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王容芬 噩梦   2011-08-18 09:10:07  


作者: 王容芬   仨半女人一台戏 2011-08-18 09:11:56  [点击:3162]
仨半女人一台戏

大表姑阅历丰富,认得好些人,拐着弯儿听了不少内闻秘辛,自学成才修成半拉文革专家。老太太的素材除了个人亲历,大多来源于权威人士,有的还是书面的, 所以八起文革来,有门儿有道儿有根据,我想不信都不成。
如今文革成了国际上一门儿学问,史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尤其是国际关系学家,当然还有汉学家,全都来研究文革,各说其是,一次文革、二次文革、刘少奇的文革、毛泽东的文革,还有人民的文革。大表姑认为十年浩劫从头到底都是反人民的,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刘少奇全都有份儿,所以他们全没好下场。林彪机毁人亡,脑壳至今藏在俄国秘密档案里;刘少奇瘐毙,平反后家属去处理别人的一把假骨灰;毛泽东剖腹开膛,挖心掏肺,成了卖票赚钱的腊肉干儿,老百姓骂水晶棺材臭皮囊。周恩来死不进八宝山,藏身大海,才免了被鞭。
文革专家们对文革的起因有种种说法,有的认为,文革是人民起来造共产党的反;有的认为,文革是毛泽东发动人民反对官僚和腐败;有的认为,文革是毛泽东利用天下大乱来打击异己,夺回大权;还有的认为,文革是刘少奇的治国尝试,把桃园经验搬到城里,搞阶级斗争。当然,这都是说的文革伊始这一段儿。
这些个都没大表姑说的明白,大表姑把文革发生学总结为:“仨半女人一台戏,俩大闲人生是非。”虽是一家之言,却也不无道理。我把老太太关于文革起因的说法整理出来,说对了的,版权归大表姑;说错了的,文责我负。
仨半女人死了仨了:王光美、江青、叶群,活着的半拉是张玉凤儿,拿着现眼当露脸,号称活着的中共党史。俩大闲人是退休人员毛泽东和离职病号林彪。仨半女人里头有俩半是闲人的女人,剩下那个是祸头子。危言耸听,大表姑的意思并非王光美是文革罪魁祸首,而是说根儿在她那儿。王光美是有儿有女的人,儿女都孝顺,在他们眼里,他们这个妈是大苦人、大善人、大好人。这些都不假,可是在她成为大苦人、大善人、大好人之前还有过一段儿故事,一段儿她跟中国农民和下乡四清干部不得不说的故事。
大表姑说王光美是文革祸头子,是因为她炮制了那个整死人不偿命的桃园经验,大表姑更恨的是,王光美一直到死都津津乐道她这个杰作。
大表姑说,王光美身条儿、脸庞儿都端得出去,一口英语倍儿流利,迎宾出访都落了好儿。第一夫人当得好好儿的,不知哪一根儿筋出了毛病,不务正业了,更名改姓儿,戴着大口罩跑北戴河旁边儿的桃园村蹲了五个月,扎根串连,弄出一套阶级斗争经验,起了个香艳的名字叫“桃园经验”。这套整农民的精致玩意儿被刘少奇推广到全国农村,清工分、清帐目、清仓库、清财物,后来又推广到城市,叫“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四清的内容也改成了清政治、清经济、 清思想、清组织。“清”早就不是个好字儿了,整人、斗人、逮捕人、杀人都叫“清”,一个人成了清的对象,他就完了,农村死人多,城里清档案,许多老实人自己填的档案材料成了整自己的武器。
大表姑五十年代就不上班儿了,也被叫到人民大会堂听刘少奇传桃园经验经。刘少奇对他太太的杰作得意之极,在台上来回溜达,自说自道,一会儿麦克风响半句,一会儿又没声儿了,下头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大表姑说,那天刘少奇确实变态,就跟灵魂出了壳儿似的,有点儿像中了举的范进,跟眼下的行为艺术好有一拼。倒是王光美脚踏实地,礼贤下士,又是全国妇联,又是中直机关,一个单位一个单位跑,上门介绍桃园经验:怎么进村儿,怎么扎根儿串连,怎么利用勇敢分子,怎么分化四不清干部、怎么重组阶级队伍、怎么夺权……神秘兮兮,跟到了白区似的。大表姑纳闷儿,堂堂第一夫人,干嘛跟好几亿农民过不去呢?
听完刘少奇两口子的报告,大表姑就被轰下去四清了,先去的北京郊区王四营儿公社,那时侯儿还能回家过半拉礼拜天,礼拜六半夜回来,礼拜天下午又得回公社,进城、出城倒好几次车,工夫全扔道儿上了,赶到公社就晚上了。这还算好的呢,后来大表姑又给派到宁夏,半年多没着家。家里的事原来是大表姑主着,先前的表姑父是统战对象,根本不懂柴米油盐,这会儿连自个儿都顾不住,还得月月给大表姑寄伙食费,寄粮票,寄包裹。四清干部一子儿不挣,大表姑还算有份儿退休金,那些抓了壮丁的大学生才惨呐,放下学业一走半年,家长那头儿给学校缴着学费、住宿费,这头儿还得往乡下寄伙食费。没辙,谁敢不去哇?下去的还算有个名分,是当社教员,教育农民。大表姑说,后来毛泽东把学生轰下去接受农民再教育,把他们当年参加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彻底给否了。毛泽东、刘少奇斗来斗去,倒楣的学生老得下乡去。
乡下的苦就甭说了,还招农民恨呐。大表姑半夜扎根儿串连掉坑里摔折了腿,工作组拿大表姑的腿不当回事儿,说是阶级斗争新动向,组织斗争会,抓谋害工作组的阶级敌人。那时侯斗争阶级敌人就兴低头、弯腰、坐飞机、罚站、罚跪了,就有逼死人命的了,文革斗人的招数儿就是从四清运动演练来的。熬过大饥荒的农民又面临第一夫人的白色恐怖,不敢怒不敢言。现在说反右、文革、六四三大运动,四清不算运动,“清”死了多少人,连提都没人提。
大表姑下不了地,没人管,工作组的人都搞阶级斗争去了。还是一地主婆儿看不下去,撺掇她男人,骑了二十里地自行车,把大表姑驮到县医院。一路上,大表姑只觉得对不起人家,对不起一村子人。农村的地主,地富反坏四类分子之首,什么运动中都挨整,四清里更是天天批,日日斗,低头弯腰没完没了。四不清干部叫检讨,地主叫认罪。大表姑也没少朝人家发威,这时候心里愧得比摔折了骨头还难受。
县医院照了片子,粉碎性骨折,赶紧送到银川人民医院。北京的大表姑父闻讯,千里迢迢赶到银川。老爷子戎马半生,还没见过这么荒凉的地界儿。一个省府,连条像样儿的街都没有,一个警察看两头儿,一个公园儿有俩猴儿,医院就更甭提了,也就公社卫生站的水平。大表姑父打电报给统战部说明情况,请求让大表姑尽快回北京治疗。北京很快就给四清带队的下了指示,医院派了俩大夫把大表姑护送到北京,这才把老太太一条腿抢救下来。
大表姑当年也是美人儿来着,从此走道儿一瘸一拐的,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恨,不但恨王光美,还恨刘少奇,没刘少奇支持,王光美的桃园经验根本卖不出去。一九六四年夏天,刘少奇带着老婆一个省一个省地跑,到处推销桃园经验,把一百六十万干部、学生轰下去整农村小干部儿,来给毛泽东开脱饿死三千七百万人的罪过儿,同时借着毛泽东把王光美推上去。大表姑估摸王光美也想发展马克思主义来着,人的政治野心不可测,女人的心更野。王光美要实现发展马列主义的野心,光靠刘少奇捧是不行的,必须感动毛泽东,她跟刘少奇五黄六月往南方跑,使的是苦肉计,让毛泽东知道他们两口子的忠诚。
毛泽东可不领这两口子的情儿,桃园经验一出笼,他就觉着刘少奇这是存心恶搞他,拿王光美把江青比下去。毛泽东就谖江青:“她王光美能搞这个,你就不能搞个什么出来?” 江青这才折腾起样板儿戏来。这个特对毛泽东的口味,毛泽东是京戏迷,还会唱段子。毛泽东唱戏,江青拉二胡伴奏,夫唱妇随,都不是一般人。大表姑说,那几齣戏还真正有道行呐。江青说十年磨一戏,大表姑说不在这儿,而在于她那几齣戏用的全是北京名角儿,为这还跟彭真闹起来。
毛泽东两口子跟刘少奇两口子较上了劲儿,偏偏这个王光美,还老觉着毛泽东瞧得起她,待她好。大表姑说王光美这人要多机灵有多机灵,要多傻有多傻。她老觉着毛泽东对她有意,七老八十的了,还老提毛泽东请她一块儿游泳,游过好几回,都在哪儿哪儿游的; 甚至说到游得江青直冒酸水儿,当着王光美的面骂毛泽东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别人的好。”王光美一直到死都念着毛泽东的情分,标榜自己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这话的版权是江青的,轮不着王光美说,难怪新凤霞骂她:“她男人都被毛主席整死了,她还说这样的话,你说她坏不坏?”
那一年六月,毛泽东是跟王光美游泳来着,在十三陵水库,罗瑞卿安排的,一块儿游的还有罗太太和刘少奇。大表姑说,这个什么也说明不了,没几天,毛泽东在文艺界整风报告的批语中就对文艺界下了手,批这个批那个,都是为江青开道。为了支持江青磨戏,毛泽东还点名成立了个文化革命五人小组,组长是政治局委员,北京市长彭真。毛泽东这招儿特损,走出去好几步棋,一个儿一个儿吃。
一年前王光美去上海做衣裳,临走去看了毛泽东,问给江青带什么不。江青那时侯在上海,毛泽东就写了封信,让王光美带给江青。江青把王光美当成了自己人,掏着心窝子什么都跟她说,也说了她在北京受彭真的气,才跑到上海来。江青说文艺界问题非常严重,她想革命,可是彭真借口没有房子住,不让在北京搞文艺会演。她在毛泽东跟前告状,毛泽东发了脾气,说北京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没有房子把人民大会堂腾出来,进部队招待所。江青真把王光美当成亲姐妹儿了,连这话都跟她说:“主席不好说的话,由我来说。说对了是主席的,说错了是我江青的。”回到北京以后,王光美把江青的话全跟刘少奇说了。刘少奇说:“这件事你不要管,由我来处理。”等江青一回北京,刘少奇就把她找来批了一通:“你同光美讲的那是什么呀?以后要注意。”刘少奇又说:“中央准备开一次文艺问题座谈会,你对文艺工作有些意见,你可以今天在我这里谈,也可以到会上谈。”江青算是知道这两口子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毛泽东知道刘少奇跟彭真不对劲儿,偏偏撇开他,让彭真出来伺候江青。江青跟彭真一下子就闹翻了,这回不光要房子,还要人,她把京剧名角儿都挑走了,北京的京剧团还怎么演戏呀?刘少奇趁机雪上加霜,为了拍毛泽东,让彭真栽在了自己手里,这是后话了。江青刚折腾样板戏那阵儿,刘少奇心根本不在京剧上,一心一意推销王光美的桃园经验,带着心爱的老婆一省一省跑单帮。
毛泽东见刘少奇两口子在下头跑得那么带劲儿,怕他们串连几省作乱,就把他们召回北京来。两口子挺感动,详细给圣上汇报工作。毛泽东听完赏了一句:“大热天你们两口子坐火车一站站跑干吗?不如坐飞机,可以多跑几个地方嘛。”这两口子听不出话里的音儿来,跑得更来劲儿了,两下江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云南,马不停蹄,跑遍了全国,还不回去,在下面制定起农村整人的条条来,前十条、后十条、二十三条,没完没了。为了表忠心,让人把那些条条带回北京呈递天子,两口子成心在下面泡,五黄六月王光美到处演讲,施苦肉计感动毛泽东。王光美要好儿,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边儿演讲,一边儿一遍一遍修改演讲稿,她是把桃园经验当成不朽经典了。刘少奇帮她立言,让桃园经验流芳百世。
大表姑心细,在王光美访谈录里找到了刘少奇给毛泽东、党中央的信。如此夫妻加同志, 堪称党内绝活儿:“王光美同志的这个报告,陈伯达同志极力主张发给各地党委和所有工作队的同志们。王光美在河北省委的记录稿上修改了两次,我也看了并修改一次,现代中央拟了一个批语,请中央审阅,如果中央同意,请中央发出。”大表姑说,规矩就是从刘少奇乱起来的,王光美连中央委员都不是,刘少奇让党中央围着她转,中央成他们家开的铺子了。
刘少奇真没把毛泽东当外人,想借中央主席遮天大手拉扯老婆一把,也是为了更好地效忠主子。毛泽东却不爽,他不甘心当刘少奇的图章,尤其不喜欢刘少奇拿他那大学毕业的老婆贬自己那没有正经学历的老婆,拖了好几天,到中共各中央局第一书记会议召开前才做了个不置可否的批示:“此件先印发此次到会同志讨论一下,如果大家同意,再发到全国去。我是同意陈伯达和少奇同志意见的。”
后头那句 “同意”,道出了毛泽东的不得已,连江青都受不了了,哭了一场,说:“人家是斯大林死了,赫鲁晓夫才作了一个秘密报告,反对斯大林。现在你毛泽东还没有死,刘少奇已经作公开报告,反对你毛泽东啦!”毛泽东登时对江青刮目相看,一定要让他这个堂客出头。
堂客一出头,就跟彭真撞上了。
彭真的祸根儿在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就种下了。七千人大会是总书记邓小平的主意,要说邓小平还真厚道,代表书记处把这些年毛泽东和共产党所有罪错全揽了,还叫全国的县太爷来北京出气。主持会的毛泽东这才有言:“白天出气,晚上看戏;两干一稀,大家满意。”有邓小平兜着,刘少奇才敢代表中央做报告,说这几年的错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人祸就是中央政策出了错误,”您可别以为这是做自我批评,中央政策错了,下半句是:“应该首先由中央书记处负责。” 总书记替中央大包大揽,副主席顺杆儿爬,干脆给他做了结论。
没见邓小平有什么反应,彭真不干了,质问刘少奇:“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不包括毛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他认为该包括就包括,刘少奇有错儿,毛泽东也有错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都是毛泽东批的。刘少奇的三七开已经叫毛泽东很不爽,这彭真还要较真儿,让毛泽东承担饿死人的责任。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憋了一口窝囊气,一直憋到文化大革命。彭真成了文革头一个倒霉鬼,祸根儿早在七千人大会上就种下了。
刘少奇到底不愧是刘少奇,一见毛泽东要对彭真下手,马上就散风:“彭真在历史上就是反对我的,他是对我搞封锁的。我多次在毛主席面前说过:彭真这个人可是不好领导呀,动不动就以功臣自居,其实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毛泽东在后头,刘少奇在前头,都要整死彭真。大表姑管七千人大会叫党内反右,彭真钻套儿了。文革开场前的罗圈儿架,就是这么打起来的。
关于王光美跟江青,先说到这儿。
大表姑说的第三个女人叶群,是给文革点导火线的,这个自然跟闲人林彪有关,咱们后头还会说到。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叶群从跑到杭州找毛泽东告状,关起门来告了五个钟头,把总参谋长罗瑞卿告下来了。罗瑞卿挨了仨月整,受不了了,一咬牙跳了楼。
中宣部长陆定义也是叶群拿下来的,自然也跟林彪有关。陆定一夫人严慰冰神经不正常,给叶群一家子写匿名信。有一封还是托上海市长曹荻秋转给林彪的,里面是一首数字诗:
搂了一个骚婆子,生了两个兔崽子。
  封官进爵升三级,终年四季怕光照。
  五官不正双眉倒,六神无主乱当朝。
  七孔生烟抽鸦片,八光了头上毛。
机关算尽九头鸟,十殿阎罗把魂招。
这下子,陆定一顺理成章进了彭罗陆杨四人帮。早期四人帮里排名老末的杨尚昆倒得最早,一九六五年十月就被从中央办公厅主任坐儿上拿下来了。杨尚昆的倒台跟大表姑说的那半拉女人有关,也是遭了小人汪东兴暗算。杨尚昆是汪东兴的顶头上司,一九五七年把录音机引进中南海,解决了开会记录不全不准的难题,受到毛泽东表扬。汪东兴为了拍上司马屁,在毛泽东专列里也装上了录音机,藏在花盆后头。后来专列上有了张玉凤,毛泽东跟这女人的私房话也被自动录了音。有个小警卫跟张玉凤逗着玩儿,学着毛泽东的口音打情骂俏。张玉凤吓得灵魂出壳儿,赶紧报告毛泽东。毛泽东大怒,叫来汪东兴问罪。结果是杨尚昆被踢出中南海,汪东兴被破格儿提拔成之一办公厅主任。
文革伊始,中共中央召集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讨论彭真、罗瑞卿、陆定一、陆杨的问题。还没讨论,刘少奇就给定了调儿:“彭、罗、陆、杨他们的互相关系是不正常的,到底是什么关系,达到何种程度,我们组织了审查委员会,正在进行审查。他们共同特点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都是搞地下活动的。他们的企图不是个人要点什么东西,而是企图根本改变我们党和国家的根本路线、根本政策,要按照他们的路线办事,要按他们的面貌改造 党,改造全中国,企图在中国实现修正主义政策,也就是复辟资本主义的政策,如果他们的企图得逞,就可能实现政变。”这还不够,把纲上到“政变”的高度:“彭、罗、陆、杨事件是有发生政变的可能的,这是激烈的、国际、国内阶级斗争在我们党内领导机关的反映。”没听说过刘少奇救过谁保过谁,落井下石倒是高手儿。
彭、罗、陆、杨各有各的倒楣史,他们互相之间风马牛,毛泽东把他们串起来,就成了反党集团。这里离不开上头说的仨半女人,功力有大小,哪个女人也少不了,各领风骚,时段不同而已。王光美虽然跟哪位倒霉鬼也没直接联系,但她点了毛泽东的印堂,让毛泽东把她和刘少奇的社教变成了文革。女人从来都是热门话题,说起来没完,长话短说,点到为止。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