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闲话   鲁迅要改造吴妈、阿Q的灵魂了吗? 2012-12-17 08:36:11  [点击:3906]
朱学勤在“重读托克维尔”( 1212年12月13日《南方周末》)一文中油腔滑舌地说道:“鲁迅曾贬损辛亥革命是“城头变幻大王旗”,是“绍兴城内虚无党的把戏”。按他所期盼,只能从绍兴城头一路“革”下去,先改造鲁镇、未庄,再改造吴妈、阿Q的“灵魂”,所谓“树人”,那就很危险。中国“五四”以来的革命观,在很大程度上是有鲁迅这样的文人参与塑造的,他们难耐1.0,呼唤2.0”,直至3.0落地,首先送去“改造”的不是吴妈,而是他的追随者胡风”。

这里姑且不谈朱学勤时髦的1.0,2.0,3.0版本问题,不谈政治革命、社会革命、思想革命的复杂关系。我们这里只谈一点,即鲁迅有无改造吴妈、阿Q的灵魂的企图。

鲁迅确实说过“改造国民性”,但“改造国民性”难道就是直接改造每一个国民的思想?朱学勤认定“危险”的“树人”思想,真与毛的“培养无产阶级新人”,林的“灵魂深处爆发革命” 一样,都旨在改造人性?

鲁迅确实对中国文化传统有个激烈的批判,但除了中国传统固有的特性外,他所批判的大多也是前现代农耕社会的特性。这些特性几乎任何一个前现代农耕社会都存在,比如十九世纪的波兰,与十八世纪的法国,当然有两千年礼儒传统的中华帝国,这些前现代的特性尤其明显。前现代社会的主要特征就是没有独立的个体。鲁迅痛感在儒家礼教制度下,中国人缺乏“诚”与“爱”。

鲁迅是强调思想启蒙的。他在《华盖集•通讯》里说要“我希望于《猛进》的,也终于还是“思想革命””。

“看看报章上的论坛,反改革”的空气浓厚透顶了,满车的“祖传”,“老例”,“国粹”等等,都想来堆在道路上,将所有的人家完全活埋下去,“强聒不舍”,也许是一个药方罢,但据我所见,则有些人们——甚至于竟是青年——的论调,简直和“戊戌政变”时候的反对改革者的论调一模一样。”
“我想,现在的办法,首先还得用那几年以前《新青年》上已经说过的“思想革命”。还是这一句话,虽然未免可悲,但我以为除此没有别的法。而且还是准备“思想革命”的战士,和目下的社会无关。待到战士养成了,于是再决胜负。我这种迂远而且渺茫的意见,自己也觉得是可叹的,但我希望于《猛进》的,也终于还是“思想革命”。”

但鲁迅的“思想革命”目标不是民众,而是智识阶级。鲁迅并不看好向普通民众介绍新思想、新观念的《第一小报》,他认为民众是无法启蒙的,要改造民众要靠另外的法子。

“我们只要将《第一小报》与《群强报》之类一比,即知道实与民意相去太远,要收获失败无疑。民众要看皇帝何在,太妃安否,而《第一小报》却向他们去讲“常识”,岂非悖谬。……我想,现在没奈何,也只好从智识阶级——其实中国并没有俄国之所谓智识阶级,此事说起来话太长,姑且从众这样说——一面先行设法,民众俟将来再谈。而且他们也不是区区文字所能改革的,历史通知过我们,清兵入关,禁缠足,要垂辫,前一事只用文告,到现在还是放不掉,后一事用了别的法,到现在还在拖下来。”(鲁迅•华盖集•通讯)  

由这段文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鲁迅从来没有想过改造吴妈、阿Q的灵魂。就是当时能读书看报的一般民众也只是“要看皇帝何在,太妃安否”,更不要说不识字的吴妈、阿Q了,民众“不是区区文字所能改革的”。 接下来鲁迅谈到“单为在校的青年计,可看的书报实在太缺乏了”,由此可见鲁迅真正看重的是智识阶层(或将来的智识阶层)。

朱学勤提到的“先改造鲁镇、未庄,再改造吴妈、阿Q的“灵魂””,这样的调侃连起码的事实根据都没有。把这样的主张编派到鲁迅头上,是不是思想上的懒惰呢?

我想朱学勤不至于认为连智识阶层都没有必要进行思想启蒙,因为如果这样,他又何必费心费力地写文章来谈托克维尔呢?

这几年很右的朱学勤已经无法次数落过鲁迅了。我唯一觉得奇怪的是:朱学勤在几乎所有方面都与正统的意识形态相左,独有在对鲁迅的角色认定上却很一致。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