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司徒一   满清八旗“铁杆庄稼”在民国初年的延续(旧文重贴供草虾参考) 2014-04-01 22:40:42  [点击:2557]
我姥姥是民国二年出生的北京人,还记得她小时候看到旗人邻居从政府领取特供。我找
满族朋友问过,得知满清八旗享受“铁杆庄稼”俸饷二百多年,大多缺乏谋生能力(尤
以北京八旗子弟为甚),所以民国成立后“铁杆庄稼”仍然延续了一段时间,具体什么
时候停止的他就不知道了。

今天读到《清室退位优待条件》丙节第五条“先筹八旗生计,于未筹定之前,八旗兵弁
(biàn)俸饷仍旧支放”,就根据“八旗兵弁俸饷仍旧支放”的关键字在网上搜索了一
下,找到一篇文章《香山脚下话旗营——旗营解体后的人们》谈到这个问题,引文附后
(要点:1915年,八旗兵民的俸米停发,俸银折成铜扳和银元;1919年,只能领到一点
补贴;1924北京政变后钱粮俱断)。另外一篇关于民国画家的网文顺便有一句提到“民
国十三年(1924)十一月,黄郛摄政内阁发布命令,对清室贵族的京郊近畿土地,以‘交
价升课’的办法,收归国有,因此八旗子弟失去了赖以生存的‘铁杆庄稼’”。满清时
期全国各地的旗丁都有俸饷,辛亥革命之后北京一带“铁杆庄稼”延续了十多年才逐渐
断绝,但外地应当断得更早,具体情况就不清楚了。

《清室退位优待条件》给满清遗民的待遇相当优厚,但从法理原则来讲,1917年“张勋
复辟”之时清室一手撕毁了退位文书,都重新君临天下了,哪里还需要优待,《清室退
位优待条件》的法律有效性自此已经不复存在。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段祺瑞借助张勋赶
走了黎元洪,自己再击败张勋、以“再造共和”之名行独裁之实。清室再度退位的时候
根本没有筹码来讨价还价,完全是无条件退位的,但段祺瑞法外开恩,对清室不但不予
惩罚反而优待依旧,大概是为了堵清室的嘴,因为当初的复辟闹剧是老段纵容的结果,
再被老段利用。在这个意义上,段祺瑞所延续的优待措施不再是当初清帝退位时与民国
的约定而是段祺瑞对清室的私恩;曹锟夺权后糊里糊涂继续供养清室。冯玉祥、黄郛驱
逐清帝、停发旗丁俸饷,反而是合乎法理的,虽然没有走法律程序。

有人说满清八旗的俸饷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福利制度。民国把北京八旗的“铁杆庄稼”
延续了12年(包扩段祺瑞慷国家之慨的7年),可谓仁至义尽,停发之后旗人生活陷入
困境的只能怨他们自己不争气了。

附:旗营解体后的人们
http://tieba.baidu.com/f?kz=14283888
  旗营的解体一段,史书记为1911年前后,时值辛亥革命,各省先后宣告独立。其实
,孙中山先生早在1905年在日本创建中国同盟会被推举为总理后,便制定了“驱除鞑虏
,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纲领,并于1912年1月1日中华
民国临时政府成立。随后清隆裕太后默察大势所趋,遂以大计之权授于袁世凯,并令与
民军商订逊位条件。其谕略谓:“朝廷何忍以一姓之尊荣贻万姓以实祸,惟是宗庙,陵
寝以及皇室之优礼,皇族之安全,八旗之生计,蒙古、回、藏之待遇,均应预为筹画。
”后经双方认可定议后,用正式公文照会驻京各国公使,转达各国政府,以昭大信。于
是清隆隆裕太后即日宣统帝退位。
  在这里,本文强调有关条文中:“丙:待遇满、蒙、回、藏七条”中的第五条;“
先筹八旗生计,在未筹定之前,八旗兵弁饷俸照旧支放”。
  旗营中的兵丁是清廷的军事力量,所以,清廷也有恩养满、蒙、汉及其他少数民族
八旗的政策。由于清廷后期的腐败,国力日益渐微,自八国联军侵占北京后,八旗的兵
饷仅发到七成了。辛亥革命后,旗营中的人们享受着政府与清室的约定中优待条件,粮
饷虽不多,但能照常发放,营中人虽吃不饱,但也饿不死。旗营内是军事单位,纪律极
强,所以尽管如此,营中的人们还是不闹事的,旗营稳定是人们看到小皇上溥仪还坐在
宫里,尽管辛亥之后社会上排斥满族,岐视旗人,但只要营里人不到市面上去。京师健
锐营中的家庭还是万幸的,不似西安城内驻防旗人那样:由张翔初领导的复汉军,张云
山领导的洪汉军于九月初一在炮声中,使三万多旗民死亡殆尽,生者仅三千余人,其中
主要还是一直在西安城外屯垦的半农半军的旗民。呼和浩特和旗民在改为县制度除“旗
厅并存”的同时便取消了绥远城八旗兵民的粮饷,使旗民生活来源断绝。
  1915年,北京遇到了天灾,一时物价飞涨,灾民四起,八旗兵民的俸米反而不发了
,俸银折成铜扳和银元。到了1919年,只能领到一点补贴。人们只好到营子西边的山上
打草、摘枣,甚至开些小片荒地,因为这时营中早已不再训练而是混吃等死了。
  1924年10月23日,奉军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改变,囚禁总统曹琨,驱遂溥仪出宫,
自此,健锐营钱粮俱断,从此京西健锐营的遗民再无官方指定的领导。其间,营中里也
有不少旗民和绥远,奉天,岫岩,新城等地的旗民一起到民国政府请领。
  自冯玉祥逼宫后,民国时的北京政府国务总理一茬换的比一茬快。其间,袁世凯、
唐绍仪、陆征祥、赵秉钧、熊希龄、徐世昌、段祺瑞、汪大燮、王士珍、周自奇、钱能
训、龚心堪、靳云鹏、王宠惠、颜惠庆、孙宝琦、张绍曾等国务总理也曾过问旗营遗存
问题,但终得不到解决。
  俸银,俸米是旗人的命根子,饷银的停止发放使旗人们陷入了困境。京城里的旗人
高层次的有王府宅院,家有积蓄,短时期内尚可,实在不行尚可变卖家中的珍宝古玩、
金银首饰、名贵家俱、甚至可以典物存款、以利息为生。京城的普通旗民只好租住他人
的房屋,做些瓦木、泥水匠的小工,勉强度日,虽然生活贫苦,但尚可生存。郊区还有
一部份旗人,原是为其主子看坟的,几辈子下来,这些旗人逐渐将坟圈子周围开垦出来
,种上庄稼,早已成为农民户,这些旗人在辛亥和民国期间较为幸运,健锐营中不少人
家,在最为困苦的时候,投奔了这些同族亲友。
  最苦的当属京西外三营中的旗民了,俸银断了仅半年,旗营中的参领就管不住自己
几辈管着的旗丁了,被生活所迫的旗丁家庭,穷的只剩下两三间屋,一圈土炕。
  大部分旗丁仗着自己年轻,借着外蒙古宣布脱离中国而独立参加了民国征剿的讨伐
军,这些旗丁由于多年缺乏训练和讨伐军的给养不足,未曾交兵,就被蒙古的北方隆冬
天气冻死不少,滂江边上,遍是由京西外三营八旗组成的旗丁尸体。侥辛逃回来的少数
人,指着两条血水浸透的腿,向营里的亲人哭诉着这次“讨伐”的惨烈经过。
  旗营中的男人一下失去了一半,失去儿子的孤寡老人失去了依靠,当月就有投水,
上吊的。伴随着亲人的离去,京西外三营黑天白夜传出哭声。
  为了活命,旗营中的人们纷纷走出了营房,乞讨、谋生。这些人中大多数拆砖卖瓦
做盘缠,找个能混饭的事。最好的是健锐营中的笔式,写一笔好字,这些为数不多的笔
杆子在任之时,多为秘书一类的文职人员,除了有一定学问以外,还有相当的社会关系
和社会经验。他们阅历广泛,多经上级举荐,继续在外三营附近的本地政府机关留用,
差一点的当缮写员。旗营中的教谕,多被附近的小学、中学收用、仍做教师。此外营中
还有一些自学成才者,他们自己研究医学,懂得诊脉、正骨、按摩、了解药性、命方、
诊证,则成了京西一带的无照游方郎中。
  旗营中的一部份稍有文化和社会经验者多送礼求人,被政府编入“警察”行列,这
些人只能在地段上混,街巷胡同,维持一下治安,靠政府发的一点薪水过日子。
  更多的是靠卖力气,进城拉“洋车”,象骆驼祥子一样,辛苦劳累一天,勉强混上
两个棒子面窝头,这些“汉子”虽有气力,却连家都混不上,劳苦一生,连埋的人都没
有。
  没有力气的人只好趸一些小食品、卖些落花生、糖豆、大酸枣等。女人们为有钱人
家当佣人,洗洗涮涮,混个温饱。
  面对着天天有饿死人的旗营和残墙碎瓦,谁能想到这就是二扫金川,“十全武功”
,为国屏藩奠定中国版图的旗营啊?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