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司徒一 關於權利與權力的概念,重貼舊文與虛懷若谷先生商榷   2011-08-15 21:08:50  


作者: 虚怀若谷   答司徒一先生 2011-08-16 04:22:23  [点击:3159]
拙帖本不足道,而能抛磚引玉,得讀司徒先生大作,實為幸事。
司徒先生對權利的分類和闡述,我都是同意的。其所以和我的拙帖所說的“權利”,有出入,是因爲我們所側重的重點有所不同,對“權利”一詞的定義有所不同。上帖未盡詳述,或啓誤會,所以此帖再補充說明一下。
拙帖對權利的定義是,“權利(right)是每一個人生來都有的,無需任何資格”,司徒先生所舉例子“歸化入籍而取得的公民權”自然也是一種權利,但是確實沒有包含在我所說的那種“權利”之中。
或者說,權利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普遍權利,或曰先天權利,即一個人生而為人,無論其種族、性別、宗教、階級,只要是一個人,就必須擁有的,不能比任何人多,也不能比任何人少的哪一種權利。一種是資格權利,或曰後天權利,和某人的後天的某種具體情況,比如,和其性別(這應該是最寬泛的一種後天資格,我之所以把性別而來的權利歸入後天權利、資格權利,因其畢竟產生了某種因人而異的區別。這裡所謂先天後天,不是指生物學意義上的,這是需要說明的)、種族、宗教、階級,以及與其他各種具體情況相聯繫而來的具體不同的權利。這種權利,完全可能,而且必然和別人產生有無多少的差異。拙帖所說的“權利(right)是每一個人生來都有的,無需任何資格”,即指普遍權利,不存在因某種資格的不同而有有無多少差別的先天權利,而未包括必然因個人具體情況不同而存在有無多少差別的資格權利。
因性別而不同的權利,比如婦女都有生育權,此種權利不容剝奪,但男子不可能有生育權,這是由自然對兩性所作的規定決定的。
因宗教而不同的權利,比如伊斯蘭教徒都有朝拜麥加的權利,而朝拜麥加對非伊斯蘭教徒就不構成什麽意義,也沒有什麽權利可言。
類似例子很多,不一一舉了。先生所言“歸化入籍而取得的公民權”即屬於後天的,一種資格權利。和我所定義的那種權利不盡同。
凡後天權利,資格權利,是一個人可以有,也可以沒有的權利,凡先天權利,是一個人而為人必有的權利。
普遍權利,我歸納起來,有4種:生存權、即一個人保有自己的生命的權利,發展權、即一個人發展自己的生命的權利,自由權、即一個人不妨礙他人自由情況下的自由行為的權利不得被剝奪,人格完整權、即一個人的人格尊嚴不容許被損害的權利。這四種權利,即是我所說的“權利(right)是每一個人生來都有的,無需任何資格”。這幾種權利只在一種情況下可以被合理剝奪,即損害了他人的生存權,發展權,自由權和人格完整權的一項或幾項,則需要相應的剝奪其一項或幾項權利,以彌補被其損害的他人的權利,并阻止其繼續損害他人的權利。凡需要具有某種資格而來的權利,例如先生所言的“歸化入籍而取得的公民權”都未包括在我說的那種“權利”即普遍權利之中。
後天權利當然和先天權利有聯繫。先天權利往往是通過後天權利的具體形式表現出來的,但畢竟層次不同,有必要區分開。比如,伊斯蘭教徒,或者基督徒,或者什麽宗教的教徒,由其宗教而來的權利,是由於後天取得的,帶有後天的限制性,當一個人的宗教權利遭到粗暴干涉,其宗教感情遭到侮辱的時候,相伴隨著的是其行為的自由遭到非法限制,和其人格尊嚴遭到損害,宗教權利是後天的,而自由權、人格完整權是先天的。我所指的權利即後者。
再如先生所引述的權利四類劃分中的第一類中所舉出的例子,“我有一片物業,自己可以在那裡隨意走動”,一個人有此一片物業,我們姑稱甲物業,不是必然的,可能因某種原因,他擁有的不是此甲物業,而是乙物業,那麼他的對物業的權利便與乙物業,而不復與甲物業聯繫,即使他的物業是祖宗傳給他的,那也是他投胎的結果,也是和其某種後天而來的資格相聯繫,而不是我所說的那種權利,即一個人生而具有的不因任何資格差別而有別的權利。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8-16 04:26:1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