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唐宝林,徐书鸣/采:《唐宝林:为陈独秀正名》 2015-02-08 09:27:57  [点击:3111]
 ┌──────────────────────────┐
 │        唐宝林:为陈独秀正名        │
 │                          │
 │         唐宝林,徐书鸣/采         │
 └──────────────────────────┘

   ┌──────────────────────┐
   │ 学术界为陈的正名运动,不是为正名而正名, │
   │ 最终目标还是为实现陈主张的民主制度。   │
   └──────────────────────┘


   【这里应该展示唐宝林的肖像。】

 ┌──────────────────────────┐
 │ 【嘉宾简介】唐宝林,1939-02-14生,上海人。1964年 │
 │       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毕业。现任中国 │
 │       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获得对 │
 │       社会科学突出贡献政府特殊津贴。长期从 │
 │       事中国革命史研究工作。研究方向:陈独 │
 │       秀、中国托派、宋庆龄、“1.29”运动  │
 │       等。其代表作《陈独秀全传》的大陆版已 │
 │       于近期由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     │
 │                          │
 │ 本文系根据对唐宝林老师的书面采访记录整理而成,经 │
 │ 作者审核发布。                  │
 └──────────────────────────┘

陈独秀研究会:保守与改革激烈博弈年代的产物


〔“徐”→徐书鸣;“唐”→唐宝林〕

徐:陈独秀研究会是国内最早以组织形式为陈独秀正名的团体,它成
  立的契机是什么?
唐: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改革开放初期,思想界比较活跃,言论比较
  自由。于是来了一个“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反对精神污染
  运动”。在1986年秋天某天早晨的全国新闻联播节目中,还发表
  了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负责人廖盖隆批判学术界“为陈独秀右倾
  机会主义翻案”是“史学界精神污染的突出表现”指责。但这个
  运动引起了广大群众特别是知识分子的极大不满,受到了抵制。

  当时我正在上海与撰写《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历史长篇》的著
  名历史学家李新(主编)、孙思白、陈旭麓等在一起。当时他们
  还组成编委会,编辑一套《中国革命史丛书》,其中有一本《陈
  独秀传》,其1927年大革命失败以前部分,为上册,取名《陈独
  秀传(上)──从秀才到总书记》,已为编委会会成员任建树接
  手,1927年至去世,为下册,定名为《陈独秀传(下)──从总
  书记到反对派》,由于我在1981年《历史研究》第六期上发表了
  《试论陈独秀与托派关系》长篇论文,引起史学界关注,后由李
  新等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评为该杂志成立30周年优秀论文奖,
  李新指定由我撰写。这次编委会审查了我的初稿。本来决定当年
  出版。但听到上述“反对精神污染”的广播后,由于上册中涉及
  “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问题,作者的写作极为慎重,拖了一年
  多才完成。此其一;

  其二,由于政治运动后的严峻形势,上海人民出版社也不敢迅速
  出版此书。一直到1989年3月才出版。但是,在书的版权页上,
  却写为9月出版,1991年5月印刷。后来我从责编打听到:一是此
  书的出版,中央有规定必须中央党史研究室审批。在当时严峻形
  势下,若送中央审批,必然不批准。后来他认识上海市委宣传部
  的一位负责人,在保证没有违禁内容的情况下,默认出版。为此
  我尊责编之嘱,删除了许多陈独秀晚年批判无产阶级专政和马列
  主义的言论。并在出版前言中,写了一些很无奈的话。二是,本
  书早在1989年4月就已经出版。但由于6月接着发生了世界震惊的
  事件,一直不敢正式印刷发行。所以拖到1991年才正式出版。就
  这样,我的第一本半部陈独秀传,完成后整整压了五年才出版。
  但此书的出版,毕竟填补了学术界的空白,也使我名声大振。获
  华东地区1989~1990年华东地区优秀政治理论图书一等奖,并在
  著名的上海图书馆的出借率上,连续多年名列榜首。

  同一时期,胡耀邦总书记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被保守派
  赶下台。再加上出现了严重的腐败现象──“官倒”。保守倒退
  与继续前进的两种力量博弈、纠结相当激烈。于是北京、上海、
  安徽史学界一些研究五四新文化运动、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上早期
  传播、建党和第一次大革命的学者,特别是过去多因讲过或写过
  陈独秀真实历史并给予积极评价而受到过冲击的、有良知的学
  者,经过串联,在1989年3月,借北京市委党校一间教室,召开
  了第一次《陈独秀学术研讨会》,在会上成立了“陈独秀研究
  会”(选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林茂生为会长,北京金融学院教授王
  树棣为秘书长,北京科技大学王光远为副秘书长),协商决定继
  承1979年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学术讨论会和1981年纪念中共成立
  6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比较公平地评价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马克
  思主义传播和建党过程中的作用的精神,推动陈独秀研究的发
  展。在那两次研讨会上,大家的思想刚从文革中解放出来,中央
  又针对文革教训,提出要实事求是的重新评价历史人物。所以开
  得比较热烈,一致认为应该肯定陈独秀在五四和建党时期的应有
  地位和作用。如以儒将闻名的萧克将军在中共建党60周年学术研
  讨会上说:

    “陈独秀问题,过去是禁区,现在是半禁区,说是半禁区,
    是不少人在若干方面接触了。但不全面,也不深入,大概有
    顾虑。”

    “不认真研究陈独秀,将来写党史会有片面性。不久前看纪
    录片《先驱者之歌》,就看不出五四时期的总司令和创党的
    最主要人物。在创党的镜头中,一出现就是李大钊。然而
    ‘南陈北李’是合乎历史事实的定论。李大钊作为建党主要
    人物之一是对的,但陈独秀应属首位。”

  这就有力地推动了历史人物特别是陈独秀的研究。可以说,《陈
  独秀研究会的成立,得之于萧克将军的推动。

  但是,接着发生了学潮。研究会没敢进行任何活动,1992年全国
  研陈学者在安庆举行了第二次《陈独秀学术研讨会》。当时陈独
  秀的三子陈松年还在世,他的两年女儿在当地有关部门工作。由
  她们联系,并得到安庆政协的帮助,借到场地,召开了这次研讨
  会。当时学潮的影响已经慢慢消去,特别在安庆,由于历史上毛
  泽东曾指示照顾陈独秀后人的缘故,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普通
  人们,都对陈有敬仰之意。原在乱石岗中的陈独秀的墓,在文革
  十次路线斗争的大批判热潮中、大批“第一次机会主义路线头子
  陈独秀”时,因陈松年把墓碑藏去,未招破坏。后经陈松年到北
  京,由史洛明帮助,向中央反映恢复陈独秀墓碑墓地,得邓小平
  亲自审批,得到一笔经费,墓地得以修复,成为当时一个旅游参
  观的景点。研讨会在此召开,也是为了瞻仰陈独秀的新墓地。所
  以,全国研陈学者,也带着一种“朝圣”的心情,来到这里,会
  议开得很成功。会上决定吸收我与王树棣并任秘书长,由于林忙
  于教学,王长期患病,实际由我主持会务。


《陈独秀研究动态》:顶着风险推进“陈独秀热”


徐:主持陈研会期间,您所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就是创办会刊《陈独
  秀研究动态》,能否介绍下这段办刊经历?
唐:第二年(1993)10月,我为研究会创办了会刊《陈独秀研究动
  态》,当时研究会平时没有与会员联络,只在开研讨会时才活动
  一下,我觉得没有意思。应该出一份会刊,创造一个会员之间交
  流新资料与新成果的平台。此主意得到王树棣和林会长的积极支
  持。于是就干了起来。因为是纯学术性的,也没有想到有什么风
  险。当时没有经费,只能白手起家,靠单位赞助。第一期是油印
  的。稿子全由我组织。

  第一篇是“新论”《为什么产生左与右》,是我们中国社会科学
  院院长胡绳同志的内部讲话(在1992年4月2日社科院干部读书班
  上讲话摘录),在经得胡绳同志首肯以后,此文得以刊发,其内
  容是分析党史上的左与右,批判了传统观念上的左与右的阶级性
  及左比右好的错误。其中特别举了陈独秀的例子,给人耳目一新
  之感。他说:

    “很久以来,人们有一种‘左’比右好的说法。说‘左’是
    认识方法的偏差,而右是阶级立场错误。我认为马克思主义
    是要做阶级分析,但阶级分析一定要用得恰当。通常一种说
    法是:‘左’小资产阶级,右代表资产阶级和地主阶级……
    其实这样简单的阶级分析是不行的,不可取的。党内产生右
    的倾向,我看也不一定简单地说就是代表资产阶级、地主阶
    级。革命队伍里右的偏差,也可以由认识上的偏差造成。比
    如说,大革命时期犯了右的错误,陈独秀和一些在右的倾向
    的同志,难道说他们都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吗?恐怕不好
    那么说……”

  第二篇是《新资料》《托洛茨基致伊罗生信(摘)》,我在“编
  者按”中说:“最近我们从上海九旬老人郑超麟处获得他的海外
  挚友王凡西先生译自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保存的托洛茨基致伊罗
  生的九封信。信在内容是对伊正在撰写的《中国革命的悲剧》
  (即第一次大革命史)初稿提出评论和修改意见,其中两封信披
  露了一些当年共产国际决定中共加入国民党的内幕和托氏对此事
  的态度,以及对陈独秀的评论。”

  第三篇是《历史回顾》,刊登了我在收集陈独秀后期历史档案中
  发现的一份中宣部1954年的一份文件,指示编辑出版部门对陈独
  秀的文章,必须使用时,“应有适当的批判,或加注解说明他在
  当时的作用和后来叛变革命的行动。”

  第四篇《论著介绍》,介绍了当时已经出版的美、日、台、上海
  四部《陈独秀传》。

  末尾是《论著目录》《1979年以来研究陈独秀论著目录》。后来
  这个栏目由东北农垦师专教员林修敏承包,专门收集每年出版和
  发表的陈独秀论著目录,给每个会员提供极大方便。

  第一期就是这样,我为会刊定下了“新观点、新资料、全信息”
  的交流平台的规格,免费赠送给会员(主要是参加第一、第二次
  研讨会的成员)。第二期的《编者的话》说:

    “本会系学者联谊团体,无经费来源,故会刊是在极端困难
    的条件下编印的,主要靠各方面的赞助。编辑尽义务,作者
    无稿醣。第一期由中国金融学院(即王树棣所在单位)赞助
    打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赞助邮发。免费赠送给会员
    及有关单位的人士。望各方面继续支持使本刊得以维持下
    去。”

  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引起正义人们的极大同情,再加上内容的
  高规格,受到如饥如渴学者的热烈欢迎,大家纷纷要求捐款。于
  是,研究会规定:从1994年起每个会员交纳十元会费。会刊上将
  公布交纳会费者名单,以代收据。从此,每期都有大量捐款公
  布,多数是100元,并且每年都捐款。有的动员单位捐款,则有
  五千元甚至万元。这就使研究会有充足的经费开展活动:如会刊
  从第二期起改为打印,而且篇幅越来越多,内容更加丰富。第一
  期只有八页。停刊号第39期达到了85页。还每二年一次的陈诞辰
  和忌日,在北京、安庆、南京、上海等地,共召开了八次《陈独
  秀学术研讨会》。利用香港书号给每个会员印送了三集《陈独秀
  研究论文集》,均由我主编,约102万字;还印送了会刊一至停
  刊号(第39期)合刊本,约132万字。

  因此,有人在2009年的新浪博文中说:

    “一个原来并不为人注意的小小的民间学术团体,依托其会
    刊,顶住愈来愈大的风险,把这股‘陈独秀热’,一浪高于
    一浪地持续推向前进。其交纳会费、自动捐款而加入研究会
    的会员,迅速从开始时的37人,发展到2003年的675人(这
    些会员,除大多数人是国内学者外,还有港台、俄罗斯、日
    本、韩国、美国、英国、德国的学者)。国内的会员,除了
    一部分过去在肃托运动中受到错误处理、现在还未得到平反
    的冤主之外,主要有两部分人组成:一是全国各大专院校的
    历史研究和教学工作者,一是过去革命战争时期满腔热情为
    ‘民主中国’而斗争、解放后在一系列‘专政运动’中饱受
    困惑和折磨、改革开放后又猛醒、重新为中国政治‘民主
    化、现代化’而燃烧晚霞的‘两头真’干部。终于,这个陈
    研会不被容忍,于2003年11月4日,在不给丝毫理由的情况
    下,被突然‘取缔’。但是,这股求真求实的‘陈独秀热’
    却是无法镇压下去的,目前正在向纵深发展。”


吴江事件:“内部刊物也需要刊号”

唐:2001年2月会刊《陈独秀研究动态》第23期,刊登了原胡耀总书
  记的理论顾问、红旗杂志社领导人吴江教授的一篇文章《今天怎
  样看马克思主义──与香港友人的谈话》,其主要内容是说马克
  思出版《资本论》第一卷后,发现资本主义社会并不如他原先预
  料的那样:随着一次次经济危机的爆发,逐步走向衰落和灭亡,
  无产阶级应该不断发动巴黎公社式的暴力革命,推翻资本主义,
  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相反,资本主义社会每经过一次经济危机,
  向更高更繁荣的社会发展了。所以,马克思生前没有再出版《资
  本论》第二、三卷,而是在他去世后由恩格斯帮助出版的。恩格
  斯根据马克思晚年思想,领导第二国际,反对各国无产阶级再进
  行暴力革命,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高度发展的母
  胎中自然而然地孕育的,无产阶级应该参加资本主义社会的议
  会,使其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而不是用暴力革命人为地进行剖
  腹产,强行建立社会主义。谈话还从理论上分析了苏联和中国的
  社会主义的种种弊病。

  这篇讲话发生了广泛的影响,被辗转传阅和复印,一份落到北京
  出版署领导人手中,几位领导人在上面写了严厉批判的指示。于
  是该署稽查大队一人拿了这份会刊,找到了当时任主编的我,详
  细了解了会刊的编辑、发送情况,最后问:“你们有刊号吗?”
  我答:“会员间交流的内部学术刊物,又是非卖品,不需要刊号
  吧!”他说:“不行,内部刊物也要内刊号。否则就是非法刊
  物。你们现在就是非法刊物。必须立即停止,如果你们要继续
  办,必须到我们出版署去申请内刊号。”又补充说:“这个决定
  你们必须执行,我回去后就向你们社会科学院通报,你们办了一
  个非法刊物,已经被停止编发。”第二天我到北京出版署申请刊
  号。一位年轻同志接待了我,对我说:“老先生,陈独秀问题是
  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我劝你不要申请,申请了也没有人能批,
  批准了也没有人能审查你们每一期的内容。”当我离开时,我发
  现墙上贴着一个布告:《简报》可以不用申请刊号。于是我回来
  后就把《陈独秀研究动态》改名为《简报》继续印发给会员。没
  有再引起官方的注意。


陈独秀研究论文集:“判刑”或者“罚得你倾家荡产”


徐:在主持会务期间,类似吴江事件的问题想必不少,陈研会还遇过
  哪些困难?您又是如何应对的?
唐:1997年,在联共(布)、共产国际关于中国革命的绝密档案资料
  翻译出版到中国来之后,引起国内史学界的轰动,其一~六辑,
  正好是从建党到大革命失败(1920~1927)联共政治局和共产国
  际指导陈独秀和中共的系统档案资料。有力地否定了“陈独秀右
  倾机会主义”的传统观念,从而引起了中国党史界的一场革命。
  由我们研究会发起联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中共党史学会
  等七家机构,于1999年12月北京举行了盛大的纪念陈独秀诞辰
  120周年《陈独秀与共产国际》学术讨论会,会上发表了一批为
  陈右机错误平反的论文。会后也出现了一批类似文章。

  我在2000年8月,选编了一批论文,利用香港书号以研究会名
  义,印发了陈独秀研究文集之二《陈独秀与共产国际》(约31万
  字),赠送给会员。结果被有关部门发现,三个人找到我,了解
  情况后说,这是违法行为,用香港书号在大陆印刷书籍,必须经
  国家出版署批准。去年全国只批准了一本。对我的违法行为,可
  以有两种处理:一是判刑,二是罚款,罚得你倾家荡产。后来近
  代史研究所领导出面,为我辩护,念我无知初犯,又是为了学
  术,免予处分。但在2006年,陈独秀研究会被取缔后,还剩馀一
  万多元,除了把全套会刊汇集出合订本送给会员外,由我主编陈
  独秀研究论文集第三集──《重新认识陈独秀》时,印刷工人发
  现有相关部门人员在前一车间检查,于是匆忙撤出掩藏,过后也
  不敢再继续,留下1/3篇幅没有校对就装订成册,不得不在每册
  中加一页校对表。

  我深感在这里学术研究之难,出版更难。再结合研究会最后被取
  缔,可以看到宪法上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之自由,完
  全是一句空话。


吸收托派释放犯公民入会及陈独秀后期思想学术研讨会的召开


唐:陈独秀研究会成立后,应上海和温州一批原托派分子释放犯已成
  公民的要求,吸收他们入会。这些托派公民出狱后,都与郑超麟
  有联系。从郑处看到陈研会会刊后,十分感兴趣,纷纷要求加入
  研究会。我周围的同事和朋友,都反对这些人加入,他们还是把
  这些人视为异类,更担心研究会成为这些人翻案的工具。我认为
  我有能力坚持陈独秀研究的学术方向,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
  而他们能帮助我们研究陈独秀,如郑超麟那样,何乐而不为呢!
  因为他们熟悉陈独秀后期与托派的关系和历史。他们积极交纳会
  费和捐款,积极撰写论文,参加每次学术研讨会,为陈独秀的研
  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当局和很多群众长期对我做法表示不满
  和担心。

  2001年5月,第六次《陈独秀研讨会》(即敏感的陈独秀后期思
  想研讨会),由温州的会员赞助在当地召开。我的单位(近代史
  研究所)党委书记,对此极为不满,经请示院党委后,决定亲自
  参加研讨会,进行监督。结果研究会顺利进行(费用和租会场都
  由当地会员承担,参加研讨会的所有成员,都知道有人监督着此
  会,所以发言特别谨慎和认真),这位书记自始至终一直死板着
  脸,时刻象扑食那样,注视每一个人的发言,特别对温州的会
  员。但最后他也没有任何收获。


“你们不取缔陈研会,我们就取缔你们!”


徐:陈研会在03年被取缔,原因是什么?
唐:2002年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著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1920
  ~1927)出版。这是中央书记处讨论通过的官方新党史。书中吸
  收了学术界为陈独秀正名的许多成果,更吸收了俄罗斯新近公布
  的绝密档案,否定了传统的“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的罪名,批
  评了共产国际在大革命指导中的错误和责任。但仍以内因决定
  论,坚持“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罪名,陈对大革命失败负主
  要责任。主持编著该书的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石仲泉为此在他们
  主编的《百年潮》杂志上,发表答记者问,进行了大力的宣传。
  我在2003年1、2月第31、32会刊合刊上,发表了二万多字《分歧
  已经摆明.让历史去评判──就石仲泉先生谈“陈独秀右倾机会
  主义”,摆摆我们的观点》的文章,引用俄罗斯档案,摆事实,
  讲道理,进行了系统的评论,产生了极大的反响。

  这个事件与上述非法刊物、非法出版等事件,引起了当时某高层
  的注意。他曾问中央党史研究室:“唐宝林是什么人?敢如此胆
  大妄为。”于是民政部应中宣部要求,在2003年11月4日,命令
  我们挂靠的中国现代文化学会作出了取缔《陈独秀研究会》的决
  定,并指示说:不要讲任何理由!还对现代史学会负责人说:
  “你们不取缔陈研会,我们就取缔你们!”

  就这样坚持了13年的陈研会和十年的会刊,终于被无理非法取缔
  了。


为陈独秀正名:不会得到中共正式红头文件的认可


徐:王奇生老师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评价您为陈独秀正名的工作时,
  认为您执着于“三次机会主义大让步”与《汪陈联合宣言》之类
  的讨论,将问题的着眼点放在了讨论谁应对革命失败负责,而漠
  视了大革命更丰富的面相。对此您有何回应?
唐:王奇生的指正完全正确,如果以后有机会应该补充进去。除了王
  说的党组织的发展外,还应补充更丰富的内容:

    1、提携毛泽东到政治局常委的地位。毛泽东由信仰相信无
      政府主义、佛教、实用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思想大杂
      烩的愤青,在听了陈独秀关于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一席
      话,又读了陈推荐的《资本论》等三本介绍马克思主义
      的书后,在1920年夏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进而受陈的
      委托并在陈的指导下,在湖南建团、建党担任湖南区委
      书记,又在陈的指导和帮助下出色地进行工作,受到陈
      独秀的表扬,说在当时全国五大区委中,成绩是最好
      的。于是陈就把毛调到中央,帮助筹备1923年的中共三
      大上,并在三大上被选入中央五大常委之一的秘书。此
      秘书权力之大,中央文件必须由陈(委员长)与毛联署
      才能发出。不久,陈兼任的中央组织部长又有毛接任。
      为毛后来成为中共领袖创造了极好的条件;而且在大革
      命后期,陈虽然反对毛在湖南进行的过火的农民运动,
      但还是提拔毛任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主任。为他日后领
      导农民为主力的整个中国革命打下了基础;

    2、陈独秀屡屡委曲求全,违心地执行共产国际路线结果落
      下个替罪羊的下场,更为毛以后巧妙地利用共产国际和
      苏联的援助又不受其控制,提供了沉痛的教训;

    3、大革命在南方四省的革命影响,为后来毛走农村割据道
      路,打下基础;

    4、毛为中国革命胜利总结的“三大法宝”,大革命时期都
      提出来了,实行了、得到了深刻经验和教训,党如果没
      有独立生,受莫斯科遥控,就没有胜利的可能;苏联全
      力武装国民党蒋介石,不给共产党一枝枪,尽管工家运
      动搞得轰轰烈烈,但没有力量,没有武装就没有一切。
      所以毛说“枪杆子里出政权”。五卅和北伐的胜利,说
      明了统一战线的重要性,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说,陈独
      秀领导的七年,为1949年的胜利留下了基因。

徐:陈独秀的污名在中共党内已成定论多年,为何近年来它却逐渐开
  始接受为陈独秀正名的工作?
唐:由于学术界作了30年斗争,而且证据充足,当局又不再是陈案制
  造者,所以被迫在非正式中共文件中,承认了学术界的成果,作
  些辩解性的点点滴滴的“正名”。这些承认学术界成果的工作,
  都是十分勉强和羞羞答答的,而且是且战且退的。如在中宣部
  1984年13号文件,主要是禁止为陈独秀开除党籍平反和不能把陈
  当作党内人物,却承认说他汉奸是不能成立的。另外借毛选再版
  机会,在注释中作了一些改变。

  但只要是共产党领导,只要不改变毛泽东的路线和一党专政的制
  度,而实行允许反对党合法存在的民主制度,绝不会如开除陈独
  秀那样,发出中共中央的正式红头文件(如为刘少奇平反那样)
  为陈独秀平反。因为陈独秀的最后思想的核心是实行多党制,特
  别是反对党合法存在;国家领导人民主竞选;实行言论、出版、
  集会、结社自由;无法院批准不能逮捕人的法制社会。

  学术界为陈的正名运动,不是为正名而正名,最终目标还是为实
  现陈主张的民主制度。


陈独秀的民主观:“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徐:在讨论陈独秀的思想时,其民族观和民主观是绕不开的两个要
  点,在分析前者时,您澄清了那时反帝跟反满,两种民族主义思
  潮之间并非没有间隙的,那么,能否请您就陈独秀的经历具体解
  读下这两种民族主义思潮?
唐:陈是主张反帝而不反满的典型,他认为满清是中国人中的一民
  族,反对清政府不是反满族。而当时中国危亡的危机主要是外国
  帝国主义入侵,所以主要矛头应该反外国帝国主义,只因清王朝
  奴颜婢膝,阻止人民反帝,所以同时要反清王朝。所以陈的民族
  主义是反帝反清政府。孙中山及其同盟会的骨干则只反满,有强
  烈的“种族革命”的色彩,不反外帝,反而希望借助外国势力来
  帮助他们的国内革命。

  所以国共合作时期,陈独秀和马林不断批评孙中山,孙要开除他
  们。苏俄若庇护陈,他就开除苏俄的顾问。新三民主义是接受了
  反帝的主张,实际上还是不反帝。因此发生了要开除批评他不反
  帝的陈独秀和马林。

  在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政权后,孙认为反满为标志的种族革命已
  经完成。成了反对北洋军阀统治的国民革命。但对帝国主义还寄
  予希望能给予帮助,所以还是不反帝。蒋介石深得其直蒂,坚持
  不反帝而千方百计争取帝国主义的援助,完成其统一中国和反共
  的霸业。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孙中山不反帝的种族革命观念最
  终成了国共分裂的根源之一。

徐:您多次提到,虽然陈独秀后来转向马克思列宁主义,但他早年对
  西方民主理论的信仰还有影响。这种民主观的影响与他后来和列
  宁主义的决裂是否有关系?
唐:陈因相信列宁主义说的“无产阶级专政”即多数人的民主,比资
  产阶级民主“高百万倍”才接受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并为之而奋
  斗了16年(1920~1936)。当他看到无产阶级专政被斯大林造成
  无数触目惊心的反人类罪恶时,他猛然醒悟坚决反对一切独裁
  制,主张彻底的民主化。所以,他的根深蒂固的民主思想,使他
  误入了列宁主义,又使他与提倡无产阶级专政的列宁主义决裂。
  因为他把无产阶级专政误作“无产阶级民主”。

  民主对于陈独秀来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例如在接受无
  产阶级专政的列宁主义时,他曾说:现在有许多人拿“德谟克拉
  西”和“自由”等口头禅来反对无产的劳动阶级专政,我要问问
  他们的是:(1)经济制度革命以前,大多数的无产劳动者困苦
  不自由,是不是合于‘德谟克拉西’?(2)经济制度革命以
  后,凡劳动的人都得着自由,有什么不合乎‘德谟克拉西’?那
  班得不着自由的底财产家,为什么不去劳动?到了没有了不劳动
  的财产家,社会上都是无产的劳动者,还有什么专政不专政?
  〔陈独秀:《答柯庆施》,《陈独秀著作选编》第二卷,第297
  页。〕而晚年他却说:所谓“无产阶级独裁”(中共称“无产阶
  级专政”──引者),根本没有这样东西,即党的独裁,结果也
  只能是领袖独裁。任何独裁都和残暴、蒙蔽、欺骗、贪污、腐化
  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离的。〔《我的根本意见》(1940年11月28
  日),《陈独秀最后论文和书信》第三页。〕


“终身反对派”:陈独秀与苏联的恩恩怨怨


徐:陈独秀最早对苏联政权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它在反侵略战争中
  不坚定。后来逐步向苏联和共产国际靠拢,意识形态和政治策
  略,哪个因素对陈的转向更为重要?
唐:这个问题中的“最早”是什么时候?陈从建党开始,到1927年,
  完全服从共产国际(苏联),不存在“持否定态度”,也不存在
  “逐步向苏联和共产国际靠拢”。

  在二战中,苏联为对付英美的墓尼黑阴谋,先是与德国签订互不
  侵犯条约,继又为了建立屏障,入侵小国芬兰。陈认为这是与法
  西斯勾结的帝国主义侵略行为,进行了严厉的谴责,“是持否定
  态度”。后来见被希特勒入侵后苏联也联合英美抵抗法西斯,他
  的态度也转变了。在他生前写的最后一篇文章《被压迫民族之前
  途》中,不再全面否定(包括列宁)苏联的一切,而是肯定了列
  宁领导的10月革命及“前期苏联”,强调在帝国主义的现世界,
  任何一个民族单靠自己一个民族的力量,不可能抵抗帝国主义的
  入侵。“只有和全世界被压迫的劳动者,被压迫的落后民族结合
  在一起,推翻帝国主义”。这个思想显然又回到1920年他接受列
  宁主义时的状况,但又带有空想的色彩。

  陈的思想对现实形势的变化,有极端的敏感性,针对今天的形
  势,他会得出这个结论;明天形势变化,他也许会得出相反的结
  论。自相矛盾也不顾。他认为诚实的人,光明磊落的人,应该如
  此,思想要随形势发展而变化,所以他是“终身反对派”,从来
  不作检讨,也不认错。这是他的性格决定的,不是“意识形态和
  政治策略”。邓小平和李维汉都曾说过:陈独秀是中共党内少有
  的光明磊落的人。这也说明陈是不懂政治策略(手腕)的书生革
  命家,决定了他失败的悲剧下场。

徐:您刚才提到至27年为止,陈独秀对共产国际是“绝对服从”,其
  中意识形态和财政上仰仗苏联,二者哪个扮演的作用更为关键?
唐:信仰是思想上起作用,经济财政上仰仗是实际革命行动上的需
  要。二者在不同层面上都起着关键作用。

徐:陈独秀虽然在大革命后转向了托派,但是他的诸多观点与托派并
  不一致,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转向,甚至能受到托洛茨基的赏
  识?这种理念的差异与他后来和托派分裂是不是也有关系?
唐:陈转向托派主要是托派和托洛茨基解开了陈独秀在大革命失败问
  题上蒙冤的苦恼──大革命失败的根源和责任。出于感激之情。
  理性上陈欣赏托的党内民主的主张。但是,当党内民主变成无政
  府主义,托派组织变成“吵闹不休的俱乐部”而一事不能作时,
  陈绝望了。托的基本理念也是“无产阶级专政”,因此当无产阶
  级专政演变成斯大林的领袖独裁、残暴、腐败、愚昧等种种罪恶
  时,陈的民主理念苏醒,他自然与托分裂了。

  而托氏所以欣赏陈,主要看上陈是他反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一种
  武器,同时陈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威望又是他创建第四国际
  (托派国际)可以利用的一个资本。总的来说,民主理念是陈与
  托分裂的主要原因。

徐:从陈独秀与苏联的关系来看,苏联对中共早期道路选择负面影响
  要多于正面帮助。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苏联对中共发展的影响?
唐:从整个苏联与中国革命的关系来看,杨奎松的《莫斯科与中共的
  恩恩怨怨》已经说得很详细了。

  从陈独秀时期的中共七年来看,有两面性,莫斯科错误的遥控,
  的确造成了中共严重的失败和灾难;同时也给中共留下了宝贵的
  遗产,打下了日后胜利的基础。否则完全靠中共独立摸索,独立
  奋斗,中共决不会有1949年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强盛。因为
  任何革命或政治斗争,都是有组织的政治力量和经验的博弈,中
  共若无苏联的资金、武器、经验和派来代表指导,很难在这么短
  的时间内走出少数知识分子的圈子,成为一个全国性、群众性、
  政治上成熟的强大政党。


毛泽东与陈独秀:“感激”却“永远不会为陈说话”


徐:陈独秀对毛泽东曾有提携之恩,但后来毛对陈却多有批评,甚至
  在接受斯诺的采访时,指责陈对大革命失败负有最大的责任,何
  以会如此?
唐:毛泽东对陈独秀的感恩之情已经在1945年七大预备会议上的讲话
  (称赞他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和“建党有功”)和1953
  年视察安庆时指示当地领导人照顾陈家后人中充分表达。

  但在毛泽东领导革命和建设时期,需要斯大林苏联的帮助,不能
  得罪。所以不能推翻斯大林的替罪羊陈独秀的冤案。同时,感情
  不能代替路线上的分歧。毛泽东与陈独秀的根本分歧还是在城市
  中心论和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上。还有允许不允许反对党的
  合法存在民主制度。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是永远不会为陈说
  话,更不会为陈平反。

徐:毛泽东与陈独秀的疏远是伴随陈转向托派所致,但早年胡适与陈
  独秀亦有理念的巨大分歧,为何陈在入狱之后,胡适还能积极营
  救,而毛只是猛烈批判?
唐:毛泽东与胡适是两种不同的人。毛是政客,自称是“马克思+秦
  始皇”,马克思是假,当皇帝是真。为了自己利益的需要,可以
  不择手段。好事能做,坏事做绝。胡适是一个有政治操守、有民
  主理念和良知的知识分子。二人在陈独秀问题上的不同表现,充
  分说明了这种不同。


对陈独秀的历史评价:“书生难敌政客”


徐:陈独秀到上海建党,一个原因就是其在北大被人诟病“狎妓”,
  您怎么看待“狎妓”和对政治人物历史贡献评价的关系?
唐:从胡适致汤尔和的信来看,陈的确有嫖娼的毛病,但挖伤某妓下
  体,乃是谣言。这两点不应该有争论。人无完人。哪一个政治人
  物或伟大人物,没有这样的问题。中共后来的领导人,毛泽东
  等,玩女人问题都那么严重。但一个功高盖世的伟人,人们往往
  只看到他的历史贡献,而不计较他的私德。

徐:在讨论陈独秀签订《汪陈宣言》时,您评论一句“书生难敌政
  客”,陈独秀晚年遭受国、共、托三面围攻,政治境况极其糟
  糕,是不是也与他的书生性格有关系?
唐:是的!相对于斯大林、蒋介石、毛泽东来说,书生性格决定了他
  的失败命运。如他的耿介性格不可能象叛徒那样,帮助昔日的敌
  人(国民党)去反对自己原创的中共,尽管中共已经变得他很看
  不上眼;同样,他也不愿意与已经变得象斯大林党那样随意草芥
  人命(诬陷其为汉奸、要求枪毙他)的和已经变成农民党的中共
  和好。对于已经成为中国革命制动机的托派极左派,他也只能是
  批判、批判、再批判。这些都表现了他的书生宁折不弯的气节。

(责任编辑:孟尧)


〔原载《共识网.师说》2015-02-04;http://www.21ccom.net/
articles/shishuo/20150204120561_all.html〕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5-02-05〕
============================================================
最后编辑时间: 2015-02-08 09:47:4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