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北京小左   ZT:《看历史》彭家珍:暗杀时代的最后刺客 2015-07-22 19:51:37  [点击:1208]
《看历史》彭家珍:暗杀时代的最后刺客

文/宋石男


1912年1月26日晚,同盟会员彭家珍完成了民国鼎革之际的重要一击——刺杀清末“宗社党”之胆良弼。数日后,清帝退位。孙中山称赞彭家珍:“我老彭收功弹丸。”事实上,“老彭”不止“收功”,更是“收宫”。1912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同盟会所主持的一个暗杀时代宣告结束,而彭家珍,也成为同盟会历史上的最后刺客。


同盟会暗杀成风


要了解一个暗杀时代的最后刺客,先得了解这个暗杀时代。

辛亥革命前10年间,鼓吹暗杀之风甚烈。最早约为1902年冬,留日学生杨毓麟在《新湖南》撰文,声称“非隆隆炸弹,不足以惊其入梦之游魂;非霍霍刀光,不足以刮其沁心之铜臭”。1903年,军国民教育会成立,会则规定“方法三种:一曰鼓吹,二曰起义,三曰暗杀”。1907年,吴樾(炸清出洋五大臣之人)在《民报》增刊发表的《暗杀时代》,更是“暗杀主义”之代表作。

1905年8月成立的同盟会,其几位最重要人物也将暗杀视为革命的一种捷径。

孙中山在此阶段至少部分认同暗杀。冯自由《革命逸史》记,1900年孙发动惠州起义,曾亲派史坚如等赶赴广州,组织暗杀机关以资策应。史坚如是辛亥革命前第一个使用炸弹的刺客,可惜他在炸德寿时,因技术不过硬未中目标,只将附近楼房炸塌8间,压死6人,伤5人。柏文蔚《五十年经历》则记,1905年孙中山亲自组建同盟会暗杀团,并命孙毓筠回国至南京,谋炸端方。冯自由又记,直到1911年,孙中山还叮嘱一个江湖会党“汇款万元与黄克强,为筹设暗杀机关经费”。

黄克强,即黄兴,同盟会仅次于孙中山的二号人物。他对暗杀就更加热心了,几乎可说是身体力行。早年在日本留学,黄兴就是军国民教育会暗杀团成员。1911年广州起义前,在新加坡筹款不利,他一冒火,就打算“步汪精卫的后尘”,一个人去实施暗杀(胡国梁《辛亥广州起义别记》)。广州起义失败,要不是孙中山等人拦着,他可能去暗杀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了。

同盟会中另一重要人物,汪精卫也力倡暗杀。1910年与胡汉民通信,胡以为“暗杀之事不可行”,汪却说:“至于暗杀,不过牺牲三数同志之性命,何伤元气之有?”同年3月,汪精卫与黄复生、喻培伦、陈壁君等人密谋用炸弹刺杀摄政王载沣。事泄后汪被捕,还在监狱里写诗:“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同盟会三个大佬均支持暗杀,相应的机构也就层出不穷。比较重要的有四个:

1905年在东京阅读历史·人物|彭家珍:暗杀时代的最后刺客成立的暗杀团,由一个叫方君瑛的女子主持,吴玉章也曾参与其间;



1910年在香港成立的支那暗杀团,成员有谋炸李准而受伤被捕的刘思复等;

1911年在广州成立的成记洋货店暗杀团,由支那暗杀团梁绮神协助开设,并于10月炸死前来上任的广州将军凤山;

京津同盟会的暗杀机构,主要领导是汪精卫,先后策划谋刺袁世凯的北京暗杀团,谋刺张怀芝的天津暗杀团等。彭家珍其时任京津同盟会军事部长,终于单身刺杀良弼,成为辛亥革命中的最后刺客。

刺客彭家珍


了解完“当暗杀已成习惯”的渊源,我们才能真正进入最后的刺客彭家珍的世界。

彭家珍(1888-1912年),四川成都金堂人。其父彭世勋为清末秀才,曾赴日,思想激进,主张实业救国,是四川保路运动的骨干之一。少年时代的彭家珍受父亲影响,接触到西方近代科学,并结识了宋育仁、吴之英、廖平等新派人物。

1903年,彭家珍考入成都武备学堂,当时口试在楼上举行,考官问楼梯有多少级,一般考生皆不能答,只彭家珍回答无误,可见其心细如发,事事留意。1906年,他因成绩优等被公派日本考察军事,其间加入同盟会。

他的一个朋友回忆,当时连彭家珍在内的7个年青会员跑去剃了光头,合影留念,以示革命决心。同年彭返川,任清军的排长,驻成都外北凤凰山。翌年,同盟会在川骨干密谋成都起义,事泄,彭设法通知党人,最终只有3名会员被杀,7名会员入狱。

此后直到1910年初,彭一直在清军担任下级官僚,并两度失业,于是去往沈阳碰运气。7月,得同盟会员刘介藩介绍,任奉天讲武堂附属学兵营前队队官。1911年,他谋得天津兵站司令部副官长职位,到任之时,恰值武昌起义。10月,清廷从欧洲购得大批军火,经京奉路南运长江前线,他统制张绍曾下令在军火过滦州时截留。彭家珍谋划用此批军火起事,可惜张绍曾旋被罢免,事终未成。

10月11日,汪精卫邀集他与白逾桓等人在天津成立同盟会京津支部,汪任支部长,白任参谋部长,彭任军事部长。此间,彭拿出大量军用车票供京津党人使用,并挪用清廷的枪支、军马、钱粮支持革命。事泄,他化名出走,为清陆军通缉。在上海,他得到孙中山接见,意气更加峥嵘。此时蜀军正在筹建,他可为蜀军副总司令,却婉拒,仍回北方,谋划暗杀袁世凯、良弼及载泽。

1911年,彭家珍的父亲催他结婚,彭家珍回信说自己必须再“遨游数载,夺得将军印”,“否则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耶”?因此拒绝回家完婚,他未过门的妻子也再没机会过门,不过她仍为彭守节终身。

彭家珍既不魁梧,也不英俊。同盟会员王子骞回忆,在上海曾见彭,其“个子不高,大约一米五几,不超过一米六”。另据史料,彭刺良身亡后,清军总兵前去查验尸首,只看到“短身、圆面、浓眉,年约三十许”的寻常面目。彭死时还不到24,看上去已经像三十许,说明他长得老气。

彭家珍行刺缘由


1912年,是彭家珍生命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年。此时,清廷控制范围只有东三省、直隶、鲁、豫、甘肃、新疆八省,而民军所控制的则有14省,约占2/3。从1911年9月开始的南北和谈,直至翌年1月,始终陷于僵局。

袁、孙以外,另有第三股势力,那就是以良弼等宗社党为实际魁首的清廷贵族,在奄奄一息中筹划最后一搏。宗社党成员大多胸前刺有二龙、满文姓名,在京津等地积极活动,企图赶走内阁总理袁世凯,由毓朗、载泽出面组阁,而铁良、良弼等率军与南方决一死战。

在这种情势下,刺杀袁世凯、良弼等人成为京津同盟会的首要目标。1月16日,同盟会员杨禹昌、张先培、黄芝明等组成暗杀小组,以炸弹行刺袁世凯,第一弹毙其顶马,第二弹未中,第三弹毙其驾车之马,又一弹毙其从骑,却未中袁之座位。袁世凯遇刺后遁入府内,深居不出。

行刺袁氏既未得手,良弼遂成为北方党人的第一眼中钉。良弼幼年在成都生长(跟彭家珍还算半个老乡),乃清宗室多尔衮之后,曾留日学习军政,有才气,有大志,自负韬略,被看成旗人中“崭新的军事人才”,并参与清末改军制、练新军、立军学等。他或许算是满清最后一个有肝胆的干将。

除掉良弼,可以破宗社党,进而逼清帝退位,这是同盟会刺杀他的显见理由。那么,还有没有其他因素呢?或者说,为什么是彭家珍呢?

当然有。一是“为友人复仇说”。同盟会员韩锋撰文称,彭家珍刺良弼是为私交莫逆的吴禄贞报仇。吴曾任陆军第六镇统制,也是革命党人,后任山西巡抚,于任上被袁世凯派人刺杀(一说为黎元洪主使)。但彭家珍当时以为是良弼所为,故愤然行刺。

二是“袁世凯借刀杀人说”。同盟会员李华英撰文称,袁世凯遇刺后,曾通过袁克定告诉李石曾,御前会议时满清亲贵惟良弼之言是听,袁世凯虽是内阁总理,也没有发言权。言下之意,良弼不除,共和难求。李石曾转告京津同盟会,于是众人决定刺杀良弼,而彭家珍决然自任。此说也有可信成分。袁氏在良弼遇刺后第二日,1月27日,即安排段祺瑞等40余将相联电清廷,主张共和。良弼遇刺的最大受益者,正是袁氏。

此外,彭家珍的刚烈性格及个人英雄主义也是重要因素。行刺前他给同志写的《遗赵铁桥黄以镛书》,用极血性的文字自比荆轲、聂政及博浪投椎之张良,可见其对古之侠者、刺客的向往。而在《绝命书》中,他说“共和成,虽死亦荣;共和不成,虽生亦辱。与其生得辱,不如死得荣”。个人主义、英雄主义的气味真是透纸而出。

刺杀良弼的全过程

阅读历史·人物|彭家珍:暗杀时代的最后刺客
△良弼,宗社党领袖,晚清保皇派,极力反对清帝退位。

刺良前,彭家珍曾打算趁资政院各王公开会时,用炸弹把他们一锅端了,可找到资政院的入场券时,资政院已散会,王公们都走了,结果没炸成。确定要刺良后,彭家珍遇到了不少问题。

首先他不认识良弼,炸错了怎么办?于是他辗转与良弼的朋友罗春田、哈满章等人搭上关系,并一起赌博。局间,见壁上悬挂满清诸权贵之相片,他不经意地问出良弼的相片,随后找机会偷偷取走,回家看个清楚。

其次,如何接近良弼?彭家珍发现,良弼的亲信弟子、奉天讲武堂监督崇恭与自己外表相似,可以假扮他去见良弼。于是在津沽印了一匣崇恭的名片,又购清军上等官服装全套,归来后穿戴上,顾影自豪,更问同人:“公等看我,如古代之大侠否?”

第三,采取何种方法?与暗杀团成员反复讨论后,彭家珍提出,街头狙击的办法并不好,那样投弹准确性差,且敌人易逃脱和反击。因此,最好采取堵上门或直接将敌人暗杀在室内的方法。

第四,找谁做助手?本来彭家珍想找同盟会员王崇义、段子均相助。王崇义膂力很好,又沉着,可惜不久前在屋内摆弄炸弹,不慎走火,当场被炸伤右眼和右手,现正在医院里躺着。而段子均又密往他处,调查起义地点。两人均无法与彭家珍同去。

第五,如果被捕,怎么说?当时,彭家珍与同仁有约定,一旦事未成而被捕,落在袁世凯手中,即称良弼所遣;落在良弼手中,则说是袁世凯所派。问题基本解决,现在要看的就是运气了。

1月26日(腊月初八)晚,彭家珍穿好清军官服,取出炸弹藏于外套,手枪插在腰间,离开住地,先驱车去金台旅馆,操北方口音,以崇恭身份要伙计安排房间。随后坐旅馆马车出门,至红罗厂良弼宅第,看门人告之:“大人尚在陆军部。”彭询:“是否铁狮子胡同?”看门人称是。

彭转而准备去陆军部,车刚到胡同口,对面来一马车,车中人面目颇似良弼,彭就遂停车等候。良弼车至,彭家珍投刺进谒。良弼接过片子,看来人似乎不是崇恭,正讶异间,彭掏出怀中炸弹猛掷,巨声如惊雷破柱,良弼左腿肉飞骨断,血流遍体,彭头部被弹片击中,当场殉国。

数日后,良弼伤重不治。临死前,他对妻子和女儿说:“炸我者,独不杀老萨与荫昌?聆其音确是川人,真是奇男子!我本军人,死不足惜,其如宗社从兹灭亡何?”良弼的哀叹很快成为现实。他死后宗社党尽皆胆寒,无人再敢出头担当。2月12日,隆裕太后携还是稚子的清帝退位。中国2000余年的王朝时代就此结束,理论上不再隶属于任何天子,而是全体民众。

从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义,到这一天,只用了83天。这样迅速的胜利在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胜利中也罕有其匹。而最后刺客彭家珍的炸弹,对此亦有贡献。用孙中山的话说则是:“我老彭收功弹丸。”

1912年2月22日,民国政府以“临时大总统令”追赠彭家珍为“陆军大将军”,和他同获此荣誉的还有邹容、喻培伦(谢奉琦为左将军)。

投稿或推荐文章:klswxtg@163.com
一切相关合作: QQ:27330889

关注《看历史》杂志官方微信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