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云儿   中共为恶,民盟作伥――《光明日报》的来历 2011-10-16 19:55:14  [点击:3470]
当今中国大陆的《光明日报》,1949年时作为民盟机关报而创办,它是民盟协助中共查封、没收、接管北平民间大报《世界日报》的一个成果。

《世界日报》是成舍我先生于民国十三年创办的一份私人报纸。说起这位成舍我,新闻史上鼎鼎大名。他以一人之力创办了世界系列三大报,《世界晚报》、《世界日报》和《世界画报》,这在民国属于独一无二的建树。其中《世界日报》主要报道军事、政治新闻,同时兼及教育新闻。十年经营,它成为北平发行量最大的日报,报社规模、设备、编辑、作者队伍都居于全国一流水平,是社会影响极大的舆论重镇。1937年日本占领北平,《世界日报》停刊。直到抗战胜利,北平光复,才于1945年11月20日复刊。

成舍我办报,律己律人都很严。虽然是大老板,为人却很节俭。他经常将自己报纸版面,与竞争对手如北京《晨报》和天津《大公报》作比较,摘记自己有什么特点,人家有什么占先,凡是他认为落后于人的,就责问记者和编辑。1947年有一回,《世界日报》刊布南京特派记者专电报道某地发现大乌龟,而另外几家报纸却说是玳瑁。成舍我发电问询,又舍不得多写几个字,其文曰:“人皆玳瑁,我独乌龟,何也”。员工见之,莫不失笑。

作为一家耿直敢言的民间报纸,《世界日报》自创办以后,二十余年间,先后遭受查封不下数十次,成舍我个人也多次被捕下狱,却不为威胁利诱所动,始终坚持刚正不阿秉公而论的独立立场。抗战胜利后的复刊宣言中,成舍我痛告国共双方,说了这么一段意思:“共产党者不改变政策,仍如政府所传,专以杀人放火,斗争暴动为能事,则政府用兵,无法阻止。若国民党不能痛切觉悟,彻底改革,而仍蹈故袭,因循泄沓,贪污腐败,则人民革命,势所必至。”无党派独立色彩之浓,跃然纸上。

1949年一月底,中共进入北平,接管政权,旋即着手文化统制,很快没收了北平26家报纸中的24家,只留下《世界日报》和另一家民营报纸《新民报》装点门面。可惜好景不长,到了二月二十五日,北平市军管会宣布,“为了剥夺反革命分子的言论出版自由而保障人民的言论出版自由”,查封《世界日报》及附属《世界晚报》。他们加给《世界日报》的罪名是,该报电讯没有独采新华社和苏联等“民主国家”新闻社通讯稿,还继续刊发中央社和英美电讯。它的平衡报道,被中共看作是替国民党“假和谈”作宣传。新华社北平2月26日电,称该报一贯凶恶地反革命反人民,恶迹昭彰,“本市人民舆论界早已一再要求人民政府禁止其继续出版,在闻悉两报被查封后,人心大快。”查封之余,中共也没忘了给成舍我戴一顶国民党CC系分子的高帽。

人在外地的成舍我先生,当即发表一份声明,其中说:
世界日报不特从未接受任何朝代之任何支持,与其发生任何关系,甚至国民政府统治下,各地例有之低利文化贷款,亦向来谢绝。中共所查封世界日报资产中,每部机器之齿轮,每块铅版之字粒,皆为余及数百同人绞脑汁,流血汗以获得。世界日报今虽暂时不能再向华北广大读者供献超然独立之社论,迅速确实之新闻,但过去数十年来,华北广大读者所给予世界日报滋育成长之鼓励,正可坚弥余及无数新闻战士,为新闻之自由继续苦斗之信念。回忆抗战时期,不特余之北平世界日报,为敌摧毁,所有余主办南京上海香港之其他报纸,亦先后悉遭掠夺。汉口桂林则未及出版,即告沦陷。而余终于胜利前夕,在重庆复刊世界日报,余深信天地之大,中共能封闭余北平之世界日报,而无法封闭余毕生献身新闻事业,发挥正义,抵抗暴力之意志。
针对中共称自己为CC分子,成舍我说,“任何朝代均有其制造污蔑异己之天赋特权。国特、匪谍,其他皆然,此为古今中外不易之定律,而在今日为尤甚,余亦惟有叹息政治道德之愈益衰落而已。”

查封、没收和接管《世界日报》的要角之一,乃是当时担任民盟总部临时工作委员会委员的胡愈之,他以北平市文化接管委员会委员的名义接管了《世界日报》。事情的经过,胡愈之回忆是这么说的:
我还参加了北平文化接管委员会的工作,是该会委员,实际我主要接管了国民党的《世界日报》,为筹办《光明日报》作准备,民盟决定我为机关报《光明日报》的主编。“民盟”是知识分子集中的政党,还在西柏坡时,毛主席和我谈话时曾提过,应该办一个以知识分子为主要对象的报纸。这样正好把《光明日报》办成为知识分子发表言论,进行思想学术交流和开展对知识分子教育的阵地。经过三个月的准备,1949年6月16日,《光明日报》和读者见面了,报纸初办时,编辑部也仅20余人,报纸却推出了哲学、经济,文学等多个副刊,使报纸得到了广大知识界的欢迎,不久,新政协筹备会召开,我作为救国会代表参加了会议。并参加新政协宣言起草小组,9月筹备工作就绪,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开幕,我们终于迎来了全国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胡愈之《我的回忆》,载北京社会主义学院编《多党合作纪实》,中国文史出版社,1993年12月第1版)
会议期间,《光明日报》接连发表《庆祝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新的国家新型的国家》等多篇社论,为新政权的诞生而欢呼雀跃。

章怡和那篇《两片落叶,偶尔吹在一起――储安平与父亲章伯钧》,更是极其生动地描写了当时民盟诸君接管所谓的“伪《世界日报》”,将成舍我和数百同人绞脑汁流血汗才得来的资产据为己有时,那种欢欣鼓舞的情形:
  1949年的春季,新政协召开在即。民盟总部(即民盟中央的前身)的人特别忙碌,也特别积极,几乎天天在父亲下榻的北京饭店113室开会。
  4月9日下午3时,在这里举行民盟总部第6次会议。出席者有沈钧儒、黄炎培、潘光旦、张东荪、曾昭抡、楚图南、千家驹、周鲸文、吴晗等,共29人。会议主席是父亲,会议内容之一是沈钧儒提议:中共指定《中国时报》交由民盟接管,究竟本盟应否接管,请予公决。经讨论,形成并通过了民盟决定筹办报纸、成立盟报筹备委员会等三项决议。...
  4月16日下午,民盟总部在北京饭店举行的第7次会议上,暂时负责《中国时报》报馆接收工作的胡愈之,做出书面报告说:《中国时报》不甚合用,请改为接收伪《世界日报》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办报的事情有了进展。5月14日下午,在北京饭店113室举行了民盟总部第11次会议。这次会议就中共中央统战部函请民盟接收伪《世界日报》的事宜,做出公决。在沈钧儒的主持下,经22人讨论后,通过决议如下:(一)由章伯钧、胡愈之、萨空了、林仲易、严信民、谢公望、孙承佩等7人组织盟报筹办委员会;(二)盟报名称定为《光明日报》;(三)于5月16日接收报馆,6月16日出版新报;(四)开办费请政府拨款;(五)办报的政策与方针,另会讨论。
  6月6日下午2时,在北京饭店113室举行民盟总部第14次会议。会上,由父亲、胡愈之、萨空了、林仲易拟就的《光明日报》组织大纲,经修正获得通过;推章伯钧、刘王立明、胡愈之、林仲易、萨空了5人,为社务委员会委员;父亲兼该委员会主席。...
  十天后,即1949 年6月16日上午,中国民主同盟在北平创办的机关报《光明日报》,出版了它的第一张报纸。社长章伯钧,总编辑胡愈之,秘书长萨空了,总经理林仲易。
  自由——这个概念的内涵对知识分子来说,其中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最宝贵的。它们几乎与人身自由有着同等的分量,被一些人视之为生命。所以,当父亲得知作为高级知识分子政治派别的民盟能拥有一份报纸,且又由自己负责筹建的时候,其心情活像一个男人在筹办婚礼大典:激动、欣幸、亢奋,还有满脑子的盘算和设想。
就这样,当中共侵犯言论自由,扼杀民间独立报纸,查封《世界日报》时,民盟诸君没有表现出半分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的同情、警惕与戒惧,反倒抱着如同男人筹办婚礼大典般“激动、欣幸、亢奋”的心情,再加上“满脑子的盘算和设想”,积极主动地扮演了没收接管的角色。

8年以后,中共整治《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罪名之一与当初查封世界日报的理由很相似:储安平曾提出要在刊发新华社通讯时,也刊发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通讯社电讯。当年扼杀“伪《世界日报》”的大棒,到头来并没有放过为之“激动、欣幸、亢奋”的那一群人。

就在民盟诸君大部被中共打成右派的前一年,成舍我先生在台湾创办了私立世界新闻职业学校。几十年经营,发展成今天的私立世新大学,培养了无数的华人新闻人才。这让人想起当年中共查封《世界日报》时,成先生发下的誓言:“余深信天地之大,中共能封闭余北平之世界日报,而无法封闭余毕生献身新闻事业,发挥正义,抵抗暴力之意志。”
最后编辑时间: 2011-11-05 06:48:3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