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灯   zt 杨钰莹论共和与专制 2012-03-02 23:01:09  [点击:4146]
钰莹论共和与专制

(2012-03-03 13:36:51)


一种政体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政体决定着国民的性格。正义的政体塑造着勇敢、善良、正直、奉献互助、富有创造力的国民;非正义的政体制造懦弱、卑鄙、无能、邪恶、自私自利的国民。

共和国必须由公民组成,因此,它努力培养公民;专制国需要奴隶,因此,它的教育就是生产奴隶。

专制的动力是利益、生存、物质上的好处,活得比别人更好,因此人最终堕落为跟动物无异,奴隶主尽量滥用权力,谋取个人的利益,奴隶则为了生存,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共和的动力是美德、幸福、共同富裕、平等、自由、正义。品德对专制来说是有害的,在专制国里,正直、良心、正义、责任感、见义勇为、知识、才干都是危险的,知识越多越反动,因为知识越多思考越多,想法越多,看见问题越多,知识越多就越难管理。人们成功获取物质满足和权力不是依靠知识、能力,而是依靠阴谋、权术、出卖灵魂。

专制是少数人把自己的快活建立在多数人的痛苦之上;共和则追求普遍的最大多数人的幸福。因此前者喜欢暴力和命令,后者天生喜爱美德,适于法治。专制希望平静、太平;共和则追求真正的和平。专制是偶尔做好事,常常干坏事;共和则是偶尔做错事,做好事是它的常态。

专制的原则是恐怖和谎言;共和的原则是品德和真理。与暴力相比,专制统治者更喜欢谎言,如果谎言能够奏效,他们肯定优先使用谎言,这个方法成本更低。暴力使人不敢反抗,谎言使人不知反抗,诈骗比抢劫风险更低,专制教育就是充斥谎言的教育。但谎言不能在所有时候瞒住所有的人,因此,问题的解决最终还是要靠暴力。专制一离开暴力就无法维持;共和一离开品德就寸步难行。

专制国里人与人是缺乏信任的,因此,合作的风险是很大的,只能依靠宗族、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等关系牢靠的人,没有的话也要创造出这种关系,刘备如果没有桃园结义,他就没有造反的最初力量。关系是很重要的,离开这个关系网,则背信弃义是很常见的。跟亲人朋友以外的人打交道,没有权力的庇护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法律是无足轻重的,权力才是保护神。共和国里,处处有法律罩着,人们是值得信任的,无须依赖关系网,失信必遭法律制裁,正义无处不在。专制是有权通吃天下,共和是有理走遍天下。

专制国里人人是奴隶,人人又是奴隶主。有权的人是无权的人的主人,权大的人是权小的人的主人,上级是下级的主人,下级是下下级的主人,富人是穷人的主人。共和国里人人是平等的,不论财富多寡、地位高低,人们在政治上是平等的,掌握权力的人不会永远占据这个权力,权力是有限的,通常是有期的,是要按法律行使的,是为公民服务的,人们服从权力是服从法律,每个人都有法律保障的自由,都是平等、安全的。

专制激发并利用人性的弱点,利用人们的无知;共和培养人们的美德,努力学习,提高理性以保持自由。共和给每个人以梦想、激情和希望;专制浇灭人们的热情和好奇心。共和教人团结互助,互相关爱,不管是为公还是为私,人们善于合作、常常联合起来,共和乐于看见这种联合,那是它的力量所在。专制使人互相猜疑,摧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使人民处于一盘散沙状态,无力联合反抗。据说在某个专制国,如果有三个人同行,就有造反的嫌疑。

专制不喜欢辩论、争论,在专制国里,甚至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会引起混乱,影响安定。人们不争论、不思考,绝对服从命令这是它最喜欢的。共和爱好真理,而争论、辨论、分岐、交流都是获取真理的手段。专制底下通常只有一个思想,一个声音,思想多了就会争论,就会破坏服从的原则,就会影响社会平静与和谐。专制底下,人民是没有自由的,不但没有说话的自由,就连不说话的自由也是不存在的。共和则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真理与谬论各得其所。

专制统治者为了使人民对自己保持容忍,有时会制造、夸大外部威胁来恐吓国民。共和国关注外部安全威胁,是为了提高全体国民的警惕,而没有其他阴谋。共和国只有外部安全威胁,没有内部安全威胁,专制国既有外部威胁,又有内部威胁。专制国面对外部威胁的时候,是软弱无力的,因为他得不到国民的支持。专制国外表看似强大,其实是真正的纸老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在专制国里是不能适用的。在专制国里,奴隶没有政治生活,从未参与过政治活动,又怎么能要求他们对兴亡负责呢?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他们要负什么责呢?共和国则无须说教,公民为了自己的自由,每个人定会全力以赴,因为国家的安全就是他自己的安全。

要征服一个共和国将面临无数的困难,因为人人都将为自由而战;要征服一个专制国却是很容易的,因为它的力量其实是很脆弱的,没有多少人会真心替它卖命,这个国家是君主的,不是人民的。如果在征服者治下比暴君统治更好,他们甚至会盼望征服者的到来。

在专制国里,政府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当外邦对专制国进行制裁时,这种制裁又往往作用于政府与人民身上,而且国民受到的损害远远大于政府。专制政府往往会利用这一点对人民进行愚弄和宣传,把人民的怒火、仇恨引向外国,于是民族主义就会发高烧。制裁的鞭子本来是要打向专制统治者,最终却落在人民的身上,这就是制裁效果甚微的原因。对专制国的援助也是一样,本来是要援助其国民的,最终却落入了专制统治者的口袋。

专制国通常是普遍贫穷的,在普遍贫穷之下,还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贫富分化。共和国总体上是均富的,极富和极穷的人都是很少的。究其原因,专制国的财富是由权力分配的,权力可以转化为财富,权力大小意味着资源、财富的多少;共和国的财富是依个人的能力、努力、知识分配的,而个人的能力、努力、知识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呈正态分布的,极有能力的人和极其无能的人都是很少的,大部分人都处在中间状态,因此,共和国里中产阶级总是占据多数。

贸易对共和国来说是有很多好处的,因为贸易是拿多余的产品,拿边际价值降低的产品去换取更有用的东西,或者出口生产成本较低的产品去换取国内生产成本较高的产品。它可以带来信息交流,可以带来风俗、法律的改进、交通的改善、财富的增加,提高生活质量,促进科技进步。自给自足是贸易的天敌,这种经济是不需要贸易的。战争、掠夺是不可能使一国强大、富裕的,第一,战争本身就要付出巨大代价,这种代价往往使入侵得不偿失;第二,抢来的东西很快就会花光,靠抢劫能发财致富的人是极少的。只有建立在贸易基础上的财富,才能持久,才是真正的强大。

贸易与专制是不相容的,实际上专制国是不会有大规模的进出口贸易的,它的供给和消费能力都十分有限,专制国既不会有多余产品出口,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购买外国的产品,贫穷、腐化、暴政、分裂、灭亡都是专制的宿命。贸易还会带来风俗的不稳定,危及专制的安宁,一旦与其它国家发生贸易往来,人们就会比较各自的风俗和法律,专制是最害怕比较的,不比不知道,一比他的弱点就全暴露出来了,人民就不再安于现状了。大凡专制的国家都要尽量限制人民出国,减少国际交流,控制外来信息,以免国民知道外界的真相。如果专制国喜欢贸易,那肯定不是他们产品丰富,消费不完,也不是国民对外国产品有需求,而一定是在卖国,因为专制国没有多余的东西,生产的产品自己都不够用,又怎么会有东西可供出口呢?如果粮食不够吃,又出口粮食,那不是就成了卖国了吗?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供出口的话,那一定是拜大自然所赐,有些专制国拥有丰富的石油,有的则通过牺牲国民的基本需要出口产品。专制国的贸易一定是买的少卖的多,就象一个依靠父母遗产生活的败家子,只会花钱不会赚钱,靠卖点家当过日子。大规模的贸易是生产发展、物质丰富的结果,只有真正能够生产富余产品的国家才能从贸易中受益。

专制政府不爱他的国民,因此,也就得不到国民的拥护,爱国这种崇高的感情在专制国是找不到的,因为这个国家根本就不是他的国家,而是暴君的国家,国民只有个人的利益,没有需要他关心的公共利益,没有需要他负责的公共义务。当政治权利被剥夺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关心政治,不再关心公共事务,不再关心国家大事,人们宁愿远离这是非之地。在专制国,爱国就是忠君。在共和国,爱国就是爱自己。

专制是动物的统治法则,在摆脱专制的地方,人才算真正过上了人的生活,才能算是进入了文明状态。在没有摆脱专制的地方,人依然停留在动物、奴隶的状态,跟动物是相同的生活方式,其处境有时比动物还要可怜。

专制统治当然也能维持一段表面平静的日子,但这不是和平,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暂时平静而已。猴王也能统治一个猴群,而不至于老是天下大乱,但每隔几年,就要发生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年青公猴只所以要造反,并不是猴王已经年迈失德,而是这种利益分配制度是不合理的,但是它们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结果唯有通过这种暴力革命产生领导人。如果猴子懂得选举,那猴子就不再是猴子了,人如果不懂得用选票取代刀枪,人跟猴子又有什么分别呢?


一种政体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政体决定着国民的性格。正义的政体塑造着勇敢、善良、正直、奉献互助、富有创造力的国民;非正义的政体制造懦弱、卑鄙、无能、邪恶、自私自利的国民。

共和国必须由公民组成,因此,它努力培养公民;专制国需要奴隶,因此,它的教育就是生产奴隶。

专制的动力是利益、生存、物质上的好处,活得比别人更好,因此人最终堕落为跟动物无异,奴隶主尽量滥用权力,谋取个人的利益,奴隶则为了生存,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呢?共和的动力是美德、幸福、共同富裕、平等、自由、正义。品德对专制来说是有害的,在专制国里,正直、良心、正义、责任感、见义勇为、知识、才干都是危险的,知识越多越反动,因为知识越多思考越多,想法越多,看见问题越多,知识越多就越难管理。人们成功获取物质满足和权力不是依靠知识、能力,而是依靠阴谋、权术、出卖灵魂。

专制是少数人把自己的快活建立在多数人的痛苦之上;共和则追求普遍的最大多数人的幸福。因此前者喜欢暴力和命令,后者天生喜爱美德,适于法治。专制希望平静、太平;共和则追求真正的和平。专制是偶尔做好事,常常干坏事;共和则是偶尔做错事,做好事是它的常态。

专制的原则是恐怖和谎言;共和的原则是品德和真理。与暴力相比,专制统治者更喜欢谎言,如果谎言能够奏效,他们肯定优先使用谎言,这个方法成本更低。暴力使人不敢反抗,谎言使人不知反抗,诈骗比抢劫风险更低,专制教育就是充斥谎言的教育。但谎言不能在所有时候瞒住所有的人,因此,问题的解决最终还是要靠暴力。专制一离开暴力就无法维持;共和一离开品德就寸步难行。

专制国里人与人是缺乏信任的,因此,合作的风险是很大的,只能依靠宗族、亲戚、朋友、同学、同事等关系牢靠的人,没有的话也要创造出这种关系,刘备如果没有桃园结义,他就没有造反的最初力量。关系是很重要的,离开这个关系网,则背信弃义是很常见的。跟亲人朋友以外的人打交道,没有权力的庇护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法律是无足轻重的,权力才是保护神。共和国里,处处有法律罩着,人们是值得信任的,无须依赖关系网,失信必遭法律制裁,正义无处不在。专制是有权通吃天下,共和是有理走遍天下。

专制国里人人是奴隶,人人又是奴隶主。有权的人是无权的人的主人,权大的人是权小的人的主人,上级是下级的主人,下级是下下级的主人,富人是穷人的主人。共和国里人人是平等的,不论财富多寡、地位高低,人们在政治上是平等的,掌握权力的人不会永远占据这个权力,权力是有限的,通常是有期的,是要按法律行使的,是为公民服务的,人们服从权力是服从法律,每个人都有法律保障的自由,都是平等、安全的。

专制激发并利用人性的弱点,利用人们的无知;共和培养人们的美德,努力学习,提高理性以保持自由。共和给每个人以梦想、激情和希望;专制浇灭人们的热情和好奇心。共和教人团结互助,互相关爱,不管是为公还是为私,人们善于合作、常常联合起来,共和乐于看见这种联合,那是它的力量所在。专制使人互相猜疑,摧毁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使人民处于一盘散沙状态,无力联合反抗。据说在某个专制国,如果有三个人同行,就有造反的嫌疑。

专制不喜欢辩论、争论,在专制国里,甚至是不允许的,因为这会引起混乱,影响安定。人们不争论、不思考,绝对服从命令这是它最喜欢的。共和爱好真理,而争论、辨论、分岐、交流都是获取真理的手段。专制底下通常只有一个思想,一个声音,思想多了就会争论,就会破坏服从的原则,就会影响社会平静与和谐。专制底下,人民是没有自由的,不但没有说话的自由,就连不说话的自由也是不存在的。共和则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真理与谬论各得其所。

专制统治者为了使人民对自己保持容忍,有时会制造、夸大外部威胁来恐吓国民。共和国关注外部安全威胁,是为了提高全体国民的警惕,而没有其他阴谋。共和国只有外部安全威胁,没有内部安全威胁,专制国既有外部威胁,又有内部威胁。专制国面对外部威胁的时候,是软弱无力的,因为他得不到国民的支持。专制国外表看似强大,其实是真正的纸老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在专制国里是不能适用的。在专制国里,奴隶没有政治生活,从未参与过政治活动,又怎么能要求他们对兴亡负责呢?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他们要负什么责呢?共和国则无须说教,公民为了自己的自由,每个人定会全力以赴,因为国家的安全就是他自己的安全。

要征服一个共和国将面临无数的困难,因为人人都将为自由而战;要征服一个专制国却是很容易的,因为它的力量其实是很脆弱的,没有多少人会真心替它卖命,这个国家是君主的,不是人民的。如果在征服者治下比暴君统治更好,他们甚至会盼望征服者的到来。

在专制国里,政府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当外邦对专制国进行制裁时,这种制裁又往往作用于政府与人民身上,而且国民受到的损害远远大于政府。专制政府往往会利用这一点对人民进行愚弄和宣传,把人民的怒火、仇恨引向外国,于是民族主义就会发高烧。制裁的鞭子本来是要打向专制统治者,最终却落在人民的身上,这就是制裁效果甚微的原因。对专制国的援助也是一样,本来是要援助其国民的,最终却落入了专制统治者的口袋。

专制国通常是普遍贫穷的,在普遍贫穷之下,还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贫富分化。共和国总体上是均富的,极富和极穷的人都是很少的。究其原因,专制国的财富是由权力分配的,权力可以转化为财富,权力大小意味着资源、财富的多少;共和国的财富是依个人的能力、努力、知识分配的,而个人的能力、努力、知识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呈正态分布的,极有能力的人和极其无能的人都是很少的,大部分人都处在中间状态,因此,共和国里中产阶级总是占据多数。

贸易对共和国来说是有很多好处的,因为贸易是拿多余的产品,拿边际价值降低的产品去换取更有用的东西,或者出口生产成本较低的产品去换取国内生产成本较高的产品。它可以带来信息交流,可以带来风俗、法律的改进、交通的改善、财富的增加,提高生活质量,促进科技进步。自给自足是贸易的天敌,这种经济是不需要贸易的。战争、掠夺是不可能使一国强大、富裕的,第一,战争本身就要付出巨大代价,这种代价往往使入侵得不偿失;第二,抢来的东西很快就会花光,靠抢劫能发财致富的人是极少的。只有建立在贸易基础上的财富,才能持久,才是真正的强大。

贸易与专制是不相容的,实际上专制国是不会有大规模的进出口贸易的,它的供给和消费能力都十分有限,专制国既不会有多余产品出口,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购买外国的产品,贫穷、腐化、暴政、分裂、灭亡都是专制的宿命。贸易还会带来风俗的不稳定,危及专制的安宁,一旦与其它国家发生贸易往来,人们就会比较各自的风俗和法律,专制是最害怕比较的,不比不知道,一比他的弱点就全暴露出来了,人民就不再安于现状了。大凡专制的国家都要尽量限制人民出国,减少国际交流,控制外来信息,以免国民知道外界的真相。如果专制国喜欢贸易,那肯定不是他们产品丰富,消费不完,也不是国民对外国产品有需求,而一定是在卖国,因为专制国没有多余的东西,生产的产品自己都不够用,又怎么会有东西可供出口呢?如果粮食不够吃,又出口粮食,那不是就成了卖国了吗?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供出口的话,那一定是拜大自然所赐,有些专制国拥有丰富的石油,有的则通过牺牲国民的基本需要出口产品。专制国的贸易一定是买的少卖的多,就象一个依靠父母遗产生活的败家子,只会花钱不会赚钱,靠卖点家当过日子。大规模的贸易是生产发展、物质丰富的结果,只有真正能够生产富余产品的国家才能从贸易中受益。

专制政府不爱他的国民,因此,也就得不到国民的拥护,爱国这种崇高的感情在专制国是找不到的,因为这个国家根本就不是他的国家,而是暴君的国家,国民只有个人的利益,没有需要他关心的公共利益,没有需要他负责的公共义务。当政治权利被剥夺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关心政治,不再关心公共事务,不再关心国家大事,人们宁愿远离这是非之地。在专制国,爱国就是忠君。在共和国,爱国就是爱自己。

专制是动物的统治法则,在摆脱专制的地方,人才算真正过上了人的生活,才能算是进入了文明状态。在没有摆脱专制的地方,人依然停留在动物、奴隶的状态,跟动物是相同的生活方式,其处境有时比动物还要可怜。

专制统治当然也能维持一段表面平静的日子,但这不是和平,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暂时平静而已。猴王也能统治一个猴群,而不至于老是天下大乱,但每隔几年,就要发生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年青公猴只所以要造反,并不是猴王已经年迈失德,而是这种利益分配制度是不合理的,但是它们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结果唯有通过这种暴力革命产生领导人。如果猴子懂得选举,那猴子就不再是猴子了,人如果不懂得用选票取代刀枪,人跟猴子又有什么分别呢?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