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黄喝楼主 就《人权与和平高于一切》一文与古迷先生商榷一下   2011-08-28 06:39:25  


作者: 古迷   简答 2011-08-28 08:29:54  [点击:637]
//一,“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个所谓的天下大势,只是一种根本中国过去皇朝更替历史作出的结论,不是什么真理,不要随便当真理使用。美国可曾“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既然承认是“中国过去皇朝更替历史作出的结论”,那么除非阁下能证明当代中国与“过去皇朝”在专制方面有什么本质不同,那么以史为镜推论中国现在以至将来就没什么不合适的,扯不到完全无关的美国经验。反而是阁下扯入美国,又没提出任何可比性,显然是类比失当。

//二,“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中,如果发生上述部分甚至全面国土分裂,未必不是民心所向,势所必然。”这是用虚拟,假设立论,基本逻辑都不通!

老古并没有以假设立论肯定什么,而是强调不能轻易以“统一至上”来轻易否定其它可能而已,“未必不是”可远不等于“肯定就是”,毫无逻辑问题。

//三,“‘统一至上论’因此在实质上是反民主的,是强奸民意,是主张‘多数暴政’。”是不是强奸民意,得在大陆进行民意调查。像古先生这样以假设为据,才是真正的强奸民意。至于是不是多数暴政,那得等民主之后,多数未必就暴政,暴政也未必就多数。

阁下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把老古这个结论的前提完全排除了。老古的前提是:
“统一至上论”就是一种制造危机的理论,因为它不排除以使用武力作为对付和平独立的最后手段。

这里只是价值判断,即只要多数人“排除以使用武力作为对付和平独立的最后手段”,那么就“在实质上是反民主的,是强奸民意,是主张‘多数暴政’”,这个判断与假设毫不相关,与是否进行民意调查毫不相干,因为哪怕民意调查是绝大多数赞成“以使用武力作为对付和平独立的最后手段”,仍然也是“强奸民意”的“多数暴政”。这就好比说“虽然多数人赞成稳定,但只要‘稳定至上者’以武力对付和平抗议就是强奸民意,是主张多数暴政”,难道有任何问题吗?还要等到民意调查以后才说吗?当然,阁下可以不赞成这个判断,坚持“以使用武力作为对付和平独立的最后手段”是正当的,能讲出道理也行。但以“多数未必就暴政,暴政也未必就多数”来反驳,显然去掉前提条件的属于偷换命题了。

//四,“中国人民在民主化的进程中,必须解开大中华一统的情结,反对‘统一至上论’,坚持‘自由、民主、法治’的原则,承认公民自决权(尤其少数民族自决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人权。”问题在于,“大中华一统的情结”已经结了两千多年,而“‘自由、民主、法治’的原则,”“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人权”才百来年历史。13亿人的国家,不是阁下一厢情愿,说解开就解开,说坚持就能坚持的。必须分开“应然”与“实然”,“必然”与“概然”。

说大中华一统的情结”已经结了两千多年,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和统计数据。何况,“必须”本来就只是表达一种“应然”理念和呼吁,并不涉及“实然”、“必然”和“概然”的问题。就像我们经常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必须尊重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但事实上远没有到这一步,我们并不因此放弃这种“应然”呼吁。

//五,“前捷克斯洛伐克和前苏联(尤其是俄罗斯)人民、政府、军队及其民主领袖哈维尔、戈尔巴乔夫和叶尔钦对待该国解体的态度,应该作为中国(尤其是汉族)人民、政府、军队和民主派领袖的榜样。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消除民主化进程中的国土分裂危机,避免一场新的灾难。”这几个榜样中国有多少人会买帐?凭什么立论“只有这样”“才可避免”?

凭什么立论“只有这样”“才可避免”?这是根据文章中提到的古今中外经验得出的结论和理念,至于中国有多少人会买帐?不是总结经验并提出“危机论”的人首先需要考虑的。

//总之,阁下大作拜读一过后,觉得勉强的地方、一厢情愿的地方太多。天马行空,写作是可以的,我也尊重阁下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但要谋国,大概还是必须得老成些,结论的得出最好有实际依据。
以上谬见,抛砖引玉吧!//

老古不是政治家,并没打算“谋国”,只是作为研究者根据古今中外的经验,提出一种“危机论”及可能解决危机的理念。当然欢迎批评,指出哪些论点没有实际依据,尤其是有哪些相反的事实。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8-28 09:16:2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