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吴启文:《列宁怎样曲解了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有編按 2014-07-14 14:26:08  [点击:3330]
 ┌──────────────────────────┐
 │          列宁怎样曲解了          │
 │       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
 │                          │
 │            吴启文            │
 └──────────────────────────┘


 ┌──────────────────────────┐
 │ 苏、中社会主义实践失败了。为何失败?是马克思理论 │
 │ 的错误?还是实践者们误解或歪曲了马克思理论所导致 │
 │ 的?──只有澄清了这一点,人们才能进一步有效地领 │
 │ 受这个教训。我们认为吴启文的此篇反思,是一个很好 │
 │ 的尝试。                     │
 │                  ──洪哲胜 编按 │
 └──────────────────────────┘


我国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区分列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
我们应当避免原苏联的种种失误,大大超越原苏联的成就,认清两者
的区别是非常重要的。列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最大区别是在无产阶
级专政问题上,本文将对此作一初步探讨。


一、无产阶级专政是民主制还是集中制?


《国家与革命》一书是列宁的最重要著作之一,它对马克思主义有关
国家与革命的基本观点作了全面的阐明,影响了好几代的共产党人,
对于普及马克思主义起了重要作用。然而我们也不能忽视该书中混入
了与马克思主义相反的一些列宁自己的观点,人们往往把列宁的观点
误认为是马克思的观点。所以我们很有必要把列宁的那些曲解加以清
理,马克思和恩格斯是不应对此负责的。

               ◇

列宁的主要曲解是在他阐述马克思对巴黎公社的总结中。列宁在其书
中特辟一章即第三章来向读者介绍马克思的观点,并以第四章进一步
介绍了恩格斯的观点,足证列宁对宣传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观点是多
么用心用力!在第三章中用前三节介绍了马克思对巴黎公社摧毁旧国
家机器后所建立的新政权的性质作了毫不含糊的明确的判断:

  “公社给共和国奠定了真正民主制度的基础”
  ①(《马恩选集》)第二卷第377页)

在这里,列宁没有曲解的余地,只好认定公社实行了

  “极其完全、极其彻底的民主”
  ②(《列宁选集》第二卷第206页)。

但当他在第四节中谈到如何组织民族的统一时,终于抓到了机会,把
他自己的观点渗进到马克思的观点中去,把马克思没有的观点强加于
马克思!

              ◇

马克思认为公社消灭了旧政权时并不意味着消灭了民族统一,

  “民族统一不是应当消灭,相反地应该借助于公社制度组织起
  来”。(同①第214页)

那么公社是按什么原则来组织起民族统一的国家来呢?马克思明确指
出:

  “公社才是帝国本身的真正的对立物,也就是国家政权,集中化
  行政权力的对立物……”。(同上第411页)

因此,公社决不可能仍用集中制来组织民族统一的全国新政权,而是
必须用民主制来组织新政权,马克思充分肯定了公社的这一选择,他
指出

  “设在专区首府里的代表会议,应当主管本专区所有一切农村公
  社的公共事务,而这些专区的代表会议则应派代表参加巴黎的全
  国代表会议;代表必须严格遵守选民的确切训令,并且随时可以
  撤换。”(同上第376页)

这段话的最后一句话真是画龙点晴之笔,它十分传神地表明了公社选
出代表不是去当发号施令的社会主人,而是唯选民的意愿是从的当差
的,即社会公仆,而选民的社会主人地位得到了有效的保证,这才是
真正的民主。列宁也引证了这段话,却故意删去了最后一句话,因为
这不合他的集中制主张的口味,他显然主张所有选民应遵守他的“确
切训令”,这为他在后面提出集中制埋下了伏笔!

               ◇

列宁对马克思的上述论点找不到曲解的借口,于是把笔锋一转,开始
攻击伯恩斯坦,借口伯恩斯坦曲解了马克思,他终于为自己创造了一
个机会,以便把自己的集中制思想混入到批判中来,使人误以为这就
是马克思的思想。伯恩斯坦说:这个纲领

  “就其政治内容来说,在一切要点上都十分类似蒲鲁东主张的联
  邦制”(同②第214页)

列宁批判道:

  “马克思在这里谈的根本不是要建立同集中制对立的联邦制,而
  是要打碎一切资产阶级国家里旧的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机会主
  义者“竟把联邦制强加在马克思头上,把他同无政府主义的始祖
  蒲鲁东混为一谈”。(同上第215页)

  “在上述的马克思关于公社经验的论述中根本没有一点联邦制的
  痕迹”(同上第216页)

他煞有介事地说:

  “马克思是主张集中制的,在他上述的那段论述中,丝毫也没有
  离开集中制”。(同上第216页)

可借马克思没有理会列宁的愿望,而是提供了更多的证据,证明马克
思丝毫也没有离开民主制!马克思说:

  “以法国社会本身通过公社组织而取得的政治统一去代替曾起过
  反封建作用的中央集权制,这种中央集权制现在已经变成为只是
  人为机体的统一,它依靠着宪兵和红黑军队,压制着现实社会的
  生活,象梦魔一样骑在社会头上……巴黎就是要用前述的政治统
  一去代替这种存在于法国社会之外的中央集权的法国”
  (同①第430页)

这里所讲的“前述的”就是指巴黎公社的《告法国人民书》中所讲的
话,其中更清楚明白地表明要使所有的省、大行政区直至最基层的市


  “确保独立”,然后“为了在它们的共同利益联合在一个真正的
  民族公约之下;它要保障共和国并使之长存……巴黎放弃了它的
  表面上大权独揽的地位……。”(同上第429页)

马克思全文引出了这段话,并称之为巴黎公社的纲领。这与列宁用暴
力夺取中央政权后便向全国发号施令的做法是完全不同的!

               ◇

巴黎公社用民主制把全国各地区联合起来的方式是与联邦制很相似
的,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联邦制”这一词语,也决不能说马克思是主
张集中制反对联邦制的!难道因为是蒲鲁东提出过联邦制,就成了他
的专利?马克思就不能主张联邦制了?这是一种因人废言的陋习!马
克思虽未直接讲联邦制,但恩格斯在其1891年的序言中却明确地提出
了联邦的概念,他说公社

  “号召他们把法国的所有公社同巴黎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自由的
  联邦,一个第一次真正由国民自己建立的全国性组织。”
  (同上第334页)

令列宁十分难堪的是恩格斯是在把联邦制与集中制直接对立起来加以
论述的。他指出公社是由布朗基主义者和蒲鲁东主义者组成的,但他
们的实际措施却往往抛开了他们原有的信条

  “按照历史的讽刺,做出了恰恰与他们学派的信条相反的事
  情”。(同上第333页)

布朗基主义者

  “认为少数坚决和组织严密的分子在顺利的条件下不仅能够夺得
  政权,而且能够用极果断坚决的措施来保持政权,直到把人民群
  众吸引到革命方面,并使他们聚集在新的革命政府的周围。这首
  先要求把权力最严格地专制地集中在新的革命政府手中。”
  (同上)

               ◇

由此可见,首先把“联邦”这一概念用于巴黎公社的是恩格斯而非伯
恩斯坦,他不过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追随者而已!列宁批伯恩斯坦不
过是个借口,他实际反对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地方自治观点。列宁真正
信奉的是布朗基主义,大家可以把列宁的所作所为同恩格斯描述的布
朗基主义的信条相比是何其相似!无怪乎列宁的老师普列哈诺夫说列
宁的思想很复杂,其中也包含了布朗基主义,德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的卢森堡也表达过相同的观点,并批判了列宁的“极端集中主义”。
这一点在本文的第二部分中还要提到。恩格斯的这一对比性论述最好
地证明了巴黎公社实行的是民主制而非集中制,这是列宁绝无可能作
任何曲解的!

               ◇

列宁欲把集中制强加于马克思和恩格斯,苦于找不到直接的证据,于
是便只好用间接推论的办法来支持自己的主张,他写道:把生产资料

  “交给整个民族整个社会难道不是集中制吗?”也就是主张由革
  命政府下令集中统一地把私有的生产资料收归国家所有。
  (同②第216页)

这种间接推论是不能成立的,首先,他把目的与途径混为一谈,使生
产资料归社会所有是目的,而达到此目的的途径从政治手段来看既可
以是暴力的革命,也可以是和平的过渡;与此相应,其组织形式则既
可以是集中制,也可以是民主制,这里没有唯一性的问题,只是在实
践中有一个何者更优的问题。熟读马.恩经典的列宁难道会不知道?
马、恩既然肯定了巴黎公社的民主制,也就是肯定了对私有制的改造
将在民主制的基础上进行,这难道不是一清二楚的吗?在经济高度发
达的民主国家曾在民主的基础上把若干大企业甚至整个行业国有化,
只要多数民众同意,当然也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实行各种形式的社会
化。其次,列宁认为资本主义社会中既然没有现成的社会主义生产方
式,就只能在集中制的基础上,通过由上而下地公布一个法令,在一
个短期内用强制和暴力的方法来没收资本家的生产资料以建立国有经
济,即以此创造出一个新的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来。而马克思却毫不
含糊地支持巴黎公社不用这种方法来创建新的生产方式。他写道:

  “他们没有想靠人民法令来实现现成的乌托邦。他们知道,为了
  谋得自己的解放,同时达到现代社会由于本身经济发展而不可遏
  制地趋向着更高形式,他们必须经过长期的斗争,必须经过一系
  列将把环境和人都完全改变的历史过程。”(同①第379页)

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会在资本主义内部孕育成长起来,无
需人为地去创造出来,

  “在物质生产力的一定的发展阶段及与其相应的社会生产形式
  上,怎样自然而然,会有一种新的生产方式发展出来,形成起
  来。”(马克思《资本论》第三卷第506页)

               ◇

我们再看恩格斯对此问题的解答就更清楚了。问

  “能不能一下子就把私有制废除呢?答:不,不能,正象不能一
  下子就把现有的生产力扩大到为建立公有经济所必要的程度一
  样。因此,征象显著即将来临的无产阶级革命,只能逐步改造现
  社会,并且只有在废除私有制所必须的大量生产资料创造出来之
  后才能废除私有制。”

  “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建立民主制度……”。

然后采取大约12个步骤逐步地用公有制来取代私有制,并且说,

  “所有这一切措施不能一下子都实行起来,但是它们将一个跟着
  一个实行”。(《马恩选集》第一卷第219~221页)

这应该是在民主基础上进行的一个渐进的缓慢的长期的历史过程。历
史的实际进程是选择了马、恩的渐进路程而抛弃了列宁的一蹴而就的
做法。

               ◇

列宁借口反对联邦制而宣传其集中制已过去了约百年,历史大大地嘲
讽了列宁,不仅当时的几个联邦制国家如美、英、瑞士等国运转良
好,而且新增了更多的民主的联邦制国家,连俄国、德国都建立了联
邦制!联邦制的实质就是地方自治,只是它的自治程度更高而已!因
此,主张集中制必然要反对地方自治。在苏联模式中,所有地方的党
和政府的各级领导人都是由中央或上级指派和任命的,有时也走走民
主程序,那不过是形式主义的作秀,并无民主的实质,这样就形成了
一个有特殊利益的官僚集团,他们只对上级负责,不必对人民负责,
脱离民众,形成了越来越尖锐的官民矛盾。这是与马克思主义不相容
的,恩格斯说

  “怎样安排自治和怎样才可以不要官僚制,这已经由美国和法兰
  西第一共和国给我们证明了。”
  (《马思文集》第四卷第416页)

  “省、县和市镇通过依据普选制选出的官员实行完全的自治。取
  消由国家任命的一切地方的和省的政权机关”。
  (同上的417页)

               ◇

集中制和民主制各有其适用的条件和范围,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就应实
行民主制,否则人民的民主权利就没有保障,人民的主动性、积极
性、创造性就难以发挥。国家的干部就没有了人民监督,会胡作非
为,腐败堕落。

               ◇

即使如此,在政府内部特别是在军队中仍需实行集中制,否则就无法
保证工作效率;在革命和战争年代以及共产党处于地下斗争时期,就
难以实行民主制,而只能采用集中制,当然一旦危机解除就应迅速恢
复人民的民主权利,不应如斯大林那样使国家长期处于“紧急状态”
中。列宁企图无条件地恢复专制主义的集中制,是违背世界历史潮流
的,他虽然为避免人们的批评,采用了一些修饰词,如“自愿的集中
制”、“民主的自觉的集中制”等等,但决不会改变集中制的本质。
集中制的本质是一切主动性、一切重大决定都来自上级,下级和普通
民众都只是被动的接受者,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作主的权利。领导
与民众、上级与下级、官民关系不是平等的关系,如今在我国社会生
活中有一个用得很普遍的流行词“被”,这反映了在我国列宁、斯大
林式的高度集权的集中制影响之深!


二、无产阶级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吗?


列宁在与考茨基论战时提出了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定义:

  “无产阶级革命专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
  (同②第623页)

列宁这一定义颇有望文生义之嫌,“专政”这词的旧含义在“无产阶
级专政”这一新词组中已不复存在,马克思最初赋予的含义只是要表
明它将与资产阶级专政具有若干相反的性质和特征。在革命时期,由
人民选出的议会,应掌握全部国家权力,以对付资产阶级的进攻,但
这也只是临时性的。断无专政一词中个人专制独裁之旧含义,阶级专
政与个人专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是不应混淆的,恩格斯极为重
视这一区别,他在批判布朗基主义时,非常明确地作了区分:

  “由于布朗基把一切革命想象成由少数革命家所实现的突然变
  革,自然就产生了起义成功以后实行专政的必要性,当然,这种
  专政不是整个阶级即无产阶级的专政,而是那些实现了变革的少
  数人的专政,而这些人又事先服从于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专
  政。”(同①第589页)

列宁故意把两者混同,把个人专政的属性“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硬塞
进无产阶级专政的定义中去,变成了阶级专政的主要特性,这是列宁
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背离,败坏了马克思主义的声誉!

               ◇

列宁要实行个人专政,必然要推行集中制,不会赞同马克思所肯定的
巴黎公社的民主原则:

  “代表必须严格遵守选民的确切训令”。

阶级专政却必然要与民主制结合,因为只有实行民主,无产阶级中的
所有成员才能自由而充分地表达其利益和意愿,并得到尊重,工人的
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才能充分地调动起来,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
设事业才能得到顺利的发展,尤其重要的是只有实行民主,才能防止
国家及其工作人员

  “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同②第334页)

               ◇

列宁对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新词组中所表达的新概念没有全面地确切地
理解,仅仅突出“专政”一词,并用个人专政的旧含义来阐释这一新
词组,马克思则正好与之相反,他最重视的却是“无产阶级”,即在
无产阶级专政这一新政权中,首要的是要表达出无产阶级的阶级特
性,即维护无产阶级及其他劳动者包括脑力劳动者和农业劳动者的利
益,坚持社会主义的路线、方针、政策,实行社会主义的自由、平等
的原则。为此,必须在一开始就要在制度建设和法律规范上,严密防
止国家政权及其工作人员由人民选出的社会公仆蜕变为社会主人,产
生新的特权阶级!按照列宁的定义,则不可避免地要出现这一严重后
果,历史的实践已证明了这一点。马克思和恩格斯目光之深远,非列
宁所能企及也!

               ◇

列宁的这个定义是与现代文明的法治精神不相容的,它不受任何法律
约束,当然也就是不受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的监督,这与马克思大
力赞扬的巴黎公社的选举权、监督权和罢免权所体现的高度尊重人民
的民主权利的精神是不相容的。所以它是一种倒退,退回到西方中世
纪和中国封建时代帝王个人专政的人治时代,其后果十分严重,在苏
联模式的统治下,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滥杀无辜,制造了红色
恐怖,这与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定义是密切相关的!


三、无产阶级专政有无前提条件?
  无论何时、无论什么条件下都可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来吗?



马克思在说明自己的阶级斗争学说与前人有何不同时写道:

  “(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
  (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
  (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
  渡……”(同①第332页)

在这里马克思把生产的发展与阶级的产生和发展的因果联系放在第一
位,没有生产的发展,就既没有阶级存在的基础,也不会有阶级斗争
发展的结果即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说,无产阶级专政是有前提条件
的,并非无条件的,即并不是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夺取政权建立无产
阶级专政的。所以马克思的第一点才是与其前人相区别最重要的思
想,列宁却把无产阶级专政放在第一位,说

  “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
  思主义者……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测验是否真正了解和承认马克
  思主义”。(同②第三卷199页)

生产的发展必然达到应有的高度这一最重要的经济条件已不在其视野
之内,他就是主张在任何条件下,只要夺得了政权,就可以实行无产
阶级专政,这正是第二国际的领袖们与列宁的根本分岐所在。根据马
克思主义只有在资本主义经济高度发展,其生产关系已完全不适合生
产力的发展时,才需要社会主义革命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
说:

  “彻底的社会革命是同经济发展的一定历史条件联系着的;这些
  条件是社会革命的前提”(同①第635页)

这本是马克思主义的常识,第二国际的领袖们正是坚持这一点,才反
对列宁在资本主义尚处在初始发展阶段的俄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按
照恩格斯的观点:

  “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建立民主制度……”

而不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列宁为了反驳他的论敌,不惜曲解马克思
主义,不适当地拔高无产阶级专政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的地位,
并据此以攻击考茨基是马克思主义的“叛徒”!按照列宁的标准,布
朗基主义者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就成了马克思主义者了!但马克思
和恩格斯是不会承认的,因为布朗基主义者并不承认马克思上引三点
论述中的第一条,正是由于这一点,恩格斯才几次批判布朗基主义,
我们在其批判中看到了列宁的影子,列宁与布朗基主义是心心相印
的!


4、民主共和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呢,
  还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



恩格斯在《爱尔福特纲领草案批判》一文中告诫德国社会民主党人。
在德国君主制度下,德国政府几乎有无上的权力,帝国国会及其他一
切代议机关毫无实权,德国没有共和制和自由,在这种情况下幻想可
以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去是不可能的,必须建立民主共和国,在有充
分自由的国家里,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才是可能的。他明确地指出,

  “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形式下,才能取得
  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
  (《马恩文集》第四卷第415页)

但列宁却对此作了曲解,他说:

  “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捷径。”(同②第231页)

所谓“捷径”,就如过河要架桥,他认为如果无产阶级利用民主共和
国提供的公开合法的斗争环境,最后夺得了政权,便可以彻底打碎民
主共和国这架旧国家机器,另起炉灶,重建一个集中制的无产阶级专
政。但恩格斯却并非这个意思,而是认为民主共和国经过多年的发
展,巴黎公社中的一些主要的民主原则已不同程度地得到体现。民主
是没有阶级性的,民主共和国这一政治形式既可为资产阶级服务,也
可以为无产阶级服务,这一思想在他给拉法格的信中讲得十分清楚,
他写道:

  “共和国是无产阶级将来进行统治的现成的政治形式。”
  (同①第四卷第508页)

列宁没有区分出要打碎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旧国家机器,实际上要打碎
的只是巴黎公社所面对的封建专制的旧政权以及象德国那样的专制主
义的帝国政权,而并非如象美国那样的民主共和国。

               ◇

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曲解和“修正”很成功,它在革命实践中的巨大
成就,更使人们深信不疑,直到实行苏联模式的国家中产生了许多类
似的严重问题,才促使人们反思其理论根据的真理性,人们开始仔细
认真地研读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原著,这才发现列宁在不少问题上,特
别是在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些基本问题上与马克思主义的真义并不相符
,结论是我们应当回归马克思!

               ◇

我国当前进行的反贪腐斗争和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体现了马克思
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精髓:

  “防止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

忆解放初期,党领导的人民政府的工作人员大异于国民党政府的官僚
们,他们没有官气,干部与群众平等相待,干部们遵照毛泽东“为人
民服务”的号召,自觉的充当人民的服务员,尊重人民当家作主的权
利,那时颇有巴黎公社的遗风,受到人民热烈的欢迎!但是后来有些
干部自视高人一等,把自己当作社会主人,把人民看作是可以由自己
任意摆布的仆人,追求权势和财富的欲望日益升高,目无法纪,贪脏
枉法,与人民群众的距离愈远,官民矛盾日甚,这种情况有蔓延之
势,如今新领导班子大刀阔斧地清理整顿这股歪风,并且打破了类似
历史上“刑不上大夫”的旧日惯例,坚决实行法治,不管你官位有多
高,违法乱纪必究!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

列宁说得好:

  “马克思主义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固步自封、僵化不
  变的学说,恰巧相反,马克思的全部天才正在于他回答了人类先
  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他的学说的产生正是哲学,政治经
  济学和社会主义的伟大代表的学说的直接继续。”
  (同②441页)

马克思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中的几个重大问题的解答正是体现了列宁
的上述评论,可惜的是列宁自己对上述诸问题提供的答案却与马克思
主义相反,因而他自己就偏离了世界文明发展大道!改革开放以来,
我们对受列宁的影响,偏离世界文明发展大道的方面进行了大力的改
革,我们应离开那些“固步自封、僵化不变的学说”,继续学好马克
思主义中与现代文明相合的精髓部分,使之与我国的国情相结合,在
世界文明发展的大道上继续前进,争取走到最前列去!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责任编辑:花满楼)

〔原载《共识网思想.文化.西方文明》2014-07-11;http://www.
21ccom.net/articles/sxwh/xfwm/2014/0711/109238.html〕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4-07-11〕
============================================================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7-14 14:30:5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