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典藏版】中共不准香港真普选……(十篇) 2014-09-02 14:24:04  [点击:3692]
 ┌──────────────────────────┐
 │      中共不准香港真普选……(十篇)      │
 │                          │
 │         《民主论坛》集辑         │
 └──────────────────────────┘

  ┌─────────────────────────┐
  │ 变脸和影响                   │
  │ 〔司马观点〕香港不准民主        江春男 │
  │ 中共送香港假普选,台湾难自外      廖芸婕 │
  │ 北京再缩紧对香港的控制         叶国豪 │
  │ “一国两制”已经结束了         孔令信 │
  │ 抗争和应变                   │
  │ 北京态度强硬,抗争情绪弥漫香港    美国之音 │
  │ 香港抗议举世关注           美国之音 │
  │ 坚决支持占中行动,发起为占中港人    王丹 等 │
  │ 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的行动的声明         
 │
  │ 以政党法为香港解套           邵宗海 │
  │ 台人勇回应                   │
  │ 台湾在香港议题上要站稳民主脚步  《自由时报》 │
  │ 台湾公民与人权团体声援香港争取民主  美国之音 │
  └─────────────────────────┘

     ┌─────────────────┐
     │ 一、变脸和影响         │
     │   ──中共不准香港真普选…… │
     └─────────────────┘


〔司马观点〕香港不准民主

江春男



中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香港特首政改框架,规定候选人必须由一个
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产生,明确排除真普选的可能性,占中的
号角已经响起,香港警察大举布防中环,这是暴风雨的前夕。

☆霹雳手段整顿占中

依照人大的决定,未来香港特首仍依现制,由1,200人组成提名委员
会,其成员来自四大行业别,包括300人来自工商界,300人来自专业
团体,300人来自劳工宗教社会各界,300人来自政界,包括立法会、
特区人大政协。

由委员会这个小圈子,产生二至三位候选人,他们的爱国爱港成分,
都通过了北京认证,足够港人放心圈选。民主派反对这种“假普选,
真筛选”,准备抗争到底。但是北京人士认为占中运动是香港版的颜
色革命,应该以霹雳手段加以处理。

民主派认为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不论教育、经济、自由、法治都相
当成熟,早有实行民主普选的充分条件。亲中派却认为,民主派勾结
外国势力,数典忘祖,把香港当作颠覆渗透中国的桥头堡,必须迎头
痛击。双方价值观念南辕北辙,几乎水火不容。

亲中派有北京作靠山,拥有执政优势和绝对的媒体资源,对占中运动
口诛笔伐,骂他们是汉奸、港独、美国走狗,且用司法和其他肮脏手
法,甚至威胁人身安全。过程中,左派势力大涨,他们以爱国为名寻
找叛国贼。媒体自由被践踏,法治跟着倒退,今日之香港,早已不是
昔日的香港。

☆台湾人心惊胆跳

其实,自从香港回归,即已注定它的命运,不断向中国制度倾斜。中
国本身没有选举,香港不会有真普选。民主人士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台湾人心有戚戚焉,因为我们也走过类似道路。

香港人不断接受祖国的“爱国”教育,让台湾人看得心惊胆跳,比冰
桶挑战更加有效,让我们看清了两岸关系的本质。也许这是香港模式
垂范台湾的另一种形式,真是好加在〔台语:好运气也。──洪哲胜
编按〕。

〔原载《苹果日报.论坛与专栏》2014-09-01;http://www.apple
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40901/36057839/。提
供者:(高雄市)Babuza〕

~~~~~~~~===≡≡≡⊙⊙≡≡≡===~~~~~~~~


中共送香港假普选,台湾难自外

廖芸婕



港人争取民主普选30年,这场梦正式幻灭。中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
的普选案,并非真正的全民普选。

看似一人一票的特首选举,其实在前一个阶段:提名,就已将门槛限
缩到2012年的四倍。依照上一届选举标准,选委会提名的候选人,需
有八分之一内部成员同意,方可参选。2017年的特首选举,则必须由
提委会过半成员同意,才可交由人民票选。

同时,以往的参选人数量没有限制,但下一届起,参选人至多三位。

举例来说,今天你饿得发昏,好不容易走到脚程内仅仅能到达的一家
餐厅。这个餐厅标榜由厨师精心讨论菜色,先选出八道,最后由老板
指定一道。最近,这道菜总是白粥,不管你爱不爱吃,反正没有其他
选择,有人喜欢、有人痛苦,但饿不死。

日久,你愈来愈饿,却无力跨出店外一步。老板怕你砸店,决定表示
一下恩泽:从今起,恭喜,你可选择想吃的菜色。不过厨师会先票选
过,最后提供二道菜色选项,让你自己二选一。

这两道菜有可能都是山珍海味,当然也可能都是虫虫大餐,比白粥更
难以下咽。就过去的经验推断,老板不太可能给予山珍海味。当然你
也可以怀疑,餐厅最终的菜色,会不会其实在厨师讨论前,就早由老
板论定了,所谓厨师票选出来的另外七道菜、一道菜,也许其实只是
陪衬作用而已。但这类臆测,并无助于改变菜色结果,更何况,厨师
们都是老板任命的。

“同志们,香港民主迈进了一大步。”周日,拍板定案后,中共政府
官员对港人的这一句“道贺”,让多少港人悲泣、内心淌血。

讽刺的是,如此无力当下,人民尚未占领中环,政府的拒马、水马已
先占领了中环。

1980年代,港人提出“民主回归”。30年来的压抑,在这一整个夏天
爆发,已无法回头。然而国家机器如此巨大,在中央政府“为了国家
安全”、“普选没有国际标准”的说词下,特区首长的真正普选,再
次被锁上重重镣铐。

☆接下来的关键在于提委会

这一场假普选,再无人怀疑。然而背后更长远的意义,是一国两制中
“两制”已名存实亡。1997年,香港主权自英国手中移交中国,双方
依《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实施一国两制,邓小平
并承诺香港能保有自身的经济、政治制度与行政体系50年,其生活50
年不变。

这50年,如今才走17年,所谓的两制,除了经济上仍维持香港资本主
义、中国大陆社会主义的路线,在政治上,终究只看见一条龙,香港
始终得听命于中共的政治安排,港人即使手中有票,也是在不清楚如
何产生的提名委员会委员内定少数几位候选人后,投下一票。

以上一届选举委员会为例,看似广纳25万选民参与投票,选出1,200
位委员。但其中四大界别内的38种职业身分界别,各界选民数量参差
不齐,仔细推敲,便见端倪。以25万除以38界别,每界别理论上平均
有6,579位选民,但实际上,许多界别的选民其实只有200位以下,那
么,其他数千名未足平均值的选民到哪里去了?吊诡的是,无论选民
数量如何,各界别同样必须选出数十位具有特首选举投票权的选举委
员。

以渔农界为例,整个界只有159位选民,却可以选出60位选委会委
员。

2017年大选的提委会如何产生,仍是未定数。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
飞指出,将沿用选委会的办法。若拍板定案,意思是,无论港人多么
想支持某人当上特首,只要他没有经过这吊诡的1,200位提委会、过
半数以上认可,就不可能投票给他。

而无论任何有心之士想参选特首,只要他无法进入1,200名提委会认
可的那两、三位候选人名单,就无法参选。遑论他多么愿意经历全港
人多数决的投票考验,

目前,唯一有实现更接近普选希望的,只剩下提委会这个未定数。只
有提委会的委员席次真正向整个香港社会开放,才有向普选更迈向一
步的可能;相反地,一旦特首候选人的出线仍操纵于与前选委会无异
的提委会之手,纵使中央港人手上的票再多、投票的技术层面再怎么
精进,也是枉然。

普选的真谛,不只在于每个公民都有相等且公平的投票权,每个公民
的提名权以及参选权也同样重要。

关于一国两制,更别忘了,中国自1980年代提出这个词汇的初心是台
湾,至今不变的目标也是台湾。今日的香港与澳门,只是试炼的一部
分。

几乎将成定局的假普选,将使港人忍气吞声,或者进行更积极的下一
步?持笔当下,几千港人刚从雨中结束添马公园的集会,发起大专院
校、中学罢课的行动仍蔓延,但绝望的情绪亦持续弥漫。这一刻,考
验着香港民主运动之路走过的每一步,该以何种姿态、方式继续坚持
下去。在香港历史正颤抖着翻开重要的一页里,盼台湾的每一个人,
也给予更多的关注。

================================================
廖芸婕

新闻工作者,出生台湾,政大新闻系毕。著《独行在边
境》。现以独立记者身分致力于国际新闻,舍不得的栖
息地有台湾、占据学生时代克难但动人的山林岁月、原
住民部落。网志:《Borders:Alone She Travels》。
================================================

〔原载《联合新闻网.udn专栏.鸣人堂.世界脉动.廖芸婕》2014-
09-01;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5763/295995。提
供者:(高雄市)Babuza〕

~~~~~~~~===≡≡≡⊙⊙≡≡≡===~~~~~~~~


北京再缩紧对香港的控制

叶国豪



2014年8月31日是香港民主另一个黑暗与丑陋的一天。在北京召开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表决通过香港政治改革的决议。在北京刻意将香
港的民主普选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次,决议表示在特首选举的提名阶
段须取得过半数以上的提名委员会委员的支持,限制候选人为二至三
人参选,且提名委员会需要按照现今的选举委员会由四大界别、
1,200人组成。

北京为了达至对于香港“百分百”的控制,不惜限缩甚至牺牲香港过
往所累积的民主成果。举例而言,自97年以来的历届香港特首选举中
参选的提名门槛,从来都是选举委员会的八分之一,如今却要求需取
得过半数的提名才能参选,形同彻底地封杀泛民主派的参选机会;其
次,自97年以来历届特首选举中从未硬性规定候选人数,如今显然要
利用筛选机制务求将不同政治意见的候选人剔除在民主选举之外;最
后,香港政治中的“小圈子选举”长久以来备受社会诟病与批评,尚
且成为香港特首缺乏正当性、形成行政立法僵局与管治危机的重要因
素之一,如今全国人大决议却维持由四大界别共同组成的保守小圈子
选举格局,使得所谓的“普选”只能沦为特定候选人背书的工具。

在讨论香港政改方案的过程中,北京一直采取“软”、“硬”的两手
斗争策略。“软”策略包括强调对推动普选的诚意以及与香港泛民派
人士会面。同时,当面对决议方案的批评,则加以包装与推销。例
如,清华大学法律学院院长王振民即指“即使普选方案不完美,也较
没有普选好”;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更美化接受政治现实是一
种“脚踏实地、目光远大的做事态度”,企图将2017年的特首“普
选”方案当成循序渐进的另一个起点。

☆改善生活比较重要

“硬”策略则包括今年6月出版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
的实践》白皮书,强调北京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以及不介意香
港民主进程原地踏步等等,近日更有报道指出解放军于深圳秘密演练
以应付可能的局面,更据报有解放军车辆于8月30日凌晨,驶进香港
市区。

香港的本地报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今次政改从来不是‘有商有量’,
只是贯彻中央意旨”,显示这个“普选”方案并不容许真正的政治竞
争与选择。尽管如此,今日香港政改的危局,却似乎并不叫人意外,
一方面早已有调查显示港人其实较为重视透过民主所能达到的经济、
社会或其他实质回报,而高于强调选举竞争与公民权益的保障,简言
之,改善生活的政策后果要较程序民主等核心价值重要。

从国际比较来看,香港民众支持民主政体的比率甚至低过日本、韩国
与台湾,这一种相对冷感与保守的政治态度无疑地阻碍了民主化的发
展;另一方面,我们更可以看到有不少学者持相对保守的犬儒态度,
寄望“中间大多数务实的”香港人基于“安身立命的考虑”接受有筛
选的选举制度。因此,香港人对今日的政治处境与前途实负有无可推
卸的责任。

近代史上,香港的政治命运一直被外在力量所决定,因此尽管过去30
年以来有不少港人竭力争取民主,却仍未脱离被统治者宰制的命运。

☆扭转政局可能性低

然而,香港会因此进入全面抗争的年代吗?答案可能是悲观的,《占
领中环》行动若无法聚集相对持久与强力的反抗声浪,无法激起社会
大众切身的同情与支援,成功扭转政局的可能性则非常细微。

(叶国豪: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讲师)

〔原载《苹果日报.论坛与专栏.焦点评论》2014-09-02;http://
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40902/3605
9453。提供者:(高雄市)Babuza〕

~~~~~~~~===≡≡≡⊙⊙≡≡≡===~~~~~~~~


“一国两制”已经结束了

孔令信



香港政改方案显然已完全照着北京的步调走,已确定走上“鸟笼民
主”,未来特首只有亲中与爱港人士才有可能获提名。香港泛民主派
的反弹与发动占中行动是可以预见的!因为这样的政改完全否定了港
人的民意与自由。

从6月中旬北京即开始释放出“一国两制”白皮书,一路走来,北京
始终坚持:“一个中国”。至于当年邓小平所强调的“内地/香港”
两制,不到50年便将结束,形式上还是“内地/香港”还是分治,但
是实质上已经完全朝“中共化”前进。

☆方便北京治港

在这次的香港政改方案中,争议最大的还是有关于特首普选问题,香
港泛民主派强调的是直接与开放的普选,但是北京坚持的就是特首参
选人必须“爱国爱港”,并经由提名委员会筛选。既是筛选机制就是
得听北京的话,那不是“鸟笼民主”又是什么?再者参选特首先决条
件必须是“爱国爱港”。这些坚持与内地对抗争取真普选的泛民主阵
营人士,明显地都不能成为参选人,因为他们在真普选苦行、真普选
签名,还有七一大游行中都名列其中,这些都是北京所谓的反对派、
极端派,更何况他们要发动“占领中环”,瘫痪香港,完全就是破坏
者、根本就是“叛国者”,当然不可能参选特首!

北京为何那么在意香港特首的选举问题呢?8月26日的《环时》社评
《香港政改面临摊牌,国家岂会后退》文中旗帜鲜明地表示,即便是
反对派发动“休克式威胁”(即发动罢课与占中等行动),北京也打
死不退。对于后果,“这些是国家可以承受的吗?我们认为是。而且
很重要的是,这次斗争最糟糕的情况,也比一旦香港出了一个对抗中
央的特首,中央被迫依法取缔他,从而在香港形成宪制危机,要好得
多。后一种局面如果出现,那才是香港和整个国家的灾难。”简单一
句话,香港政改方案就是不容许有反对党或者反对北京的特首产生,
以便利北京未来管理香港。

☆“完全内地化”

为此,27日清晨香港廉政公署就搜索壹传媒老板黎智英的家,三位接
受黎智英献金的议员同样被搜,主要用意不就是警告凡是支持真普选
的港人?北京绝对是在玩真的!29日连中国外交部也发表了严厉谈
话:《绝不容许香港成为颠覆渗透内地桥头堡》。香港内政与外交全
都由北京操控,这不就是宣示玩了17年的“一国两制”全然结束!香
港在人大通过政改方案后就是“完全内地化”─完全纳入一个中国,
没有自主权更谈不上真正的民主了!

(孔令信:铭传大学新闻系主任)

〔原载《苹果日报.论坛与专栏》2014-09-02;http://www.apple
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40902/36059459。提
供者:(高雄市)Babuza〕

~~~~~~~~===≡≡≡⊙⊙≡≡≡===~~~~~~~~

     ┌─────────────────┐
     │ 二、抗争和应变         │
     │   ──中共不准香港真普选…… │
     └─────────────────┘


北京态度强硬,抗争情绪弥漫香港

美国之音



〔记者里奇曼香港报导〕香港警察用胡椒喷雾剂驱散了质问一名中国
高级官员的亲民主示威者。这名官员试图解释中国严格控制香港行政
长官候选人提名的决定。星期天,中国人大常委会裁定:下一位香港
领导人候选人的提名必须经过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
的多数同意。反对者说,这个提名委员会多半由亲北京议员组成。上
述裁决使得任何反对派候选人都不可能被列入2017选举的选票。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星期一刚开始对香港立法会议员讲话,
他的声音就被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和《占中运动》的活动人士的高声质
问压住了。

保安人员架走了多名质问者,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就是其中之一。

他说:“北京政权试图摧毁他们对香港人作的一国两制承诺。我认为
普选就意味着对任何选举的候选人都不应该有审查。”

李飞副秘书长在警方将抗议者带离会场后继续讲话。

他说:“大家知道,占领中环是违法活动。古今中外无数的历史和现
实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因为有些人威胁发动激进的违法活动就屈服,
那只会换来更多更大的动乱。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作出决议
时,是充分考虑到这方面情况的。从维护法制,维护香港长治久安的
角度出发,果断地作出决策。”

占领中环运动的领导者们说,全国人大的决定意味着他们这个团体将
继续展开占领香港中央商务区的群众集会。他们没有说明行动日期。

香港居民说,北京政府严格限制2017年选举的候选人筛选,没有给港
人留下讨论余地。与此同时,香港各地的保安措施有所加强。

今年6月,北京发表了《香港一国两制白皮书》,阐述中国政府对香
港的权威。随后亲民主派人士就特别行政区应该如何投票举办了一项
非官方公投,数以千计的港人游行到这座城市的商业区举行静坐抗
议。

许多香港居民要求选择他们喜欢的领袖和担心港人所享受的权利和自
由正在受到侵蚀。

这个15岁的张姓学生说:“不同意,完全不同意那个决定。因为我觉
得香港人应该有我们自己的机会,选择自己的特首,来治理我们自己
的香港。”

24岁的审计员安德鲁.李在中环工作。他认为占领中环,让这个金融
区陷入瘫痪是最好的选择。他承认泛民主派没有任何其他选择,只有
实行中环计划。

他说:

  “我认为,《占中》必须进行,因为跟他们民主派没有讨论余地
  了。

  “我认为他们也会这样做。对我来说,如果你问我是否要去参加
  的话,我想我不会去。”

他表示,星期日的决定对于香港的民主并不是一个好兆头,他认为北
京的决定很难改变。

香港的政治体制改革是当地紧张局势的一个主要源头,中国共产党的
领导人害怕民主要求蔓延到其他城市。

香港评论家林和立教授说:

  “香港人非常愤怒,北京对民主封门。都非常愤怒。北京背弃
  1997年的承诺和对英国的承诺,他们当时承诺香港可以保留高度
  自治。现在发生的情况是,我们看到也许是对香港反对力量的最
  大动员,他们正在参与一个公民不服从运动。”

〔原载《美国之音中文网.新闻.港澳》2014-09-01;http://www.
voachinese.com/content/china-hk-election-react-20140901/
2434594.html〕

~~~~~~~~===≡≡≡⊙⊙≡≡≡===~~~~~~~~


香港抗议举世关注

美国之音



〔记者齐之丰华盛顿报导〕中国当局8月31星期天否决了香港人民主
选举香港特别行政区首长的诉求,在香港引起强烈抗议。香港的抗议
受到世界媒体的密切关注。

香港民主派表示,鉴于北京当局对民主派就香港特首民主普选的温和
要求也给予断然否决,公民抗命运动势在必行。民主派所拟议的名为
《和平占中》的公民抗议将以和平占领香港商业区中环的形式展开。

☆附带狠话的说明

日本公共电视台日本放送协会(NHK)9月1日从香港发出的报道
说:

  “中国当局发表决定,实际上在香港行政长官选举改革的问题上
  封闭了民主派推出候选人的道路。中国一位高官当香港进行说
  明,受到民主派的激烈抗议。中国当局的决定所引发的反弹在增
  强。”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在9月1日上午召集香港各界
  代表,就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作出说明。他就民主派将发动大规模
  抗议活动、占领香港中心地带金融街一事表示,‘中国政府相信
  香港政府和警察有能力解决,中国政府将是香港强有力的后
  盾。’

  “出席说明会的民主派议员和学生就此当场大声抗议,呼喊‘要
  求真普选,’说明会由此中断。会场外,民主派团体和警察也发
  生打斗推搡。”

☆北京指控民主派

日本《产经新闻》9月1日发表的报道说:

  “中国先前同意香港未来导入普选,而民主派则根据香港的‘一
  国两制,’要求导入‘市民推举’候选人,即只要是得到一定数
  目的市民的支持谁都可以出马竞选。但是,中国这次所决定的香
  港选举制度改革对这一要求完全置之不理。民主派由此批评中国
  方面这次有关香港选举的决定是‘假普选。’”

与此同时,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9月1日发表社论,
指控香港民主派是“劫持香港民意,”谋求“无非是想把香港变成
‘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

  “一些人要求在基本法之外另搞一套所谓的普选办法,如果不答
  应他们的要求,就不是‘真普选’,就不符合所谓的‘国际标
  准’,有些人甚至为了一己之私骑劫香港民意,不惜破坏香港法
  治传统和社会秩序,损害香港同胞福祉和国家民族利益。其目
  的,就是要扮演搅局者和麻烦制造者的角色;其实质,无非是想
  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

☆北京难与香港沟通

关于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前往香港的沟通说明之旅,法新社的报
道是:

  “自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以来,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享有另一套司
  法和政治制度,以及中国大陆所没有的表达自由。但香港人担心
  北京对香港事务卡得越来越紧。”

  “李飞说,北京不会准许一个不爱国爱港的特首出现。北京星期
  天宣布,2017年的香港特首可以通过普选产生,但只能有两到三
  个候选人,候选人要获得一个提名委员会的多数投票。这位北京
  的高级代表说,‘不爱国爱港,或跟中央政府对抗的人不但能担
  任特首。’李飞发出警告说,那些‘希望香港变成一个独立的政
  治实体或改变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人没有政治前途。’他的这些
  话时是用的是北方官话,而香港大多数居民说的是粤语。”

在当今中国,北京政府所所说的爱国,就是爱共产党的意思。

☆抗议可耻失信

美国《华尔街日报》9月1日从香港发出的报道说:

  “星期一,中国一位高级官员试图解释北京对香港应当如何选举
  其领导人的立场时,香港民主派议员对他发出大声抗议。与此同
  时,警察和示威者在会场未免发生推搡。

  “几十位亲民主的政界人士打断了中国橡皮图章议会全国人大常
  委会副秘书长李飞的讲话。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星期天作出决定,
  参加香港特首选举的候选人必须得到一个大多数成员亲北京的委
  员会的批准。

  “一些香港立法会成员高呼口号,手举标语,抗议北京政府‘失
  信’和‘可耻。’其中一些人被警察带出会场,另一些人则被拖
  出会场。”

  “自从中国在1997年接管香港之后,香港的行政首长由一个选举
  委员会每五年选举一次。那个选举委员会成员大部分是亲北京的
  人以及工商界人士。这种安排是为了确保获得当选的候选人是中
  国喜欢的人。

  “李飞星期一表示,假如香港立法会不通过北京决定的选举改
  革,2017年的特首选择办法将沿用先前的安排。”

☆北京在乎抗议乎

北京否决香港选民有权提出特首候选人,这一决定在香港引发现在正
在展开的强烈抗议。于是,世人不禁产生的产生一个问题:北京会在
乎这这种抗议吗?

美国《福布斯》杂志记者罗伯特.奥尔森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

  “从今天9月1日来自中国最高立法机构的政府代表的所表达的强
  硬立场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看来是‘不会。’北京官员坚持
  说,中央政府准许香港某种形式的选举自由,已经是给了香港很
  大的好处。与此同时,民主派则对北京提出的很不得人心的选举
  计划表示强烈的愤慨。

  “8月31日下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一致通过的有关香港选举的
  决定驳回了香港人反复呼吁的开放选举,或降低对2017年香港特
  首候选人提名的门槛。尽管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准许所有合格选民
  投票,但它所提出的决定规定,候选人必须首先获得一个基本上
  是亲北京的提名委员会的多数票赞同,并将合格候选人名额限制
  在两到三名。”

  “北京看来是不在乎公众的愤怒,也不在乎由此而来的可能的打
  乱香港秩序的后果。相反,来自中国全国人大的代表提请香港不
  要忘记,要为第一次可以实行普选而感恩。”

美联社9月1日的一则报道说,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又拿出了他们在中国
大陆常用的脚本来对付反抗,包括指责极端分子和境外势力以及展示
武力,但是,在一个有着大批习惯了自由与法治的中产阶级的资本主
义社会里,这套手段的效果可能会大为不同。

〔原载《美国之音中文网.新闻.中国》2014-09-01;http://www.
voachinese.com/content/hongkong-vote-20140901/2435172.html〕

~~~~~~~~===≡≡≡⊙⊙≡≡≡===~~~~~~~~


坚决支持占中行动,
发起为占中港人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的行动的声明

王丹



今天,中国的全国人大不顾广大香港市民对于真普选的长期期待,通
过所谓政改方案,以官方提名的方式,变相剥夺了港人的选举权,这
个决定是对民主的践踏,是对港人的迫害,也敲响了“一国两制”政
策的丧钟。

我们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即将发起的占领中环的行动,支持香港各界为
争取真普选将要进行的各项努力。同时,我们呼吁全世界关注香港的
局势发展,声援香港人民的民主诉求。同时,我们也警告中共,任何
对于香港人民的和平行动进行镇压的行为,都将使得你们在人类历史
上再次给自己刻下罪恶的痕迹。

为了表达我们对港人的支持,为了侧面声援港人的占中行动,我们决
定:一旦中共悍然武力镇压占中行动,我们将立即在全世界范围内,
发动为占中港人争取诺贝尔和平奖的行动。

我们的第一步,将先成立“推动占中港人获诺贝尔奖工作小组”(暂
定名)。一旦决定发动,小组成员将联合海外华人,尤其是居住海外
的香港人,以及台湾的公民社会力量,动员各国议员、大学教授、人
权组织和原诺贝尔奖获得者,共组“全球推动占中港人获诺贝尔奖连
线”,全面开花。

我们要通过这样的行动,争取国际社会看到香港人的理想、香港人的
追求、香港人的勇气。我们也呼吁所有人参加我们的行动。

王丹、王天成、王军涛、王超华、王进忠、
吾尔开希、吕京花、李进进、余杰、胡平、
项小吉、康正果、盛雪、潘永忠、苏晓康


〔转载自原载《纵览中国》2014-09-01;http://www.chinain
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27509〕

~~~~~~~~===≡≡≡⊙⊙≡≡≡===~~~~~~~~


以政党法为香港解套

邵宗海



香港泛民派坚决反对特首梁振英提出的选举方案,前晚已先行公告占
中运动,随即就在香港添马公园集会,并公布9月之后的一连串抗争
运动。看来,香港社会势必将会陷入长期的动荡。

不过,的确不是很多人、特别是香港以外的民众,曾经了解过香港
“政改方案”相互抗争的实质内涵。过去有关“泛民派”和北京在政
改看法上存在有“对立或对抗”的情况,对外界来说,一直以为双方
是对“2017年香港特首的产生是否透由直接选举的方式”,彼此还存
在有不同的立场。

☆明文规定特首提名办法

争执的重点,并不是普选是否执行的问题,却是落在“普选办法”
上。因为在基本法里并没有明文的规定,才有早先在香港有各自表述
的立场:象泛民派是主张可经由公民连署提名产生,北京则坚持必须
由1,200人组成提名委员会来决定。即有意竞选特首的人,必须得到
该会绝对多数的支持,才能成为正式候选人。

对北京来说,提名委员会的多数支持就是个门槛,形式上是要展现
“集体意志”,但实质上则是存在需要过滤香港特首候选人需表现出
“爱国爱港”的忠诚。因而相对泛民派而言,他们觉得可以竞选行政
长官的候选人,在跨出第一步时,可能就很难跨过提名委员会多数支
持的门槛,甚至在提名程序上不幸落败的候选人,尚会蒙受到不够爱
国爱港的奚落,当然进而就对于这种提名方式,采取了反弹甚至杯葛
的心态。

现在香港社会面临的挑战,不仅是前文所提到《占中》与《反占中》
的长期对抗,而且这项人代会的决议案一旦程序上回到香港立法会,
必须得到三分之二议员的支持才能成案。依目前表态支持最有力的建
制派实力评估,要达到这样目标可能尚缺四~六张票的形势来说,这
个法案很有可能最后被否决。香港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在日前接受访问
时曾表示,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定虽然并不是最后的政改方案,因为
尚需交由立法会进行商讨和表决,所以可以保证议员有对方案进行讨
论的空间。不过他也坦言,依照当前的形势,各方很难在政改上达成
共识。

☆由香港立法会自行制定

因此,如何可以化弭上述影响、而且又是可行的建议方案,真的需要
适时提出:譬如说,如果香港立法会能够通过一项“政党法”,作为
香港各界在2022年均能接受的“行政长官的提名方案”。

这其中最重要的内涵,便是规范:(1)今后根据“政党法”登记的
合法政党,均可依据“政党法”中的“相关规定”,提名行政长官及
立法会议员的候选人,这对目前争议双方来说,是可以接受的方案。
(2)在“政党法”中,需条文化说明候选人“不得违反基本法”或
“不得主张分离主义”等规范,以取代目前北京因恐惧会有对抗中央
的候选人出现,而一再强调“爱国爱港”的语调。

这种明文规范,不但可使得北京今后不需再走上台前,直接与泛民作
言辞上的对抗;而且,“不得违反基本法”及“不得主张分离主义”
的前提,在香港是普遍可接受的共识,泛民至少不会排斥而且可以接
受,否则他们难向选民交代。最重要是,由香港立法会自行制定,也
让香港社会可以普遍接受,觉得是自己规范自己。

“政党法”或许会引发政治献金可能必须列出透明化规定的争议。不
过,香港政党迟早要面对,也迟早要解决。这样的做法不仅可暂时化
解泛民与北京之间的对抗,而且它也不违背中央与地方分权的理论,
也没有冲击到“一国两制”的精神,更能凸显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的
自治特色,应该有它值得考量的重要性。

(邵宗海:中国文化大学教授兼社科院院长、香港研究中心主任)

〔原载《中时电子报.日报.中国时报.时论广场》2014-09-01;
http://news.chinatimes.com/。提供者:(高雄市)Babuza〕

~~~~~~~~===≡≡≡⊙⊙≡≡≡===~~~~~~~~

     ┌─────────────────┐
     │ 三、台人勇回应         │
     │   ──中共不准香港真普选…… │
     └─────────────────┘


〔社论〕台湾在香港议题上要站稳民主脚步

《自由时报》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对香港的政改方案,做出连落三闸的超高门槛决
议,已经正式撕毁对香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特首普选”的回归
承诺。这个发展,并不意外,但是在习近平手里,北京将自邓小平、
江泽民到胡锦涛以来“虚与委蛇”的手腕都免了,改采直接把拳头推
到底的强硬做法,引发高度关注。陆委会对此“感到遗憾”的虚弱反
应,才令人深感遗憾。面对香港困境,政府必须牢牢地站稳民主的脚
步,才是起码适格的表现。

北京对香港民主“落闸”(设置栅栏),否决原定要在2017年全面普
选的行政长官由公民提名产生的可能,必须在特别组成的1,200人
“提名委员会”,获半数支持才能出线,而且提名人数限缩只有二到
三名,“爱国爱港”是候选人要具备的条件。这个“鸟笼普选”,关
押了民主,让投票的行为必须听旨办事,等于封杀了民主,香港“泛
民派”称之为“一条罅都冇”(一点缝隙都没有),听来满是悲愤。

习近平为什么要这样摊牌?前AIT理事主席卜睿哲的分析是:北京
选择与香港民意对抗,“明显是在自找麻烦,但这是为了避免更多麻
烦”。此等“避免麻烦”的论调,或许如实反映了中国共产党政权一
小撮人的心态,但是从人类这个大全体来看,习近平已经成了给中国
制造麻烦的麻烦制造者。如此风格,不仅在治港问题,也充分反映在
区域所有邻国的边境冲突加深上。

何以压制香港其实避免不了更多麻烦?人大决议宣布后,在香港仅获
民建联、工联会等“建制派”与香港总商会、香港中华总商会及香港
厂商会等生意人呼应,原本还区分温和与激进不同路线的民主团体,
现在被打成了一块,在立法会拥有27席的泛民议员已经表明要联手否
决这个假普选方案。当香港街头进入“全面抗争”的“黑暗时代”,
相对于北京政权的暴虐威胁,有可能最终形同“以卵击石”,但是过
程中,中国要在这个国际橱窗中向世人展示什么狰狞面目?全球都会
看到,包括中国自己的人民。

这始终是个辩证的问题。如果给香港民主,就会在中国引发“连锁效
应”,导致一党专政瓦解,因此“维稳”必须由“内地”贯彻到特
区,给“两制”送终。或者是,北京如果破坏香港的现状,使之沦为
新疆、西藏的翻版,连中国人民奔赴生子、抢购奶粉、卫生棉、买楼
炒股的“香港梦”都给打碎,看穿了中国的未来,只是中南海几个共
党领导的权力梦而已,则又如何与习主席一起大作“中国梦”?

中国把香港的民主放在砧板上,要剁要宰,看在台湾眼里,不仅是镜
子反射般的教训,由衷体认“保持距离以策安全”的两岸关系本质;
同时更加警觉:台湾政府自身的民主治理指数如果下降,对中国政权
的民主压力也为之放纵,则无疑将是扼杀香港民主可能的共犯与帮
凶。这样的“连锁效应”,才是最真实的现在进行式。

基于这个道理,台湾社会面对香港正在风起云涌的占中、上街、罢课
自救运动,不但在民间对民间的层次,有高度民意支持与香港公民在
共同价值观上站在同一阵线,更需要求民选政府拿出民主国家该有的
格局。2008年总统大选胜选后的记者会场合,曾经以粤语对香港记者
自称“我系港仔”的马总统,针对北京诚信无着,香港普选无望,不
可闪躲无声、胆怯无为。香港议题,超越统独,无关党派,却又关系
台湾,国家元首理当责无旁贷。

〔原载《自由时报.言论.社论》2014-09-02;http://news.ltn.
com.tw/news/opinion/paper/809782。提供者:(高雄市)Babuza〕

~~~~~~~~===≡≡≡⊙⊙≡≡≡===~~~~~~~~


台湾公民与人权团体声援香港争取民主

美国之音



〔记者张永泰台北报导〕台湾公民和人权团体声援香港民众争取民
主,批评北京政府推动的是假普选不是真民主。

台湾公民和人权团体星期一以假普选不是真民主为题召开记者会,批
评北京政府在香港普选上玩障眼戏法,并声援香港民众和平抗争。

☆台湾扮演诺亚方舟

与会的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杨宪宏表示,按照目前的情势发
展,香港未来很可能会成为人权遭到侵害的重灾区,台湾要做好随时
援救的准备。

他说:“台湾某种程度要扮演人权大洪水过程中的诺亚方舟,台湾应
该扮演这个角色,没有别的选择,台湾就是诺亚方舟,一定要让所有
被迫害的人能登岸。”

杨宪宏还指出,台湾立法院继2012年通过关怀中国4,033位政治良心
犯的决议之后,朝野立委也计划在本会期将政治庇护法,简称难民法
列为优先推动的法案。

☆违背国际人权公约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蔡季勋表示,英国统治香港时期,已经批准联
合国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个公约的第25条就是确
保人民参政的权利。

她说:“这样的参政权利,不只是在选举时一人一票的基本权利,事
实上,根据联合国一般性意见的解释,不管在提名、参与政治、选
举,甚至在当选后,这种种的程序,都要确保公平、公开和公正。”

蔡季勋还指出,北京人大通过的香港普选方案,根本就是由行政机关
决定候选人提名,当然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的精神。

☆台湾朝野表示遗憾

台湾陆委会表示,民主普选是普世价值,台湾了解香港各界对于落实
普选的期待,大陆人大常委对于香港特首候选人提名门槛及参选人数
的限制,和香港民意的诉求存在落差,陆委会对此感到遗憾。

陆委会还呼吁,香港各界、港府和大陆方面,都能有智慧和耐心,继
续寻求共识,以理性和平的方式落实2017年特首普选。

台湾最大在野党民进党表示,香港民主化进程受挫,港人对于民主改
革期盼落空,该党至表遗憾。

☆暴露流氓坯子本质

他说:“我要特别提醒台湾的马政府,不要相信他们(北京政府)的
口头承诺,因为它不是文明的政府,它对香港的做法,已经完全暴露
出痞子和流氓的本质。”

王丹还说,中国共产党在全世界推广的反民主运动和两岸四地公民社
会联结推动的要民主运动正在发生碰撞,香港争取普选不仅是香港的
问题,更事关人类的文明基本需求。

王丹还呼吁,香港如果倒下,北京政府就会集中力量对付台湾,台湾
的各党派和公民团体应该同心协力声援香港的占中行动。

〔原载《美国之音中文网.新闻.台湾》2014-09-01;http://www.
voachinese.com/content/taiwan-civic-groups-20140901/2434490.
html〕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4-09-01〕
============================================================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02 14:36:1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