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博讯螺杆 正当的批判评论,在闲话嘴里就成了“罗织罪名”?   2012-12-08 02:31:10  


作者: 闲话   我来举几个不正常的例子 2012-12-08 07:50:15  [点击:2811]
1、廖说“你們把在共產黨體製內混成作家協會副主席的莫言,推舉成本年度文學奬得主。你們不知不覺,已經和中共帝國高度一致了”。又说“體制內作家,也有20多位拒絕抄寫《延講》,例如同為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的王安憶。”

那么请问廖,拒绝抄写“延讲”王安忆,不也“在共产党体制内混成作家协会副主席”了吗?王安忆人格有问题吗?

2、廖说“因為在那個年代,還是據此產生了趙樹理和孫犁的鄉土文學——這是文學嗎?這不過是借用大眾的名義,改造知識分子的命題文學。”

赵树理、孙犁的文字也许不是最好的文学,但这些小说不是文学是什么?

3、廖说“六四後的20多年,莫言拥有如此高的官方地位和话语权,卻从未在公开场合或者作家圈子里,发表过对中国现实的任何关注。”

作家圈里鲜有廖式的异议者,但能说刘震云的小说不是更深的异议?能说王安忆的有些小说,不是真正的好小说?他们好象也都是作协付主席呀。莫言可能更明哲保身一点,但还没有到舔痈吸痔的地步吧?对他不能更宽容一点?

4、廖说“莫言的確揭露了現政權的黑暗。可那是基層政權的黑暗,不是中央帝國的黑暗。”

要求真高呀,揭露了现政权的黑暗还不够,还一定要像廖一样深刻,难呀。

5、廖说“自20世紀初,新文化運動以來,產生了不少好作家,比如沈從文、錢鍾書、張愛玲等人,他們的小說語言,一望而知,是脫胎於丰厚的古典文學;接踵而至有艾蕪、李劼人、老舍等人,將馮夢龍、曹雪芹以降的、從文言文逐漸演化的“市井白話文學”與地域性方言結合,讓各地中國人,一讀書便曉得作家出生於何年何時何地。”

不明白廖在说什么,脱胎于丰厚的古典文学,怎么又搞出了地域性方言来了?这两者能兼容吗?古典文学哪有什么地域性呀?难道“文言”与“白话”的区别,廖也搞不清吗?如果是白话(白话即口头语言也),当然就是地域性的方言。五四一代学人因此而考虑过废汉字,像日本一样发展一种拼音文学呢。

在五四以来的作家中,竟不提鲁迅,不知是无知,还是无识。

6、廖文说“再接踵而至,才是1979年改革開放之後,大量西方翻譯作品湧進中國,造成模仿的熱潮。”

我不明白,五四以后的文学,不都是翻译体吗?廖写的难道是“文言”与“古典白话”?体制上要普世,文学上怎么不能向外学习?

7、廖文说“莫言選擇性暴露毛澤東時代的黑暗,因為他憑技巧走紅於胡錦濤時代,諷刺和批判毛澤東及鄧小平早已成為共產黨內外的“飯桌話題”,正如前蘇聯勃列日涅夫時代,諷刺和批判斯大林早已成為共產黨內外的“廚房政治”——這既安全,又表達了掩耳盜鈴的正義。”

那叫莫言怎么办呢?一定要他也当廖式的反体制英雄吗?莫言也许思想深度不够,也许才气不够,但如何能断定一定是人格的问题?一定是投机取巧?

8、廖文“現在您們又把這個獎授予独裁中國的共產黨高官、言論審查製度的擁護者莫言,造成了更大災難,”

莫言一下又成了中共高官,这真是太抬举他了。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