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民主论坛   王伯仁:《中国国民党“作票”史记》 2014-07-07 18:31:18  [点击:3317]
 ┌──────────────────────────┐
 │        中国国民党“作票”史记        │
 │                          │
 │            王伯仁            │
 └──────────────────────────┘


 ┌──────────────────────────┐
 │ 买票和作票乃是国民党对台湾人搞“训政”或“宪政” │
 │ 的背后真相。中共比国民党厉害,所有这些招数完全无 │
 │ 需向国民党束修学习,连私淑自学也没有需要。万一, │
 │ 中国有了选举,中国选民别忘了台湾的所有这些个惨痛 │
 │ 经验,早早地熟悉、演练台湾人的招数,到时,见招拆 │
 │ 招,把它打得个落花流水,将是何等地乐乎痛快啊!  │
 │                          │
 │ 中国人,加油!                  │
 │                  ──洪哲胜 编按 │
 └──────────────────────────┘


说起台湾所谓地方自治的选举,始于二战终结后来台接收的“行政长
官公署”所试办的省县市级参议员起,进而有参与同在中国举行的第
一届国代、立委及监委选举。实不讳言,早期参选民代公职者,皆一
方仕绅硕彦,选风良好,亦少有党派畛域之分,短短数年内,的确在
选举上做到三民主义“模范省”。但自民选地方行政首长起,国民党
因欲掌控行政资源,达到一党专政的目的,开始对选举进行“操
作”,透过地方党基层组织即党支部(即所谓民众服务站),布下天
罗地网,党同伐异。手段不外乎“做票”和“买票”。用王勃的传世
之作《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差堪
可拟。

“做票”和“买票”在早期如同双胞胎或连体婴,近20年来则因“日
头赤炎炎,随人顾性命”,随着异议阵容的兴起,在众目睽睽下“作
票”,无疑是跟自己过不去,且容易引起偌大事端、风险极钜的犯罪
行为。故而,自从1992年底民进党老党主席黄信介“元帅东征”花莲
选区域立委,当时花莲市长及公所员工发生“集体作票”事件,差点
引发群众暴动,国府当晚“破例”未详细计票,立刻宣布由黄信介当
选来化解危机,花莲县长吴国栋引咎辞职,集体作票者法办判刑。自
此以后,以往习于作弊之党工或“视而不见”的选监人员,特引以为
鉴戒,往后有计划和规模的作票行为,应可说如癌肿瘤之割除干净,
再加化疗,至今应是可以说是几近“绝迹”。君不见,在2004年总统
大选,连宋阵容输得不甘心,要求全面重新验票,扁总统立即应允。
动员法检调和全台成千上万选务人员,再把一千多万张选票翻验一
遍,结果只有非故意的极微小误差,看不到任何一件有规模有计划性
的“作票”。故吾人深信:“作票”,在台湾已如东逝水,一去不回
头了。

正由于“作票”理论和实务都应绝迹了(但天下没有百分百的事),
所以笔者在此要把台湾二战后,约自1950年代起开始兴起的选举作
票,约略记录下来。因它在台湾选举扮演重要的影响角色,长达40多
年,可说是国民党控制地方政权两大法宝之一,更是台湾地方自治史
重要的一部分,“不容青史尽成灰”,不能让此恶政“船过水无
痕”,特留此印记。至于“买票”,原本和作票如同双胞胎,但后者
已消逝,前者犹兴未艾,仍在选战扮演重要角色,容另文再行探讨。

               ◆

先说“作票”的舞弊行为,乃是所有有选举形式但水准低落,能控管
局面一方所惯用的技俩,在全世界专制独裁及民主政治不上轨道的国
家皆然。但在台湾早期已有不错的选举风气,后来由于国民党的私欲
熏心,加上逐步控制政、军、特、检、法院及地方派系,以致由正趋
邪。每遇选举,尤其在较偏远的乡镇地区大肆舞弊(买票贿选另
谈),是通常一定发生的事,没有才是例外。而且令人“啼笑皆非”
的,作票不一定用在有选举对手时才发生,有时候在同额竞选没有竞
争对手情况下,主事者(多由地方党工主控)为表丑功,对选票也大
灌水。笔者长期在台湾省政新闻采访过程,曾由省选委会(前为省民
政厅)所做60年代的台省各县市各种选举结果的报告中,看到不少投
票率高达99%的“天方夜谭”统计数字,但的确白纸黑字印于报告
中。其他投票率高达90%以上的,比比皆是。这就是执政当局长期玩
的“魔术数字”,斑斑可考。

如何“做票”呢?可说戏法人人会变,巧妙各有不同。笔者关心选举
事务40余载,大学时代也曾负责过县市长级选举监票工作的统筹运
作,谨综合曾发生实例及许多参选经验丰富或知悉选举实务的“过来
人”一些经验之谈,略做整理归纳,或𣎴能涵盖全部,亦能显示大部
分:

               ◆

【选票卧底法】

早期投票箱为不透明木制票匦,开始投票前并无开箱向民家公示票匦
净空之举,有如“黑箱作业”,于是,投票前票匦内,已有若干圈选
某候选人选票之传闻,甚嚣尘上。理论上大有可能,因选务人员都由
公教人员担任,几乎百分百是国民党员,尤其每个投开票所的主任管
理员及主任监察员,都和“有关方面”有所关联,如有心动手脚,其
他人员是会睁一眼、闭一眼的。正由于此传闻及于全省各角落,七年
代才改为目前半透明式票匦,并规定投票前应打开箱盖,展示空无一
物后,再行贴封条进行投票。

【Lo、Re、Me弹钢琴法】

或有人质疑,若真有选票卧底,从何而来?那就是负责选票领取并运
送至投开票所的主任管理员,及其“助手”,可将真选票视状况取
一、二成甚至三成,先圈选某候选人而置于木箱内,先贴上封条,外
界无由窥知。在投票一整天过程中,即由相关人员以事先收集的投票
人印章(或得允诺代刻印章),迳行于选举名册盖章,完成“手
续”。这些提供印章的人,或在外地谋生、服役、或收钱同意提供
者。另有一种更粗鲁作法,即在接近投票截止时间,或甚至开完票
后,翻找选举人名册,由选务人员以按指纹方式,对未来投票之选举
人领票栏“补盖”(术语叫Lo、Re、Me,因如弹钢琴),以完成领票
数和开票数相符的“天衣无缝”。由于开完票后,选票和选举名册皆
密封,非有法院之命令不得开封,而法院早期对于所谓“验票”,是
百分之百拒绝的。在省议会亦曾有在野党议员,多次要求选后选举名
册应可公告供阅览查证,但省选委会以事涉投票人“私密”而坚持不
采行。于是,早期有些盖满了相同指纹的选举人名册,就此“不见天
日”,偷捺指纹领票者,永远在法院保护下,逍遥法外。正由于在野
者对按指纹偷领选票的指控,严厉且普遍,选务作业后来才增加捺指
纹者,须有主任管理员在其下签名副署,保证为真,自此,少人敢
“弹钢琴”了。

【中途冒投法】

作法和选票卧底法差不多,却是台湾选举史上第一次“人赃俱获”进
而立即影响选举结果之例。那就是1992年黄信介“元帅东征”,至党
外荒漠的花莲县参选区域立委,国民党提名当时花莲市(县辖市)市
长候选。该名市长及公所员工(担任选务人员)勾串,利用中午午餐
时间,对方监票人员外出用餐时,在十数个投票所窃取空白选票圈选
市长后投入票匦,但未能在选举人名册加盖数目相同的印章或捺指
纹。致开票时,黄信介方面所派监票人员,发现有领票数和开出票数
不符情形,急电总部发动群众包围县政府,几形成暴动,后来检察官
介入调查,发现确有多处“作票”行为。“有关方面”只好“断尾求
生”,连票都没正式开完,连夜就协调宣布由黄信介当选,风波乃
止。这是台湾高阶选举唯二具体并爆发的作票事件,导致当时才第一
任由省议员出身的吴国栋县长,主动辞职以示负责。这种担当,也是
罕见的。

【重复投票法】

此为落后国家和地区常见手法,即事先设法搜集未能到场投票人之身
分证和印章,多次进出投票。这当然要选务人员的配合,但以往也有
地方派系威逼而行的。

【抹红法】

这是最常用和最有效的作票法。那就是选务人员手指抹红印泥,拿到
对手的选票,在圈盖处附近“抹红”之,谓之“污损”,当“废票”
处理。这种“抹红”法,虽然粗鲁,但简单好用,故广为各地各种选
举使用之。由于早期,投开票所多由国民党支部(民众服务站)会同
地方派系(公所、农会、水利会)所控制,非国民党人士毫无组织,
连少额的监票人员都派不出来。或有良心公教人员看到此违法行径,
孤掌难鸣,也只好装做没看见(这是家族中长辈亲自告诉我的事
实)。

“抹红法”惯行在台湾选举几十年,终有一次踢到“铁板”。1975年
增额立委选举,有25年省议员资历、省议会五龙一凤之一、台湾民主
运动先行者郭雨新最后一次参选,选区为宜兰县和台北县。开票结
果,他获八万多票而落选,但却有五万多张的“废票”,选局太过诡
谲。宜兰民众怀疑“作票”,二万多人群情激愤包围宜兰县政府,差
点酿成不可收拾的暴动,后来还是由郭氏出面劝抚民众才散去。日后
由当时尚未任民代的林义雄和姚嘉文两位律师,义务为郭氏打一场
“选举无效”的选举官司,奈何法官就是不肯重新开袋验票,以查证
真相,官司当然败诉,两位律师将此撰成《虎落平阳》乙书,记录其
事,轰动一时,郭氏受此打击,并觉国民党对他威逼压力日大,乃决
定去美,至逝方归兰阳。而此选举官司虽输,但给国民党当局和许多
党工选务人员,心生警惕,此后“抹红”招术渐渐式微。

【狸猫换太子法】

这类方法是最古老的作票法,近20多年来早已绝迹。由于各类选举多
在冬季,早先投票截止时间订为下午5点(现提早到4点),故开票时
均要挑灯夜战。最常听闻的是开票中途,常会遇到“停电”,一段时
间乌黑一片,谁也不晓得会发生了什么事。较多绘声绘影的是偷塞选
票,甚至整个票箱更换,等电力恢复再继续开票。所以约40年前,和
国民党相抗争的候选人,所能派出的监票人员首要基本装备,居然是
“手电筒”,以防停电,可见民众对选务公平性多么不信任。更有传
闻根本不用换票箱,也不用抹红法、选票卧底法等枝节动作,最“阿
莎力”就是直接在选举结果报告表,随心所欲填上各人得票数,然后
随同已密封之选票及选举人名册,往上级选务机关呈报。横竖经密
封,除法官审案外,谁也不得开封,故常传开票所现场计票,和选务
机关公布统计不一致。后来经激烈争取改进之道,是在开票所张贴开
票结果统计,供民众照相存证,做为日后正确比对之用。

【指鹿为马法】

话说1977年冬,许信良脱党自行参选桃园县长,因某投票所有一盲人
老者去投票,由主任管理员范姜国小校长指引其圈盖,但据反映范姜
校长未依投票人之意愿,而擅做指引圈盖。引发旁观民众“作票”疑
虑,遂发动包围该投票所,警察将之带往中坜分局讯问,群众又转往
分局“观切”。得不到具体的澄清,乃翻倒警备车,火烧中坜分局,
酿成万人暴动,此乃二二八之后首次之大规模群众事件。起因只是选
务人员疑似处理不公引起,后来再加须主任监察员会同,以增公信
力。

【偷龙转凤法】

此乃台湾选举集体作弊并经判决在案的“首例”。和花莲市长及员工
在立委选举集体作弊案,为有规模集体“唯二”作票案。发生在“中
坜事件”同次选举。该选举因暴动,执政国府乃极迅速断然宣布许信
良高票当选以化解燎火情势。许担任县长后,经人检举,县内某“共
同户”投开票所有问题,县府报检察官侦办,原得不到配合,许乃告
之要召开记者会“爆料”。检察官只好进行侦办,果发现该投开票所
的选民全为某部队志愿役的官士兵所设“共同户”,但投票该日,该
部队驻防外岛并未有一人返台,理应投、开票数均为○,不料,该投
开票所开出“百分之百”的400多票有效“幽灵票”,(正因为投票
率百分百才引起怀疑检举)。经查,该投开票所主任管理员为国民党
党工,东窗事发,只好自认倒楣,获轻判了事。但已结结实实证明了
集体作票的“事实”,并非空穴来风或诬指。

               ◆

以上种种之作票之例,因随着民智渐开和时代社会进化,所谓作票,
应已远扬而不复往。故本文将“作票”列为史纪之原因在此。近年
来,笔者在各种选举的观察中,深觉台湾“选务”已相当上轨道,尤
其负责选监人员,多为待遇优渥、工作有所保障的公教人员,国民党
党工已无力威逼选务人员冒险作票,选务人员亦不会开自己前途的玩
笑。所以所见多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在办理,这应是所有候选人可以
放心的共识(特殊万一状况除外)。目前有些候选人在竞选准备中,
还把准备手电筒列为要项,是没有“与时俱进”的观念和做法。不如
在选举战略与战术,如催票或防范买票横行的措施,多加着力,免去
绩效不彰的“防止作票”,移往较有功效的选战吧!

(王伯仁:资深记者。主跑省议会及省政新闻20余年,对台湾地方自
治的演进发展与关键人物均有深刻观察,著有《看千帆过尽──一位
省政记者的忆往》一书;退休后仍笔耕不辍,目前亦经常于报端发表
精辟评论文章。)

〔原载《民报.专栏》2014-07-05;http://www.peoplenews.tw/
news/f7154356-9504-4e83-a372-66b014c8f94a〕


============================================================
     〔转载自《民主论坛.电子日刊》2014-07-07〕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