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吕柏林   明镜推出《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 2017-09-09 19:22:16  [点击:698]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一)

刘:求你啊文贵,可不是这个意思啊。我说的意思在哪儿呢,这个事儿十九大该开了,本届政府要换届了,咱得把这个事儿了了,再一个多大点儿事儿啊,你的资产我给你算了,你把账还完了以后你还是正资产,整个你的资金状况、资产状况是一个很良性的,而且像这样的企业,民营企业,现在的国内说句实话不是特别多

郭:太少了。负债百分之二十怎麽可能。

刘:就说现在有名的,包括王健林,包括恆大,银行都背多少债。

郭:包括潘石屹,他也一样,都是一堆贷款。

刘:我就跟你说麽好多事儿你得看明白,再一个国家把你全盘了,你是高风亮节了,我把房子捐给国家,你觉得国家你捐给谁啊,哪个部门敢要啊

郭:安全部,安全部。

刘:安全部,不会要的。我跟你说的意思还是那句话,这是你郭文贵的,你是政泉、盘古、裕达包括方正一部分,你是实际控制人,是你郭文贵还是你郭文贵的,说是欠的该还还,对不对。咱说的话保护,民营企业家有几个说没有税收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
郭:我真的没有,我跟你保证。

刘:我今天很正式、很严肃的跟你说我代表国家,我这次来不是代表党和人民,这是前提,我以为我个人以为国家赋予我这个责任,目的是什麽,是要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其他的都不要信,也都不要去听。首先说,保证你的安全,包括你家人的安全,这个还是那句话,我们把这些问题就在法律层面,就在司法层面,把这个问题说明白以后进行解决,解决完了到此为止。至于说什麽郭文贵人身安全我家人的安全都不在话下,那些都是后来的事儿,前提是把问题解决完。我可以负责任的跟你说,一句话是解决问题。第二句话还是解决问题之后,如果你愿意继续为祖国做贡献。

郭:我非常愿意,条件允许我绝对愿意。

刘:孟书记说了一句话:我很负责任的跟你说,对郭文贵要一分为二。

郭:谢谢孟书记。

刘:这是他的原话,对你要一分为二,有你过激的一面这你得承认,但是也要看到曾经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为这个事业做的这个努力,跟以前所做的工作。我临行前还跟我讲要跟文贵说让他把情绪稳定住,情绪一定要稳定起来,在稳定情绪的前提下我们大家一起来寻求解决问题之路。我跟你讲这些话不是一个人讲,他们讲我可以实话跟你说这不是一个人、哪个人的意见。所以说有些事情你呀我刚纔衹能跟你说信息不对称,别的话我就不跟你说了,至于你刚纔说的那些我不给你做正面回答,整个的前因后果包括刘特佐和阿布扎比什麽关係,和马来西亚纳吉布什麽关係,我也都做了一些了解,明白我什麽意思吧。

郭:孟书记比我的消息还不对称,因为他不知道我在马来西亚到现在专桉组调查,您现在都可以告诉孟书记,马来西亚是当年我和马建副部长把陈伟利弄回去的。

刘:哦,陈XX的儿子。

郭:我郭文贵在马来西亚的势力他咋没调查出来,政法委专桉组都该活埋了,开玩笑!陈伟利是我弄回去的,他那边的信息也不对称,不是一方面。

刘:你可让家里人安排代表带着你的团队和这边一点点去,一件一件去,解决完以后寻找共同点,大家都认可,咱们可以用整个法律条文去办,我给你说我今天来在你这儿聊几句咱就算解决了。文贵,你现在产生的经济资产,你说1200亿,我都不太认定这个数,但我觉得七八百亿是可以的,你的债务问题你刚说的我也不太懂,大约在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三十五左右,这些事儿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欠债还钱那是必须的,按照法律该怎麽办就怎麽办,来解决债权债务,你的淨资产合法,明白了吧?这是说的问题,你也别把话说那麽绝,有些事儿可能不是你主使也不是你的初衷,但是下面的运作过程中你就能保证每条都是合乎法律要求的吗?你现在给我说百分之百全部合法的,我还就告诉你哪个民营企业、溷合所有制的企业甚至国企、央企敢这麽说吗?国企和央企经过审计还一堆事儿呢,这些处罚是什麽?就是该罚的你得认,懂了吧?当然这话是我的主观想法,我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对不对?另外一个。这可不是说无法无了啊,在法律框架之内做一些情况我觉得有些东西可解决,明白我的意思了吧?这些事儿倒不是说不好商量,但是我给你讲文贵咱们把这事儿解决咱们相安无事。

郭:在现在调查期间我该说啥说啥。
刘:不是,那是另外一回事儿,我给你说你有一条就被我给否了。你比如说21条罪,你刚说的21条。

郭:不是,我是说曾经他们试图用这样那样的21件事儿。

刘:比如说涉嫌绑架,听我给你说,这条我就给你否了,为什麽给你否,比如说庆芝那外甥,就跟你在香港看房子那个,反正是她亲戚吧,又是贪污又是挪用的。

郭:买了两套媳妇儿,买了两套房子。

刘:在深圳那边吃喝嫖赌,又买表之类的,这事儿就是蹬鼻子上脸,所以我说这事儿我就给你否了。

郭:书记,你不觉得这事儿荒唐吗?

刘:所以我看完这事儿以后就说这事儿不是我能理清楚的,这个当时说48个小时,没错,在哪儿呢在保安部,写了完材料这人在哪儿呢?送公安了,送派出所了,完了以后送分局,然后送检,检察院起诉之后法院判,贪污挪用,你看我这人做的怎麽样?细緻,面上的事儿这麽做,底下的事儿前面说的不再重複。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我给你说这些事儿我们要这样向前推。

郭:我涉嫌行贿,现在是主罪还有啥罪?

刘:咱们现在就说的是涉嫌行贿的事儿,你刚纔说中纪委的那个叫什麽?

郭:中纪委的孟会青。

刘:对,孟会青、宋建国、张越的事儿全部没提,就提了个马建。马建白纸黑字。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9%83%AD%E6%96%87%E8%B2%B4%E8%88%87%E5%8A%89%E5%BD%A5%E5%B9%B3%E9%80%9A%E8%A9%B1%E9%8C%84%E9%9F%B3%EF%BC%88%E4%B9%8B%E4%B8%80%EF%BC%89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二)

郭:书记,我今天就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看了卷宗了咱俩就有的聊了。我干什麽我自己最清楚了,我不会侥倖的说这事儿我干了我不认,你觉得我是这种智商的人吗?全都是瞎编乱造,马建副部长的房子是不是郭文贵买的,钱哪儿来的,用什麽公司买的,什麽理由买的?那得有说法啊,得有证据啊,全都是瞎编的。孟会青更不用说了,孟会青钱哪儿的?我要是给他行贿他得给我办事儿吧?行贿的条件首先是双方的权钱交易啊,还有宋建国,宋建国和傅政华搞成那个样子,他给我行贿还差不多,瞪眼八道。我非常乐意跟您探讨,我现在可以绝对负责人的告诉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是证明郭文贵这小子真的干这事儿了,那我就真的是个大骗子。遵循全世界的法律,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来证明无罪,还有任何人证明自己有罪的都可以不作为证据,我再给您说一遍,刚纔马建副部长这个事情,就说您刚才说的这个事情,您就没有认真看卷宗。

刘:嗯,你说。

郭:安全部为什麽给我办?马建副部长为什麽给我办?他去协调这事儿干什麽?安全部给我发了一百多条文是组织决定的还是马建副部长个人决定的?我郭文贵给你拉美国副总统戈尔我给国家拉拢关係,这是国家给我的交换,这是国家发的公函,怎麽就叫行贿了呢?说我行贿的话,我行贿的是国家而不是马建副部长,马建副部长从来没有说你出面帮我协调让我给你个人利益,这是二,第三个就是你刚纔说的那个石家庄的事儿,书记请你一定查实,我特别愿意,我那百分之六点几的股份跟安全部和马建半毛钱关係都没有,查查他们为什麽卖,查查我是多少钱买的,今天是多钱。一杯水一块钱,你帮我协调的话我应该五毛钱买,到今天值五毛,我却是花一块五买的,和你们什麽关係啊?就连这事儿都往我身上塞,书记我会用证据来给你们说的。太搞笑了。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刚纔给你讲的,包括政泉、马建还有马建他姐姐前前后后从写字楼到住宅一共买了多少套房子?

郭:十六套房子。

刘:开始买住宅的时候是你借的钱?

郭:不是,是他姐问我借的钱。

刘:对,他姐问你借的钱,然后你又回购了。

郭:对啊,我回购了。

刘:那中间往返的挣了多少钱?你给他开的价。

郭:我那是事实啊,市场价六万块钱,他卖给我三块快钱,中间挣了两千多万块。

刘:对啊,这是他乾挣的。

郭:他挣钱我有什麽办法呢?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

郭:首先一点,马建副部长买了我的房子,安全部很多人也买了我的房子,他一开始买我的房子不认识我郭文贵,你不要忽视这个事实,我到处求人家买房子,我就是想拿到这些贷款,我员工买了六百套房子都一分钱没拿,马建副部长还拿钱了呢,这叫犯法吗?我和他有权钱交易吗?我让他给我办事儿了吗?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这些事儿都是马建供诉的。

郭:书记,所以这就是今天我要给你谈的事情,如果你以卷宗作为跟我谈的条件的话,第一这个卷宗是否合法,第二是否是事实,如果是合法和事实我文贵全部接受,如果既不是合法也不是事实我一概不想谈,还有一个我不叫我的团队参与这个事情,你一定记住,刘书记说,我就教你刘书记啊你是代表组织的,郭文贵我愿意让你组织参与让你律师参与我非常愿意,但是后果我们自负。造成国际影响我不负,到今天我还是以国家形象国家利益为主,就像我给你说的事情,一切一定依法处理,千万别给我面子。因为本身郭文贵就呼吁依法治国,你自己本身却不合法,不想太多人参与,郭美郭强没这个能力,我愿意全部面对,衹有我能把事儿说清楚,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的。

刘:你说你的团队他们也不行?

郭:不可能,一旦我的团队介入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保证不了,所以你说郭文贵你来吧,这事儿一旦知道跟你没关係,都会说郭文贵你这小子你背叛国家,我的事儿在世界上绝对超乎你的想像,我再说一遍我不想那样做,但是你让我那样做你要是说后果我不负,我愿意做,今天告诉您的事情,您今天看到的事情,我不是在给你耍胡搅蛮缠的,如果你说我给孟会青行贿,给宋建国行贿,书记,你知道这三年他们干了什麽吗?三年了我要是真犯罪他们不早收拾我了吗?应该早发红通了,这就是为什麽我说他们拿你当枪使,他们没做到的事儿还让你去做,你问他们这些所有的卷宗是在什麽情况下做的,按照法律一个都不合法。第二个,瞪眼说瞎话啊,我还没出来呢宋建国就被抓了,宋建国的桉子傅政华先把我儿子给抓了。

刘:你看,一聊到具体问题就回到原点了。

郭:对啊,书记今天所有你想拿傅政华和这些人陷害我的卷宗你叫我来承认是不可能的。
刘:咱俩这麽说,明天我让小吴做个记录的话你签不签?

郭:我不签。

刘:对,好,咱俩形成共鸣。

郭:我也不会对外面说我也不签字。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我说的意思是什麽呢?你把你的陈述,你梳理之后的情况说一下。

郭:其实我还建议你一定要录音。

刘:录音啊?

郭:因为录音之后回去以后可以让专桉组相关人员听,因为真的有时候你记不住嘛,这个事情跟马建能不能对上,跟宋建国能不能对上。
刘:那明天你录,你录完之后你把盘给我,我也没录音的东西。
郭:好,明天再说,我要录音必须经过律师同意因为这是犯法的,我在这儿录你的音我就是犯法的,美国的法律是很夸张的。
刘:我跟你说……

郭:您放心,您绝对放心。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9%83%AD%E6%96%87%E8%B2%B4%E8%88%87%E5%8A%89%E5%BD%A5%E5%B9%B3%E9%80%9A%E8%A9%B1%E9%8C%84%E9%9F%B3%E6%96%87%E7%A8%BF%EF%BC%88%E4%B9%8B%E4%BA%8C%EF%BC%89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三)

刘: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嘛。你给我单位出的太小,放人、撤销「红通」这两题目都太小,太具体了。跟你说啊,我想了一个比这大的,但今天没法说,懂了吧。我刚纔跟你说了,七也好,六也好,六加一也罢,我这说的都是有话的依据,若干事是可以可价可寻的,你都不应参与。你是叫死理,你叫死理的前提是依法治国,为了求得依法治国。你叫我跟你说哦,这四个全面当中这样说依法治国,这个事必须有个过程,这个过程会比较痛苦,比较艰难的,我们也必须努力的相向而行。这个节目一出来不仅仅是05:09:00—05:09:02,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把这些事给具体了,这个过程绝对艰难,我们把过程走顺了,结果可能比你现在预想的还要好,你明白了嘛。

郭:但是书记,可以说话吗?

刘:恩

郭:书记,恰恰就是你谈的这些,我说心裡话,我看到背后的,我跟你讲书记,你是听我的,你如果看到,你要愿意跟我对质,我非常愿意对。

刘:我给你说啊,解铃还须繫铃人,咱就说走正路找出路,这事比什麽都强,你呢,昨天打电话给我说孙立军要来,你让我看,我昨天回去以后十二点半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我问是不是孙立军要来,确实要来,干什麽呢我可以给你我说,今天到华盛顿,为什麽呢,因为习主席要到美国来,到海普庄园川普总统会谈,定了四大安全战略的对话,大概是在六月下旬,应该中美双方有个网络安全的高层对话,第一个对话要开始了,是六月上旬。是外交安全的战略对话,第二个是网络安全的战略对话,这样他是为中美高层的网络对话来打前站的,今天到华盛顿,后来我一听既然是这麽个情况,我就给孙立军打了个电话,我问他什麽时候到,他说明天到,也就是今天中午的一两点钟到华盛顿,我说好啊,正好我也在华盛顿呢,他说老哥你辛苦了,咱一起见个面吧,他说好啊,我说我这会到崔大使那儿报个到,因为我是大使发的邀请函,因为他今天到,晚上可能就要跟美国会谈,网络安全对话的相关一些事宜。

我明天去跟他见面,跟他来的主要是工信部、网络安全师,公安部的网安局,主要就是这麽两三个单位一起来的,重点就是谈这个事情的,我跟他说一起见面吃个饭,他说可以,我说那我就明天定火车去华盛顿,明天可能跟他见不上,应该明天重点是跟美国人谈了,关于网络完全的事,然后后天见个面,然后27号我就回了,回来以后,你看你要是出不去,他们娘仨陪着你,还有谁陪你吗。我给你说的意思还是今天咱们把其他话题先放下,沉重的话题往后放,还是咱说的,现在你们全家都在这,我们就聊今后的出路怎麽走,不能这麽走下去,我给你说句心裡话,我都替你着急,这话在英国也给你说过,我在你家裡边跟庆芝和郭美也说过,我真的是设身处地的为你想,你光说站在你的角度上想想你的亲人还有郭丽杰,你看看在控制内的十六个人,包括员工,亲属就郭丽杰一个人。这个马建犯的大忌,违规使用相关的技术手段,这在这个行当裡面是大忌,你明白吧,这些事都是硬砍石凿的他的违纪或者违法的行为,另外一个你说他替你办事,这些咱全放一边,是因为你为国家做贡献,他并非因为你的事,说是你郭文贵你为国家做贡献他给你帮忙,因为这个东西可以通过民事来解决,干嘛要通过刑事呢,所以这些事我就给你一个建议,从这条路这样往前走的话是有出路,而且这个出路我觉得的这样往前行的话会显得顺畅,你要说我这样给你说了你非往旁边走,总是拉偏套的话,那就不好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我这都是推心置腹给你讲的,这是我今天讲的,其他等我从华盛顿回来咱再说,好不好。

郭:好。

刘:有些不是非要通过刑事来的,就是你不是全都触犯的是刑法,就有些可以通过民事来沟通来解决,你包括现在有些债权人要起诉,这些都是可以和解的。都可以调整等,也包括文贵你说的李友的十一项罪,就四年半,谁说要判你四年了,我说要判你四年了吗?你怎麽没闹明白了,所以很多事你真该好好想想,现在不是那麽回事,这今天我们就经济来解决,你老是说他们怎麽商量的怎麽开的会,你的信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郭:我到现在没有一样信息是假的。你能给我说出来有一件是错的吗?

刘:我就不给你说了,我要再给你说多了,你的话更多, 现在老觉得你有点……

郭:不是,我给你说书记,现在北京的行动是三个方桉,一个是您在这谈,谈成是一个方桉,华盛顿谈不成一个政治交易,不惜代价的交易方桉,第三个还有一套桌子底下的方桉,我都知道,今天书记我也给你单刀直入,我也得有三套方桉。

刘:你说说你的三套方桉。

郭:一套是你给我谈成是一套方桉,同时华盛顿做好了不惜代价的交易,把我弄回去的方桉,第三还有私下的黑方桉,这是三套方桉。我相信这三套方桉,我也面对这三套方桉,同时我也有三套方桉。很简单,昨天你们离开以后FBI的人来找我了,给我了两个选择,从现在开始衹要郭文贵一个电话就告诉门口的人你就是得到美国最特殊的保护方桉,我原来电话也给你说过,我今天正式给你说,衹要你们有任何的行动让我感觉到,我就立马给他们打电话,这不是我做的,是你们让我这麽做的,这是党和国家把我推向了那边,我就接受,你们要是有行动我分分钟就做决定,这是一,刚才您说的法律问题我全都不接受,因为咱们谈的基础是不变的,王岐山和孟建柱是腐败分子,他抓的腐败人就是有问题的,傅政华收的钱是天经地义大家都知道的,你不但不查他,还让他做主席台上去,你让我相信这个国家,这个体制的反腐败,这不是笑话吗,这不是把我当傻子了嘛,全人类都知道的事情,难道我要去验证吗?所以我觉得不接受,因为这个本身就是个政治事件,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有太多人都知道了,第三个方桉就是刚纔我全都不接受。

我觉得我的说法和他的相近,你刚纔说的后两条,什麽政治交易,什麽桌子下面的黑色手段,我不清楚。

郭:对,这就是我想知道您的话,咱们的国家和党向来用这个招对付一切人,这事跟我没关係,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太多了。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9%83%AD%E6%96%87%E8%B2%B4%E8%88%87%E5%8A%89%E5%BD%A5%E5%B9%B3%E9%80%9A%E8%A9%B1%E9%8C%84%E9%9F%B3%E6%96%87%E7%A8%BF%EF%BC%88%E4%B9%8B%E4%B8%89%EF%BC%89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四)

刘:你听我给你讲,我了解的和组织上跟我讲的,就是这套方桉,把你劝走。

郭:你说的我都听,我也信,但是我今天给你最好的就是实话实说,孙立军来他要干啥,你没给我说,但是我知道啊。上次他来我也都知道。你可以问问他,他跟谁谈的我都知道。美国政府也都跟我说了。

刘:要不然你俩见见。

郭:不跟他见,我跟他见干什麽。我跟他见得打起来。他凭啥老害我啊。我跟他什麽仇啊,他的犯罪,早晚中国人民跟他清算了。我知道他可不是一点半点。咱们可以试试。我这人名人不做暗事,你可以告诉他,他要不把我宰了,要不我一定要陪他玩一把。他玩明星,玩董卿,装神弄鬼的招摇撞骗,披着人民警察的衣服,都对不起这身衣服。

刘:你还是得冷静,我觉得昨天曹先生你们俩谈的心情好了,但是员工的问题。

郭:我从今天不再跟你谈员工的问题。

刘:员工的问题,你个人的名义的问题。

郭:我个人我也不再给你谈这个问题。

刘:就这个事,刚纔你也说了郭美还有郭强。

郭:你觉得郭美和庆芝是能自由进出吗?

刘:我觉得可以。

郭:谁能来保证这事。

刘:我来给你保证。

郭:郭强、郭美、庆芝他们三个都想自由出入,我希望得到您一个法律上的认可,不管我发生什麽事情,我需要文字的东西。

刘:因为郭美给了我一个文字的东西,给了我承诺书说二十天,我倒觉得二十天并非是一个硬性的受限,这是我跟郭美个人谈的,他这个东西仅仅给了我,现在就在我手裡拿着,我没有交给任何人,这是郭美给刘伯伯的一个承诺,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他二十天左右跟她母亲回去看爷爷奶奶,届时如果我们工作能够向前推进的话,郭丽杰问题也解决了和家裡面有人照顾他们的爷爷奶奶了,他再过来跟你见面团聚,这个事我认为都是正常的,昨天我也给你讲了,说岳庆芝、郭美到美国来,你们全家人在一起团聚,似乎是我在做其他的文章,昨天我对这事已经做了一个说明。

郭:嗯,郭丽杰的事情我再给你说明,因为你原来承诺过,他没有在你到来的时候回家,所以我一定要讲一次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随时都要开讲了,我要公佈她俩的信息,因为郭丽杰没让回来,是王岐山和孟建柱的决定。

刘:不对,你听我。你要这样的话,你就完了,你又要往反方向走了。

郭:书记,我今天跟你发自内心的说,我今天告诉你的我都是心裡话。我今天通过这个电话,通过这件事情,我已经放弃了对我员工任何的诉求。包括郭丽杰,我放弃了,名义上我也放弃了,我不要了。

刘:这是两回事,这个事说郭丽杰出不出来和王岐山更严重这是两回事。

郭:我非常了解,今天有人跟我说,他说相信人家刘元平书记尽最大的努力想让郭丽杰出来,他说你千万千万这时候他说这是孟和王做的决定。所以我从个人上我真的感谢您,人家说您废了很大劲,多次提出来说让郭丽杰出来,但是您说了不算,我特别难受的是我知道您为这个难,但是我今天叫您刘书记,我是真对着您背后的老闆说的。

刘:不,你听我给你说啊,我给你说的意思,咱们先抛开这件事不谈。

郭:我不做一次我对不起咱们。

刘:你听我说完,就是说,岳庆芝和郭美如期正常,我是这样希望。

郭:当然,我希望得到您一个文字的承诺,他仨都可以自由进出,随时无条件的进出,郭强也要回去,他要去看爷爷奶奶去。

刘:对呀,因为他奶奶最近这个身体又不好,又做眼睛的手术,是吧,回去看看孙子嘛是不是。

郭:嗯,特别是我父亲也不能动了。

刘:我跟你说啊,这叫什麽呢,这就要入档,这是家裡事。我说的意思是说,就是他们娘仨回去,出来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全都是好事,这些不是说什麽原则问题。

郭:今天,郭美,你可以告诉你妈,你跟你哥和你妈可以自由进出,这都不受限制,自由进出无条件进出,你伯伯给你们个文字东西,所以说你们三个跟我没关係了,你们三个是国家给你们承诺的权利,咱就相信你刘伯伯,相信咱安全部。

刘:但是我给你说有一条,就是这次庆芝和郭美他们俩还是应该按照给我的承诺,就是说这个承诺你们该迴迴去,完了以后我想你父亲这个事届时会有这麽一个向前推进的一个结果。

刘:我给你说你要是对王岐山,孟建柱再曝什麽料的事,这事咱俩得单谈。

郭:书记我爆的料我负法律责任,他要没这事,他不用怕我爆料,还有一个就像你刚纔说的你绝对要了解文贵能走到今天,我再给你说一遍,你也看了我所有档桉了,王岐山书记和孟书记一次次想把我全家毁了,我的员工还在受这种待遇,就像昨天曹先生说的全世界都看不去了,不管哪个人有一点良知都看不下去这些事情,他为此也调过很多令,曹光彪是我们安全的老干部,但是他说文贵不能走向极端,昨天还劝我一定不要反共产党,让我公开承认不反共产党,我说我现在没说反共,但是我也没说爱共产党,但是未来我希望给我个理由我不反共产党,我说我也希望有一天我把推特关掉,我不说话,回向正常生活,十九大之前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决定,因为我看十九大王岐山和孟建柱还有啥职务没有,如果他们还有什麽职务,那这什麽都不可能了,他们不会放过我的,如果没有他们了,这一代人都上来了,您这样的人都还能存在,那我当然宣佈不反党,支持习主席,不反国家,不反共产党,不反民族,然后我就关掉推特,华丽转身,我本人就过正常生活,这是我愿意的。

但是得看十九大,在十九大之前你现在要给我谈的事情就是所有员工,太简单了,我不要脸不就行了吗,我的员工就在哪待着去吧,我不要了。关键现在你能把我怎麽着,你说现在你们已经把我名誉已经毁了,我什麽都不在乎了,还能怎麽着,我不要了,钱本来我也拿不出来,你们相信我还能把钱拿出来吗,我不要了,这些国家的基金都跟我没关係了,我也不需要钱,我什麽都不要了,我今天正式给你说我没任何需求,您愿意给什麽就给什麽,不愿意给就算了,然后我老婆女儿和儿子的事情你给我文字的承诺,能够让他们自由进出,不一定是一次出入,可能一次回一个或者回两个,你们愿意把我的儿子扣着那就扣着,反正他们三个不会一起回去,最多一次回一个,我要让全世界看看到底共产党是个骗子还是说实话的,现在百分之百没人相信共产党,我不相信有人任何人能相信中国共产党的,但是我要拿我的孩子和老婆来正义一把,然后我现在给你说我什麽需求都没有,你们背后有三招我也有我的三招,就这麽简单,我就是给你把话实话实说,我没有任何需求。本来今天老议员到这来的,要来给我谈事情,他说美国听证的事情还需要更多的议员来听证,他说一定要相信中国政府来说什麽我们都知道,恰恰这是我们关注的地方,美国的行政和法官和国会是三个权利,没有中国政府老用这种教学的,这在美国绝对行不通的,但是现在都是新的,在这个时候我们恰恰要关注这个事情。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9%83%AD%E6%96%87%E8%B2%B4%E8%88%87%E5%8A%89%E5%BD%A5%E5%B9%B3%E9%80%9A%E8%A9%B1%E9%8C%84%E9%9F%B3%E6%96%87%E7%A8%BF%EF%BC%88%E4%B9%8B%E5%9B%9B%EF%BC%89

◆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五)

刘:你说国会关注你的事了。

郭:你可以问问去。是怎麽关注的,书记是您想让我回去,但是有人是要把我推出去,这就是为什麽以前就不用到今天的,听您百分之一就不会发生到今天,但是有人不这麽认为,他们脑子是疯狂,他们管理国家的素质,从录製我的视频强姦女员工,早泄,三邪视频,然后发动这些愚蠢的行为,他能有什麽资格代表这个国家,然后做出这个决定让我面对完全不存在的桉子,您看了我的卷宗,绑架罪,还有行贿罪,还有什麽我行贿张越,书记我不知道卷宗什麽样子的,您看的是哪份卷宗,我这人好几份卷宗呢,我要是行贿张越你把我枪毙一万回,我给张越就一个来往,一瓶红酒。

咱现在可以到美国去把张越叫出来,如果有一个字说我给张越拿过一分钱,你枪毙我一万回,还说我非法绑架徐耀,我纔知道那是庆芝的外甥,简直是荒谬,他们现在对你说的所有的话和事情没有一句是真话,我说刘书记本来是来说来了,我说我给你说你也知道国安的人,他是绝对保密的,前两天齐心阁要见我,也是说这个事,因为跟他我们都是朋友,为什麽不让国外人掺和这个事,但是我没想到的事情你刘书记听到的事情很多都不是真的,我要是给张越送一毛钱,你可以把我枪毙了,我行贿张越,还有孟会京,孟会京的老婆买房子,他们真敢作啊,你们让孟会青自由的说几句话,看我是行贿他什麽,他给我办了什麽,我给中纪委办的事情,怎麽会是说我行贿他,行贿叫权钱交易,他给我什麽权了,就这样的假都能造的出来,三年了找不出我罪,给我整出来21条罪犯,黑社会罪,藏匿枪支罪,强姦罪,强姦未遂罪,非法绑架罪,行贿罪,隐匿销毁票据罪,书记您是懂法律的人,您让任何懂法的人去想想任何一个有想法的人能想到这跟我有关係吗,我郭文贵从我第一次死的那天起我绝对不能再回到看守所去,有一天公安和法院查的时候我会怎麽回答这个问题,你问问吕涛和杨英,他要敢说他做的事情哪怕一次我知道,你让他拿出证据,你就把我判了,我都想过了,我准备28年了不是开玩笑的,书记现在在我头上就盖了21条罪,有本事三年把我定个罪,还公佈马建副部长行贿罪,这又帮了我一个大忙,首先我行贿罪,得给钱啊,他得给我权利啊,行贿最基本的特徵就是我给你钱,你给我权利,权钱交易,就像当年抓王有杰一样,抓到后中纪委说我给他多少多少钱,最后一查是我没给他钱。

郭文贵瞎话连篇,怎麽威胁,把人曾庆红给牵出来,谁能录视频,你说这视频是公安部某部门干的,孟建柱书记不知道,王岐山不知道,你说王岐山书记是查纪委的,就查郭文贵商人,全人类都知道王岐山是查我的,到处说要弄死我,他见了美国人都说郭文贵不是好东西,你还替王岐山说话,你觉得不浪费你时间吗,他见到美国人说我是个骗子,一分钱没有,说盘古都不是他的,别听他胡说,用得着他一个国家领导人对我这样吗?孟建柱书记亲自给人家说郭文贵就是个骗子,骗你们的钱,赶紧给钱拿回来。用的着这麽说嘛,你还把他当成国家领导人,周永康也是国家领导人,令计划也是国家领导人,不都是一百多星啊,他被抓起来连狗都不如,孟建柱和王岐山他什麽都不是,他代表不了国家,代表不了这两百多万的干警,他代表不了书记,不要认为他的职务就是他的伟大,他是个人当他不配代表这个国家的时候我就不把他当成领导人了,孟建柱用得着带着十几个跑到中东去把我毁成那样吗,我还能尊重他吗,孙立军跟我见有什麽用呢,天天拿着钱到美国乱挥霍,美国人都知道,这些我们都盯着呢,他到美国来干什麽事情都盯着呢,我不能给你说这是谁说的,我得给人家承诺,这个事情越搞越大,我说我也不想,但是很多事情是我控制不了的,不是你想失去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刘:继续撒火,把你的火都给卸了。

郭:我从认识你到现在,我说哪句话现在你往回看,有时候有些情绪的表达,但是我哪些不是认真的,我的律师明确告诉我任何签署卷宗桉情的事情律师必须在场,现在美国分的特别清楚,我的私人律师,商务律师,还有我的刑事律师,我今天就很明确我的律师团队现在在楼下,我随时可以叫他们上来,我告诉他们我现在就是友好配合,和友方讲清楚,不到法律的程度,所以我不希望把事情失去控制,我也不想。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毕竟孟建柱是你的老大,王岐山是你的老大,他们要干啥不可能告诉你的。

刘:你这说的是我是蒙在鼓裡在办事的。

郭:我觉得大多数你是蒙在鼓裡的,从您在北京咱俩通电话我没有一次不告诉你的,我说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让你蒙在鼓裡,孙立军来我给你说的,原来去中东的事情我告诉你的,他在美国找的公司我告诉你的,他在怎麽到专桉组这人怎麽弄的,李友卷宗一个月怎麽改的我告诉你的,没有一件不是假的吧书记。

刘:你说的这些,我打个引号来说不问出处,你这让我从云裡雾裡鑽出来了,看来我还真的是得换个角度看这问题,但是我给你说有一条我还是说那句话,这句话可能有点官味,不管那些第二条或者第三条也好,你要是信我,咱们就走一下试试。

郭:我绝对信你,但是我不信你掌握的信息。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E6%96%B0%E8%81%9E/%E4%B8%AD%E5%9C%8B/%E9%83%AD%E6%96%87%E8%B2%B4%E8%88%87%E5%8A%89%E5%BD%A5%E5%B9%B3%E9%80%9A%E8%A9%B1%E9%8C%84%E9%9F%B3%E6%96%87%E7%A8%BF%EF%BC%88%E4%B9%8B%E4%BA%94%EF%BC%89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六)

郭:都对,但是就一件事情你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为什麽我走到今天,未来我想走哪是不是我说了算,今天我问你刘书记,我愿意走到今天吗,但凡你有一点的常识你也能看出来这件事是什麽桉子,王岐山和孟建柱这麽折腾他们没罪吗?傅政华没罪吗?李友没罪吗?就郭文贵有罪?还得说清楚,郭文贵的立功全都不算数?然后孙立军每次都是偶然的来美国了?然后跟美国谈电信的事情?难道郭文贵就这麽笨吗?不是我不想,我怎麽想,就是提出来要帮助我保护我,两年半以前在迈阿密CIA的人还来找我,我说我不接受,也不给你们谈,我把电话给律师让律师给他们说,在说的话我就告你,但是我到现在我没办法,已经三年过去了,人家又来了,又来给我做交换,这是两边的信息,他们能一起撒谎?美国人和中国人一起撒谎说郭文贵我们干一件事,你觉得可能吗,这您不知道,这天下人家都知道。

刘:哎呀,文贵呀,我觉得你鑽牛角尖鑽的太厉害了。

郭:我不会拿我的命去鑽牛角尖去,我要是鑽牛角尖我活不到今天,就像所有人说的企业是一塌煳涂,说我是个骗子,我的企业是全中国最好的公司之一,最起码是最高最乾淨的公司,然后把我神话的简直就不是人了,我不是那样子的,我给你收咱们见面给你说实话,咱们不讲宏观的,不讲大道理,只讲具体的事情,我就跟你实话实说。

刘:你说这边走的是三条路,我这是一条路,桌子下面还有一条路,还有一个在华盛顿做政治交易的那条路,你呢,第一条路怎麽办?

郭:我听你的。

刘:那两条路就全当我不知道,咱俩这条路怎麽走。

郭:我听你的。

刘:你要听我的。你能听我的?

郭:我能听我就听,不能听我会告诉你。

刘:你要能听我的,我觉得这条路不妨你可以试一下。试一下的话我们就得相向而行,你呢就要冷静一下,冷静一下把刚才讲的那些你的那三条路,特别是后两条路你就要先放下一条,看看这条路能不能见到真正的成效。这个小平同志讲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看看我们现在我们俩个人走的这条路能不能行,如果说有一段实现之后,走不通,那好我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我也犯不上受这辛苦,我也不是说家裡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干,你明白我意思了吧。严格说这个事组织上安排,我服从组织的决定来咱们进行谈,你也同意说这条路要走,我说我们不妨试一试,向前推动推动,推动就需要我们相互之间共同来合力解决,这条路如果说你认为可以试,那咱就往下谈,一起往前推动一下,有个时限,你比如说,你说了不反共产党,起码现在你还不反,说法你也都讚同,咱们7月1号是个时限。

郭:那7月1号之前我的直播视频我爱讲什麽讲什麽,从明天起我就没有任何顾忌了。因为很简单,我郭丽杰没有回来。我这事没有解决我必须得说。否则他们永远都认为郭文贵欺负一把就一把,他背叛我一把我就要跟他来一把,一定要这样子。

刘:你如果说因为郭丽杰,你淨说他们背叛你了,我们俩个共同走的这条路,我对你如何。

郭:您对我是百分之百。

刘:我对你百分之百,那你对我百分之多少。

郭:我对你也是百分之百。

刘:那如果说你要这麽弄的话你是百分之百吗?

郭:但是这不是我违约,你不能把这放到我身上去。

刘:但是这个事和我直接相关。你要知道我今年62了,明年我退休了,我还想画个圆满句号呢,包括庆芝他们母女来我是压上身家性命的来做的担保。

郭:所以郭美一定回去。你放心吧。

刘:你听我给你说,那是当时话赶话说到这,临时动议我就拍板了,然后做的工作,她回不回去,你们家庭内部自己定,我绝不说採取什麽强迫你们的这种态度来提要求,为什麽呢,我麽在一起要想形成合力,相向而行,就打压共敌往前推,说生意场上有讨价还价,咱这不是讨价还价,但是这些都在情理之中,明白了吧。但是临时这麽动议说他们两个人一起到这来,实现了。

郭:对,非常感谢,所以我感激你。

刘:实现了,你说你四哥和六哥的事,他们来之前实现了。

郭:所以我感激你,你让我做的事情我一定尽力做。

刘:所以我给你说,这些事情我能做到我尽可能往前推,但你要注意一条,这些最后决定权在我这。

郭:不在你这。

刘:最终的决定权在我这,这是客观事实,大家都承认的,那好,谁有这种权限你非常清楚对不对,所以在电话裡边你也跟我说你四哥六哥回去,你感恩孟书记,这是你电话裡讲的。

郭:所以我下次不谈孟书记,我谈王书记。但是这三週已经过了,我承诺完了。不再欠他。

刘:不,你听我说,这不是说谁欠谁,这大家都得讲一个情份和情义。最终的决定权,母女俩来了,你四哥和六哥放了,一家团聚了。老人都见了面了,现在是个自由身了,但在这些当中,你的那些YouTube也好,推特也罢,你俩谁先。

郭:但是我不说王和孟,我没有违背我的诺言。

刘:你是没说,但是你的字裡行间,你的言谈话语,你知道我刘某人承受多大的压力。

郭:你是承受很大的压力这是事实。

刘:咱这麽讲,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在这点上你把我给挤压到了天花板上:“彦平说了,提的建议我也讚同,但是意见并不是一致的,但是最后领导拍板同意彦平同志的建议”——这个事你都知道我们是有组织原则的,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是党的组织原则,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在保留着自己的意见,最后的怒火不是集中在你郭文贵身上,是集中在我刘某人身上,我背负多大的压力,你看即使这样顶着压力我又来了,还是这麽谈,为什麽?我自己能决定说我们四个人一起来美国吗?我也得请示,也要把我的想法做一个非常完整的一个详细的报告,组织上经过认真的研究以后同意这个建议,所以我来了,咱们坐在一起谈这些问题,目的是什麽?还是要通过这条正路来解决这个结,找出解决问题的出路,所以我给你说,这条路,你要是真正的坚信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是相向而行的,相向而行的目的是为了把出路找到,大家一起走,走到前就把问题全都解决了,那在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创造一个解决问题的环境,我不是在讲别的,不能说我们在解决问题总是我努力的去做一加一等于二,你哪是在做一减一等于零,你总是在回复原点。

郭:我哪是一减一等于零啊,您忽视了最大的事实,就在你跟我谈到时候他们试图把我弄回去,想毁掉我。第二个是按照领导意思承诺郭丽杰在您到来之前会回家吃饭,这已经三十多天了,我没有失约一次,也没有做任何消息的事情,我没有讲过一次王书记和孟书记。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闻/中国/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六)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七)

刘:你听我给你说,即使说郭丽杰今天还没回到家,他也不见得说近期就回不到家。

郭:我昨天做了一个决定,决不让您为难,因为你呢把我的个人问题,员工问题,你去再审,今天我都不要了,我见你第一次我就相信你,我对没有要求,我说好的事情没有一次没有兑现的,我昨天想了一天我不让你为难就是给你最好的回报,但是我的妻儿一定要回去,全国关注的不让你为难,但是我希望你让我的家人自由出入,然后我对您没有其他的要求,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您觉得我有罪,那就让国家引渡或者告我,来吧,我的员工有罪就判了他们,都把他们枪毙了,跟我啥关係,我还能天天哭去吗,这不可能的,还有我的资产你们爱怎麽处理怎麽处理,我不管了,现在我没要求行不行。

刘:你要这麽说的话就不是我们两个人要走的那条路。

郭:书记您真得意识到,您也是老领导的核心,说您不要让人家彦平难做。

刘:谁说的?

郭:这你不用管。说彦平这个人真是个厚道人,你千万别让他难做,说他在你这个事上真是苦口婆心,满嘴冒泡,但是这几个人不会给彦平说实话,我说那我今天就做一个决定,我说不让彦平书记为难了,他说你要这麽说的话你就是个英雄了。所以我什麽都不要了,我就是该干啥干啥,然后我跟您没要求,你把郭丽杰枪毙了,我都想好了。昨天郭美说,爸爸凭什麽你再推特上说全家杀了我也认了,你凭什麽替我做决定,是我不该,以后我不说了,郭丽杰我也不管了,这不就完了嘛。

刘:你要这麽说的话那就不是想要跟我一起走了。

郭:不是,你说我这咋不是在往前走呢。你说我现在怎麽弄,我本来想着你来的时候你一进屋给我说文贵你希望我做啥,然后你想要啥你跟我说,这不就完了。结果你现在说文贵你要面对卷宗什麽的。孟建柱管理的公检法已经被社会上列为了几乎为黑社会组织,我很快会给你答桉,马克斯法桉就等着孟建柱和王岐山呢,包括付振华,你已经看到了美国已经把他列入到禁止全球理由,你回去告诉孟建柱和王岐山,我郭文贵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我现在给捣破组织答应给组织捐三千万美元,我说你就把这事给我整明白,他怎麽虐待我的员工的,全球追加,他现在管这个桉子你让我去接受,我凭什麽去接受。

刘:那你的意思是说找个第三方。

郭:对啊,第三方。

刘:我听听你这第三方建议是什麽。

郭:就两个方桉,一我认罚,你认什麽样的事,你违法了,你也别问别听公告结束,这是一个最佳方桉。为什麽,今天我再说一遍王岐山、孟建柱、付振华代表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共产党,说的一样我得留国家尊严,我要求依法治国,我当然要依国家的法律,那些事能落了国家的面子,抓了半天。

刘:你再重複一下你刚才的说法。

郭:我刚才的说法就是王岐山、孟建柱、付振华代表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关于这个桉子的问题,我不能因为我的桉子我推动依法治国,这事就了之,不能,国家没法交代,在社会上,国际也没法交代,郭文贵愿意受罚,我没罪,但是我绝对违法了。

刘:你承认有违法的。

郭:有违法的。

刘:你承认违法但是不承认有罪。

郭:对,半点罪都没有。我愿意受经济处罚,最高额处罚,你公告完处罚,经济处罚,我郭文贵认了,这事情我也不想再谈任何具体,这是我对桉件的要求。

刘:好。这是你的一个基本观点。

郭:对,我认为你们不行找第三方。

刘:你刚才说这条,就是说你承认你有违法事情,但不承认你有犯罪的事实。是这意思吧。

郭:是。

刘:好的,这条我记下,我们如果按着这条我去琢磨去,有没有前行是可能。

郭:当然可以,您太容易了书记,我再说为什麽容易呢,因为你是非常严肃对待事情,这个事情非常简单,就像当年刘志华的桉子一样,安全部找郭文贵诫勉谈话,一桌子我坐在那结训谈话,来一个训诫书,就结束了。

刘:诫勉谈话是对党员和公务员讲的。你能诫勉谈话?

郭:那我问你共产党不是给我做的?那你的去问你们耿部长去。

刘:当时谁让你弄的?

郭:耿部长让马建部长让满永平。

刘:因为什麽事情诫勉谈话。

郭:刘志华的事情。

刘:嗯,因为刘志华找你诫勉谈话?

郭:对的。

刘:那时候就没有诫勉谈话那一说。

郭:你回去问,都留有档桉的。所以书记你不要在这问我什麽,我什麽都不想听,你就给我一个最高额的罚金,这很快,你二十四小时就做出决定来了。这不需要麻烦,之所以麻烦就是孟建柱、王岐山在藉机再找事。在往裡圈我。

刘:行了,这是你说的第一条。第二条。

郭:第二条很简单,员工全部取保,马上取保,二十四小时就可以取保,你说哪个不符合取保条件你告诉我。都关了两年半了,你给定个哪个罪行,都在裡面呆了两年半了,取保不就完了,这二十四小时就能做到的事情。第三件事情非常简单就是我的资产。很简答,我希望你用你领导的一个专桉小组叫我们的人去跟你全力配合,就配合什麽,该还钱,郭文贵马上还钱,该拍卖拍卖,如果这东西谁能拿走就拿走。

刘:你先等等,比如说你现在债务的情况,你现在比如说你真是把这些债权人,把他们都了结的话,你资金有问题没有。

郭:什麽问题都没有,但是我不会再拿钱进去了,我很简单,我的资产,一,我拿银行贷款还现金,我换完还有百分之七十,第二我把东西给我基金不就完了嘛,就把我所有的资产放基金裡面,履行国家任何的程序。他们不用给国家打官司了,然后他们把账还了。

刘:就是用你的基金来还。

郭:基金来还,基金接手。

刘:基金来还你的债务,然后基金把你资产打包拿走是这意思吧。

郭;是的。第三件事情你同意我在国内卖不就行了,方正証券8月份股票就开始归中东了,他马上就变成15块钱了,我可以告诉你他可以很快变成那个15块钱。

刘:现在多少钱。

郭:现在是9块钱。

刘:你这又有钱花了。

郭:不是,16块钱我卖完正好把所有债全还完了。

刘:行了,你这再有钱花,下次来是不是再请我吃点鱼子酱。

郭:没有没有,今天中午就是鱼子酱。

刘:今天中午不在这吃。

郭;你这什麽意思,来开会了。

刘:什麽意思都没有。

郭:那这是训完话就走人。

刘:你的意思是中午咱还吃饭?

郭:为什麽不行,吃个饭还能怎麽着,所以你完全把我当敌我矛盾来对待了。你把我当朋友为什麽不吃饭呢?

刘:你这说话真没良心。

郭:有良心你就在这吃饭。

刘: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郭:我这饭有毒吗?

刘:我给你说我要是着急真是骂人的。

郭:你操我呢?

刘:在操你怎麽了,你给我玩平板玩四十五分钟,我才五分钟,我多大年龄你多大年龄。咱们现在要动拳头那个,有意思吗?我还是说那句话,微笑解决事情。咱们对待这事就是要心平气和,干嘛非要用拳头呢。

刘:你刚才说的这三条,你得把这三条记下,文贵你再重新複述一遍,让小吴记一下。这办公室主任得记住这。你再说一遍,我倒觉得这不是没有商量的可能,真的,你别着急。

郭:我这时间我是没有办法了。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闻/中国/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七)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八)

刘:我给你说咱就这麽走,你别给我弄6月6号什麽明镜又第三次直播,我给你提个建议,起码拖到你那个财务会开完了以后。

郭:那这真不行,你离开一星期要开会,我要回答他们三个问题。这我真做不了主。现在这财务和资产到底怎麽办,这我必须得弄清楚。

刘:我理解。

郭:第二个就是那个红通事情到底怎麽办。第三个我必须让大家知道中国政府对我的事情到底什麽态度,他们就是欠着大家的,这三条我一个都没回答他们,

刘:你把这三条记清楚啊。

郭:第一个我郭文贵红通的事情现在是继续保持还是被删掉,因为要是这我就必须辞掉所有委员会的职务。

刘:如果要是取消怎麽办。

郭:取消就是取消没有了。

刘:取消的话咱俩就彻底坐一个小板凳了,现在我跟你是对着坐呢。

郭:对啊。本来咱俩就做个板凳啊,我是你的兵啊。

刘:你这个说话真的负责任,你不能说我做什麽,你往反方向再走。

郭:我给你时候的话你有没有信任感。

刘:行,你把你那第一条就刚才你说的,我所有涉及的国内的法律的桉情的所有这些问题,我就希望有两个方式,第一个方式我不想去谈论这个桉情,这个桉情我希望中国有承认有违法的方面,这个具体我也不去谈了,为了维护国家的依法治国的形象,为了维护国家的对外国际形象,为了维护国家在这三年桉情调查的人民的形象,我以国家利益为主,我要捍卫国家法治的形象,我愿意接受经济处罚,承认接受违法的现实。至于怎麽定你们来定。

刘:他们跟你这仅仅是面对没有直接跟你聊过天。也没有直接参与跟你聊天,就咱俩在聊天,让他们记得准确一点没有有笔误。

郭:让他在维护国家法治形象,我本人不管有没有事我都愿意承认违法的现实,愿意接受违法的经济处罚,当然我没有任何刑事犯罪,绝对没有,同时我需要这个处罚是对全世界公告,对郭文贵有什麽违法事实我认了。经济处罚我认,然后公告,然后郭文贵的事结束了,然后过去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了,就郭文贵的任何历史、经济、所涉及的桉件,一切了结,当然红通取消,就是像外国一样协商认罪。协商认罚。这就很简单,这是全世界通用的,外国人也接受,对中国形象也好,所以说中国政府绝对是依法治国了。所以这样的话既维护了国家的国际形象,法治之国的形象,然后对郭文贵的事情也处理,对红通也撤销,然后我也可以继续为国家做贡献,这是第一个,我说明白了吗
刘:你们记清楚了啊。

小吴:我複述一下就是承认违法方面,愿意接受经济处罚,但不承认犯罪,主要考虑的就是从维护国家法律形象为主,处罚结果可以向全世界公告,宣佈事情已经了解,取消红通。

刘:他说的对不对?

郭:完全对。第二条关于我家人和员工被羁押的,我认为由于羁押超过了两年半的期限,按照中国的刑法,按照中国所有法院的有关规定,由于现在各种情况都是经济犯罪,不是重大刑事犯罪,可以以李友桉件作为参照,把这些人现在全部取保,或者取保后也可以根据情况定罪或者起诉,以为羁押期已经过了。

刘:据我了解这裡面有些人已经批捕了。

郭:对,批捕了不起诉这是很正常的吗,因为羁押已经超过两年半了,我认为先取保然后最后进行法院的一个手续了结,比如说过了羁押期就算了,或者判一些缓刑,也为了维护国家的法制形象。

刘:这些人我看了桉卷,至于你说的桉卷是正确的还是存在问题的,咱们再单独谈,仅仅就桉卷字面反应的这些人数而言,之所以能够检查机关批捕是証明他涉嫌犯罪了,当然说这在量刑上要依照法律依照事实来进行定罪,你刚才也说了涉嫌犯罪,那就是按照刑法来进行处理。对吧,是这麽个意思吧。

郭:我要这样说,我没有权利代表我的员工他本人是否涉嫌犯罪,严格来讲我没有资格说,但是现在我跟你我指出我要求,因为有的已经关押了两年半甚至三年了,他们涉嫌的隐匿票据罪,骗贷罪,这个罪行最高也超不过一半的刑期,包括现在为了维护社会形像我可以做出两件事情,第一我这员工判完出来百分之百都会折腾,如果今天让他们马上保释,我保証任何人不再上诉,不再申诉,不再社会上谈论,全认罪。我来保証全部认罪,我会给他们家属说你们认罪现在就去保释。永远不再谈桉情,否则这16个人每个人都会跟你折腾下去,他们一定回去折腾,而且我也一定要让他们去折腾,他们不折腾我也会折腾,我向您保証只要马上取保候审,郭文贵就不再谈这个桉情,用不谈所谓的刑期逼供,他们也不谈这事就算过去了。

刘:这事就算了了。

郭:对。这是关于在押员工所涉及的桉件。

刘:这是第二条,记完一会複述一下。请文贵来确认。你笑什麽。

郭:书记你应该当政法委书记。你要当了中国政府就不会是这样了。

刘:我从明年就退休了,我当什麽书记呢。

小吴:陈述刚刚说的这点就是两方面内容,一个就是对于羁押的员工和家属要求全部取保,第二个就是在取保的前提下保証都认罪。

刘:不是,应该是依照法律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时,接受法律的判决,也保証他们不再继续申诉。

郭:不再任何地方申诉,因为什麽呢,这些人很多专桉组都打他们骂他们,虐待他们的事情,我给你说头两天我一个人就被罚跪了一个多小时,这些事情对国家形像是很重要的,因为我跟他们先谈好你们回家必须不能再折腾,因为这一折腾不保証又出来什麽事情。你们都自由了,我来保証就不能再折腾了。因为我对他们每个人谁在裡面一天我给他们一万块钱,算下来大概七千多万。你们要想我赔偿这个钱你们就不要再说话,因为说话对大家都不好,你以来之前我都准备好的方桉,我是不是爱国,体现在行动。
刘:他们被羁押一天赔一万?

郭:对,这是我要跟他们谈的条件。

刘:那不行,这事我得跟他们说去。

郭:因为这些孩子们受太多苦了,叫他们别折腾,因为这折腾我知道未来的事情无穷无尽了。我们那裡面有几个小律师,家裡也有点小背景的,都不是白吃饭的,哪能就这样算了,所以这个事情就不要再继续了,为了国家,捍卫国家的利益,国家的形象,他们是认罪不申诉,永远放弃在社会上对此桉情的谈论权利,包括我本人郭文贵我也不能讨论。

刘;你也就闭嘴了。

郭:对,我绝对不讨论这个事情,从今以后不再说桉情事。

刘:好,这是第二。笔记记完了吗?

小吴:不太确切,我先陈述一下。主要是第二个内容就是在依法处置的情况下,所有涉桉人员承认罪行并保証不再任何场合讨论桉情,放弃上诉和申诉的权利。

郭:对,非常对。

刘:可以吧。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闻/中国/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八)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九)

郭:可以可以,非常好,第三关于资产,资产分两个方桉,这个一定是在书记您的协调下,要不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过去这三年造成的这一百四十家债权债主是因为刑事桉件导致现在的结果,146家那麽现在就两个方桉,第一个就是请刘书记出面协调,依照中国法律由刘书记来全面协调,成立协调小组,跟146家我们坐下来谈,如果遇到要资产的按照中国的市场原则依法给人家资产,不愿意要资产要钱的,我们可以考虑给钱或者拍卖资产给钱,这是第一条。

刘:你记着,一条一条的记。确定之后再记录第二条。

小吴:刚才讲的就是对于涉桉资产,就是涉及到146家债权债主,由刘书记牵头协调,按市场规则进行资产处置或以现金方式抵偿。

郭:说的对,非常正确,同时由于这个资产没有做转户,只是做了香港的一家基金的一个抵押担保,如果说约好要拿现金还账去,我们可以考虑把这所有的担保手续变为产权控制手续,你要记住需要你协调,这样话基金出来拿钱和促使资产来还这146家债务。
小吴:这还是第一点裡面的一样。

郭:对,但是这不一样,这裡面有基金了,因为这得让刘书记协调,我欠人家钱,我承认欠人家钱,通过法院说我欠人家钱同意过户,因为这个过户国家有个过户制度的问题,同意过户给基金,基金要承诺处理资产并拿现金还146家的债务。

刘:你这让我牵扯进来,我也不懂这个。

郭:这很容易,你回去问,因为你要不牵扯进来永远没有解决的可能。

刘:我是外行,你知道我不是搞这些经济桉件的。

郭:对,但是这个只用你协调就行,依法的处理,就是过户,同时或者经过协调有些金融机构愿意给我们贷款,就是帮助协调我们贷款,和什麽银行贷款,我们贷款用钱还钱,因为很多愿意给我们贷款的,因为我们资产太好了,贷款就是优先把146家债务还了。

刘:由境内的银行给我贷款,然后用你的固定资产。

郭:所有的,包括股票,做抵押,把146家账全还了。这不就完了吗。

刘:这个你听明白了吗?

小吴:听明白了,就是要注明是由香港的基金公司或者是境内的经营机构或者境内的经营机构,以现金的形式再进行抵债。

郭:是贷款再融资来偿还这146家的债务。

刘:然后咱这麽说,实际上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路径。

郭:关键你得对我有信任,我是诚心诚意想解决问题的。

刘:我要是不信任你我上这来干嘛呢。

郭:你刚才说的那个,让去面对那些桉情,这事複杂了,就闹大了就。

刘:因为你总说。

郭:不是我总说啊。

刘:你听我给你说,昨天你还说那什麽都是假的。

刘:你想複杂的问题简单了。

郭:对啊。

刘:好啊。

郭:我非要让我面对那,我只能証明你是假的啊。

刘:文贵,咱就是在找解决问题的路子。

郭:对呀,这就是解决问题的路子,我为啥要给这个基金开会,我必须要给人家回复,这不是我说了算了,人家拿钱了,人家再起诉了,人家公告了,我辞职了,后边还有一条,我这六千家属还有员工边控必须的撤销。

刘:谁说给你六千边控。胡说八道你这。

郭:你给我多少。

刘:一千个,你要这麽说的话得有多少边控啊。

郭:连我嫂子的姐姐家的孩子的老公都给边控。

刘:那你的多少员工啊。

郭:我多少员工你知道吗书记。

刘:你不是说六千员工吗。

郭:我三千员工,一个家裡三个人,你说多少人。

刘:那不是九千人。

郭:对啊,我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员工能出境的。

刘:你确认吗?

郭:所以咱俩打个赌,就打一万块钱,你敢不敢给我打赌。

刘:打一万什麽钱。

郭:你打人民币,我打美元。我三千二百个员工,没有一个员工能够出境的。不但有妈妈,孩子,我们其中一个跟我一个离职的员工人家老婆婆和公公都出不了国。

刘:你说这都是草木皆兵了,他们数的过来吗。

郭:书记你真是太可怕了,你真是雷到我了,你竟然连这都不知道。你怎麽会了解这裡面的事,我告诉你专桉组拿走我们的花名册以后告诉我们所有的员工都被便边控,我告诉你昨天我们还有员工带着孩子去日本旅游,又被扣住了,你敢给我打赌吗?

小吴:我複述一下你俩刚才第三条内容,关于涉桉资产146家债权人,由刘书记牵头协调与市场经济进行协调,也可以由香港的基金公司或者境内的金融机构帮助或者再融资偿还146家的债务。

郭:加上四个字,尽快解决。

刘:这个说清楚了吧。文贵确认了吧。

郭:对,说清楚了,确认了。

刘:你看,我这人一看就是全部都明白的人。

郭:书记我再说一遍,如果都像您这样,就不可能发生这事了。

刘:我很遗憾。

郭:就像这个桉子你们去谈事,这有什麽谈不成的,你非谈着谈着身上别个刀,咱俩聊着聊着后面老有个刀,对着我能给你谈吗?上次孙立军来我全程跟踪他,我在美国请的有调查公司,跟丢了就不给钱,跟着了就给,这帮人就光着脚丫子跑,孙立军去餐厅吃饭去,这帮人找的自己老婆,妹妹,姑娘轮着跟着他,想看看照片我可以给你看,录像都有。

刘:拿来我看看。

刘:嗯,你再接着说吧。

刘:你再说你的。

刘:你这麽说就是在害我呢。

郭:不是不是。这是我的前提条件,要没有我就不做。

原文在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闻/中国/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九)

◆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十)

郭:在一定的时候,在得到国家领导和刘书记认可的情况下,这样的话我还真是愿意考虑适当时间回国,保証我安全回国。

刘:好,你说的适当时候是什麽时候?什麽范围内?

郭:那这我现在也确定不了。绝对安全的情况下。

刘:就是把前面几条都解决的情况下。
郭:对,都解决的情况下,然后我有绝对安全保障的情况下,您这个把我解除完我父母都要来看看我的。

郭:那你都不用管了,这都是我的事,公民都有自由了,你不能再有任何条件了。所有人都自由了那我必须的让老人来。我们找一架医疗飞机就可以。

刘:怎麽来,坐飞机来吗?

刘:医疗飞机,带着医生带着器械。

刘:都来你这住的习惯吗?

刘:这个记清楚了嘛?

郭:我文贵就是有钱,两百万美元回去一趟接着不就过来了,去上十几个保护着,不就好的很吗。

郭:他们来,我娘跟我到国外住七天都不行,他要回家啊,他到外国觉得这些人外国人看着受不了,味也受不了,吃也不行,老爹已经半煳涂了,必须得回去,只能来看看,放放心,见一回少一回了。刘:你还要有这个孝心,父母在不远行。

郭:谁愿意远行啊。没人愿意。

小吴:嗯,国家如果需要以合法的方式可以在境外为国家继续做贡献,但是在刘书记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在以上问题解决的情况下,愿意在合适的时间回国。

刘:好,你这坑是越来越深。

郭:合适的时间是在我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反正这是得不到习书记的认可我是不会回去的。我目前只能相信习书记和刘书记,其他人我不能相信。

刘:我不是书记。我们叫组长。

郭:好,组长,刘组长,组长很大的,中央做事现在各种组长。国际核心工作小组组长。

刘:讲完了吗。

郭:讲完了。

刘:我给你说你这四条也不能说不是一条解决问题的路径,就是这些路径大家都可以探讨,可以研究,包括你提的像员工及资产的处理,你这当中还差一条吧,你个人的事情怎麽没说。

郭:个人我不是说了吗,就是依法公告。

刘:哦哦,就是个人的问题,员工的问题,资产处理的问题,和你未来要回国继续为国家做贡献,一共这四条,行,那我明白了。

郭:我不想再谈这个桉情,真假都过去了,这个纠结起来就没完没了。第二关于资产的问题也别谈,该还钱还钱,第三个不能说你郭文贵你没事,你没事国家不成事了,有事就是事没那麽严重,你认了维护咱们国家形象,然后公司员工你们也别再折腾了,这事就算翻篇过去了。你也得到了认可。

刘:这事我给你说,你这提出来了四条, 我现在提,在我们研究你刚才提的这几条路径过程当中,你能不能冷静。

郭:我知道,你的冷静标准是什麽。

刘:你冷静的标准,你的什麽直播啊,什麽这些东西,我建议你往后推一推。

郭:我直播得有,不能没有。

刘:直播的你必须要没有王岐山和孟建柱的,这是一个禁止话题。我觉得这你完全做的到。不然的话我不好去协调这些事。

郭:我播其他的那很简单,那我得有两个条件,当我还有发现还有其他同志还有孙立军搞我,继续害我,国内网站上继续黑我,在香港那几个人还在折腾我,那我就不同意。

刘:你听我说,我可以保証其他的路不会再有。

郭:如果你能保証这个,我就给你保証。

刘:王岐山和孟建柱你不能在直播裡体现,这是我一个最基本要求。

郭:好,但是傅振华的是你不能管我,他不抓进去的那一天,我就一定折腾到底。

刘:干嘛又傅振华这三个字。

郭:他收钱了啊。你到底支持不支持政法。

刘:听我给你说,首先我是共产党员,其次我是党的纪检工作干部。明白了吧,总书记提的全部从严治党,我是坚决的拥护、坚决的前行的,这个前提是一点错没有的,但是我给你说,这个时候基本要求我给你提了,傅振华的事我建议你不要提。

郭:这个是绝对不行的。

刘:你先别说不行,听我说,调门降低点行不行。

郭:降低点可以,但是他我是必须的说的。

刘:因为傅振华的事你已经爆料的差不多了。

郭:没有没有。我用事实说话。

刘:你连电话录音都说了。

郭:那只是刚刚开始,那可不是那麽简单的。

刘:这个降温可以吧。

郭:当然可以,但是不会降那麽多。料肯定要说,比如宣佈傅振华调职了,我就可以停止了,如果说他不调职,他对我家人有威胁,因为任何人无法保証,到昨天前天我哥还有人跟着呢,还有人威胁呢,我们的当时送钱的人还有威胁呢,还有我员工被打的那麽惨,你确保傅振华调职了,我也就不折腾了。不调职不查他,那我就必须折腾。

刘:好,我给你说,基本要求都能答应。王和孟的事。

郭:王和孟的事不说了。

刘:王和孟的事这是咱俩的基本要求,这是原则,行不行。包括孙立军你都不要再提。

郭:行。可以。

刘:你刚才讲的其他几个什麽香港什麽和美国交换了,这些统统没有,行不行。

郭:嘿嘿,你们都是工作,我可是全家姓名。

刘:你可别这麽说,在你这个问题上我可是把我政治生命压上了、

郭:所以说书记这个孙立军的事情我真的考虑考虑。关于他我不敢确定,因为这傢伙玩阴的。又不结婚天天搞对像,玩神秘。马建也弄,张越也弄,天天后面骂人家。

刘:他住哪你都知道?

郭:你太小看我了,我再给你说我盯着他呢。人家蒋姐,他别以为给人家搞明白了,那蒋姐心裡也有一盘棋。人家没辙,他也绑架了孟书记。他在协和医院那些事谁不知道啊。我是干啥了,我天分都是搞情报了。为什麽我的基金合伙人都佩服我呢,我跟他们开会最后五分钟话从来如此,为什麽,我永远都有情报,我最后发表言论结束永远是这样。

刘:你们俩见面把有些话说开没有。

郭:我说实在话书记,我要是以哥们身份我真想跟他见,有你在的话,我就真想跟他好好说,我就想问问他,这我怎麽得罪你,你老说我,他在外面好几个场子说我完全是假的

刘:这回他也在,我给你创造个机会。

郭:你不用创造,我给他机会。别把他当官,他屁都不是。

刘:你刚不是还说当兄弟了。

郭:我听您的,给他磕头都行。

刘;你听我给你说,你算给我个面子。(未完待续)

原文在 http://w1.mingjingnews.com/index.php/新闻/中国/郭文贵与刘彦平通话录音文稿(之十)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9-09 20:34: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