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法轮功与义和拳的惊人相似性(作了大幅增改) 2013-09-15 13:32:38  [点击:2610]
法轮功与义和拳的惊人相似性


  二者都具有气功组织的属性,都具有强身健体和一定的治病功效,但两者都凭此造假自吹:

  义和拳偏重于硬气功和武术,修炼有成者的身体具有一定抗冷兵器和击打的能力;义和拳由此自吹“刀枪不入”,义和拳首领朱红灯、于栋成、杨顺天、赵三多、张德成等人甚至到处吹嘘:拳民的身体,连洋枪洋炮都不怕。但义和拳不怕洋枪洋炮的谎言,遭满清忠犬官僚聂士成揭穿:义和拳身体所谓不怕洋枪的演示,不过是滑膛枪先上子弹、再装火药的一种骗局——此种方式导致子弹由火药带出,杀伤力大减;发现骗局后聂士成勃然大怒,重装药、弹后再令拳民试枪,结果“不怕洋枪”的该拳民,这回饮弹当场死亡。义和拳由此对聂士成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
  法轮功偏重于养生静气功,修炼者获得一定抗病祛病能力;法轮功由此自吹“包医百病”;法轮功创始人狸哄稚利用佛教病由业生的理论,鼓吹练法轮功可以还业,修炼者生了病不用上医院;法轮功媒体大肆吹嘘医院治不了的晚期癌症病人,修炼法轮功后起死回生的奇迹,甚至多次宣扬某某念叨了“法轮大法好”,就病愈、灾消、祸避。。。的例子。但修炼法轮功多年的法轮功组织骨干分子
李国栋、封莉莉先后癌症病死,导致法轮功的谎言穿帮,也因此,法轮功组织对李、封二人的病死讳莫如深,甚至无耻地抵赖说,他们“与法轮功毫无关系”。。。
  虽有硬气功和静气功偏重的差别,奇的是,两者都宣扬生病不必就医:义和拳以咒帖、画符、跳神、驱鬼等巫术“治病”;法轮功以练习狸哄稚“三套功法”、“发正念”(即诅咒江泽民等人)、念叨“法轮大法好、李老师好”,以为“还业”祛病绝术。

  二者都不是单纯的气功组织,都具有强烈的政治团体性质:义和拳打出“扶清灭洋”的政治口号;法轮功虽一再宣称“不搞政治”,却大搞“传九退三”政治活动,提出严惩“江家帮”的政治诉求。。。对此,法轮功辩称:这是在反迫害!但1999年中烂海迫害法轮功之前,法轮功信徒包围天津日报社是怎么回事呢?法轮功自己也承认:它组织信众包围天津日报社,是因为《天津日报》刊登了中共御用学棍何祚庥写的“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它这样做是维权。。。但何祚庥对法轮功的言论批判,算是哪种迫害呢?显而易见,法轮功所谋求的,是中共那种不受批评的“伟光正”特权地位,这不是政治诉求是什么?为了获得象中共那样的“伟光正”地位,狸哄稚一伙不惜祭出群众运动的手段,这不是“搞政治”是什么?
  义和拳搞政治从不掩饰,法轮功一再搞政治却一再抵赖,这倒是法轮功比义和拳更虚伪的地方。

  二者的组织,都具有黑社会的性质。义和拳的组织,与白莲教类似,内部等级森严、黑箱操作、政教合一、领袖独裁,参与者有进无处,退出者杀无赦。。。法轮功的组织,则与中共类似,等级森严、黑箱操作、政教合一,一切由“主佛”狸哄稚说了算;法轮功信徒的大小“法会”、“学习会”、“交心会”。。。与毛共组织活动、洗脑活动惊人相似;同样与中共组织惊人相似的是:法轮功搞出的“中国过渡政府”、“未来中国论坛”、“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打着独立组织、独立网站、独立媒体的名号、推出伍凡等一批民运异议人士前台站台,实际上一切由法轮功组织幕后黑手控制,一如“解放前”中共控制“民主联合政府”、左翼报纸、“左联”、“人权联盟”等左翼团体的手法。
  由于自己没有武装,法轮功暂时还做不到对退出者杀无赦,但对退出者施以“形神全灭”、下地狱的诅咒;比义和拳还不如的是:义和拳从未否认自己有组织;早在中共镇压之前,法轮功就在全国遍设辅导站,现在更在全世界有一个组织网络,但始终睁眼说瞎话、死皮白赖地否认自己有组织。
  法轮功超出“常人”想象之虚伪,由此可见一斑。

  二者都在中国政治体制变革遭遇重大挫折后兴起,都抓住了变革无望后专制腐朽政权统治下人心迷茫、信仰空虚的机会,迅速发展壮大;而且,都投靠当局,沦为专制腐朽卖国政府的帮闲势力
  义和拳兴起于“戊戍变法”失败后的次年,即1899年,它利用了中国北方农民特有的愚昧和虚荣仇外心理、以及老百姓对满清殖民朝廷的失望,同时迎合了慈禧、刚毅等满洲权贵,出于自己特权专制地位受制于(洋)人而产生的反西方仇恨心,朝野通吃,迅速壮大;在满洲权贵的保举下、经慈禧首肯,义和拳从而获得满清政府合法团练武装的地位,势力疯长遮天蔽日,蜂拥而入北平、天津,成为贼鞑子满洲殖民统治者要挟洋人的王牌武器。在满洲妖妇慈禧的纵容下,义和拳无视国际法、突破人伦底线,围攻使馆、残杀在华传教士、屠戮西方侨民、连妇婴都不放过。。。成为满洲反文明势力阴招对抗洋人的“人民”武器。
  法轮功则兴起于中国“八九”民运失败之后,至1999年七月中共镇压前,在国内势力达到顶峰。狸哄稚虽然宣称自己“1992年出山”,其实在“六四”屠杀后次年(1990年)兴起的气功热中,已见法轮功的身影了。法轮功利用了“六四屠杀”后中共意识形态彻底破产、邓效颦“南巡”权贵市场化、不管黑猫白猫一切向钱看、国人信仰空虚、社会道德败坏的机会,打着“真善忍”和祛病健身的幌子,抓住了老百姓渴望社会温情、希求健康祛病以躲避“产业化”的医疗费用,获得了老百姓,特别是中老年妇女的广泛青睐;同时,狸哄稚一伙大走上层路线,抓住了瞪小瓶、乔石、李瑞环等元老、寡头、高官渴望延年益寿以防“六四”翻案的恐惧焦渴心理,获取了中烂海的鼎力扶持。在中共元老的垂青下,狸哄稚数次获得中烂海表彰,多次获得军区、省委礼堂“传法”的荣誉特权待遇;法轮功还被国家体育总局列入全民健身项目,九十年代中后期短短几年当中,在国内发展至上亿信徒。
  对中共的礼遇,狸哄稚一度感激涕零,多次向中共权贵传经送宝,为老红军元老级匪首瞪小瓶、沉狁等老人帮、“六四”李月月鸟、陈希同及其家属延年益寿贡方献术;遭取缔之前,狸哄稚一直指示弟子爱党爱国,法轮功一度成为中烂海稳定社会的“软力量”。
  
  两者都毫无现代政治文明素养,兜售极端的文化民族主义、浑身浓缩着恶臭的本民族的糟粕:
  义和拳盲目排外仇外,发了疯地抵制来自西方的一切东西,它烧教堂、烧《圣经》、杀教士、屠教民、扒铁路、毁工厂。。。对学习外语、阅读外国译文著作的、对使用玻璃器皿、西洋文具、接受西洋眼镜、印刷术、摄影、接种免疫等等的中国人、一概当作“二鬼子”屠杀,甚至中国人中用了洋火柴的,也统统杀无赦;另一方面,对愚忠、愚孝、人治、官本位、缠足、巫术邪性甚至活人献祭等种种民族糟粕和北方农民陋习,义和拳却狂热加以捍卫。
  法轮功表面上不排外,但其骨子里文化民族主义狂热,比义和拳不遑多让,且有一套更为系统的邪说。法轮功无视民族文化中官本位家长制、太监、缠足、酷刑、族长家长私刑等诸多糟粕,把中国传统文化打扮成纯洁无瑕的“神传文化”;
  法轮功睁眼无视中共窃国之前中国文化已经存在诸多弊端,共产党的窃国只是雪上加霜的事实,把中国的积弊都归因于中国共产党(甚至把宋朝的“棍棒教子”事例,也归咎于中共的“党文化”),甚至都推到江泽民头上(好象中共只等于“江家帮”);
  在世界文明交流中,法轮功无视西方国家创造宪政文明成果,比之中国传统政治无可比拟的优越性,把包括专制帝制在内的中国传统文明吹成优于其他所有文明的“神传文明”;法轮功对自由民主不屑一顾,大力鼓吹人治,抛出“人心”决定论——所谓“人心坏了,制度再好也没有用云云,睁眼无视分权制衡的宪政,对于制约统治者人性之恶的积极意义,甚至公然追求“善的独裁”,从而全盘否定了宪政民主的意义;与此同时,狸哄稚大力吹捧中国古代专制帝王、甚至把闭关锁国大搞文字狱的满洲征服者康熙,当作“圣主”来吹捧,并暗示自己是李世民、康熙转世。。。狸哄稚一伙还含蓄示意:法轮功要在中国建立“新唐朝”,这是谋建新专制的昭告。。。因此,法轮功非但不是民运的同盟军,一开始骨子里站在中国民主运动的反面。
  
  两者都毫无人道主义精神:
  义和拳不知国际法为何物,对落入他们手中的洋人外交人员、联军士兵、传教士,无不杀的杀、剐的剐、烹的烹,甚至挖心剖肝、食肉寝皮。。。甚至对外国侨民中的妇女、幼童、婴儿,也一并“杀个干干净净”,就象当年入关侵华的满洲贼鞑子清军一样。义和拳为什么无视国际法、毫无人伦底线?因为它根本没有人道主义的概念。
  法轮功嘴上高唱“真善忍”,行动上却动辄“发正念”诅咒他人;“老虎屁股摸不得”,动辄诉讼,以对批评者滥诉恶讼而名扬天下,后因滥讼一再败诉,伤筋动骨,才不得不有所收敛;法轮功一方面高喊自己受了“宇宙中最大的迫害”,要求别人来关注它,另一方面却对他人、别的组织、对藏人等别的群体受难受迫害无动于衷、毫无同情之心,甚至帮腔“六四”杀人犯李月月鸟、力挺双手沾满藏人鲜血的大刽子手胡紧套。。。法轮功为什么这般冷漠?因为法轮功的理论说:这些人受难都是前世欠下的业——言下之意就是,这些人受迫害是报应,所以人道主义是根本不必要的。
  依照法轮功的歪理,由于狸哄稚是比上帝还大的、宇宙中最高的神——“主佛”,所以迫害其他群体都算不了什么,只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才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因此,法轮功对藏人、基督徒、“天安门母亲”、民运异议人士等别的受难、受害群体,毫无同情心、根本漠不关心,但却要求别人来关注它、支援它,稍有怠慢,就是“共特”、“五毛”、“江系特务”。
  法轮功组织高层甚至对自己信徒受难受害,都毫无同情心。前几年,狸哄稚一再指示:不准崇拜从国内出来的受迫害学员,否则就是“保留常人执著心”、就会“走火入魔”、“形神皆灭”。。。2006年,法轮功信徒王文怡勇敢地向访美的胡紧套喊话,一时轰动了全世界,王文怡因此被美国当局拘留。由于此举抢了“主佛”的风头、损害法轮功投靠胡、温的谋招安计划,狸哄稚恼羞成怒,指示法轮功组织与王文怡划清界限;于是王文怡的呛声行为,突然成了“个人行为”、虔诚的大法弟子王文怡,突然被宣布“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以致今天的王文怡,早已销声匿迹了。

  两者都极端专制狭隘,丝毫不容异见:
  义和拳势焰熏天的时候,在其控制区谁敢说义和拳半个不字,谁就是“二鬼子”,谁就有杀身大祸,甚至全家灭门之祸,以致于1900年的时候,整个北平城的老百姓,为迎合义和拳都普遍穿大红衣裹大红布,一时间整个城市就如砍头刑场那样恶心肉麻。
  法轮功因为没有武装,所以暂时没有能力对批评者施以肉体消灭。但法轮功丝毫不容异见、老虎屁股摸不得的禀性,早已全球闻名。法轮功非但把一切微词者统统打成“共特”、“五毛”、“江系特务”,连刘晓波这种与法轮功并无夙怨、只是献殷勤不够的知名异议人士,也因为不小心得了诺贝尔奖,抢了李大尸的风头,横遭法轮功打成特务内奸;就连向来对法轮功没少帮忙没少同情的韦石,就因为坚持博讯网站的独立风格,拒绝法轮功在网站上享有不受批评的地位,也惨遭法轮功打成共特,口诛笔伐不绝于耳;甚至连“天山雪莲”王耀庆等帮人救人的虔诚大法弟子,只因为抢了狸哄稚的风头、或不合叶浩、李大勇等法轮功高层的意,也一并被打成共特不赦。
  至于象彭素华、周爱新等对大法痴迷成了一根筋的普通虔诚信徒,因为出了纠纷和丑闻,不利“大法”的伟光正形象,更是被大批无情抛弃,统统被宣布为共特、且“从来就不是大法弟子”——受瑞典庇护的难民、法轮功信徒周爱新,因为从瑞典回国“讲真相”,瑞典难民证被中共当局没收,周爱新急得再次偷渡到曼谷,找到当初给她庇护、并送她去瑞典的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难民署烦不胜烦,说:你既然要回中国,当初还向我们申请政庇干吗?我们已经把你送到了瑞典,你找瑞典去!此事在曼谷难民界传为奇闻。后来周爱新不幸被泰国警察抓进移民局监狱,周老太婆仍坚持在监狱中“讲真相”,但法轮功组织不闻不问,而且监狱中的其他“大法弟子”都不理她,因为组织已经定性:“周爱新是中共特务!”
  。。。。。。
  对一切批评者,甚至是善意的批评者,法轮功除了打人家“共特”以外,还动不动诅咒人家“下地狱”、“形神全灭”。。。在野的时候就这样“老虎屁股摸不得”,看到法轮功这副样子,任何人都有充足的理由相信:一旦法轮功夺取了政权,中国民运、异议、宗教人士就绝对不象现在伪共统治下坐坐牢和受监控这样便宜了,一定会被以“法正人间”的名义,押送到苏家屯、罗布泊这种隐秘的地方秘密处决,“形神全灭”。

  两者都只报私仇、不讲公义:
  义和拳根本不顾满朝廷的性质,打出“扶清灭洋”的旗帜,本来就是没有公义的表现。因为满清官僚聂士成率先揭穿了其“不怕洋枪”的骗局,对其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根本不顾聂士成是满清官僚当中少有的清官的事实。早在接受清廷招安时,义和拳就提出:杀聂士成以平民愤!但因聂士成为官全无破绽、且民间口碑极好,慈禧等人实在找不到杀聂的借口。1900年六月,义和拳公报私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当月八国联军进攻天津,负责守卫天津的正是聂军门。天津鏖战激烈的时刻,作为清军的盟军、向慈禧宣过誓、效过忠的义和团,竟未战先逃,乘聂士成率军在前线激战德军的机会,转到后方一举攻占聂士成府邸,将聂家老小数十口,杀得干干净净;随后,从背后大举进攻聂士成军,导致聂士成军腹背受敌,全军覆灭,得知己家被义和拳灭门的消息后,万念俱灰的聂士成,率最后一批骑兵向德军发起自杀式冲击,结果统统被马克星机枪扫成马蜂窝。向来敬佩孤忠勇士的德国人,将聂士成的尸体用军毯包好,送还清军,方才得知聂将军的家已被“自己人”了灭门,德军统帅瓦德西闻报错愕半响,实在不理解中国人中,怎么会出义和拳这种人渣来。
  法轮功“反江不反共”、“真反江假反共”、甚至投靠比江买办更反动的胡正日集团、攻击民运异议力量,充当中烂海权斗以及“维稳”的海外新纵队,法轮功“反迫害”这“三部曲”,与义和拳只反聂不反清、甚至投靠清廷中最反动的反文明反西方满洲权贵,充当慈禧、刚毅等满妖贼鞑对抗社会进步的工具,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

  虽则都罔顾公义,二者却有着微妙的区别:
  一则,义和拳刚开始是有一股反满人压迫的正气的,刚开始打出的旗号也是“反清灭洋”,在遭到清军的残酷镇压面临灭顶之灾后,为了生存,迫不得已改“反清”为“扶清”,之后,才与朝廷中最烂污最妖邪的慈禧反文明满洲权贵集团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法轮功则一开始就投靠了浑身还散发着“六四”血腥味的中烂海,以献媚匪党屠夫为进身之阶,全无正气可言。1999年之前,法轮功一直作为中烂海“维稳”的“软力量”存在,遭镇压后才“忍无可忍”反起了“江家帮”来,直到现在也是真反江、假反共、更不反专制;虽然法轮功中的激进势力一度采纳泛轮反华台独分子林保华写的《九评共产党》,大搞“传九退三”运动,但北平奥运会前,狸哄稚即行“纠偏”,严令信徒划清与民运异议分子的界限,收起“解体中共”的诉求,现在法轮功只提“严惩江家帮”,并放话说:“解体中共”是天做的事情。。。
  为了献媚胡、温,同时也为了防止国内信徒中产生功高震主的受迫害英雄,“十七”大后,狸哄稚就指示国内的法轮功组织:专心“修炼”,不要再闹事了。
  但在遭中共迫害之后,法轮功迄今仍和中烂海派系势力眉来眼去:胡紧套当权时期,法轮功通过令计划牵线,收受胡锦涛、温家宝“统战”献金,沦为为胡锦涛、温家宝势力帮腔造势的中共权斗工具,为此编造胡锦涛“国王转世”的神话故事,吹捧胡、温是中共“党内健康力量”,甚至把胡锦涛的太监总管令计划打扮成江系势力的无辜受害者,杜撰开车时玩女人导致车祸身亡的令公子,死于周永康谋杀的科幻小说情节——这就怪了,如果周永康有以“车震”手段搞死人的本事,为什么他不以“车震”震死政敌温家宝的儿子,反去震死与自己勾结的令计划之子呢?这不是神经病吗?
  为了配合胡、温维稳,法轮功赤裸裸地撕下“不搞政治”的伪装,发了疯地攻击知名异议人士、中国首位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甚至污蔑诺奖委员会被中烂海收买、大陆“茉莉花行动”期间,法轮功大肆污蔑“茉莉花行动”是中共“钓鱼”阴谋,号召民众不要参与。。。以“反迫害”自诩的法轮功,关键时刻匪夷所思地与中烂海保持高度一致。
  为了巴结中烂海派系势力,法轮功后来又发明了以“血债帮”划分中烂海集团的新划分术,按照“大法”的标准,只有如“江家帮”这样迫害了法轮功的中共派系才是“血债帮”,其他人都不是“血债帮”,连“六四”时杀人盈城、多次残酷屠杀藏人、双手沾满藏人鲜血的大刽子手胡紧套,都不是“血债帮”;就只有江泽民等人是“烂鬼”、是恶魔,而罪恶比江泽民大得多的李月月鸟、胡紧套等,都是“为邪党利用的生命”。。。此种混账的标准,集中地反映了法轮功只报私仇、毫无公义的邪恶性质。
“十八大”上,原本踌躇满志欲赖住军委主席不退的胡紧套,因痛失左膀右臂,不得不黯然“裸退”,法轮功投靠胡团派以求东山再起梦破;盼胡盼胡盼黄了之后,狸哄稚转而指示信众吹捧习近平,变“捧胡打江”为“捧习打江”。。。这不是犯神经病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狸哄稚不知道习近平是江泽民、曾庆红扶上来的吗?
  狸哄稚何等老奸巨猾,岂不知道习近平是谁的人?李大师一伙之所以这么做,乃是因为投桃报李献媚中烂海、为招安做前期准备工作。君不见,“十七大”后,胡紧套在阴狠镇压民运异议人士的同时,已经放松了对法轮功的镇压;习近平上台后,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大幅减少,国内许多曾被判刑、被劳教的法轮功信徒还得了护照,优哉游哉地出国旅游,其中有的乘机跑到泰国和西方国家申请政庇,向联合国和外国政府编造迫害大升级的恐怖小说。。。习近平要收拢法轮功,李大师当然心领神会,所谓“严惩江泽民”,不过是虚张声势以下台阶而已,双方都心照不宣:反正年近九旬的江泽民已没几年好活、而周永康已经跌瘫。。。招安的时机快要成熟,届时就借坡下驴地招安可也——“悄悄地干活,开枪的不要。”
  这些,都是法轮功比义和拳还大不如的地方。

  另外,义和拳的领导人的作风,也比法轮功高层磊落得多:义和拳首领朱红灯、于栋成、杨顺天、赵三多、张德成等人,无不身先士卒,敢作敢当,他们或者阵亡、或遭捕杀,死得壮烈,没有贻愧于弟子的地方;狸哄稚一伙却始终躲在大洋彼岸安全的角落,遥控指挥法轮功信徒在大陆为他们一己之私、如飞蛾扑火般地冲锋陷阵:“720”以来,尤其在江泽民统治的最后两年,大批大陆法轮功弟子,在李大尸的精神控制下,如吃了药中了邪一般,向中共国武装到牙齿的专政机器发起自杀性冲击,以头试墙、以卵击石。。。数十万国内“大法弟子”,以自己的血肉、血泪,为狸哄稚一伙在海外捞足了政治资本、获取了巨额国际献金,为法轮功高层一小撮在海外优裕的生活,铸就了坚实的基础。

  二者都迅速败、亡:
  八国联军攻至北京时,蒙昧奸邪、连英国在哪里都不清楚的慈禧一伙,方才如梦初醒,认识到义和拳不怕洋枪洋炮的传说,纯属骗人的鬼话,为了自保,遂把义和拳推出来顶罪,以“结与国之欢心”,严令清军配合八国联军对义和拳斩杀不留。。。从此义和拳一蹶不振,迅速销声匿迹了,比李自成大顺和太平天国都大不如,真正是“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义和拳为何这样短命,亡得毫无抵抗之力?八国联军和清廷的镇压剿杀只是外因,其飞速败亡的内因是:在与八国联军的对抗中,其不怕洋枪洋炮的鬼话露馅无遗——在洋枪洋炮的打击下,刚念了符、咒了帖、雄赳赳气昂昂杀向联军的大小拳民,被打得割稻子般地倒下,“神拳”的骗局彻底穿了帮——以前还可以狡赖聂士成的揭露骗局是“陷害”,现在再怎么扯,也扯不圆慌了。。。从此自幼睡大豆枕头睡掉了后脑勺的、最愚昧的北方农民,见了拳子也再无敬畏,唯有摇头了。义和拳在中国完全没了市场。
  往后,在孙中山、宋教仁辈发起或感召的历次起义中,义和拳的影子都已不见了;在孙中山革命精神的感召下,1911年中秋,驻武昌的满清新军率先起义、接着各省纷纷独立,清廷摇摇欲坠之际,潜伏在清朝中的袁崇焕后人袁世凯,不失时机地冲贼鞑子爱新觉罗家的背后狠狠踹上了一脚。。。万恶却迟迟亡不了的满清伪朝,终于土崩瓦解。。。此时,曾经势焰熏天的义和拳消亡已经多时了。
  “四二五”包围中烂海新华门时,一直以为法轮功不足为患的僵贼泯方才如梦初醒,认识到法轮功“不搞政治”的说法,完全是骗人的鬼话,而且察觉说一套做一套的法轮功,比讲原则、守底线的秦永敏、王有才、徐文立等民主党和民运力量更难对付,狸哄稚的动员能量,比方励之、刘晓波、封从德,不知大多少万倍。。。这才紧急启动党国专政机器,对法轮功进行全面“揭批”。

  遭取缔之初,法轮功国内外同情者、支持者众,西方国家政要因中国民运长期烂泥敷不上墙,也疏离民运,对法轮功给予高度关注和支持,“九评”和“传九退三”出来之后,法轮功更受万众瞩目,献金充足,办起了“独立的”电视台、电台、报纸、网站,其势如日中天。德国有句谚语:判断一个人的品性,要看其得志的时候,而不能看其落难的时候。在海外得志的法轮功,很快就露出了邪恶的本性:
  一是真反江、假反共;勾结中共派系势力谋求招安;充当中烂海“维稳”海外纵队。上文已有详述,在此不赘言。
  二是比毛共还毛共,嘴上真善忍,实则假恶斗。毛共虽然假大空登峰造极,但好歹还承认被批倒批臭的张国焘、王明、刘少奇、林彪曾经是中共党员;法轮功则连这点底线都没有,凡是对自己的有利的人和事都往自己脸上贴,闹了纠纷、出了丑闻、甚至不幸病亡不利于李大师神迹、损害了“大法”形象的,都一概划清界限,声称出了事的人“从来就不是大法弟子”、“与法轮功毫无关系”、甚至是“中共特务”、“五毛”、“江系特务”。。。睁着眼睛说瞎话、闭着眼睛耍无赖从不脸红,此种超限战狡赖功夫,连声嘶力竭否认“大跃进”饿死人的毛左余孽,都看得目瞪口呆。
  法轮功高唱“真善忍”,实则酷好缠斗骚扰,以滥讼恶诉闻名于世,喜好以各种骚扰方式“讲真相”、对异议者群起“理论”缠斗、在网上更是大打出手,以开帽子工厂和“抓特务”名震江湖;不要说批评,谁要是对其表露丝毫怀疑,谁就在“支持中共迫害”、谁就是“中共特务”、“五毛”、“江系特务”。。。对民运异议力量,法轮功更是娴熟运用拉一派、打一派、分化瓦解的中共党文化手法,以其在海外的优势媒体,统战了一批鼠头獐目、尖嘴猴腮的民运异议中的败类分子,和某些食古不化的书呆子,集中力量攻击真抓实干、有能力抢李大师风头的人物、组织和活动,其对中国民主化的破坏,起了中烂海特务、“五毛”起不到的作用。
  眼见民运异议败类们如此媚骨,“主佛”得寸进尺,在狸哄稚的授意下,博讯罗干等轮运棍子们抛出紧箍咒:“是否支持法轮功,是区分真伪民运的标准”,李大师一伙企图将此紧箍咒套在中国民运异议阵营头上,结果因为欺人过甚、打击面过大,激起了部分有自尊心的反对派人士强烈反弹,“大法”赶紧宣布,博讯罗干之流“不代表法轮功”。。。但是法轮功的奸邪本性和野心,已经较多地暴露出来了,民运异议阵营之所以多数不吱声,无非是因为法轮功在海外掌控着优势媒体,就象1949年前在国内的中共一样惹不起而已。
  三是造假弄邪。2006年,法轮功煞有介事地大肆宣播:中共当局在苏家屯建了专门关押法轮功分子的六千人集中营,活摘了数千名“大法弟子”的器官,惊得美国和联合国紧急介入和调查,结果却根本没发现苏家屯存在集中营的蛛丝马迹。“苏家屯”乌龙事件后,法轮功在西方国家政府中的信誉大打折扣,自此鲜有西方政要和媒体问津法轮功,让狸哄稚最难释怀的是:迄今没有任何西方政府和民间组织,给他任何形式的表彰和荣誉。
  “传九退三”刚开始的时候,中国民运异议界一片欢腾,还真以为李大师要对中共动真格了;但很快发现,“传九退三”搞假、弄邪,都超乎“常人”想象。为了凑取巨额数字、掩护自己造假,法轮功组织把本来很有意义的退出共产党运动,节外生枝成退共产党、退共青团、退少先队三部分,而后又混扯到一起。于理尤其不通的是:按照共青团的规定:年满二十八岁的团员自动退团、少先队员小学毕业后则自动退队了。。。这等于,巨量已经不是队员、团员的人,为了法轮功凑数字需要,要走形式再退一遍,如此这般,形同儿戏。
  本来,大陆民众若以真名退出共产党,即使退出者一下子不很多,对中共政权具有相当的离心瓦解能量,此种真名退党的巨大效应,以为前东欧国家、前苏联的历史所证明;而且单单退党,中共当局也很难镇压,因为实在说不过去。但法轮功组织为了吸引人“三退”以凑数字造声势,不惜鼓捣出“化名退党”、“小名退党”、“默念退党”。。。同样有效的种种邪说,结果不仅把好端端地退党搞得全无效果(已经为迄今的事实证明),而且完全砸了退党运动的牌子——既然退党运动沦为儿戏,中烂海何惧之有?
  但应当承认,“三退”活动中,法轮功造假凑数确实大获成功,迄今“三退”者已经上亿,照这样的速度,五年后十三亿中国人,将有过半“三退”,不知届时他们如何收场、如何圆谎?
  除了大搞假“三退”外,法轮功组织还七歪八邪地中国乱解古代诸种预言,炮制出中共亡于金蛇年(2001年)、“乙酉新春共产亡”、中共北京奥运会垮台、“中共2012年灭亡”等预言,还通过人民报等媒体神叨叨地多次透露:江泽民死了、晕了、瘫了、植物人了。。。或者江泽民早就死了,现在的江泽民是烂鬼附体。。。随着这些鬼话的一一穿帮,连当初五迷三道、认法轮功谣言为真相的众多大陆愚民,也对法轮功丧失了信心,一些轮棍也开始气绥了起来。
  总之,法轮功由于自己七歪八邪,已经衰落得差不多了,目前已经基本丧失了国内市场,在海外的声誉和影响力也每况愈下。我在泰国搞旅游的民运朋友告诉我:目前对于法轮功的“讲真相”传单,什么“将来有大灾难”、“中国要死一半人”、“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等等,大陆旅游团几乎统统摔在地上,不屑一顾;而对于民运散发的资料,比如:宪政民主的道理、高房价的真相等等,则有相当大的兴趣,接收和阅读的人很多,甚至有的导游和领队都公开表示:理解民运人士的诉求;只可惜民运没有资金和好组织来宣传而已。

  总之,从义和拳、法轮功的惊人相似性,明眼人不难看出:就如满清的覆灭,和义和拳没有任何关系一样;今后中共的垮台,和法轮功也不会任法轮功法轮功任何关系;现在就内部拉帮结派、内斗不已的法轮功组织,很可能在中共垮台前就销声匿迹了。

曾节明 成稿于2013年九月十四日下午于纽约州寒秋(九月十六日下午作了修改)
最后编辑时间: 2013-09-16 18:32: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