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一件过份张扬的“猥亵”事件 2017-05-29 09:46:24  [点击:894]
一件过份张扬的“猥亵”事件

5月27日,名叫“一枚粘人的小妖”的一则微博引起围观。她在帖子中指控有个“流氓老头”在地铁上对她有猥亵行为(“用胳膊蹭她的胳膊还有胸部”),她没有点破,只要求他挪开一点,就被对方掴掌。在然后的争执中又数次被殴打,造成一定程度的身体伤害。小妖在文字后贴了流氓老头在派出所的照片,并点出了老头的特征“此人身高快一米八,消瘦、65岁,来北京已经三十年,有个95年的女儿”。

至今这则微博下有一万评论,二万转发。除了一位网友指出“公开照片算侵犯隐私吗?何况这仅仅是你的一面之词”,大多数的评论都是痛咒、诅咒这位流氓老头。

5月28日,小妖继续发文,公布这位流氓老头是乌有之乡的台柱子、著名毛左仲大军。并贴出了百度百科仲大军的词条,里面显示毕业于复旦大学,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山东人,子路的几十代子孙。小妖说警方告诉她仲被治安拘留五日,但因心脏病,缓期执行。

在这条微博下至今有3897条评论,一万转发。大多评论是痛骂流氓、人渣、变态的。复旦、文人、儒学、老人、山东人等纷纷中枪。“复旦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文人、研究员,真正的衣冠禽兽”、“虚伪的儒家的传人是个真畜牲”、 “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一看到山东人就不意外了”,更暴力的有“这老色狼在一号线上见一次打一次”。

5月29日新京报京方微博报道了这一事件,基本上把小妖的两条微博概括了一下,没有新的材料。这次评论560人,转发405人。批评者更多转向仲大军的毛左身份。如“毛左红卫兵,一如既往地货色”、“老不要脸的,貌似还是个铁杆毛粉”、“文革红卫兵老流氓”。

事件曝光三日,所有材料都是小妖一人提供,既没有警方的说法,也没有目击者的证言,但仲大军的“猥亵”事实似乎已经铁板钉钉了。仲大军如果真被判治安拘留五日,罪名到底是“猥亵与暴力殴打”,还是仅是“暴力殴打”?因为如果仲先动手打人,那么在中国现在的司法体系中是会被重点打击的。但如果仲并没有猥亵的行为,却在地铁上受到一个小姑娘的抢白羞辱,这对一个受人尊敬的(毕竟有很多学生)文化人,是何其难堪与尴尬。对于北方人,出手掴掌并不奇怪(何新、萧军都是以喜武力解决出名的文化人)。我们对于小妖的身份现在完全不知,她有意碰瓷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但一边倒的舆论完全缺乏对事实真相的追究,忙着把当事人的一面之词当成法庭判决来评论,这显示了民众的不成熟。

更令人难堪的是右派们对这位著名毛左出丑的欢欣鼓舞。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当年萨蛮子电视认罪时,反“公知”左派的兴高采烈。两者都是把纯粹个人的行为与他们的政治身份挂勾,辱骂对方是道貌岸然的老流氓。私德的问题,何必也要党同伐异?对一个上了一定年纪的文化人的被羞辱,知识界不应共同感到斯文扫地的耻辱感吗?

退一万步说,仲大军真有日本人所谓的“电车痴汉”的变态行为,就那么不可饶恕?当然这样的行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作为旁观者,真有必要用唾沫把他淹死?当法利赛人逼迫耶稣对一个娼妇的石刑表态时,耶稣说“如果谁是清白无辜的,谁就可以用石头把她砸死”,结果围观者都放下石头离开。社会已经演化到今天这样性相对开放的时代,小姐遍地,色情场所林立,围观者扪心自问一下,自己真那么清白无辜吗?对一个性变态的行为的人,这样嘲笑、诅咒、贬损、侮辱、蔑视,真是一个合理的社会气氛吗?

以“下三路”作攻伐的武器,以泛道德化的舆论羞辱人,中国人何时能真正直面人性的弱点?

2017.5.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