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阿贵造反”尘埃落定之际,左派老王使我们重新面对理论问题 2017-08-18 23:41:55  [点击:1381]
在阿贵黑厚操作全面破产,众叛亲离,四面楚歌之际,再关注阿贵,纠缠于他言论细节,那真是太不智了。老实说,阿贵已经失去了现场追踪分析的价值,现在只等着大幕落下,给他盖棺定论了。

我早已不再听阿贵又长又丑的裹脚布似的视频,也已经没有兴趣再揭露他的前后矛盾与欺世盗名,连嘲讽打趣都没有兴致了。收尾的事自有实干家去做,现在已经没有评论家置喙之处了。

老王(此老王非阿贵纠住的老王)此文议题又回到重大的理论问题。民主有没有先置条件?在一个二元对立的社会民主是否能导致好的结果?


这里很多人一看这种说法,嘴角已经露出轻蔑的微笑:哼,又是貌似高深的五毛理论。

从卢梭提出民主的本意来看,只有一个核心的意义,就是“主权在民”。虽然主权只要不是全人类的主权,就必然有个地域边界与构成成员的问题,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们这里暂且不论。“主权在民”要强调的是当一个共同体需要一个集体意志与共同行动,只能由多数民意来决定。那么多数民意一定会导致善吗?一定会符合多数的利益吗?显然是不一定的,但除此之外,又有什么更好的法子来保证必然善,必然符合大多数的利益呢?君主专制似乎离这一目标更远。所以“主权在民”的理论是很难反驳的。但“主权在民”的多数原则,承认了一帮烂人有权利建立一个最烂的国家。

现代西方民主制就是在“主权在民”原则基础上,增加了保护少数的人权保障原则,以及使民主与自由得以实现的三权分立制度设计。

在一个多数人信奉神权的国家,强制实行民主的结果,也许是离自由更远。这从前几年席卷中东伊斯兰国家的反政府民主运动中可以看出,原教旨主义成了民主运动的主力,至少埃及差一点滑向政教合一国家。更不要说伊朗的伊斯兰革命的惨痛教训。

在一个族群严重分裂的社会,强迫百分之四十九的人服从百分之五十一的人的意志,似乎很容易导致社会公开撕裂与内战。

民主的多数原则,确实如老王所说,需要一个必要的社会基础。

中国需要一场总体性革命,还是不断的改良?似乎没有一场总体性革命,自由、法治、人权、吏治似乎都无从着手,而且无法阻止其溃败与全面倒退。但从“阿贵造反”中,我们看到了这场革命的精英与群众。激烈反共的群众,表现并不比当年文革中的红卫兵高明。至于民运精英,借着阿贵事件沉渣泛起,三代民运精英也有了个集体亮相的机会,不得不说,其智慧、能力与个人道德,一点看不出强于中共精英之处。在治国经验方面甚至远远逊于中共精英。所以不谈总体性革命的可能性,即使真爆发了总体性革命,我对于其前景也不看好。



中国在走向民主宪政的道路上免不了还有长期的跌宕起伏,反复较量的过程。不管是立刻发生革命,还是继续原有体制,如果无法形成现代社会的基础,人口中的大多数不能在现代社会找到了位置,中国的现代民主制度无法稳定下来。

2017.8.19


——————————————————————

作者: 老王社长 中国的国情,与“美国的民主制度” 2017-08-18 14:30:36 [点击:105]



中国的国情,与“美国的民主制度”


老王社长


高洪明先生对老王说,他“欣赏美国的民主制度”。本想发挥一下写篇文章,但最近需考虑写作的太多,还是简单谈谈吧。

老王也“欣赏美国的民主制度”。但后来搞明白了,“美国的民主制度”要在一个国家实行,一个最起码的社会条件(即所谓“国情”),就是这个国家不存在具有你死我活仇恨的,不共戴天的两大或几大敌对政治力量和势力。即便曾经也有过,已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被消灭,被臣服,被同化,终归湮灭,该国家全社会人民接受同一正统的历史价值观和政治价值观。美国的条件,是如此。

但中国国情如何?大家有眼看到,是存在着反共和拥共(哪怕拥共也批评共的)两大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政治力量和政治势力的。他们的历史价值观和政治价值观是绝对敌对的,是充满仇恨的,一个是统治的价值观,一个是被压制的价值观,两者是必须一个推翻一个,一个“软埋”或“硬埋”一个,不能和平共存的。各色网络平台如微信、推特等出现后,这两大敌对政治势力对社会的撕裂,在网上,已经谁都能主动或被动地卷入了,难幸免而中立。但这撕裂,毕竟今天还存于虚拟的网络上,一旦施行“美国的民主制度”,网上咬牙切齿的撕裂,将立即跃出虚拟,跨入世间,转化为两大敌对势力现实的对国家社会全面的撕裂、动荡和内战(各可自称“革命或“反革命”)。哪有丝毫“和平竞争”“和平选举”,及选败一方和平承认失败不作暴乱的美妙,及又哪有选胜一方不极力巩固自己的专政,不清算镇压对方,不极力将对方“割喉割到断”的可能!如此,中国前景能不崩溃,人民能不陷于无尽的恐怖灾难之中吗?故此,在中国目前尚存两大敌对仇恨势力的国情之下,“美国的民主制度”,在中国是万万玩不得的。

怎么办呢?老王社长早说过,最好的办法,是反共派们发动革命,推翻共产党政权(海外唐伯桥、辛灏年、“美猴王”们不是正在力争郭文贵的资助召开“全球民主革命大会”吗?)。因为这样,革命胜利了唐伯桥们就必能实行对拥共势力的专政和镇压,使他们不能反抗和难以反抗,这样,中国社会整体还能稳定的,国家不至崩溃。但总不会只有革命没有反革命,只许你革命不许人家反革命。自然,共产党也将与拥共力量一起,加强自己的“人民民主”专政,对反共革命,实行坚决的镇压,粉粹其革命,保卫共产党政权。若共产党成功,同样,中国社会整体还是稳定的,国家不至崩溃。总之,两大敌对势力,谁革命也好,反革命也好,胜利了就专政,只要国家稳定不崩溃,人民受难不太大,就好。谁能不能成功,端看他自家的本事和运气。政治家和革命家最大的本事,就是看你能不能争取最大多数的人民支持你,跟你走,汇成你的革命或反革命力量。今天反共精英总对共产党当年革命胜利很不服气,总在卖力“揭露历史真相”,说共产党当年胜利得天下靠的是“欺骗”,那么,为什么你们今天的反共革命就不可以也欺骗一下呢?靠欺骗就能得人心,得天下了?那么容易?实际上,你们的反共革命明明目的是胜利后建立反共右派对共产党人的专政,却号称“普世民主”“普世自由”“普世人权”,这显然也是在学当年共产党的“欺骗”呀?就看能不能把人民“骗”到手了。

老王社长早就指出,中国历史几千年,国家政权从来就有“换届选举”。二十五史记载的改朝换代,无一不是“换届选举”,只不过它不是选票选举,而是农民起义,贵族叛乱或“夷狄”中原问鼎,是中国二三百年轮番来一次的“枪杆子选举”,以实现“政权轮替”,百把两百年一届。但它的成功与否,与现代选票选举有共通点,同样须视这“选战”中,谁更能得民心(或谁更失民心)。中国的历史学家老祖宗将这规律总结为“得民心者得天下”,它是“枪杆子选举”结果的铁律,也是选票选举结果的铁律。

最后还回到“欣赏美国的民主制度”上。
开首说了,“美国的民主制度”能在美国实行,因为“这个国家不存在具有你死我活仇恨的,不共戴天的两大或几大敌对政治力量和势力。即便曾经也有过,已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被消灭,被臣服,被同化,终归湮灭,该国家全社会人民接受同一正统的历史价值观和政治价值观。”

但最近看来,有些危险兆头了。前段不说,弗吉尼亚的骚乱,显示被林肯内战镇压臣服了一百几十年的敌对势力,在各色旗号下,开始萌生骚动了,它可能影响再上推百年华盛顿革命镇压的忠英敌对势力和黑奴势力的记忆和苏醒吗?从传出的一些居然要求推倒国父华盛顿雕像的呼吁看,也有些不祥的苗头了。若这类美国正统历史观的敌对势力不幸竟真复活、传染、蔓延强势起来,呜呼,美国自此萧墙之内“奉奔走”矣!愿天佑美国!


2017年8月18日
微信:laowang7793
最后编辑时间: 2017-08-18 23:51:5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