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笑蜀:《一切的真知只能来自知行合一》(有洪哲胜编按) 2014-07-26 22:33:46  [点击:3473]
 ┌──────────────────────────┐
 │      一篇说得很好的民主运动路线议论      │
 │                          │
 │            洪哲胜            │
 │                          │
 │                          │
 │ 革命意味着在相对较短的时段内成就相对较大的变革。 │
 │ 至于在达致目标之前的运动,应该采取怎样──相对激 │
 │ 进、或者相对温和──的策略,则决定于各个时期的  │
 │ 主、客观条件的氛围、以及在这个氛围的制约下得以最 │
 │ 优推动阶段性革命目标的可行路线。         │
 │                          │
 │ 一般而言,在量变阶段,运动往往需要采取相对温和的 │
 │ 路线,才可以在维护实力的前提下、通过合适的手法拓 │
 │ 展运动的空间而让自己茁长。由于运动还没有飞跃的条 │
 │ 件,运动内部的高调──激进乃至过激──主张,往往 │
 │ 会较多地吸引阵营成员的注目,从而压过相对温和的路 │
 │ 线,以至于伤害运动的正常进展,有时,甚至起到“取 │
 │ 消革命”的糟糕后果。               │
 │                          │
 │ 这时,回归相对温和的路线,就成为这个阶段的革命成 │
 │ 败的重要课题。                  │
 │                          │
 │ 此篇是运动家笑蜀通过自身的革命经验、针对当前民主 │
 │ 运动之发展路线、所提出的重要而且及时的议论。我认 │
 │ 为,他说得很好。                 │
 └──────────────────────────┘


维权领军人物郭飞雄曾有断言,民间政治市场的语言供应已经通货膨
胀,务实路线、操作路径则惊人的荒漠化。这一局面,迄今也没有任
何改观。根本不考虑现实情境,甚至连革命、改良的具体定义都没搞
清楚,就吵了个人仰马翻的革命、改良之争,即属于典型的话语泡
沫。

去年以来当局集中清剿公民政治社会,白色恐怖之下,民间话语泡沫
略有消停。最近集中清剿似到尾声,似乎不再有明显的危险,民间话
语泡沫又开始膨胀。除了革命、改良之争的剩菜继续上桌,更添了一
道半新不新的主菜,即所谓渐进、激进之争。新公民运动及其他民权
运动遭重点打击而不能不落于低潮,便成了渐进主义全面失败的铁
证,清算渐进主义的声音竟成时尚。

这是典型的以成败论英雄。如果非要这么刁难,失败的、该清算的,
何止所谓渐进主义?如果说政治反对才是正途,最能代表政治反对的
民间组党,不是在92年、98年相继覆没么?以致今天很多政治反对喊
得震天响的斗士,不管表面上怎样豪气干云,其实骨子里莫不心有余
悸,不敢把自己的主张当真,去接续92年、98年的事业。如果说街头
一站才是正途,89年太远且不论,近在咫尺的所谓中国版茉莉花革
命,结局又如何?

如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30年来民间所有政治实践可能都得否定,都
得清算。但显然,这没有任何客观公正可言,凸显的只是站着说话腰
不疼的无知、轻佻与傲慢。评估民间政治实践,最重要的不是对错,
最重要的是能否真的知行合一、真的敢为人先、真的流血流汗,只要
做到这些,无论成败就都难能可贵,都值得崇敬。至于对错,我们当
下并无能力判断,只能交给历史。中国转型是前无古人的事业,复杂
性举世罕见,属于幽暗的无知之幕,非全知全能不能洞悉,也就没有
任何先验的真理、先验的政治正确可言。以先知、导师自居,真理在
手臧否一切,这是典型的理性自负,一种可笑的僭妄。

批倒了改良,政权更迭意义上的革命就能最终胜出么?事实上,如果
这样的革命可行,不早来了?那么多转型国家都革命成功,唯独革命
话语最膨胀的中国,革命却一直是海市蜃楼,恰恰凸显了革命无力的
困境。无视这一困境的客观存在,仍喋喋于空泛的革命话语之争,难
道不是浪费生命,不令人生厌?

同样,批倒了所谓渐进,就证明了激进的无比正确,激进主义就自然
胜出了么?但难道不是否定渐进的论者自己,说到最后也不得不承
认,其实激进在当下也不可期么?

诸如此类无聊的争论,明显的误区是绝对性、排他性、独断性,属于
传统的一元决定论:总幻想用一种药方来毕其功于一役,不承认多元
的价值。一谈革命就是惟革命论,一谈改良就是惟改良论;一谈渐进
就是惟渐进论,一谈激进就是惟激进论。而以中国转型之复杂,没有
任何单一的选项足以策应一切,没有任何一种灵丹妙药足以包打天
下。

譬如说革命吧。革命当然是人民最后的权利,正当性不容置疑,但正
因为是最后的权利,决不能轻言革命,决不能排斥其他手段的价值,
则惟革命论何以立足?

譬如说改良吧。仍如郭飞雄所称,“真诚的政治改良几乎无法遏制地
通向根本变革。”所以,即便是体制内改良,其价值也未可轻易否
定。正因为改良的潜在风险,所以98年后即加入世贸后,体制内干脆
冻结所有改良。近年这一状况有所改观,所谓反腐、所谓整饬吏治强
力启动,对改革的盲目乐观随即卷土重来,甚至有人一方面为所谓改
革无条件背书,一方面不惮以最大恶意中伤民间抗争。殊不知,没有
民间抗争的压力乃至革命的压力倒逼,完全让当权者自由裁量,所谓
改革天知道最后走向何方?

至于激进、渐进,更不可一概而论,更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合宜不
合宜,而合宜不合宜也不基于道德判断,端视具体的情境与机会而
定。当激进则激进,当渐进则渐进。惟激进政治正确,一味激进,必
然导致激进竞赛,最终走到极端,直至能量耗尽才能收场。这是不可
抗拒的规律,各国革命史早已经证明。但如果一味渐进,该决断时不
决断,该剧变时不剧变,则必然坐失良机,机会一旦坐失就不会再
来,也是对历史的犯罪。

无论革命与改良之争,也无论激进与渐进之争,另一个明显的误区,
是抽离具体的情境与机会,皆流为虚空,流为泡沫。这种停留于概
念、停留于书斋想象的争论,一万年也不会有结果。归根结底,不过
宣示一种姿态或立场而已。它们没有、也不可能触及中国转型的真问
题。窃以为中国转型最大的真问题,恰恰是革命话语的膨胀和现实情
境中革命的无力,以及相对应的,话语供给的过剩与行动的极度贫
困。如何以真实的行动突破行动的困境?如何在既定条件约束下突破
既定条件的约束?一言以蔽之,如何从无路中找路?如何从绝望中开
出希望之花?只有面对这些真问题的思考,才是真诚的思考,也才是
有价值的思考。

但一旦进入这样的层面,就必然超出单纯的思考范畴,必然要求知行
合一,即投身具体情境的波峰浪谷,用真实的行动、用真实的体验来
寻找答案。中国的转型不是不需要理论、不需要思想,而是一切的理
论、一切的思想只能来自知行合一。必须当下,必须在场,必须敢当
炮灰,才可能成长为真正的思想家。否则,就只能对中国转型这宏大
的历史进程彻底失语。

〔转载自《新公民邮件组》2014-07-23〕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4-07-24〕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