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蝎   再评韩寒几句,顺祝大家节日快乐 2011-12-31 11:34:50  [点击:4467]
滑雪归来,再评韩寒。说是滑雪,其实是给家人作司机和后勤。他们去冰天雪地里摸爬滚打,我在室内舒舒服服地看书。两下各得其乐。

滑雪前已评过,但碍于自己曾经多次捧小韩,下手轻了些。出去转了一趟,想通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话都说出来,免得留个根在心里,每逢天阴下雨就痒。这里有朋友说要保护国内自由派青春偶像的小韩,这个顾忌让有名有望的大户们去担吧,我无论写什么也无伤于小韩,又何必给自己上枷锁?好吧,手套摘了。

牛主席有句名言:“帮亲不帮理。” 我举双手赞成。但韩寒于我非亲非友。而且我一不喜赛车,二不追帅哥,我曾为韩粉是因为他针砭时事的散文,主要是欣赏他坚持自己的见解,拒绝被权势和谐的独立精神,文笔还在其次。真若论文笔,恐怕他尚不及余含泪。所以韩寒对于我的意义在于他的言论。古人说,不因人废言。另一方面,也不应当因人而捧言。说得对说得好,我就顶就捧;说得不对不好,我就踩就贬。当然亲友除外,牛主席的定律有最高优先权。

这次韩寒的岁末三篇“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就说得不对也不好。

首先看“谈革命”,概括下来就两点:
- 暴力革命糟得很,革命后中国只会更坏。
- 非暴力的“天鹅绒”革命不可能发生。

对于前一点,我理解作者反暴力革命的出发点。我本人也不希望中国出现暴力革命。但暴力革命往往是对暴政的反弹。避免暴力革命出现的最好办法是去暴政、施良政。所以这个问题的主动权在官府,不在百姓。

对于后一点,作者的论述毫无说服力,只是似是而非的人云亦云。有关民主革命所需充要条件,迄今本人看到的最简明而具说服力的理论是所谓“自由指数”理论,即一个集权专制国家只有在其人民的自由度达到一定标准后才会发生民主革命。如果韩寒在这个问题上有新鲜独特的见解,无论其结论如何,我都会感觉有所获益。遗憾的是,他不过是重复了别人的老生常谈而已。

第二篇“说民主”也是这个毛病。所谓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不能马上民主的论调是八十年代“新权威主义”的基石,到九十年代和00年代又被重新包装过几次来为中国的一党制辩护。其中在理论上作得比较漂亮的是海派学者康晓光。这几年不知为什么听不到他的声音。虽然我不同意他的结论,但毕竟他的文章中有许多可圈可点、启发人思考的内容。而韩寒这篇文章里只有陈腐的论调,连一点新鲜的包装也没有,观点错误倒还在其次。如果没有自己的东西,而发出的声音又与官方很和谐,博得“环球时报”主编的赞赏,那么大家直接看官方报纸好了。所以我想韩寒此番言论伤害最大的是他自己的品牌。本来韩寒拿手的是偶像派的轻功,现在来抗“革命”、“民主”这类实力派的麻袋,勇气可佳, 但力气不够。这个跟头跌得够很。

如果韩寒只有前两篇,那么还可以说他代表了中国中产阶级不希望社会动荡,只求一个好政府的世俗心理。“好政府主义”最先由胡适在1922年喊出来,其对立面是无政府主义。胡适也反革命,在这一点上与韩寒相同。不同的是胡适坚决反对那种认为中国人素质差、民主应缓行的观点,而竭力主张立刻推行民主,而且他试图说服大家民主是最简单的政体,最适合头脑简单的中国国民,尽管他这个观点至今仍让人觉得很堂吉诃德。

但是加上第三篇“要自由”就显得有点滑稽了。你既然反对革命、缓行民主、不碰官方敏感部分,这么为官府着想,那你拿什么来要自由呢?就凭你一个人“在每一届的作协或者文联全国大会时,我将都亲临现场或门口,进行旁听和抗议”?一个人去,谁理你呢?好吧,政府理你,请你喝茶旅游,当金丝雀养起来不就结了?另一方面来看,但如果人人都象韩寒一样去旁听抗议,岂不要引发动乱与革命,违背了韩寒的初衷?所以结论只能是,要自由是韩寒自己一个人的事,而多数素质低的中国人不该去要自由。楼下有人说这样解读是偏激。不知偏激在哪里。

读过一期韩寒出的短命杂志的“独唱团”。当时的感觉是太婉约了,虽然也是在针砭时事,但总是有气无力、灰暗忧伤,是那种城市小资多愁善感的情调。如果我现在来总结,那就是一种呻吟。从那时候起,就没再看到过韩寒写什么好文章出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