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刘路 老郭在大陆几十种报刊上化名写评论,每月赚点稿费过日子   2012-08-29 18:47:34  


作者: 刘路   老郭在大陆发表的名作 2012-08-29 18:52:44  [点击:1176]
深圳商报:“恶搞”其实也是一种电影批评

  昨读池墨先生发表于3月13日《深圳商报》的《反对“恶搞”不能演变成禁止批评》一文,感触良多。诚如池墨先生所忧,广电总局的高层领导日前在每周例会上点名批评某地方台春晚“恶搞”《满城尽带黄金甲(blog)》和《夜宴》,要求“不准在文艺作品中批评国产电影”,让人怀疑这会不会演变成一项针对国产电影的普遍性批评禁令。

  为此,首先我们也许要说,没有批评的电影是寂寞的,无论它表面上看起来多么热闹,但实质上都等于是自娱自乐;没有批评的电影当然也难以有创新,因为它将因此而失去自我完善的动力;没有批评的电影更不可能成功,因为它将在对缺陷的持久继承下走向堕落;最后是没有批评的电影难以赢得市场,正如北京电影学院(blog)教授崔卫平(blog)所说,市场需要批评,人们需要理性地走进电影院。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禁令的可怕之处。

  而同时我们或者还不能不看到这样一个现实,其实无须那样一种针对国产电影的普遍性批评禁令,近些年来,我们的电影批评早就存在着危机。电影评论家罗艺军说,中国的电影批评历史上曾经有两个黄金时代,一个是前期的20世纪30年代,一个是新时期的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中。但是,20世纪80年代末之后至今,对国产电影的批评声音渐弱,而电影创作也渐趋衰微。文化环境上虽然说不上多了什么限制,但类似电影批评这样的东西生存困难却也是现实的。所以,在这段时间里,电影批评家们出走了,电影批评没有了,剩下的只有电影炒作。

  其实,在笔者看来,如果电影管理部门能本着一种开放的思维、科学的态度看问题,那就完全不必要做那样一个表态。甚至于所谓的“恶搞”,又怎么不可以说就是电影批评的一种形式呢?只不过它比较另类罢了。而我相信,正如池墨先生在他的文章中所说的,在法治社会的今天,他的那种“不准在文艺作品中批评国产电影”的禁令很难具有法律效力。而即使说到“恶搞”,恐怕也做不到进行有效的限制。因为“恶搞”相对于传统的电影批评来说有两大不同:

  其一,“恶搞”形式下的电影批评,其话语权不再是由传统的电影批评家们来掌握,而是交给了普通网民。那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我真不知广电总局如何去控制。

  其二,“恶搞”形式下的电影批评所赖以存在和发展的传播平台不再是传统的纸媒,而是换成了网络。而网络是无国界的,所以,我更不知广电总局如何去控制。

  作者:柏墉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