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娜娜   在东西交界的地方(七)------啊,博斯普鲁斯海峡[下] 2012-03-03 05:24:56  [点击:3958]
【温馨提示:本文故事全部来自古狗】



惊堂木一拍,先比俩人:希特勒和凯末尔。他们在一战中都有战功,都是战败国中民族主义的佼佼者,都当了国家元首,最后则选择了两条截然相反的道路。

德意志在悲愤与仇恨中难以自拔,纷传“刀刺在背”的传说:什么俄国是点燃巴尔干火药桶的祸首啦,什么法国是复仇主义啦,什么英国是机会主义啦,境外敌对势力都恨德国不死啦,啦啦啦啦。希特勒顺势而生,出任纳粹党魁,组建打手冲锋队,策划发动“啤酒馆政变”,企图推翻魏玛共和国,失败后,在狱中写下《我的奋斗》。1933年,担任了德国总理的希特勒对军方将领说:“将征服东方的生存空间并加以无情的‘德意志化’”作为最终的对外目标。德国外交次长注释此意为:反对凡尔赛和约、恢复1914年的边界、德奥再次合并、夺回失去的殖民地及在东欧的势力范围。难以抑制的复仇欲火,终于把德国拖向下一场更大的战争灾难。

就在同一时期,凯末尔则策划建立一个现代、世俗、改革、民粹、民族、共和的国家。他以勇猛到几乎相当于抗战时的程度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改革。尽管阅读改革的具体内容乏味,娜娜仍然希望看官读一读下面从网上转来的介绍,其意义就不言自明了。

【宗教改革 (政教分离)

几乎一夜之间,伊斯兰教的整个法律制度被抛弃了。从1926年2~6月,瑞士的民法、意大利的刑法、德国的商法全部被采用。结果是废除了一 夫多妻制,这使妇女的解放得到了加强,结婚成为民事婚约,而离婚则被公认为民事诉讼。1924年3月,凯末尔废除了源自穆罕默德后人的哈里发制度,将奥斯 曼王室成员全部驱逐出境,并进行政治改革。他废除了历史悠久的伊斯兰教长(Shaykh al Islam)制、撤消沙里亚(Seriat)(即伊斯兰 法)部、停办独立的宗教学校和经院、关闭宗教法庭(特别沙里亚法庭)以及废除被奉为神圣法典的沙里亚法、制订和采用依据西欧国家法律为摹本的新民法等等, 从而为土耳其的世俗化扫清了障碍,这使得保守的伊斯兰教徒认为他是伊斯兰信仰的背叛者。

妇女解放

凯末尔推動了一系列提高土耳其婦女地位的改革。包括在法律中明文強制不准婦女戴面紗、廢除一夫多妻、確立離婚制度、保障婦女在教育就業參政及財產繼承的平等權利。
1934年修改憲法,讓婦女21歲擁有選舉權,30擁有被選舉權,這項舉措甚至比許多歐洲國家更早,如法國和瑞士。

服饰改革

凯末尔利用1925年大国民议会授与政府的特别权力,以激烈的手段完成了颇具象征意义的土耳其服饰革命。他颁布命令,强制所有政府人员必须 穿戴西装与礼帽,同时颁布一项禁令,禁止非神职人员穿着宗教袍服或宗教徽记;11月25日,又颁布新的法律,强制所有男子必须戴礼帽,凡戴土耳其帽者将依 律治罪。他并带头脱下军服,换上西服,以为国民表率。

文字改革

一项具有真正革命意义的改革。用拉丁字母代替阿拉伯字母(奥斯曼土耳其语言用阿拉伯字母书写已有好几个世纪了)。这于1928年11月正式开始, 凯末尔一而再地下乡,带着粉笔和黑板,向土耳其人民示范新的文字,并讲解各个字母应如何发音。教育从这一改革中得 益,使土耳其青年得以与过去强调教育重点是宗教的做法隔绝,鼓励他们利用新教育的机会来接触西方科学和人文主义传统。在学界,同样有很多人认为凯末尔丧失 了旧有文化 。 】

国际关系方面,凯末尔对西方释放和解诚意。1934年,正在希特勒叫嚣反攻倒算的时候,土耳其政府在加里波利之战澳新军团登陆的旧址(现称“澳新军团湾ANZAC Cove”)修建公园和纪念碑。碑上刻有凯
末尔为阵亡者及母亲们送上的诗:

“流血牺牲的英雄们
你们正躺在一个友好国家的怀抱中
对于我们
无论是约翰还是默罕默德没有任何区别
并肩长眠在我们的家园

从遥远的国度送别了儿子的母亲们
擦干你们的眼泪吧
我们的土地中安息着你们的儿子
自从他们在这里失去了生命
他们也就成为了我们的儿子”*

乍一看,觉得政治家真会煽情啊。再捉摸,它写在你死我活的拼杀仅仅过去十八年后,又写在希特勒第三帝国开始布局战争风云的前夕,不得不承认,凯末尔消弭仇恨,传达温情,避免了土耳其再次卷入大国纠纷,二战时选做中立(同盟四国,奥匈解体,保加里亚二战再跟德国淌浑水)。就算是煽情,也当属煽情中的上品。

正是:“福熙车厢”满载世仇死磕,“澳新军团湾”化敌为友言好。两个战败国元首,如此这般地把自己的国家引向战争与和平……

19世纪末、20世纪初,亚洲国家“师夷”的,有,大清:那是“西学为用 ,中学为体”,只学皮毛不学里。用西式方法管理社会的,有,新加坡、菲律宾:那是不能自主的的殖民地。自觉效仿西方文明,实行改革的,有,日本:那是羡慕先进,明治维新,到底 跟列强没有真刀真枪的血仇。凯末尔的改革意味着: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同时也可以是激进的先进文明引进者。换句话说,一位为土耳其独立和自由驰骋疆场、驱除外强的军人,建国路上心甘情愿、追随曾经是敌手的身影!

凯末尔做了一种抉择:足球场上,与其带着一帮土头土脑的愚民毫无章法地僵守球门,任人攻打灌球,不如换上球服,从头学、从头练,让自己具有对手同样的体魄和战术,按游戏规则,跻身列强,大家一起玩儿!这和日本改革的动力如出一辙,照虎画猫,要玩儿就奔专业水平玩儿。结果看人家,到头来,是谁还是谁。您瞧北洋水师,站在钢船利炮上,兵勇身穿老号衣,脖缠大辫子,倒是有中国特色了,终是陪人练,搭挨踹的业余选手、坑下段。此遗风经久不衰。叹也!

凯末尔自1923年到1938年病逝,执政十五年。他带领下的土耳其是奥斯曼帝国分裂后唯一实现独立的国家。(其它被分割出的地区,如叙利亚、伊拉克等当时都是英法殖民地或托管地)。他仅建起了共和制,有选举,仍是一党独大说了算。凯末尔去世后,他的亲密战友、曾当过土耳其军队总参谋长的伊诺努接任,到1950年,接受大选结果,愿赌服输,鞠躬下台。实现了西式民主,获得一片好评。此后,几经波澜,民主制度艰难地逐渐立稳,现在是中东地区以穆斯林居民为主的国家中最开明的。

土耳其最早的两位总统都是沙场武夫,政权真是由自己扛的枪管里靠打抗战蹦出来的,不言再“拿人头换”,从接掌到移交,完成政党轮换的民主政治,用了二十七年时间,包括一战后恶劣的国际环境(背着战败国的包袱,四周被英法势力包围)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六年非常时期。人家没有摸石头也过了河!

读历史有如吃花生米,吃到好处满嘴留香,吃到带黄曲霉素的,恶心半天。过去没有看过土耳其历史,粗览完毕,不比不知道,一比心惊肉跳:

毛泽东建政时,对外的不平等条约早已在中华民国时废除,国际大环境中有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小环境里有外蒙、朝鲜、越南等革命同志手挽手、肩并肩。虽然世界进入冷战,西方国家都在致力战后重建,就是再咬牙切齿,发动战争从朝鲜跳过来,“把新生的共和国掐死在摇篮里”?哪门子的事儿啊。毛太祖硬向人民灌输无中生有的仇恨, 让国家打完内战打外战。全盘苏化。率先照搬斯大林的“教政合一”,党领导一切,党指挥枪,党凌驾法律之上。毛的把女性从千千万万的父权、夫权中“解放”出来,再置于他的“君权”“党威”之下。是,男女平等----平等地接受共产教的管理或迫害。毛用每人每年一丈二布票引导服饰新潮流-----提前半个多世纪实行“低碳”“节能”型消费,建成“艰苦朴素”审美观:“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毛一边把汉字繁体变简体,另一边禁书坑儒、兴文字狱,人民,特别是青年一代,扫了文字盲,照当文化盲、文明盲*。从1949年到1976年,他执政也是二十七年,神州何模何样,毋庸赘述。改革开放超过三十年了,国内外形势再大好-----联合国一票定乾坤,让大家伙儿拿叙利亚没辙,人民币财大气粗全球倾倒----咱乡亲们依旧在一条大河波浪宽里摸石头……

*******************************************************************

*近百年来,交战双方都没有忘记一战的惨剧。澳新军团加里波利登陆那一天,4月25日,是两国的国殇日。丧权辱国的《色佛尔条约》签定那一天,8月10日,是土耳其的国耻日。毫无影响,现在土耳其人每年都坦诚接待澳、新人在国殇日假期里来澳新军团湾举行美丽的纪念仪式。

*网传---香港朋友说:汉字简化后,親不见,愛无心,產不生,厰空空,麵无麦,運无车,導无道,兒无首,飛单翼,有雲无雨,開関无门,鄉里无郎,聖不能听也不能说,買成钩刀下有人头,輪成人下有匕首,進不是越来越佳而往井里走,可魔仍是魔,鬼还是鬼,偷还是偷,骗还是骗,贪还是贪,毒还是毒,黑还是黑,赌还是赌 。黨变成党,为何依然黑?
最后编辑时间: 2012-03-03 05:50:3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