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草蝦 证据呢,   2015-05-16 22:41:23  


作者: 草蝦   天生一个仙人洞,此李静干女儿非彼李静二奶 2015-05-17 00:17:53  [点击:5265]
1961年,毛泽东68岁游庐山,《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云:“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http://www.pz.gov.cn/wlfyr/archiver/showtopic-9569.aspx
我曾两次接待毛泽东的干女儿李静(薛家传)
大洲 - 2013/1/21 20:59:17
   1971年,我在县革命委员会办事组帮助工作,同民政组庄恒星同志一起,接待了江苏省革委会两位女同志。介绍信写着“兹介绍李铮、李胜利二同志前往邳县落实其母烈士问题”。二位女士一表人才,穿着得体。李铮穿着一身不同一般的料子衣服,一眼就能看出是位有身份的干部。她那雍容华贵的气质,看上去不满四十岁,人也长得非常漂亮;李胜利,穿着一身解放军的戎装,比李铮略矮一点,看样子不满三十岁,风华正茂,圆圆的脸蛋,娇嫩的皮肤,如花似玉,非常精灵,活泼可爱。在接待中,李铮很客气地递一支带过滤嘴的香烟给庄恒星,此时笑话出现了:庄接过香烟,竟然点燃了带烟嘴那一头,弄得大家都不好意思。难怪,那个年代大家都没见过这样带烟嘴“洋烟”,能抽上“大前门”就了不起了。基层干部大都抽“丽华”、“火炬”、“红骑兵”等牌香烟。李胜利姐妹俩来邳主要目的是为母亲王荫桐追任烈士之事的。根据她们诉求,我们首先陪同二位到邳城城山,凭吊了王荫桐的墓地,并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把她们的诉求转交民政组,并作了认真汇报。由于当时还是派性掌权,人员频繁调动,此事便搁浅了。在接待过程中,据李铮讲,她在省革委会某局任处级干部,他的丈夫钟国楚,是部队支左高干,时任江苏省委副书记;李胜利已从部队转业在北京某部宣传部门任职,相当于副司级干部。
   在交谈中了解到,她们不但是我的老乡,而且还是近邻。这还得从童年说起。大概在1944年前后,日伪县政府驻在官湖有八年之久。李跃宗先生(李胜利的父亲),在南北街开一爿医院。听父亲经常讲,李先生医术很高,尤其是外科手术。父亲说,有一次家寅兄(我的叔伯哥)因闹矛盾打伤了人,满面血迹,是李先生包扎治疗的,收钱很少。他是山东齐鲁大学毕业的,医德高尚,他非常讲究邻里关系,不少穷苦人看病,他不收钱或减半。附近十里八乡,都知道他的医术高,医德好。她们的家,住在南门里南北街,我的家住在南门里,相距不足百米,相隔七八家邻居,可谓是远亲不如近邻。她们兄妹五人,她两个哥哥,大哥是残疾人,二哥和我差不多大小,叫仲林,在小学二、三年级时候,我们经常在南门外河沙窝里玩耍。有一次玩恼了,他打了我,我也不示弱,把他追到家门口。据她们讲,残疾哥哥已病故,仲林哥哥在上海工作。大姐叫李彬,在北京工作。兄妹排行李铮居四,胜利最小居五。
   第二次接待是八年后。1979年秋末,她们兴师动众,几乎全家出动。老大李彬和丈夫徐宏九,老二(按姊妹排列)李铮,老三李静(即李胜利)全部出动。徐宏九和我们县委李清溪书记是老战友,河南兰考人,清华大学毕业,时任北京笫二医学院党委书记。对于他们的到来,李清溪书记非常重视,要求认真接待。具体工作都落在我的身上,如生活,住宿,车辆安排。经过与民政局会商,根据申报材料,通过认真复查核对,有关人员工作了五六天,整理好材料,逐级报批,最后由李清溪书记签字,形成正式文件,追认王荫桐同志为革命烈士。情节是这样的:1944年前后,王荫桐以医生身份,依靠官湖那爿医院为掩护,进行地下工作。王荫桐时任新四军某部卫生部团级干部。以医生身份经常下乡出诊,搜集不少日伪顽情报。当时邳县有四股势力,一是以官湖为中心的日伪政权;二是以炮车地区以南的国民党顽政权,隶属于江苏省韩德勤;三是以邳北邹庄铁佛寺地区为中心,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及其游击队;四是土匪,他们分布在邳县各个薄弱边远地区,这伙人有奶便是娘,打家劫舍,其中,一部分人投靠日伪,充当鹰犬。四股势力经常磨擦。王荫桐搜集的情报,是国民党计划袭击新四军密件。由于被叛徒告密,国民党顽固派以请王荫桐“出诊”为名,将王荫桐残杀在官湖至炮车途中的陈楼乡左庄东湖。王荫桐英勇就义。
   王荫桐烈士政策落实后,他们全家非常感激。我又关照第一招待所,把他们全家的住宿费都免了。临别时,徐宏九和她们姐妹仨,都异口同声地邀请我,说:“来北京时,一定到我们家里作客”。徐宏九同志紧紧握住我的手激动地说:“薛主任,一定来北京!”他顺手拿起钢笔,飞快地写下了北京地址:北京西城区织机卫三十七号,电话……。
   机会来得真快,1980年3月,我和时任副县长的胡振龙,及徐州二工局局长等五位同志去北京国家农业部,汇报在巨山建百万标箱玻璃厂事宜。我们住在北京东郊大北窑,大家一致希望,能设法弄到中南海门票,瞻仰毛主席生前居室和生活遗存,但因无门路而作罢。我无意中翻阅了笔记本里记录的徐宏九的电话号码,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通他的电话,徐宏九非常热情,邀请我们做客,我一再谢绝,并请他能否弄到五张中南海门票?他愉快地承诺。一个周六晚上,他从西城区匆匆忙忙地来到东郊宾馆,送来了五张中南海门票,在座的五位同志感激地不知如何是好。
   1982年秋,我和孙宜志二人,因公来北京外贸部,洽谈出口古巴甘蔗刀事项,又一次专程来到西城区徐宏九宅第,看望二位老夫妻。他们的住址紧靠北京北海公园白塔寺附近,是一所典型的北京四合院。在闲谈中得知,李静早已转业到北京市某宣传部门工作了。老大李彬顺手交给我一份落实王荫桐烈士的材料,让我阅存,可惜时间长了又保管不善,这份资料被我遗失了。
   我虽然两次接待过李胜利(李静),却并不知道她是毛主席的干女儿,那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事。到了2005年前后,《徐州日报》和《邳州日报》,先后刊登了“毛主席的干女儿是邳州人”,才引起了我的注意。以后在其他报刊和网上,也出现类似的文章。为什么李静成为毛主席的干女儿呢?报刊介绍多多,传闻多多。椐我听说,那是50年代的事。抗美援朝时,李静在铁道兵文工团还是个“红小鬼”,才十几岁,经常随团赴朝鲜前线慰问志愿军演出。抗美援朝胜利后,到了1956年,中南海的首长们每周末都邀请铁道兵文工团的演员们来伴舞,在舞厅里,李胜利幸运地和毛主席伴舞。毛问曰:“你姓什么?”“姓李。”“你叫什么名字?”“李胜利。”“噢!……咱们是一家子了,你叫李胜利,我叫“李德胜”(在撤出延安时的化名)。当毛主席得知李胜利是烈士子女时,眼圈有些发红了。“那好!你就当我的干女儿吧。”在旁的朱老总说:“赶快给磕个头吧!”毛主席说:“那是旧礼教,鞠个躬就行了。”从此,李胜利经常来中南海伴舞,成了毛主席的小客人,李胜利对毛体书法情有独钟,在毛主席的指导下,经过刻苦习练,终于成为毛体书法传人。
   二十年后,大概是在2003年底,在运河街上碰见了王占义(王的夫人与李静是表亲关系),他急切地说:“李静的毛体书法展,在文化馆展出多天了,我往你家打电话,也无人接听!”王占义知道我爱好书法,又认识李静。我很快赶到文化馆,他们正准备撤展。我认真阅览了李静的毛体作品。此时,一位青年人走到我跟前,尊敬地说:“老先生,你看得挺认真的,请提提意见。”我礼貌地回答:“年轻人,你有所不知,李静不但是我的老乡,又是以前的邻居,我曾两次接待过李静和她的二姐,以及他的大姐和姐夫徐宏九。”他惊讶地问:“老先生贵姓?”,“姓薛,薛家传。”我问他“请问您尊姓?”,“姓钟”,“噢!那您妈叫李铮,您父亲是钟国楚,对吗?”,他热情而又惊讶,十分激动地说:“老爷子,今天您不能走了,我们陪您吃饭,拉拉家常。”我一再推辞不掉只有从命。在席间得知,李静患癌症已病故了,她的毛体遗作,委托外甥小钟,在全国地级以上城市巡展。据说在镇江展出时,有一位书法爱好者愿出资50万元人民币,欲购全部作品,但未能敲定。
   我也曾接待过李静的父亲。那是在1962年,李跃宗(李静生父)先生,从上海儿子那里来邳,住在邳县第一招所29号房间。李先生时任山东临沂地区医院副院长。原邳县县长李华,接到李先生电函,派我去接待他(我时任县政府行政秘书)。我奉命来到邳县第一招待所李先生住的29号房间,初次见面,感觉他非常和气,平易近人。他先倒了一杯咖啡,递在我手中,我有些受宠若惊,心里寻思,在三年困难时期,连肚皮都填不饱,还能喝这玩艺?我说明受李县长的委托,来听李先生意见的。他说这次来是给县里添麻烦的,现年已六十二岁了,准备退下来回邳县老家归宿,不知县里能否容纳否?我说,叶落归根是人之常情,一定把你的意见向县长汇报。我如实地向李华县长作了回报,他没有明确表态,以后也不知下文。据说李先生退下来后,改变在邳县安家初衷,在新沂安家了,因他的再婚夫人是新沂人。所以退下来就在新沂“叶落归根”了。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674222_p_1.html
毛主席的干女儿是我近邻
发布者:马树华2011-01-28

二年前,从网上看到毛主席的干女儿李静是邳州官湖街人。这令我惊喜万分,因为我的老家也在官湖街上,于是产生了探寻李静身世的兴趣。
毛主席的故乡在湖南湘潭县韶山冲。20年前我先后去过多次,有两次还住在毛主席故居附近,每次都向当地的毛家人咨询毛主席的家世、辈份及亲戚今昔的有关情况。邳州官湖与湖南湘潭相距“十万八千里”,毛主席的“女儿”怎么能是官湖人呢?这成了我心里一道悬念。这两年,我每次回官湖老家都寻找七八十岁的老人咨询此事,不论有没有收获,我想这桩疑案迟早会解开。
说到官湖老街,从改革开放以来,该镇的建设真是突飞猛进地发展,始终保持着苏北地区第一大镇的称号,现在的官湖与我40年前离家时完全变样了。
我走访了现年88岁的吴俊江老人,他读过多年的私塾,解放前后当过教师,讲起话来很能显现肚里有“墨水”。他从小在官湖长大,住在官湖南北街西侧,对官湖街的历史特别熟悉。当年的官湖集市贸易中心叫“三弯口”,三弯口当时号称“小南京”,在这块繁华的地段上,天南海北的货物都有,不分逢闭集,白天黑夜什么东西都能买到。“三弯口”是人字形的街,人字形的一撇就是当年的南北大街(现在的邳苍路),一捺就是那条所有店面带厦檐的东西石板路老街。一撇一捺的结合部有点弯曲,所以称为“三弯口”。毛主席的干女儿李静的家就在“三弯口”人字形一捺结合部的路西侧。我的家住“三弯口”人字形一撇的东侧。我家与李静家虽不是门对门、墙挨墙,但都是属于当年“三弯口”地段上的老住户。那时三弯口的地段并不大,除了字号(店铺)外,才几十户人家,我家与李家相隔不足50米,可以称得上是近邻了。
吴俊江老人讲,李静的乳名叫李胜利,是抗日战争年代出生的。为了盼望早日赶走日本鬼子,父母专意为她起名叫“胜利”。胜利的父亲叫李跃宗,母亲叫王荫桐,都是当年山东齐鲁大学医科毕业生。李跃宗上几代都是行医的,夫妻俩在官湖的南北街上开了家药房,由于夫妻二人人品好,医德高,知名度很响,百姓呼之为李大先生。官湖街方圆几十里的人,不管大病小病,都要到他们的药房来求医问药,还带上自家的土特产向他们致谢。“穷人看病,富人花钱”是他们夫妻对病人的心态。
吴老讲:王荫桐是新四军的地下党,她被新四军的领导邓子恢派遣打入官湖镇的日伪统治区做策反工作。他们的药房从官湖西北10里之遥的邳城搬到官湖,就是为了完成好党交给的工作。那时徐州至连云港的小陇海铁路被日伪占领着,铁路以北是日伪的统治区,铁路以南被国民党占领。那时官湖镇是日伪的邳县县政府所在地,由日伪汉奸组织维持会把持。杀害李胜利母亲王荫桐有两种传说,一说是维持会的张姓大队长(全县有26个大队)派中共叛徒在陈楼乡左庄村的高粱地里杀害的;另一说是被坚持地方抗日的国民党二六支队队长张凤仪杀害的。后来,张凤仪的胞兄张凤文被日本人抓去抢杀后,他的头颅被挂在官湖街南门的城楼上示众。
我想从吴老的口中多多得到李胜利家的轶事,他向我推荐去咨询对李家家世最熟悉的人——衡秀英。根据他的指点,我骑车来到邳州中学西侧的一个小区,敲响了衡秀英的家门。衡秀英原是邳州某厂的厂医,五十年代毕业于徐州卫校,1993年退休。她与李静同岁,都是1937年出生,而且两家还是门对门,邻里之间极其和谐。衡秀英与李胜利二人,从怀里抱到会走路、会说话,几乎天天都是形影不离。衡秀英回忆说,自家几代人是官湖有名的辣汤之家,李胜利到衡家喝辣汤很随便,如同她自己的家,想喝多少,衡母就给盛多少。李家药房兴旺,家境富裕,常常资助衡家,衡秀英念念不忘的是,儿时的一条花裙子还是李胜利的母亲给做的。除吃的穿的外,衡家吃的红糖、白糖还有冰糖,李家也常常送来。她们俩一起上了三年小学,不光是同班,还是同桌。小学就设在李胜利家南隔壁的耶稣教堂,教堂改成学校后,所需桌椅板凳大都是李胜利的父母捐献的。李胜利家的药房6间,院内堂屋6间,西屋也是6间。1948年国民党飞机撂炸弹,顷刻间把李家房子全部炸毁,院内的一棵大皂角树也连根拔起。同时还把看管耶酥教堂的王荫桐的娘家人王佩云一家6口全部炸死。李家大院周围被炸的人当然也不计其数。
衡秀英告诉我,李胜利之母王荫桐原名叫王芝凤,参加中共地下党之后才改为王荫桐的。娘家在官湖东8里之遥的新营村,现在她老家已无后人。1944年夏末的一天中午,她家药房来了几个人请王荫桐到炮车为“病人”出疹,她急忙背上药箱带着儿子李仲龄一同坐上人力车前去出诊。人力车行到官湖东南10多里的左庄村的高梁地边停下,这帮人把王荫桐从车上拽下,一枪打死。李胜利13岁的二哥李仲龄死里逃生,快速窜进高粱地里逃跑了。逃回官湖后告诉了衡家人,衡家又去人到李跃宗的老家邳城去叫人,与衡家人一起赶到王荫桐的牺牲地,把她就地掩埋了。衡秀英虽小也同李家大嫂(李胜利的大嫂)一同给王荫桐烧了纸。讲到这里衡秀英不停地擦眼泪。她说王荫桐是被投奔日伪的叛徒出卖并杀害的。王荫桐牺牲后,李胜利被新四军部队接走,成为新四军中最小的一名文艺战士。衡秀项说李胜利不光聪明、伶俐,长相也同她母亲一样俊秀。
1946年冬,李胜利从部队回到官湖看望了衡秀英家人,还奉大姐李斌之命带衡秀英参加新四军,一切由部队供给,军龄从当年算起,衡秀英父母认为李胜利是烈士之女,其姐又是“老”军人,衡秀英才9岁,与她们身世有别,又是兵慌马乱之年,衡秀英父母放心不下而没有同意。李胜利告辞时,衡母硬塞给李胜利二块洋钱留她路上作盘缠,还一再嘱咐她路上要保重身体。
1952年李胜利的二姐李铮带她一同到朝鲜战场,以文工团员身份活跃在前沿阵地上。朝鲜战征结束后,李胜利回到了北京,在部队的铁道兵文工团工作,已是一位很有名的演员了。此后,军队中各条战线上像李胜利这样出名的一大批青年功臣受到了中央领导的接见。在一次接见时毛主席握着李胜利的手,关切地询问李胜利的名字和身世,她告诉毛主席:“我叫李胜利,在八岁时母亲被敌人杀害了。”毛主席半晌未作声,蓦地挥舞着大手对李胜利说:“杨开慧是烈士,你母亲也是烈士,你姓李叫李胜利,我也姓李,叫李得胜(在延安时使用的化名),你就做我的女儿吧!”毛主席的一番话,使李胜利泪流满面,也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此后,李胜利改名李静,毛主席就像一个慈父,走进了李静的生活。
1971年李静与二姐李铮来到邳县,在县委的安排下为母亲王荫桐落实了革命烈士的荣誉称号及有关事宜,食宿费用由县里支付。其间,她们还到在县影剧院工作的姨哥王胜民(也叫王林峰)家看望,并请衡秀英也到王家做客。这次李静与衡秀英相见悲喜交集,提出要带上衡秀英的女儿入户北京。进京后先做家政工作,再安排合适的工作岗位,并一再让衡秀英一百个放心。因衡秀英女儿还在上学,没有去成。
据衡秀英介绍,李静的父亲李跃宗在王荫桐牺牲后,把官湖药房转让给胞弟李跃康经营。为了隐避目标,他潜入了老家邳城为党工作,日伪时期他就是中共地下党邳县县医院院长。解放后的几年他仍任县医院院长,当时县医院就在他老家邳城,那时属山东省管辖。1953年他调到山东临沂市医院任院长。后来李静知道父亲再婚,继母生了孩子,她把这事告诉了毛主席,毛主席用稿费替李静寄去200元钱。李静的继母是邳城天主教堂的修女,姓牛。继母生的二儿子叫李佩,先后任新沂市检察院、法院的副院长,现已退休。
1962年,68岁的李跃宗从临沂来邳县找到李华县长,想在邳县安家,县领导安排他住在县一招29号房间,因有关事宜不适在邳县落户未果,后落户新沂县城,享受地市级待遇。他和妻子牛氏都是在新沂去世的。李跃宗1972年从沂水县医院离休,1979年逝世,享年85岁;牛氏1995年逝世,享年83岁,安葬在新沂的马陵山烈士陵园。
咨询衡秀英后,我又拜访了现住邳州城中心的一小区的石秀云女士。外界传闻,石秀云与李静是同父同母,她比李静大二岁,是王荫桐(排行老三)把石秀云送给其妹(老五)的。姨父姓石,李静称石秀云为姨姐。李静应有三个姐,两个哥,李静应是老六。石秀云介绍,李静的大姐李斌,解放战争中是属于陈毅部队的,后曾任中共中央人事局长;老二李铮四十年前曾任南京人事局长;大哥李×,20来岁摔成重伤,30来岁就病故了;二哥李仲龄在上海交响乐团工作,现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
石秀云是李静的大姐李斌于1947年末带她入伍的。她参加了1948年的淮海战役,参加过1949年4月的渡江战役。她的上级陈毅是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一把手,直接上级是粟裕(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兼第二副政委),还有绕漱石、唐亮(三野政治部主任,兼三野兵团政委)、张凯等军级首长。她家现保存入伍证书和军功章证书,在部队是一位女军医,五十年代复员安排在南京市鼓楼医院传染科工作。
石秀云说,李胜利是被毛主席认做干女儿后改名为李静的。李静做毛主席“女儿”后,被江青知道了,江青极为不满。李静被提升的报告迟浩田、张爱萍已签过字,硬被江青卡住。文革期间李静任北京市文化组长,大校职称、司长级别。江青早就对这位“来路不明”又被毛主席关爱有加的“女儿”怀恨在心,后找了一个借口说李静的母亲是假烈士,把李静投进监狱,差点迫害致死,幸亏毛主席得知此事,派人解救才幸免于难。
石秀云讲,李静和母亲王荫桐相貌一样,都是一表人才,而且李静还有一副好嗓子,虽是名人,又当了大官,但李静为人极为谦和,没有一点官架子。李静的前夫叫彭斌,是一位作家,又是著名画家。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城楼上挂的毛主席画像就是彭斌画的。彭与李静生了一儿一女,后离异。李静的后夫叫姜思毅,是一位个头高大的解放军军长,女儿遂姓姜。
九十年代李静再次回邳,把母亲的尸骨从邳州碾庄的(淮海战役)烈士陵园迁移到邳城镇安葬。而今,王荫桐烈士之墓,今已毁坏,而地方党政部门亦不予过问,可悲可叹!李静2003年查出身患癌症,原打算出国治疗,因“非典”不能出境,于2004年病故,享年67岁,逝前任总参文化部长。关于李静是“毛体”书法的正宗传人之说,石秀云讲,李静常在毛主席身边,深受毛主席遒劲潇洒的“毛体”熏染,悟性很高。李静把毛主席的书法临摩下来给毛主席看,主席看了大喜,并耐心向她传授“毛体”的艺术要领。外界说“毛体”在中国只有江青和李静两人得其真传,这与毛主席的亲传是分不开的。1999年12月26日,在毛主席诞辰106周年那天,李静为弘扬“父亲”的书法艺术,在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了“毛泽东思想光照千秋——李静毛体书法艺术展”。李静离休后成为中华民族团结友好协会毛泽东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李静就是以会长的身份举办书展的。2002年李静带着书法作品来邳州,在邳州市文化馆办了展览,石秀云一家人也去看了展出。
还想多寻访当年与李静家临近的80来岁的老人,可惜找不到了。
人生遇合,全靠因缘。谁能想到邳州官湖的一个弱女子竟能与一代领袖毛泽东结下父女情义?
最后编辑时间: 2015-05-17 00:20:0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