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2015-03-01 16:07:04  [点击:1844]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徐水良


2015-02-27



许多朋友把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混为一谈,都予以否定,这是不对的。


长期以来,一些经济学家,及到这次争论中涉及的樊、寒教授的文章,及胡平对价值理论的评论,存在逻辑错误。


胡平说:“效用性加上稀缺性才构成价值--建议学学边际效用论。”


胡平这个说法,其实是重复历史上庸俗经济学家的理论,是错误的。包含了多重错误。一是效用性是使用价值,不是交换价值,即不是平常简称的价值。二是稀缺性则是另一个问题,边际学派学者和理论,把它们与价值混为一谈,不对。


边际效应和稀缺效应解释的主要是价格在竞争中的形成,是关于价格的理论,不是关于价值的理论。所以用这些理论来批判劳动价值论,是逻辑错误。


胡平这些学者和西方庸俗经济学家的理论逻辑水平比他们之前的古典经济学家,以及后来的马克思低了一个等级,所以只能吸引理论水平比较低的人。樊、寒教授的机智的批判,有很多不错的东西和道理,有很不错启蒙作用,但经济学上面,无法真正批倒马克思主义。


我的意见是原则肯定劳动价值论,原则否定剩余价值论。


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的前人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等古典经济学家发现和提出来的,不是马克思的发明。威廉配第发现劳动价值论,早于马克思的《资本论》两百年。马克思对劳动价值论有一定贡献,但同时也把自己的一些错误加到这个理论中去。必须纠正马克思的错误,但不是原则否定劳动价值论。


剩余价值理论是另外一回事,那是马克思的发明,带有根本性质的错误,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想研究和批判,但一直没有时间。


胡平反驳我上面说法说:“正相反。马的经济理论连你的日常生活经济现象都解释不了。”


笔者回答:正因为马解释错误,我们才进行批判。但你不懂经济学,所以把逻辑错误的错误批判,牛头不对马嘴的批判,当作正确的批判。


日常生活表现出来的是价格。所以论述价格的边际效应、稀缺效应等等,来自日常生活,有经验性质,比较符合客观实际。


但你和边际学派等等产生逻辑错误,误以为价格和价值是一回事,以为用边际效应、稀缺效应就可以驳倒劳动价值论,那你们就错了。你和樊、寒教授都接受了这些学者的逻辑错误。


实际上,价值理论是研究价格背后,对价格起控制调节控制作用的价值规律。价值和价格虽然总体上一致,但同时必然有某种程度的背离。


当产品生产过多时,价格降低到价值以下,到一定程度,就产生边际效应,最后产生无利可获的边际价格。


当产品过分稀缺时,价格就会超过价值,就会产生产生稀缺效应。


但这两种效应,都不是推翻价值理论;恰恰相反,两种效应的结果,却是促使价格向价值回归。


特殊的垄断性稀缺,则类似级差地租,价格回归值则是价值加上级差价格。


胡平文章说《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其实是很外行的说法。


有网友支持胡平意见,批评本人意见。


本人继续解释:


价值不是研究价格,而是研究价格背后,是什么影响、控制和决定价格,也就是研究决定价格背后的价值规律。


而这里的价值,指的是交换价值。不是使用价值。


人的智力水平,水准高的少,结果,那些低水平经济学家,总是在同一个问题上,把价格和价值,把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混淆起来,争论一百几十年。主张劳动价值论的经济学家,包括马克思,把他们称为庸俗经济学家,是正确的,没有错。马克思以前,18世纪2030年代,这个庸俗经济学就已经产生。包括马克思以前的和同时代的不少经济学家,及到边际学派,及到胡平和那两个教授,都不过是重复庸俗经济学的同一类错误,这就是:1、把价值(即交换价值)与使用价值(效用性等等)混为一谈。也就是分不清效用性和交换价值之间的区别。实际上,使用价值即效用性是千差万别的,无法交换替代的。能够交换,互相替代的,是交换价值。2、把价值和受价值制约、在市场上外在表现出来的价格混为一谈。


劳动价值论是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等人发现和提出来,他们认为,总体上对价格起控制、调节和决定作用的,是劳动的量。


但劳动的量形成价值,却需要在市场竞争中,以价格形式表现出来,才能在市场上完成交易。因此,当产品生产过多或者稀缺时,价格就会与价值背离。


而那些智力低的经济学家,就像我们学数理化的时候,许多智力低的学生总是搞不懂数理化概念、原理和公式一样。这些经济学家,也总是搞不清这些经济学知识。总是把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价格与价值混淆起来,他们否定劳动价值论,否定事物的内在规律,只是抓住表面现象,结果,就把价值(交换价值)与效用性即使用价值,把价值与价格混为一谈,最后,价值等于价格等于竞争结果等于边际效应和稀缺性等于价格的形成过程。但价值本身究竟是什么?除了重复庸俗经济学价值等于使用价值等于价格等问题的陈词滥调以外,对不起,说不清楚。


那样,商品的价值,就被他们解释成价格,解释成不断随市场变动的东西,即价格,而不再是商品内在包含的固着于商品的相对固定的价值。价值就变成不是商品的内在固定价值属性,而是外在的市场变化的价格属性。


因此,这些人的经济学,与主张劳动价值论的经济理论之间的差距,就像怎么都搞不清数理化概念、原理和公式的中学生作业,同真正的大学学科之间的差别一样大。


而胡平等大多数人,看得出来,根本没有专门学过经济学,也不懂经济学历史,当然更不懂现行经济学的普遍错误。就像小学生看到比较低档中学生作业,就赞叹不已,就与这些经济学家一起,重复经济学历史上延续近两百年的庸俗经济学低档错误。而对大学的东西,主张劳动价值论的经济学,则完全搞不懂,理解不了,于是就怀疑、甚至嗤之以鼻。


改革开放后中国到西方学经济学的,似乎大多数学的是庸俗经济学,所以往往只认庸俗经济学低档理论。虽然这种经济学重实际重微观在经验性量化方面,有它的长处。但理论原理的研究上,却比马克思的经济学还要低一个档次。


经济学是社会科学中研究最多的学科,但迄今为止,仍然是颠倒地建立经济决定论基础上。连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上都是错误的,更何况在逻辑理论方面比马克思经济学还要低一个档次的庸俗经济学了。


庸俗经济学重微观接近实际、缺宏观缺基本原理。马克思经济学刚好相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脱离实际,但有基本原理,而且接受前人劳动价值论基本原理。不过其主要错误,仍然错在剩余价值论基本原理。



附两篇旧文: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笔者今日网上某些跟贴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4-11-28



本人从二十多年前开始批判马克思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理论,这是十多年前的一篇《对马克思价值理论的初步意见》20014月(见附件),本人其他一些文章也提到过马列主义及其经济学问题,可惜没有时间详细研究和展开。


人类的任何思想或信仰,无一例外,都没有不受检验、证实或证伪的特权。不准质疑,无论是不准质疑一神教教义,还是不准质疑马列教义,都只是思想和信仰专制的典型表现而已。马列主义,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经济学,也不例外。


科学的特点是实证。一神教教义,上帝6天创造世界等等,泥土造人等等,已经被科学证伪;耶和华等不断屠杀甚至屠杀诺亚一家以外的全人类,也被普适价值认定是远超希特勒的反人类行为。一神教的政教合一极权专制的历史实践,也在启蒙运动、自由民主潮流和民主革命冲击下中遭到失败。所以,一神教在理性、科学、实践和普适价值范围内被推翻。但在神棍及其非理性的信仰的范围内,一神教仍然抵制科学和普适价值。


马列主义,也在理论上,尤其在实践中,一再被证伪,也被历史证明是违背普适价值的。马列阵营的崩溃,就是被实践证伪的一个重大事实。


一神教和马列信徒可以不承认科学、理性、实践和普适价值。但科学、理性、实践和普适价值是不可战胜的。夕阳西下,这些信仰及其信徒,将越来越走向黄昏和没落。


=====


与理性对立的信仰是主观的,非实证的,它只建立在信仰,也即主观痴迷相信,也即迷信的基础上。但理性和科学,却建立在实证的基础上,而实证,是客观的。被实证证实的理性,就是科学。


人类的一切思想和信仰,最后必然会在实践中被证实或证伪。


虽然神棍和某些准宗教信仰者拼命推崇信仰,贬低理性和科学,攻击相信理性和科学的人没有信仰,甚至鼓吹宗教或他们的信仰不受证伪。虽然在自由民主社会,必须坚持信仰自由,任何人都有权在不危害他人的条件下,坚持自己的信仰。但人类个人和他们的思想和信仰,本质上是平等的。任何思想和信仰,最终都将在实证中被证实或证伪,没有任何思想或信仰,享有不受实践证实或证伪的特权。


=====


对资本论的批判,需要花力气。我看过海外和国内一些学者对资本论的批判,说句实话,其理论和逻辑的严密性,还不如马克思。有人写文章说《庞巴维克早就驳倒了马克思》,其实是很外行的话。


=====


马克思包括《资本论》在内的经济学,以及现在的西方和全世界的经济学,基本上是主张经济决定论的经济学。这是他们的共同传统。批判马克思的经济学,必须从哲学上批判经济决定论开始。


因此,批判马克思的经济学,实际上也包含对西方和世界现行经济学的否定,意味着创造人本主义的全新的经济学。


无论在经济学方面,还是在其他社会科学方面,还有意识科学方面,理论界任重而道远。


=====


有网友说:“神学是不可以证伪的,科学才是可以证伪的,你听说过波普尔这个名字吗?”


笔者回答:这位网友是又一个崇拜洋迷信的。波普尔说了就一定是正确的了?我批判的正是波普尔的观点的缺陷!


科学和宗教及其他信仰的区别,不在于是否接受检验、证实或证伪。相反,人及人的思想和信仰,是平等的。没有任何思想或信仰享有不受检验,不能证伪的特权。科学和宗教及其他信仰的区别,在于一个建立在实证基础上,被客观实际所证实;而宗教和其他信仰,则是建立在主观相信或痴迷相信的基础上。


十多年前,我就在海外批判波普尔观点的缺陷,以及支持此类观点的人污蔑科学的“科学教”等等概念和理论。现在很少有人再主张这些观点了。国内闭塞,还有洋迷信崇拜者迷信这类观点。


=====


我们应该在更广阔的,高度更高的眼界上,研究和批判马列和其他现行经济学的问题。


马列主义的经济学和现行其他经济学的共同缺点,是这些经济学建立在经济决定论的基础上。


事实上,根据我们新人本主义的观点,人类社会,人才是根本,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归根结底,是人以及由人组成的人类社会,创造经济,决定经济,而不是马列主义和这些经济学主张的那样,是经济决定人和人类社会。


马列主义主张经济,主张物质生产和物质生产力对人类社会起决定作用。因此,他们的经济学,基本上只研究物质生产、分配和交换等等,基本上不研究其他两种更重要的生产:人的生产、繁衍和精神产品的生产。当然它们也不研究消费。


事实上,对于人类说来,人的生产和精神产品的生产,其重要性和意义,超过物质生产。归根结底,是前两种生产,决定后一种生产,而不是相反,不是像马列主义经济学那样,是后一种生产,决定前两种生产。


人的生产,包括物质的人的生产和精神的人的生产。物质的人的生产,包括人的生育、抚育、医疗、体育等等;精神的人的生产,包括学习、教育和医疗等等。而教育,包括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等等各种形式。


精神产品的生产,包括生产性精神产品的生产和消费性精神产品的生产。生产性精神产品,包括科学技术和学术理论等等,文学艺术和其他娱乐产品,基本上,属于精神消费品。有些精神产品、文化产品,两者兼具。


中国的一些学者,主张全盘私有化,商业化,提倡医疗教育等等的全盘商业化(他们用所谓的“产业化”一词,来代替“商业化”一词,其实,这些行业本身就是产业),这当然是错误的。所以他们提出这个口号的开始,本人就写了一系列文章予以批驳。


根据我们的人本主义理论,不是一切都可以商业化的。


但是,反过来,把人的生产和精神产品的生产这两个领域,尤其在当代这两个领域的广度和作用远超过物质生产领域的条件下,把这两个领域排除在经济学和价值理论之外,也同样是非常错误的。


=====


必须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这是我不久前为此写下的一段话:


看一下历史,中国和外国,人类历史上,往往有一些人,理论水平不行,于是就提出一些完全违背常识常规的荒唐理论,故作惊世骇俗之言,加上他们的诡辩,借以哗众取宠,赢得自己的名声。


中国这三十多年来,无数伪精英伪公知,以及没有理论的某些领导人,都用这个办法来骗取自己的名声。把没有理论和预见能力的“摸石头过河”等实用主义的猫论摸论,说成伟大的理论。还有全国风行、影响巨大的黄色文明蓝色文明的无稽之谈。还有中国伪精英独特的、耸人听闻地攻击全世界都赞扬的革命、毫无根据宣扬口头改良幻想理论的告别革命理论,“以暴易暴”,“暴力只能产生暴政”的理论。中产阶级理论。腐败是改革润滑剂的理论。先经改后政改、经济改革自然而然导向政治改革的理论。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不顾一切私有化等等大抢劫大掠夺的邓式改革理论。没弄懂自由主义是怎么回事,就被无数伪精英伪公知一哄而上一蜂窝大赞特赞的自由主义理论。还有种族主义素质论,“公地理论”,乡绅理论、贵族理论,党内民主论、一部分人先民主的理论,三百年殖民地理论,没有敌人理论,等等等等,都或多或少,属于此类哗众取宠的荒唐理论。


事实上,从古代三个一神教创始人摩西、耶稣、老穆开始,到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及到近年来许多被吹捧的所谓自由主义的大师,还有佛洛伊德的伪科学,写《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马克斯.韦伯,提出文明冲突论的亨廷顿,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福山,及到胡平提出推崇的理论“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的普里泽沃斯基教授,等等等等,历史上以违背常识常规的荒唐理论,故作惊世骇俗之言的东西来哗众取宠,赢得名声来出名的人,比比皆是。其中,只有马克思等少数人确实有相当知识和学术水平,但他走火入魔,他的马克思主义,给人类带来极大的危害。而其它的大多数人,并无多大知识和学术水平,有的纯粹是骗子,只能靠他们不靠谱的荒唐东西来哗众取宠,赢得自己的支持者。



附:


对马克思价值理论的初步意见


20014



本来,我一直想重新研究马克思的《资本论》及其它经济学著作,对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及经济理论作一个全面的批判,一方面,吸收马克思及前人的理论研究成果,另一方面,又纠正其根本错误,从而建立我们自己的价值理论体系及经济学理论。而且,除价值理论外,其它经济理论也必须根本改造。但一则,打工谋生占去了绝大部分时间,余下的时间又得从事民运及其它活动,很难抽出时间;二则,从国内出来后,有关理论书刊全留在大陆,手头甚至连一本马克思的书也没有,这几年批判马列主义、毛泽东的文章,全凭记忆来写。而要到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等地方去,路又太远,几乎完全没有时间。此外,意识科学、思维科学、社会规范学、社会组织学、文化科学、教育科学及其它科学,更需要做大量开创性工作。因此,在这里,只好先讲一点初步意见,供有关研究经济理论的朋友们作参考。


由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根本错误,马克思的价值理论,同样存在非常严重的原则错误。然而,一种理论是否有重要意义,是否在人类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并不取决于其正确与否,正确的东西,如果很浅薄,那就几乎没有意义,112,在它产生的时候,也许是一个很伟大的很有意义的思想。但到现在,如果一个人只能重复112这样的东西,那么,他的思想就很浅薄,就几乎没有意义,在人类思想史上当然没有任何地位。但马克思的价值理论,虽然其中包含原则的根本的错误,但因为其研究的空前深度,因为其理论的深刻性,却是他对人类的最大的,可以说是很伟大的贡献。马克思以自己的错误,以自己的工作,为后人走向正确、走向更高的境界,铺了相当长的道路。


马克思的价值理论的错误,首先是由于其经济唯物主义产生的。在我们看来,现代生产力,是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是现代人依靠现代科学技术创造出来的。它首先是精神性的,知识和智力性的。(人的生产力,有体力性的,有技能性的,有知识智力性的。)物化的生产力即物质生产力,也是智力、体力和技能的物化,是人的物化的能力,而不是客观物质。现代生产力的物化,主要是知识和智力的物化。因此,马克思的经济唯物主义,把生产力或物化的生产力——物质生产力与客观物质等同起来,是完全错误的。


举例说来,以工业革命为代表的近代生产力,以牛顿力学为基础。英国和欧洲的革命及思想解放运动,为牛顿力学的产生扫清了道路。牛顿力学产生于英国革命几十年之后,是英国革命和欧洲思想解放运动、即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开出的绚丽花朵。而没有牛顿力学,就没有近代生产力。因此,与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完全不同,是科学技术创造近代现代生产力,不是近代现代生产力创造科学技术。有原子弹的理论,才能造出原子弹,有电脑理论,才能造出电脑,这是当代的常识。


但是,纯科学,包括纯科学的牛顿力学,还不是直接的生产力,纯科学只有变成专业科学、应用科学,然后再进一步变成技术,才能进而转化为生产力。这个过程,从牛顿力学到工业革命,大约化了一百年时间。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是完全违背历史的。


至于现代生产力,尤其是以电脑为代表的人类智力和思维的扩展和变革,更是一种生产力的,主要是智力生产力方面的全新的革命,更是由现代人依靠现代科学技术创造出来的。过去的生产力变革,不过是人手的延长,而现代电脑、电脑网络,则是人脑的扩大和眼睛耳朵的延长。


马克思恩格斯的早期,是民主主义者,接受了大量人文主义(人本主义)思想,包括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思想,但他们很快转向实践唯物主义和经济唯物主义。之后,就开始抛弃甚至不断批判人文主义思想。现在有的人把马克思接受的人文主义思想当作马克思的创造,完全不懂历史。但到马克思恩格斯晚年,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起源》等等文章中,他们却又发现他们的经济唯物主义不适用于原始社会,认识到经济唯物主义的个别局部错误,但他们却用两种生产等尽力调和矛盾,坚持实践唯物主义和经济唯物主义的错误。恩格斯的晚年,说劳动创造人,劳动创造世界,这比他们物质生产力创造和决定人类社会的观点,是进了一步,但仍然没有脱出自己错误理论的范围。事实上,生物科学说明,人是由自然界创造出来的,劳动是由自然界发展的人创造出来的,人又通过劳动,创造了物质生产力(而不是创造世界)。


因此,按我们的观点,人的自身发展程度,人的智力、知识的发展程度,在当代,主要是科学技术的发展程度,决定生产力的质的方面;而人的社会发展程度与自然资源一起,决定生产力的量的方面。


按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建立起来的价值理论,原则上包含以下错误:


一、马克思以其一贯的经济唯物主义,只重视和计算物质劳动,主要以体力为主的劳动,只承认它们创造价值,不承认管理及其它劳动的极其重要的意义,甚至把运输等劳动排除在价值之外。实际上,现实的价值,必须包括上述所有劳动。例如,没有运输,人类创造出来的产品,就不能消费,就只是潜在的产品,潜在的价值,只有经过运输,并且经过商品交换送到消费者手中,才能成为现实的产品及现实的价值。尤其是马克思轻视管理劳动的观点,在现代社会中更是错误的;


二、即使把所有这些劳动都计入价值,价值理论也是不完全的。因为现代生产力和现代产品中包含着现代科学,现代技术,也必须包含在价值之中。只有现代科学和技术对生产者完全公开,并且为生产者平等地掌握之后,人们才可以平等地减去这一因素。把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扩展到除科学技术外的前述所有劳动,才可以近似地以这些劳动来计算价值。因此这种扩大了的价值理论,是否成立,是有严格的先决条件的,并且是近似的。


三、科学技术的价值,像马克思讲到的艺术一样,是很难用价值理论来衡量的,并且是复杂得多的过程。我们不要把一切商业化、价值化,不仅不要把人的生产包括生育、扶育和教育完全商业化、价值化,也不要把科学技术的生产和艺术生产全部商业化、价值化。企图把一切商业化、价值化,是经济异化的社会,即资本主义商业社会的特点。但一切商业化价值化的社会,人成为自己的创造物商业和价值的奴隶,其实是很可怕的社会。如果一切都商业化,在那种社会,像希特勒那样虐杀残疾人,在理论上也是合理的。


人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计算科技及艺术的成本。科学,主要是技术,有时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商业化,但千万不要把一切商业化。尤其是纯科学,对人类的贡献,难以估量。可是,这种意义巨大的纯科学,比一般的科技意义大得多的纯科学,却无法或很难商业化、价值化。如果用短视的商业眼光来看纯科学,那么,纯科学就将受到极大的摧残。为了全人类的利益,人类和一切有力量的国家,应该化很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来发展纯科学,即基础科学。


四、即使按马克思的价值理论,价值也只与劳动的量有关,与劳动的质无关。与生产力的质更加无关。因此,体力劳动只扩展产品的量,包括物质生产力的量,它不会创造生产力的质,不会创造出新的生产力。新的生产力,生产力的质,现代生产力,是由现代人用科学技术创造出来的。因此,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是掌握现代科学技术的知识分子,不是作为体力劳动者的工人。因此,即使按马克思的价值理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理论也是错误的。至于人的精神产品和精神生产力,包括智力生产力,以及其它非物质的生产力,则更加是由父母,教师,学生,科学家,工程师,作家,知识分子创造出来的,与体力劳动更加无关。马克思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理论更是完全错误的。


五、马克思价值理论的价值计算,在技术上无法操作。这种理论只有纯理论的意义。实际上许多地方是不合理的。其中包括马克思的整个价值计算体系,颇不合理,更加缺乏实际操作的可行性。为了技术化、合理化,必须应该结合现代会计和统计学,进行改造。



最后编辑时间: 2015-03-01 19:01: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