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徐永海、何德普:《西单民主墙老民运杨靖病危.请关切》(两篇) 2015-03-05 10:05:39  [点击:2732]
 ┌──────────────────────────┐
 │   西单民主墙老民运杨靖病危请关切(两篇)   │
 │                          │
 │          徐永海、何德普          │
 └──────────────────────────┘


┌────────────────────────────┐
│ ◆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徐永海 │
│ ◆民主墙老民运战士杨靖病危          何德普 │
│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徐永海 │
└────────────────────────────┘


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徐永海



    【这里的图片无法展示,对不起】

    徐永海(右)、何德普(左)在人民医院看望杨靖


杨靖(老)弟兄3月2日上午突然出现心脏病发作,急性心梗,呼吸困
难,无自主呼吸。在紧急送往医院的急救车中就予以紧急抢救,上了
呼吸机。杨靖(老)弟兄目前已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位于北京西直
门)急诊抢救室抢救中,生命随时有可能出现危险。为此,望大家为
杨靖(老)弟兄祈祷。如果肢体中哪位有时间,可以到医院帮助看护
杨靖(老)弟兄,来帮助减轻一下杨靖妻子马淑季大姐的负担,马淑
季大姐也是快70岁的人了。(马淑季大姐电话:131-2117-2793)。

杨靖(老)弟兄是著名民运人士,因78、79西单民主墙曾坐牢八年。
今天杨靖妻子马淑季面对病危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杨靖回忆道:她和杨
靖是在1978年9月份经人介绍对象,相亲而相识的。10月份他们第三
次约会时,他们就到了西单墙,去看第一份大字报。以后他们俩就热
心于西单民主墙,看大字报、写大字报、与大家一起讨论问题。1978
年11月、12月,他们俩就与徐文立、刘青等七、八个人组织了《四五
论坛》(以后人员越来越多)。徐文立、刘青、杨靖三人是编委,马
淑季负责刻蜡板、印刷,那时他们一干就是一夜。后来他们俩结婚
了,他们是民运夫妻。

1998年,杨靖就来到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001年受洗(施洗者袁
相忱老牧师)。在一年前,即在去年的1月份,因为学习圣经,杨靖
(老)弟兄与我们大家一起(共13人)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刑事
拘留一个月(北京“通州教案”)。在看守所,杨靖患了心脏病,不
得不关进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出狱后,杨靖(老)是竭力为基
督信仰争辩,他是第一个申请国家赔偿的。他很希望肢体们、朋友们
都来关心教会,关心教案,来为主做工。尤其是徐文立、刘青等等这
些当年的老朋友们来关心教会,来关心教案,来为主做工。

(徐永海: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
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
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xuyonghai@aliyun.com)

(2015-03-03)

~~~~~~~~===≡≡≡⊙⊙≡≡≡===~~~~~~~~


民主墙老民运战士杨靖病危

何德普



2015年3月2日晚从徐永海发出的信息获知,民主墙时期的老民运战士
杨靖3月2日上午突然出现心脏病发作,急性心梗,呼吸困难,无自主
呼吸处于病危状态,在人民医院抢救。

3月3日,杨靖从急诊观察室转置到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医院
向家属发了病危通知书。

徐永海2日晚接到杨靖的妻子马淑寂的求助电话,赶往人民医院看望
杨靖,第二天上午何德普、王广清等前去医院看望杨靖。

由于北京正逢全国政协、人大两会召开,徐永海、何德普等人已经被
警察24小时贴身跟踪监控。3月2日晚徐永海外出去人民医院看望杨靖
时一度受到警察阻止,还同警察发生过口角摩擦。

杨靖和妻子马淑寂是民主墙时期的老同志,参与过民运刊物《四五论
坛》的工作,徐文立、刘青、杨靖三人是编委,马淑季负责刻蜡板、
印刷,那时他们一干就是一夜。后来他们俩结婚了,他们是民运夫
妻。

杨靖因参与78、79西单民主墙运动,全国民刊协会等工作,被判七年
徒刑。刑满释放后杨靖的身体很糟糕,患有很多疾病。

杨靖2001年受洗(施洗者袁相忱老牧师)。2014年1月份,因举办家
庭教会学习圣经,杨靖、徐永海等十几人一起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
所,刑事拘留1个月(北京“通州教案”)。在看守所,杨靖患了心
脏病,警察不得不把他关进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进行治疗。

现在参加过1979年民主墙时期的老民运战士在国内坚守的已经不多了
(大部分都生活在国外)。

近期在民主墙时期的老民运战士中去世的有:陈子明(62岁)

目前在国内坚守的民主墙时期的老民运战士有:秦永敏、牟传珩、何
德普、杨靖、张小平、民主墙三姐妹:马淑寂、朱锐、付月华。

(2015-03-03星期二)

~~~~~~~~===≡≡≡⊙⊙≡≡≡===~~~~~~~~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徐永海



1、民运老前辈、老基督徒杨靖弟兄突发心梗、
  不能自主呼吸,正在住院抢救


杨靖1946年出生,今年周岁69岁,虚岁70岁。他出生“高贵”,父亲
曾是黄埔二期生、五期生(应当是中途退过学),可是这带给杨靖的
却不是高贵,而是文革中的“低贱”。从而使杨靖较早地走向了“先
知先觉”的道路,成为了78、79年“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的著名民
运人士,为此曾坐牢八年。

他的妻子马淑季大姐和他一样,也是当年的民运人士,他们在“西单
墙民主运动”时期恋爱、结婚。杨靖被抓时,马淑季大姐正怀着身
孕。杨靖出狱了,孩子都快八岁了。出狱后的杨靖依旧不自由,一直
被监控,而不能正常生活、工作。有很长一段时期,他们夫妻为了一
家的生活,为了使孩子吃饱、穿暖、能上学,他们夫妻买过豆浆、摆
过地摊等等。

多年的苦难,使杨靖的身体受到了摧残,他患有多种疾病。在前日
(3月2日)上午,他突然心脏病发作,出现心梗,脸色变白、变绿,
倒在地上。好在妻子马淑季大姐在他身边,叫来了急救车。在送往医
院的路途上,杨靖就出现了心跳停住、呼吸停住,给予心外按压、人
工呼吸等抢救,但是依旧没有能恢复自主呼吸,为此上了呼吸机。

在北京大学附属人民医院急诊抢救一天后,依旧不能自主呼吸,为此
在昨日(3月3日)下午转入心脏重症监护病房,CICU病房(CU
U)。并下了病危通知。经抢救,杨靖有所好转,逐渐恢复了自主呼
吸,能够自己呼吸了,为此撤掉了呼吸机。杨靖的马淑季大姐在微信
中写道:

  “各位弟兄姊妹,感谢大家对杨靖病情的关心帮助。医院刚打电
  话告诉我,杨靖被观察的各项病情数值显示正常,现己撤掉呼吸
  机,正渐渐恢复正常自主呼吸状态,待观察治疗后再深入治疗,
  这是好消息。摆脱了说过四次的‘不行了,作准备吧’的噩耗。
  感谢主的保佑。感谢大家!”

2、我们去看望病危中杨靖老弟兄都被警察陪伴着,
  其中杨秋雨还被警察抓走


在前日(3月2日)晚上8点来钟,我接到马淑季大姐的电话,焦急地
对我说:“杨靖不行了,马上到人民医院急诊抢救室来吧”,那一定
是在抢救的医生对马淑季大姐说了:“不行了,作准备吧”之后,否
则马淑季大姐不愿意轻易麻烦别人。我立刻下楼,找自行车,骑车就
出了大院门。可是没骑几步,就被人拉住,是“联防队员”。自2006
年后,他们已经在我家院门口上班快十年了,专门来监视我、监控
我。

刹那间,郭姓警察又拦在我的前面,抓住我的自行车,死活不让我
走。都8点多钟了,天都很黑了,为赶到医院,我走的又是如此急,
如此快,他们是如何看到我的?看来他们是一直眼珠不转的盯着大院
门口,他们也太不容易了,真是监视的如此辛苦呀。我对郭姓警察
说:“你不能拦着我,我要去医院,我的朋友快不行了”,他依旧不
让我走,不许我出门。

我很生气,“你们有什么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听到我的争吵
声,我妻子也下了楼,最后才在郭姓警察请示了他的上级后,我才在
警察的跟踪、紧陪下,到了人民医院。第二天(3月3日)我依旧是在
警察的护送下、陪伴下去得医院。第二天的上午,何德普也来到了医
院来看望杨靖,他也是在警察的陪伴下,并且只能待不多的时间。

今天(3月4日)下午,杨秋雨、王玉琴、宁惠荣、张全胜也来到了人
民医院来看望杨靖老弟兄,在他们与杨靖老弟兄交谈时,来了四个警
察将杨秋雨带走,据说是把杨秋雨带到了他居住地的派出所——蒲黄
榆派出所。我们多次打杨秋雨电话都关机,也不知道是杨秋雨情况如
此。(杨秋雨电话:131-2161-2998,蒲黃榆派出所电话:6761-
1081、6761-2528),望大家关注!

3、因我们时常被监视、软禁,使我们不能正常的生活、工作,
  望大家给予关心、帮助


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子,我们都会受到这样的监视、软禁、被抓,如这
几天发生的这事情。仅仅因为开两会,即使是杨靖老弟兄生命垂危,
即使是我们仅仅去医院看望、护理病人,我们都要被跟踪、陪伴,甚
至被抓走。因为这样的处境,多年来,而使我们不能正常工作,没有
收入,生活时常陷入困境。

几十年来,因为是良心犯,杨靖老弟兄、马淑季大姐这一家,一直生
活艰难。现在又突发心脏病,入院抢救,一下要花这么多的钱,仅仅
第一天抢救就花去一万,现在又住在CCU病房里(CCU是专科I
CU中的一种,第一个C是冠心病Coronary heart disease的缩写,
是专门对重症冠心病而设的;ICU是英文Intensive Care Unit的
缩写,意为重症加强护理病房),他们的经济处境自然更加艰难。为
此,昨日(3月3日),来看望的何德普、王广清、张晓平、朱瑞等等
都给予了帮助,远在美国的徐文立也托北京的查建国给予了帮助。

多年来,面对如此的处境,面对如此的艰难,我们只能是单单的依靠
主耶稣。我们大家在一起来学习《圣经》,学习耶稣,来具有耶稣那
样的大爱的心——仇敌都爱的心,爱能使我们充满喜乐,心身健康。
可是,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也要遭到逼迫,如在去年(2014
年)的1月24日,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因为学习《圣经》被刑事
拘留一个月。

杨靖(老)也和我们一起坐牢,并且在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期间,他
心脏病发作,而被转到北京第二看守所(公安医院)关押到出狱。也
许正是这次发病,使杨靖的心脏受到伤害,而使得这次发病如此严
重,医生是四次说:“不行了,作准备吧”。在此望肢体们、朋友们
来帮助杨靖老弟兄,他需要我们的帮助,帮助他挺过来,帮助他战胜
病魔。

4、望海内外的肢体们、朋友们伸出他们的双手,
  来帮助病危中的杨靖老弟兄


在78、79民主墙时期,杨靖是《四五论坛》三编委之一。三编委都因
民主墙坐过牢,徐文立15年,刘青七年,杨靖八年,如徐文立、刘青
一样,杨靖也应是著名的民运人物。在去年我们的教案中,我们13人
因为家庭教会被抓,出狱后杨靖带头要求国家赔偿,我们13人中的八
人紧跟着也来要求国家赔偿,来为基督信仰争辩,我们自认为,我们
——尤其是杨靖弟兄——也应是著名的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

可是,满不是那么回事。杨靖(老)弟兄几十年来坚持信仰、坚持信
念,坚守国内,可是一直没有得到过多少帮助,尤其是没有得到过海
外的多少帮助。我们教案发生后,我们没有软弱,而是坚定地为基督
信仰争辩——要求国家赔偿,并且经历了区公安局、市公安局等法律
途径,目前我们中的一些肢体已经走到要到市中级法院起诉的阶段,
可是我们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帮助。

尤其是杨靖弟兄,是带头申请国家赔偿,因为不熟悉法律,没有律师
帮助,他拖着病重的身体,走了很多冤枉路。在申请完区公安分局的
国家赔偿后,理应到北京市公安局去申请复议。但是由于身体不好,
得不到法律上的帮助,他不得不放弃。只是我们这些身体还行的,不
怕走冤枉路,坚持着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现在,我们已经走到了这一
步,我们就要上北京市中级法院起诉了,为此我们确实需要法律上的
帮助,确实需要律师的帮助,可是我们哪有钱来请律师呀。

我们的海外朋友孙立勇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后援会记得2005年3月24日决定成立后援会后,当晚我就给子
  明老师打电话,向他汇报我们的决定,他听完很高兴,并叮嘱我
  说:‘后援会要优先救助那些不知名的良心犯,这样才有生命
  力。因为不知名的良心犯及其家属所承受的苦难比知名良心犯及
  其家属要大得多。’从此,知名度低者优先救助就成为后援会的
  救助原则。”

也正是我们的海外朋友孙立勇,时常关心、帮助我们这些“知名度
低”的良心犯,在过年时,给我们寄来一些钱,来使我们能过好年。
其实,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并不比那些“知名度低高的”坐牢时
间短,如杨靖曾坐牢八年,如我是判刑、劳教、治拘、刑拘、监视居
住都经历过。并且,就做事来时,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并不比那
些“知名度低高的”少,如我们一直坚持聚会,时常写文章。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我们这些“知名度低的”只能是默默地奉献
着。为了理想,我们曾失去了很好的工作,如我失去了原有的医生工
作;不少朋友还失去了家庭(妻离子散)。但是我们依旧是一直坚守
着我们的信仰与信念,我们无怨无悔。只是,现在,我们的朋友、弟
兄杨靖老弟兄生命垂危,他确实需要我们的帮助,望肢体们、朋友们
帮助我们这位“知名度低的”杨靖(老)弟兄,帮助他挺过来,他是
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2015-03-04)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5-03-05〕
============================================================
最后编辑时间: 2015-03-05 10:10: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