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桑普:《港独言论有权日日讲》 2015-01-25 12:07:51  [点击:3503]
 ┌──────────────────────────┐
 │         港独言论有权日日讲         │
 │                          │
 │            桑普            │
 └──────────────────────────┘


 ┌──────────────────────────┐
 │ 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可以不与外人分享地独自处  │
 │ 理自己和自己家园的事务。因此,香港人民不但有权自 │
 │ 决要谁来担任自己的特首,而且,只要他们认为留在中 │
 │ 国无法最好地追求自身的福祉,他们也有权自决自己的 │
 │ 命运,包括是否脱离中国而独立建国、甚或加入别的哪 │
 │ 个国家。当然,不管港人要不要分离建国,      │
 │                          │
 │   支持港独的言论,有权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  │
 │                          │
 │ ──除非他们吃错了药,决定和自己开玩笑,     │
 │   把港人自己的自决权取消掉。          │
 │                          │
 │   *** 两个国际人权公约的第一条第一款。     │
 │                          │
 │                  ──洪哲胜 编按 │
 └──────────────────────────┘


    【这里的图片无法展示,对不起】

      1月14日,特首梁振英“宣读”占领运动后
       首份“施政报告”,竟然变成地下党员
       针对港大刊物《学苑》的“批斗大会”。
         (网路资料,《民报合成)


1月14日,特首梁振英“宣读”占领运动后首份“施政报告”,竟然
变成地下党员针对港大刊物《学苑》的“批斗大会”。梁振英狠批
《学苑》2014年2月出版《香港民族命运自决》专题及9月编印《香港
民族论》主张香港“寻找一条自立自决的出路”。他当着众多记者面
前翻阅《学苑》及《民族论》,读出内文,声称不满内容“讲到香港
独立”、“民主回归论死亡,香港民主独立应运而生”、“如果香港
人要借助外力去独立,一是借助大陆的独立力量,另一个是借助外
国”。他指出《学苑》9月号更论及香港建军。他强调追求民主应依
法守法,否则沦为“无政府主义”,表示“对《学苑》和其他学生,
包括《占中》学生领袖的错误主张,我们不能不警惕”。他更敦促政
界人士劝阻。他声称上述刊物不单刊登文章还“结集成书”,因而值
得“关注”。其后,记者问梁振英以特首身分批评《学苑》是否小题
大做,会否打压学术自由讨论空间。梁表示有关主张香港独立的讨
论,不是学术研究,而是一种主张,不是小题,需要警惕,在政制问
题上不能“香港问题、香港解决”。

《学苑》随即反驳“狼心狠噬言论自由”,指梁趁机批斗、敌视、恫
吓年轻人,要求梁收回言论,强调“无畏无惧,择善固执,慎思敢
言”。2013年《学苑》总编辑梁继平表示梁振英向学生“扣帽子”,
“用内地讲法,他旗帜鲜明,将港独想法消灭于萌芽,杀鸡儆猴”。
他强调文章并非鼓吹港独,是呼吁港人摆脱奴性,争取探讨港独自由
的权利。至于被梁振英点名批评的《学苑》前副总编辑王俊杰,更不
讳言自己支持香港独立,直指梁是向港大学生及言论自由宣战,表示
自己将会誓死维护鼓吹港独的自由。毕竟《学苑》总编辑及副总编辑
均由香港大学学生全民投票选出,不是只有梁振英的689票。此外,
香港大学校长马斐森没有回应事件,而港大发言人表示校方尊重大学
成员享有言论自由,以及学生会独立自主。由此可见,梁振英的言论
简直是与港大整体与言论自由为敌。套用他的“上纲上线式”语言伪
术,梁振英的言论已经“不是学术研究,而是一种主张,不是小题,
需要警惕”,而且已经“结集成报告内文”,因而值得“关注”。我
更“敦促建制派人士对他加以劝阻”。

回顾近年来香港的本土思潮与独立思潮,已因中共持续批斗,而成为
大家都有兴趣探讨的话题。地本无路,共产党骂多了,就自然成了
路。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专政集团把香港独立演绎成香港重大政治问
题,其来有自。2012年,当时陈佐洱已经批评有些香港人高举港英龙
狮旗。然后,港共集团开始关注本土及港独议题。限奶令争议、广东
道驱蝗事件,参与人士均被标签为忽视“一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
张荣顺去年底呼吁香港人要对一国两制“再启蒙”,建立国家观念。
陈佐洱最后在一个座谈会上,认为年轻人要“补脑”学习国情。接
着,梁振英批评《学苑》的香港自决文章,就是配合当权派的强硬立
场,执行最高指示,确保个人前途。

一、从香港民族到独立建国

我去年曾经拜读过梁振英批评的那两本书。我认为当中所收录的文章
基本上都言之有物,而且对“民族”这个概念的分析尤其精彩。多位
作者屡次援引研究国际关系的知名学者安德森(Benedict Ander-
son)的经典主张,以“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ies)
来界定“民族”这个概念。根据他们的论述,绝大部分香港人虽然在
血缘上是华人(或者更精确地说是汉人),以粤语为语言,学习中华
历史与文化,但是无碍于确认“香港人”本身是一个拥有共同政治体
验与回忆的公民社群,早已形成一个“想象的政治共同体”,自觉不
从属或听命于深圳河以北的中国政权,反而应该拥有独立于中共实际
统治范围以外的政治命运。从这个事实出发,再结合对香港历史的全
面考察,以及各类逃共、拒共、反共的思潮,即可确立“香港民族”
客观存在。

我郑重建议读者好好品读这两本书中的精彩文章,藉以增广见闻。附
带一提,时至今日,依然有些知名人士同意可以“交由全中国13亿人
公民投票来决定香港的政治前途”,未免抵触了香港市民的普遍感
受。至于“香港民族”应否、何时与如何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
以及具体策略如何,及至我们所秉持的原则为何,尤其是如何反制中
国政权的反扑,上述两书均点到即止,未及深论。今后各方宜多加分
析,切磋讨论,众志成城,精益求精,把理论联系实际,把构想逐步
落实。由始至终,香港独立不是梦,要有论辩,要有药方,要有步
骤,要有原则。不惑于驱蝗化外思潮,不陷于华夏大国迷梦。路走多
了,党骂多了,就会自然成了路。

二、提倡港独的言论自由

姑勿论读者是否支持“终结一国两制、香港独立建国”,但大家绝对
有讨论这个议题的权利。既有象王俊杰般支持这个议题的权利,也有
象梁振英般反对这个议题的权利;既可以是学术研究,也可以是一种
主张;不论是否小题,也都可以大做;支持者可以钻研,反对者可以
警惕。这正是“言论自由”的核心价值。如不涉及煽动暴力或者对他
人权利构成明显而立即的危险(例如1967年地下党员派发传单要求
“生劏黄皮狗、真假菠萝阵”之类言论即构成上述危险),“言论自
由”先于“言论对错”,一直是宪政的基本原则。

昔日,1967年香港地下党奉命策动“推翻港英政权,中国接收香港”
的全港性暴动,显然违反当时香港法律,而且已经涉及行使暴力,其
言论自由固然必须受到必要和适当的限制。及至80年代初期,邓小平
推动“终结港英殖民、香港一国两制”,与英国展开外交谈判,虽无
使用实际暴力,但也同样是完全违反当时有效的中国宪法和法律规
定,违反《南京条约》永久割让香港岛的明文规定,并且曾经引起过
广泛的正反意见讨论。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共产党当时要求修法、废
法、创法、改变现状、改旗易帜,也曾经此一时、彼一时、因人而
异。还记得习近平以前的老长官耿颷一度表态“反对中共驻军香
港”,但是当时的中共至尊邓小平竟以“胡说八道”四个字把他狠狠
批了下来。树既倒,习即闪。

无论如何,对于这些不同政治意见,不论理由为何,是否言之成理,
一个客观事实已经明确地摆在眼前:法律从来不是绝对的、永恒的金
刚罩和五指山;当权者往往视法律为统治工具来控制弱势者;非当权
者往往要求废法创法,改弦更张;有识之士则会视法律为公平游戏规
则,因而主张恶法非法。看通历史,明辨全局,就足以一举戳破梁振
英和中共高层的骗术。

回顾历史,所有推动历史巨轮前进的动力和主张,往往都是“改变现
状、于法无据”,而且一切就从思想及言论开始。如今当权者仅以
“改变现状、于法无据”为由,然后贴上“大灾难”的黑色标签,反
对那些呼吁“改变现状、于法无据”的思想和言论,不正是名副其实
的“反动派”吗?如今有人提倡“港独”,没有煽动暴力,因此无论
是非对错,大家绝对有权自由思考、商议、辩论、出版、交流、反
省。没有言论自由和意见交流,也就没有人权和法治。

思想自由与言论自由之真谛在于人性尊严,先于法律,优于法律。生
命、身体、自由、名誉、财产等基本人权都不是任何法律所创设或赐
予的,只不过是通过法律被确认和被保障,藉以形成尊重人权的法治
社会。人权先于法律,先于基本法,本是自明之理,但是港共政权却
一直推动愚民文宣,说甚么“一切源自基本法”,几乎连自己去大小
便的自由都是来自基本法,希望市民感到一切超越基本法和法律的讨
论、梦想、理念都是无用和邪恶的。这是彻底荒谬和错误的。

昔日英国政府以“港英殖民”代替“满清统治”,今天中共政权以
“强国殖民”代替“港英殖民”,谁可禁止明天香港公民有能力以
“独立建国”来取代“特别行政区”?因此,我们大可高谈阔论“港
独”,探讨其理念、原则、时机、策略。当权者仅以“违反宪法和基
本法”来反驳“港独”,论述层次显然极度低劣。

三、共产党员的批斗技俩

梁振英最近以特首身分三番四次针对《学苑》及港独思潮大肆批判,
基本上是延续共产党一贯向文艺界开展批斗的流氓作风。这是“延安
整风运动”的延续,也与1951年毛泽东通过5月20日《人民日报》社
论,批判电影《武训传》“宣扬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政治斗争套路
完全相同。

毛泽东当时通过政府组织(中宣部、教育部、华东局)不断发出指示
和通知,大肆揭批《武训传》,声称这是“重要的政治任务”及“全
国性的思想运动”,还说“武训精神”已经“成为人民教育事业前进
的严重的思想障碍”,进而要求把批评意见普及每一个学校、老师和
文艺工作者,要求他们联系实际检查自己,展开习近平至今仍然津津
乐道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人民日报》接连七天在显著位置刊登
批判活动的动态新闻,专门刊登一大批赞成批判的“读者来信”。及
至批判后期,周扬撰写总结性长文《反人民、反历史的思想和反现实
主义的艺术》。毛泽东还另外找人以“武训历史调查团”名义发表
《武训历史调查记》。最后,《武训传》导演孙瑜、演员赵丹都要被
迫写“自我批评”的文章。事实上,如果把这段话中的“武训”都替
换成“港独”,把《武训传》改成《学苑》,然后把人物姓名改变一
下,不正好类似今天在香港发生的事情吗?这正是习近平口中“两个
不能否定”的真谛。由始至终,共产党的本质从来没有改变,改变的
只是观众的心态。

毕竟,60多年过去了,共产党的招数的确不断“进步”。不但大搞
“延安式”众口一词大揭批、妄想说完100次的谎言不再是谎言(正
如今天梁振英、陈佐洱、港共集团铺天盖地批判港独),而且还要大
搞“文革式”人人表态、个个过关(梁振英、冯炜光分别公开质问议
员及传媒人士本人是否支持港独,达成攻讦、威胁、标签、分化等目
标),甚至进一步把整条战线的武器全面“多元化”。

何谓“多元化”?就是由“众口一词”变成“众声喧哗”。例如针对
香港独立言论和中国“国家安全”问题,趁香港市民面对港独言论自
由问题义愤难平之际,共产党即于1月20日率先出动“黑脸”港区全
国人大代表吴秋北,无端倡议把中国大陆《国家安全法》纳入香港
《基本法》附件三,突然跳过《基本法》第23条的“自行立法”规
定,直接成为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有效法律,同时回避任何记
者采访;然后找出田北辰、叶国谦、陈弘毅、梁爱诗等“白脸”出
来,说吴秋北的说法是不知所谓,或者不尽同意;另外再请“灰脸”
的特首梁振英及前特首兼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出来,声称尚未
研究该项建议,不评论是否适当,只说法律上中央政府确有此权力,
不过无论如何,23条立法“只是时间问题,总有一日会立法”。最
后,董建华再兜底评论《学苑》讨论港独的文章(这才是他那场记者
会的重点),声称《学苑》的观点“值得很多人忧虑,国家主权不容
侵犯,国家安全不容妥协”。他彷佛正在代表习近平对《学苑》作出
“政治定性”。由此可见,这种“黑、白、灰”、“正、反、合”三
色斗争策略,已经不再局限于在中共批斗“黑五类”逼签悔过书时使
用,而是进一步摆开架势,公然向全香港市民的智慧和道德底线宣
战。先分进,后合击。先众声喧哗,再一锤定音。

短期而言,共产党固然春风得意,但是事实上,共产党突然专注揭批
《学苑》探讨港独的文章,却造成极大而长远的反效果,堪称共产党
在香港占领运动过后的重大政策挫败:直接导致《学苑》忽然洛阳纸
贵,人人开始认真讨论港独议题。“香港独立”这个议题从少数人未
成气候的主张,立即变成多数人茶余饭后的话题,而且不论行政长官
的《施政报告》是否如董建华所说“内容充实,远景清晰”,但是香
港市民从今以后都会开始认真阅读与思考《学苑》文章是否“内容充
实,远景清晰”,引申探索,精益求精。提倡港独的少数人士多年来
所做不到的,地下党员梁振英一举就做到了!没有共产党,没有新香
港!

君不见17日当晚,幽默反讽的“真心爱国爱党联盟”在旺角西洋菜街
行人专用区举办《反占中、保振英、撑港独》游行,声称要“宣扬梁
振英的建国思想”,高举中国国旗及共产党党旗,拿起写着“立即清
算江派梁振英”的纸牌,高呼支持梁振英独立建国取代习近平,也有
人手持《香港民族论》一书,表示要“听从”梁振英命令,仔细研究
和警惕。梁振英,你真有办法。有了你,香港独立不是梦了,至少必
定成为今后多年持续热议的香港政治话题。

经此一役,香港人看通看透了中共当前的政治谋略。习近平心里暗
忖:反正现已难望于6月在立法会通过在人大“落三闸”框架下的
“假普选”方案,那么不如趁机尽情抹黑部分香港民主派人士支持港
独,

  一可恫吓独派,要让他们顾忌言论,

  二可制造分化,务求内部互相批判,

  三可炮制罪状,把“伪政改”方案被立法会否决原因,归结为
  “泛民主派、雨伞运动、港独思潮、外国势力联手挑战国家主权
  和危害国家安全”。


我们要认清中共的阳谋,不论是否支持未来香港独立,都应该共同拥
一个更具凌驾性的言论自由原则:“支持香港独立的言论,绝对有权
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
、“当权者无权恫吓或限制不煽动暴力的
香港独立言论,否则于理不合、于法无据”。今天不支持谈论香港独
立的自由,明天就会没有反对当权者的一切自由。

(桑普:政治评论人,律师,台大法律系毕业,现居香港。)

〔原载《民报.专栏》2015-01-23;http://www.peoplenews.tw/。
提供者:(高雄市)Babuza〕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5-01-23〕
============================================================
最后编辑时间: 2015-01-25 12:18:4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