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蝎   读书心得:凯恩斯主义与奥地利学派分歧的根源 2011-12-06 15:20:12  [点击:1660]
感恩节前夸口的熊文还在酝酿中。很多想法千头万绪,不知从何说起。现在是难产了。如果到年底还写不出,那就是流产了。

还是想到什么就写下来好了。想多少写多少,想到哪写到哪。

最近在读一本关于西方近现代经济学历史的书:Grand pursuit : the story of economic genius / Sylvia Nasar。 现在读到一战与二战之间大萧条的时期,正是凯恩斯主义与奥地利学派第一次交锋的那一段。

凯恩斯这一派主要是凯恩斯本人,他的理论盟友是美国经济学巨匠Irvine Fisher。奥地利学派出战的人物是新星Friedrich Hayek(哈耶克),哈耶克背后是他的老师、奥地利学派鼻祖Ludwig von Mises(米塞斯)。米塞斯与哈耶克都是奥地利人,这便是奥地利学派名称的由来。

两派的分歧在于对待市场经济盛衰周期的态度上:

- 奥地利学派认为经济周期无法避免,政府不应当干预,干预的后果只会使得正常的衰退变得更糟。有了boom的繁荣,就一定会有bust的萧条。这与电影“无间道”里那句“出来混,一定要还的”是一个道理。奥地利学派的后世传人们至今仍坚持大萧条之所以拖那么久是由于政府过度干预市场。从哲学角度看,奥地利学派比较接近中国的道家。

- 凯恩斯否定这种悲观的看法。他认为如果政府出手得当,boom之后的bust是可以避免的,即所谓的软着陆。政府不应因为害怕bust而出手制止boom,而是应该鼓励 boom,缓解bust,使得经济始终处于quasi-boom 的状态,造福社会。如果政府放手不管,那么经济便会处于quasi-bust的状态,应有的潜力发挥不出来。

在经济大萧条期间,奥地利学派说do nothing,凯恩斯说 do everything we can; 民众不知道谁的理论更对,但他们要求政府 do something, 所以自然是后者胜出。二战后,凯恩斯主义更是在各国学院和政府里占据主导地位。政客为了自己的选票没有不想让经济总是处于繁荣中的。尽管美国的共和党保守派一直反对罗斯福对经济的种种干预,反对凯恩斯主义,但到了尼克松时代,凯恩斯主义还是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尼克松有句名言:“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者了。” 那可以说是凯恩斯主义的顶峰。

顶峰之后必然是下坡路,整个70年代美国政府对居高不下的通胀无能为力。政府干预的失灵或适得其反的结果给了奥地利学派卷土重来的机会。理根的“小政府,大社会,给经济松绑”的政策正是奥地利学派的主张。一时间,奥地利学派对凯恩斯主义又占了上风,夺回了话语权。哈耶克的The Road to Serfdom 和 Milton Friedman的 Free to Choose 等书在大众中一路畅销。

但事实上,真正信仰奥地利学派的政客并不多,连理根自己也不是,到了关键时刻他也变色。1987年10月的股灾之后,他告诫手下:Whatever it is, make sure it doesn't happen again。这是一个真正信奉自由市场的人应有的态度吗?如果你真信,就该任由市场升降,市场崩盘于前也不变色。那次股灾之前是5年的疯狂牛市。牛市是欠债,熊市是还债。欠债能不还吗?1991年美国经济偶遇微恙,稍有衰退。正沐浴在第一次伊拉克战争胜利之中的老布什总统轻描淡写地说:I am going to do nothing。这是标准的奥地利学派的态度。但这种超然物外的镇定在受衰退影响的民众中激起怨愤,认为这个高高在上的精英人物对普通民众的疾苦漠不关心。而聪明的毛头小子克林顿一句 I feel your pain 笼络住选民的心。总统选举胜负立判。有了爸爸的教训,小布什不敢对经济怠慢,减税增支、扩大赤字以刺激经济繁荣,终于赢得联任。之后,依靠Hope and Change上台的奥巴马对布什的经济政策全面继承,发扬光大,税照减,开支继续增,赤字上万亿而不悔。除老布什以外,这些总统都是凯恩斯主义者。

总统以外,联储局两届主席--格林斯盘与伯南克--也都是凯恩斯主义者,前者是隐藏的,后者是公开的。

凯恩斯主义与奥地利学派谁对谁错呢?理论上自然是公婆自说有理。实践检验也没有统一标准。二者之间的分歧归根到底是乐观与悲观之间的分歧,就象对待人性的态度一样,究竟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如果你是乐观的,你会倾向于前者,悲观的会倾向于后者。那么为什么悲观的学派会产生于奥地利,而乐观的学派会产生在英国呢?这恐怕与两国在一战后的社会环境有关。

一战是对欧洲病人奥匈帝国的终结。战败后的奥地利国破民穷,败兵满地,饿莩遍野,一派末世景象。生活在这样环境里的人必然要对人生与社会的走向作最坏的准备,持悲观的看法:人无法战胜命运,历史的兴衰周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作为一战胜利方的大英帝国,虽然已经开始走下坡,但一般人仍浑然不觉,天下老大的心态没变,毕竟日不落帝国仍完整无缺。作为两百年盛世历史的继承者,英国国民自然对未来仍保持乐观与希望:事在人为,人定胜天。所以凯恩斯主义的兴起在英国也就不奇怪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2-16 13:48:2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