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商欣仁:献给2015年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的《祭文》 2015-03-07 06:21:26  [点击:2615]
 ┌──────────────────────────┐
 │ 【人物简介】                   │
 │                          │
 │ 我:一个平凡的中国妇女;被爱冲昏了头和你结婚;后 │
 │   来你变成了人民之敌,含着眼泪和你离婚     │
 │                          │
 │ 你:一生下来就是半个“劳改犯”的中国人,我的前夫 │
 │                          │
 │ 他:你的父亲,我曾经的岳父,一个国民党的抗日英  │
 │   雄,解放后变成了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昨天,接 │
 │   到胡锦涛题字的“抗日英雄纪念章”,高兴得昏倒 │
 │   在车间的地坪上……              │
 │                  ──洪哲胜 编按 │
 └──────────────────────────┘


    ┌─────────────────────┐
    │ 此文献给2015年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 │
    └─────────────────────┘


   他走了——你的父亲。
   轻悄悄地,不声不响地,消失在人间。
   他无可奈何又只有如此,满含怨恨和不平静静的走了。
   他曾是个有志青年,满负理想,想作一番轰轰烈烈事业,
     但可悲——他生不逢时。

   国难当头时他投笔从戎,23岁就上了前线。
   在台儿庄、在长沙,在保卫大武汉的历次血战中,
     他死里逃生。
   死在他枪口下的日本鬼子,是他平生的自豪和自慰。
   他是抗日英雄,伟大的,光荣的,中国国民党党员。

   抗日战争胜利的号角刚刚吹完,他的厄运就来临。
   抗日胜利的果实被苏联支持的林彪摘去。
   他成了历史反革命。

   他在我们工厂监督劳动,
     在我们工厂每一次运动中,
       最先上台挨斗的就是他。
   扫地、拉板车,扫厕所成了他的专职。

   我们厂长是从来没有见过日本人的
     抗日英雄游击队员徐红兵。
   好在他(徐)并不注意你父亲。
   徐在讲抗日战争的伟大功绩时
   只谈地道战、地雷战、铁道游击队、狼牙山五壮士。
   在讲述自己南征北战和国民党匪徒作战时
     身负重伤的光荣革命历史时,
       看你父亲在场他用词才有所收敛。
   你父亲自愧没有被日本人打死,免得受今日之辱。
   徐红兵自愧自己没有打过日本人,只打了几天内战,
     所以只谈内战烈士,不承认有抗日烈士。

   文革中两派都斗他(你父亲)
     一忽儿说他是国民党特务,暗藏的反革命。
     一忽儿说是日本人留下的奸细,不耻于人类的狗屎。
     一忽儿又说他是刘少奇的孝子贤孙。
     一忽儿说他是反对毛主席、林副主席。
     一忽儿说他是为林彪摇旗呐喊。
     一忽儿说他反对八个样板戏,反对毛主席,江青。
     一忽儿又说他是四人帮的小跑腿。
   总之他是人民的敌人。

   谁在台上,他就反对谁,谁下了台就必定是他的后台。
   其实他谁都没有反对过,只反对过日本人。
   在台儿庄,在武汉,在常德,
     在当年远证军缅甸战场上打死过日本人。
   在腾冲血战中他身受重伤,但仍不下战场。
   他因抗日有功一步步被提升为少校团长。
     抗战胜利后日本投降,1945年9月9日,
       他奉命担任在南京的中国战区授降团
         会场警卫工作。
   他亲自押解日本首犯“风村铃次”等战犯,
     接受中国战区何应钦部长受降,
       全球报刊,影都有他的记录。

   后来,他在辽沈战中战败,他成了阶下囚。
   后来,他在监狱中散布反动言论:
     说他其实是被共军收编的那些东北土匪
       和日本人训练有素的
         “伪满皇卫军”和背后的俄国佬打败的。
   他因此又加刑。

   出狱后他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帽子。
   成了“五类份子”。
   一生都被交群众监督劳动。在工厂中做工。
   他妻离子散。孑然一身。
   他一生太冤枉了。

   比他更冤枉的就是你。
   一生下来背负
     阶级异己份子,反革命份子,五类份子出生身份,
       处处低人三分,小心谨慎生活。
   没有人愿和你交朋友,怕受牵连,不能上大学。
   不能升职。升工资很少有你的份。
   你没有抗过日也没剿过匪(共产党)。,
     但你一生下来就是半个“劳改犯”,你冤不冤。

   我比你更冤。
   党组织再三做我工作,说我出身贫农,根子正,苗子红,
     若和你结婚就会上贼船,被腐蚀,
       毁掉了我党一个好接班人。
   我被爱冲昏了头脑,
     不听党的劝阻毅然决然地和你结了婚。
   我得此失彼。
   从此,我成了党的异己,仕途下滑。
     我的下级都成了我的上司,
     我在党内成了一个平庸无能的人。
     亲友都远离而去,我开始品尝到人间的冷暖。
   万般无赖之下,我含着眼泪和你离婚。

   昨天,徐红兵市长派人给你父亲送来一枚
     由党中央,胡锦涛主席题字的
       “抗日英雄纪念章”,
         肯定了他抗日的功劳。
   他如范进中举,喜不自胜,昏倒在车间的地坪上,
   我们将他送进医院……。

   他就这样走了——你的父亲。
   我们民族的一位伟大的抗日英雄,光荣的国民党党员。

   他就这样走了——我曾经的岳父。
   一个反动军官,历史反革命份子,
     共产党和无产阶级的死对头。
   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
   ──安息吧!愿主保佑你永生,阿门。

〔原载《云梦泽梦话》第85〕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5-03-06〕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