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仲大军声明出来后的网络反应 2017-05-31 08:12:23  [点击:723]
仲大军声明出来后的网络反应

仲大军的声明出来后,关键事实已经得到澄清,即在警方调看监控视频后并没有支持猥亵的说法,警方的拘留理由只说因琐事纠纷。原本挑动网民神经的关键叙事元素被釜底抽薪,“流氓老头”变成一般老头。如果没有了猥亵骚扰情节,那就是一项普通的纠纷。而且小妖(小妖为女主角微博网名“一枚粘人的小妖”的简写)可能在一开始就诬陷诽谤,她的人品就很可疑,她叙述更值得怀疑。

但是看看仲大军微博声明后一万条以上的留言,正如一位女网友所说“其实派出所的处理已经推翻了性骚扰的指控,但仍旧被选择无视,大V们出于政治立场,因为他是讨厌的左派所以可以肆意抹黑他,宅女们则是出于对性骚扰的幻想而高声鼓噪。”实际情况是不仅老流氓、老畜牲、老变态的诅咒仍是此起彼伏,而且他们从仲的声明中又找到了新的攻击点,比如“疲惫不堪的老人竟还能打人,三个巴掌把女孩打到尿浅血,功力了得”,暗示仲说谎,比如“我们尊敬老人,但不尊敬老流氓”,继续把尿盆水扣在仲头上。更多的人开始把攻击重心由“骚扰”转向“打人”,质问“打人还有理了?”,“男人打女人可耻”,宣称“打人是比性骚扰更严重的罪”。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如果没有猥亵的猛料,何至于引起网上滔滔声讨,又何至于对仲大军的人品产生毁灭性打击。

其实,仲大军并未为自己的打人行为辩护,也没有对拘留处罚提出异议,他叙述他当时的行为的原由,也不是要为打人辩护,而是给出之所以打人的情境以及自己的行为逻辑。其实大家也心知肚明:掴掌在中国语境中,只是象征性的羞辱,并不是真正的打人。男人如果把女子往死里打,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但男人掴掌女人,只是羞辱的方式,是指明这个女人极下作、极不要脸的极端方式。当有尊严的男性,受到严重侮辱时,动手并不过份。即使明明知道事情的严重后果,即使知道会因此而拘留、坐牢,也要做,人们称之为血性。

仲大军平时也是受人尊敬的长者,突然遇到嫌弃性鄙视,更加上猥亵流氓罪的言语羞辱,对于这种终生未遇的羞辱老先生怎么应付呢?有人说应该说理,请问太妹高声指控你性骚扰,围观群众会信谁,你又如何自辩?有人说应该报警,一个女人说你吃她豆腐,骂你是老畜牲、老流氓,变态,这一瞬间你怎么报警?男人遇到这种指控,言语上讲不清?没有行动则相当于默认,掴掌不失为一种合理的反击。至于那小妖说自己受伤,很可能是在阻挠仲大军离开时发生的肢体冲突,这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打人。

很多人看到一位“小女子”叫冤,脑子中马上想到的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菜的形象,一个弱女子被老流氓欺负,肾上腺素马上飚升,恨不能用口水淹死这老畜牲。但只要在中国的大城市生活过的人,就知道,只要上街几乎天天可以遇到那些鼻子朝天的艳装女,她们看人的眼光就是鄙视与不屑,鼻子中透着凉气,一言不合,尖酸刻薄、侮辱人的话就出口,而且口齿还相当灵利。如果大家想到这种拔扈的太妹式女子在欺负一个老者,那围观者的态度也许马上会有180度的转弯了。 如果仲大军没有猥亵的行为,那小妖一开始就是诬陷诽谤。掴掌是由诬陷诽谤引起的。地铁里的人们也是听信了她的诬陷诽谤而围攻仲的。在受到严重的侮辱的情况下被迫出手反击,显然也是符合人之常情的。

现在,仲大军已经没有退路,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仲要挽回自己的名誉,唯一办法就是以诽谤罪把小妖告上法律。北大法律系主任何兵及胡星斗都站出来支持仲大军以诽谤罪起诉小妖。小妖可能没有想到她耍的小聪明会给自己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如果小妖诽谤罪成,则她面临的是刑事处罚与民事赔偿,而不是很多人想当然的赔理道歉完事。而小妖的所谓伤害罪,即使如她所说,也是极轻微,最多是民事赔偿。

那些网络暴民们,也要扪心自问一下,你们所展示的残暴、蛮横、恶意推测、不容分辩与66年的红卫兵有什么区别?如果网络世界是一场现场批斗会,仲大军会不会像卞仲耘被当场活活打死?你们难道只是看客与吃瓜群众,只是为胜利者喝彩,向失败者扔鸡,而没有一丝个人的责任,不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是非对错?

2017.5.3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