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未名湖畔:《新阶级》(有洪哲勝編按) 2014-07-14 14:18:43  [点击:3531]
 ┌──────────────────────────┐
 │            新阶级            │
 │                          │
 │           未名湖畔           │
 └──────────────────────────┘


 ┌──────────────────────────┐
 │   新阶级的涌现没有证明《共产党宣言》是个谎言   │
 │                          │
 │            洪哲胜            │
 │                          │
 │                          │
 │ 根据马克思自己的说法,其社会主义理想并非是任何社 │
 │ 会的人们、都可以凭着自己的主观意愿去成功实践的: │
 │ 因为,一个社会只有到了它的制度已经变成自己进一步 │
 │ 发展的桎梏时,另一个取代它的社会制度才有可能顺应 │
 │ 潮流而到来。                   │
 │                          │
 │ 俄国的“社会主义”实践,并不存在“它的资本主义已 │
 │ 经变成自己进一步发展”的氛围条件,因此,套用马克 │
 │ 思理论可知,其失败毋宁是可期的。         │
 │                          │
 │ 既然如此,苏联的出现新阶级并没有证伪马克思的社会 │
 │ 主义理论(当然也没有证明它是正确的)。以此来“证 │
 │ 明”《共产党宣言》是个“谎言”,显然是个无力也无 │
 │ 效的过当断言。                  │
 └──────────────────────────┘


前南斯拉夫副总统吉拉斯,这位资深共产党人,写过一本书《新阶
级》,全名为《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作者对马克思
列宁主义和社会主义制度,进行了全面的思考、批判。这是对共产主
义信仰的背叛。这一背叛给作者带来厄运,最终被捕入狱。吉拉斯入
狱前,将该书手稿托友人带出国外,1957年在美国出版。该书从哲学
的、政治的角度,对共产主义提出许多质疑,并阐述新的观念。此举
轰动整个西方政治界、文化界、舆论界。吉拉斯堪称共产主义运动的
叛徒。其中译本直到1963年2月才问世,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内
部发行。

笔者对吉拉斯提出社会主义国家,出现“新阶级”这一观点感兴趣,
这一观点,戳破了社会主义社会没有阶级、没有剥削的谎言!

吉拉斯生于1911年,青年时代就读贝尔格莱德大学,主修哲学、法
律;1932年加入共产党;1933年因反对南斯拉夫王室入狱三年;1938
年当选南共中央委员;1940年进政治局,一直追随铁托,从事共产主
义活动;二战期间参加游击队,抗击德国纳粹;二战结束后,出任南
斯拉夫政府要职,是铁托的左右手;三次访问苏联,会见斯大林,其
中一次宴会,进行到凌晨2点,酒足饭饱之余,吉拉斯询问斯大林,
二战期间,苏联红军驻军南斯拉夫期间,为何强奸妇女?要求苏联政
府道歉,斯大林醉醺醺答道:男人都容易犯这类错误,要吉拉斯不必
介意,而后哈哈大笑。品格正直的吉拉斯,看不惯共产党高层,奢侈
的物质享受,糜烂的生活方式。

1953年,吉拉斯在南斯拉夫联邦议会公开演讲,建议放弃南共一党专
政,主张实施多党制,效仿西方议会民主制度。接受《纽约时报》采
访,并在该报上发表文章。这些出格的言论、行为,遭到铁托、卡德
尔、兰科维奇等南共领导人批评、谴责。法院判处他一年半徒刑,但
未执行,后因在美国出版《新阶级》,被捕入狱,徒刑增加到十年。

吉拉斯熟悉共产国家,共产党夺取政权后,虽然消灭了地主、资本
家,但庄园需要农民耕耘,工矿企业需要工人操作,谁负责管理这些
庄园、工厂?谁负责庄园、工厂的生产计划、产品分配、人员监督?
谁负责粮食、商品的流通、保管、出售?生产活动除了第一线的劳动
者,还需要各类行政“管理人员”。

他意识到这庞大的管理阶层,与从事劳动的,位于生产第一线的劳动
者不一样,两者经济收入、社会地位悬殊。过去地主把土地租赁给无
地农民,资本家设置工厂,雇用工人进行生产,获取财富,共产党主
政后,管理层利用掌握的“权力”,制定不同的分配财富政策,一样
可以获得财富,“权力”与土地、资本一样,都可以用来“盈利”。
这个掌握大大小小权力的管理层,与地主、资本家在获取财富上,没
有本质区别,是共产国家的“新阶级”。这一观点十分危险,将促使
民众觉醒,危及政权稳定,引起南斯拉夫共产党高层的不安、警觉,
这种不安、警觉甚至蔓延到整个社会主义阵营。

吉拉斯的观点没有错,苏联的现实提供了证明。

列宁亲手缔造的“苏维埃”,宣称是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剥削的国
家,是全世界劳苦大众的“幸福乐园”。真是这样么?为了宣传这一
点,上世纪30年代,苏共当局煞费苦心,制作假象,邀请世界各国知
名人士前来参观访问,以扩大影响。英国萧伯纳、法国记德、罗曼罗
兰,应邀访问苏联。当然,参观的地点、被采访的人,都经过苏联当
局精心安排。萧伯纳这位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费边主义者”,对所
见所闻感动非常,回国后说了许多赞扬苏联的好听话。其中有一句,
说他在莫斯科吃到了世上最美味的牛排。罗曼罗兰把他的感想,写成
文字材料,封存保险箱,告诉媒体等他死后再公之于众。记德对新闻
记者说,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此行没有看到真正的苏联。访问期
间,记德要求会见音乐家萧斯塔科维基,但是被后者拒绝。萧斯塔科
维基非常明智,为了安全,也为了荣誉,他必须如此。如果萧先生实
话实说,后果是相当严重的:轻者收押,重者就难说了。若萧先生配
合当局说谎,有损这位大音乐家的人格。所以最好做法是拒绝会面。
聪明的记德,当然清楚被拒原因。

赫鲁晓夫的《回忆录》中,坦言他主政期间,苏联贫富悬殊,州委书
记的平均月工资5,500卢布,农业工人平均月工资25卢布,相差220
倍;州委书记除了有宽敞的、国家配给的住房外,还有不止一套的乡
村别墅,而结了婚的普通工人,通常住在只有一间屋的筒子楼里,有
些房间还用薄板分隔,不能隔音,厕所公用、厨房公用,应有的隐私
权得不到保护,待遇远不如沙皇时代的技术工人。赫鲁晓夫说,他在
沙皇时代是一技术工人,资本家分配给他一套公寓,有洗手间、厨
房、客厅、卧室和储藏室。赫鲁晓夫为此感到羞愧,身为苏共总书
记,“10月革命”后几十年,工人们还住这样的房屋。所以他下决
心,在大小城市,盖了许多简易公寓,解决工人住宅问题,而且提高
工人工资,以农业工人工资为例,月平均工资,从25卢布提高到50卢
布。盖房子的钱、提高工人工资的钱,从哪儿来?削减全体官员工
资、待遇。以州委书记为例,工资削减三分之一,别墅不能多于一
处。这一举措受到整个管理阶层反对。这是赫鲁晓夫下台的真正原
因:他触犯了“新阶级”的物质利益。真可谓:

  “如果几何学定律触犯了人们的物质利益,人们也会起来反对
  它。”

社会主义国家存在“新阶级”,还有实例。

1949年后的新中国,除了每次政治运动,制造一定数量的“阶级敌
人”外,余者皆为“革命群众”,似乎也是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尤
其是1955年农业合作化、工商业全面公私合营、社会主义改造以后,
那时候存在贫富差别,但远远不及后来严重。当时工人平均月工资40
元,部省级官员月工资400元左右,大致相差十倍,子女多的高级干
部,生活并不富裕。举一例:国家领导人董必武的女儿,50年代,在
北大历史系就读,生活俭朴,衣服有补丁。改革开放后,工人月工资
平均二千元。一些国企领导,诸如中石化、电力、能源、金融、银行
部门、保险公司的高官们,年收入几千万,是工人的数千倍。若将他
们的非法收入福利待遇计算在内,可能是几万倍、几十万倍。

这些高层管理人员,还能称为民众的公仆么?他们的高收入,难道不
是来自劳动者创造的财富?不能算剥削?社会主义国家管理层,已经
异化为“新阶级”。多数贪官如此坦诚:

  “位居高位,掌握大权,不接受贿赂,不进行权钱交易,几乎是
  不可能的!”

羽白先生反贪污,十分认真,若把所有的贪官都绳之以法,中国就变
成一个没有阶级的国家了?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管理层的女性
公务员,个个都是薇拉,男性公务员个个都是雷锋。

薇拉(《怎么办?》,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是个“利他主义
者”,是列宁的最爱;雷锋(《雷锋日记》)也是一个默默帮助别
人、专做好事的人,是毛泽东的最爱,与其说这一男一女是“艺术形
象”,不如说是领导者拿来哄骗民众、愚昧民众的“玻璃烧料”。
《共产党宣言》关于没有阶级、没有剥削的论述,是马克思、恩格斯
事先没有觉察到的一种谎言,觉察也罢,不觉察也罢,反正谎言制造
者是他二人。


(2014-07-11)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4-07-10〕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