。


只有现实的革命打破一般人用旧的思维,即必须用有形组织才能打倒专制政权的迷思,人们才会反过来知道,原来当代极权专制共产党国家的革命,一般不得不采取的,是没有有形组织领导的、以突发事件的形式产生的革命。不是革命民主派不想搞组织,而是在共产党极权专制统治下,无法搞真正的反对派组织。真正的反对派组织,只能形成于突发事件中间,这是所有共产党极权国家的本质特点。因此,只有以突发事件形式的革命产生以后,人们才会反过来认识到,原来有形组织的失败,并不完全等于革命的失败。这时,他们才会反过来大赞特赞中国民主运动。但那已经是未来的事情了。


不过,因为组织上的失败,这些人,包括这位工人,就反过来说中国民运不懂最初级最简单的理论、策略和实践,这未免就太过分了。表现了批评和评论者自己的幼稚和无知。


而郭文贵先生和一般国内外民众,尤其是郭粉,此外,还有那些不断攻击民运整体的无数人士,对中国民运的认识,很大程度上还不如这位工人。那些以郭粉面目出现的政法系特线,则更加是故意拼命拔高郭文贵,故意把郭打扮成救世主,以此来无限度贬低中国民主运动及其贡献。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谈小孩子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批评许多人用小孩子的道理来攻击成年人的道理。这些人,其中包括一些好心的朋友,包括这位工人,就是用小孩子的道理,来批评成年人的道理。指责成年人不懂他们小孩子的道理。而中共特线,则故意把小学生的道理捧到天上,以此来攻击和贬低那些久经沙场,懂得并且正在努力实践成年人道理的民运人士,是不懂小学生都应该懂得的道理。


不过,除了像本文这样,做一些必要的解释,我们不需要去攻击上面那从好心出发对民运进行批评的工人。


但是,我会考虑把我的跟帖改个标题,改成《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改写成一篇独立文章。


一些朋友说,这位工人提的这些问题,我们都讲过无数次了。


实际上,过去的许多幼稚批评,一般都是根据自己的幼稚想像和对民运浮皮潦草的了解,所作的批评。不是认真研究民运实际及民运理论,并且理解其中极其深奥的问题以后的产物。我上面已经说了产生这种必然现象的主要原因。


附:


网文一则: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再谈民运的组织问题)


徐水良


2008-5-7日



所跟帖:王之恺:民运大老该做组织家,而不是理论家。2008-05-0708:03:46


-------------


徐水良:关于组织,那些小学生都懂的道理,几十年的政治反对派能不懂?


作者说的问题,当然有一定道理。


但是,一个政治反对派,首先需要理论家,其次需要政治家,第三需要组织家,还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不能只有组织人才,没有其它人才。


至于组织问题本身,作者有良好的愿望,希望政治反对派——民运能够组织起来,联合起来。但是,对政治反对派——民运,及其几十年艰难奋斗的情况,非常不了解。


问题远远比这里讲的小学道理复杂得多,深奥的多。小学的道理当然也很重要,但一个成熟的反对派,其水平应该远远超过小学。


要团结,要联合,要搞组织,团结起来,联合起来,有了组织,才有力量。这是从小学开始,老师就不断讲的道理,小学生的道理。成人都懂。


这些小学生都懂的道理,当然没有错,但几十年的政治反对派,能不懂?


原来,这些道理之外,还有成年人的道理,还有比一般成年人更深刻的政治反对派经过长期奋斗,才能学到的实际经验和道理。


在中共大量渗透,狭义民运圈成为沦陷区的条件下,大团结完全不可能,搞反对派的大统一组织,也不可能。连搞小组织都非常非常艰难。这是成人的道理,是长期从事民主事业的反对派人士经过几十年政治奋斗积累的政治经验得到的、小学生难以懂得的道理。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不断有人重复小学生的道理,责怪反对派连小学生的道理也不懂。企图把成年人拉回小学水平,以简单幼稚的大团结大联合的空谈和做法,去重复过去不断失败的历史,也就是联合一次,内斗分裂一次,反对派的声誉扫地一次,一次又一次,不断把自己搞臭的历史。


这种做法,只有负面意义,没有正面意义。


中共地下势力,也常常利用一般人希望团结联合的心理,高唱大团结大联合的高调,通过这种简单幼稚的“大团结大联合”达到大内斗大分裂的办法,不断把反对派搞臭。


只有在成年人的道理和进一步的道理,即反对派长期奋斗得到的经验的水平上,去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才是正道。


如果去看看我的文集,就可以知道,我们讨论的问题,早已比这里讨论的问题远远高级和复杂得多!那里面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解释。


我们也在一次又一次不断尝试解决组织问题,今后还将继续尝试。


文革中,以及在延续一段时间的民主大潮如八九民运的高潮中,搞组织,搞千军万马的组织,也不是难事。笔者在文革中,就组织和带领过成千上万人的组织,被同学们认为是有强组织能力的一个人。但是,这几十年政治反对派生涯,包括不断尝试筹建政治反对派组织的生涯中,却深深感到,在民主高潮时期之外,尤其在狭义民运成为沦陷区的时候,搞政治反对派组织,非常非常的困难。


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许多年来,也在不断努力,企图组建由他们控制的“统一民运”,他们有强大的国家力量支持,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力量那么强,包括在狭义民运沦陷区的人数,远远超过真民运人士,但他们都没有办法成功,更不要说力量比他们弱小得多,连自身生活都非常艰难的真反对派真民运人士了。


其实,力量弱小的真反对派真民运没有被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吃掉,被“统一”于中共地下势力的控制的“统一民运”,中共及其地下势力迄今都没有能够搞成由他们控制的“统一民运”,这已经是一个奇迹。这些年来,我们甚至希望中共的“统一民运”很快成军,以便刺激其余一部分能够看清这种“统一民运”真相的真反对派朋友,能够另外成军。为此我们大大降低甚至停止了对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统一民运”问题的揭露,但中共地下势力的“统一民运”,仍然无法成军。


当然,我们还得分清不同工作的不同性质。例如,搞理论,就与搞政治及组织不同,需要沉得住气,静得下心,有时需要离开吵吵闹闹的地方,包括尽可能不参加民运圈吵吵闹闹几乎没有意义的各种活动,一个人去安安静静的做学问。自2004年以后,笔者就是基本上停止了没有意义的许多工作,包括花去大量精力却没有效果的许多组织工作,以搞理论为主。一些特务就造谣说徐水良孤家寡人了,孤立了。搞理论研究本来就需要离开吵吵闹闹的地方,一个人沉下心,“孤家寡人”地去搞,何孤立之有?


反对派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特点、客观条件和实际可能,去做好自己的工作。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9-14 16:23:0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