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封从德   刘刚谈“民主沙龙”如何被王丹抢旗摘桃 2014-09-19 16:37:29  [点击:6957]
2011年2月24日
提醒大家严防某些风头人物在运动高潮时抢旗摘桃
刘刚

  在8964学潮之前,我及北京各个高校的几位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包括英语系教师徐培,张毅生,经济系讲师张虎鹰,北钢教师吴蓓,社科院助理研究员陈杰,数学系邵江,物理系博士黄海新,荀坤,技术物理系武运学,目前担任北大文学院院长的程高翔,国政系邓勇,法律系讲师郑毅等等)在北京大学发起组织了北大百草园沙龙,也就是后来人们所熟知的“北大民主沙龙”。我们随后还在圆明园门口发起每周五聚集的“渊鸣园”沙龙。在此之前,我们还同原来中央书记出的张永谦等人组织了每个月一次的“新启蒙沙龙”,文化部长王蒙,国务院农研中心总干事吴明喻,美国大使洛德,夫人包柏漪,北京军区司令的夫人潘荻,人大常委刘达,方励之,许良英,吴祖光,邵燕翔等自由化头面人物,人都是我们沙龙的主要嘉宾。我们的新启蒙沙龙每月在远望楼宾馆举行一次。这些人都积极参与了我们在在北大的百草园沙龙。我曾先后将方励之夫妇,许良英,吴祖光,邵燕翔,美国大使洛德,夫人包柏漪等人请到北大百草园沙龙主讲。后来邓朴方和王蒙等人也通过各种方式同我联系,要求来北大沙龙演讲。

  就在1988年6月1日,美国大使洛德和夫人包柏漪来到北大百草园演讲后,参加我们沙龙的北大83级地球系学生柴庆峰被一伙流氓打死,第二天的人民日报报道说柴庆丰是因为听了美国大使洛德的演讲后,同流氓打架斗殴被打死的,以此为借口,全面封杀北大百草园沙龙。

  我们几个主要发起者曾经约定,大家谁都不要抛头露面,让大家感到是没有发起者,每个参加的人都感到宾至如归,都感到自己就是发起人。但在北大百草园沙龙举办初期,就有国政系87级新生王丹和季成等人争相向外宣扬他们是北大沙龙的发起人。那时我经常引领一些参加沙龙的人去方励之家聚会。王丹向方励之夫人李淑娴诉说他因组织北大百草园沙龙,面临被开除。求即将去澳大利亚访问的方励之夫妇帮他宣传。李淑娴就向外界新闻机构提到王丹的名字。从此后,王丹就将我们的百草园沙龙更名为“民主沙龙”,但再也没有组织过重要集会。许良英老先生为此特别愤怒,多次跟我说要出面说明真相,不能让这样小小年纪的人如此工于心计。都被我劝阻。我跟许先生说,任何人能够将这个沙龙继续办下去,我都乐见其成。我们的目的是来播种,北大成功了,我们还会去清华人大和圆明园。

  我后来就是在这些民主沙龙及“渊鸣园”沙龙的基础上发起成立了“高自联”。但好像至今无人争抢“高自联”发起人。盖因那次成立会议是在我的住处成立了。我不去讲,自然大家都不去提起。

  王丹的那个同班同学季成后来就公开成为公安线人

  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当年发起组织民主沙龙的人,都不去揭示民主沙龙的来龙去脉。在过去二十多年里,有许多新闻媒体和历史研究者让我讲述这些事件的详细过程,我都避而不谈。我现在将这些事情讲出来,无意去摘桃子,更无意以此为自己树碑立传。如果想那样做的话,我早就可以做了。我现在讲出来,只是提醒大家,这次茉莉花行动,还会有类似的摘桃子的人跳出来。他们跳出来,无力将运动引向深入,只是为自己贴金捞名,他们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将对民主运动造成严重破坏
  2011-02-24 12:34: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