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郑存柱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两次幻灭 2011-06-22 14:43:16  [点击:1797]
22年前的1989年,就在六四开枪之前,李鹏讲话之后,当昨天还在支持我们,一夜之间就要求我们不要再上街从事反党游行的辅导员找到我的时候,我二话未说,写下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告诉他,我不反党。我要求加入共产党。请他把我的入党申请书转给学校领导。

不久,天安门前的枪声,彻底打碎了我从幼儿园时期就开始接受的共产主义教育的理想。我承认,如果没有天安门的枪声,我可能在此后的学习和工作中还会继续写入党申请书。

这是第一次的幻灭,一个相信多年的价值体系就此崩溃。这对一位刚刚要出校门,刚刚踏上社会不久的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幻灭。

我相信有很多那个时代的学生,经历了和我相同的幻灭。

之后,共产党为了维持执政的合法性而放弃过去的红色的原教旨而成为老毛一直打击的“走资派”。在我之前或者之后的更多年轻人,在漫长的岁月中,也把学校中得到的理想教育消磨掉了。

22年后的今天。一个四十不惑的中年人,竟然还要经历一次理想的幻灭。美言之,是理想主义者,说实话,就是这个时代的SB一个。

如果说共产主义理想教育的幻灭,反而导致一种新的觉醒,那么这次的幻灭则是万劫不复了。

6年的时间,算是彻底理解了海外民运。

6月初的一份中文杂志的封面,有一个醒目的大标题:海外民运已死。配的图片是一个荒凉的坟头立着一个破败的稻草人。稻草人身上写着“海外民运”。

那些当年的身影,都一个个离开,一个个消失,只有徐志摩的诗,可以道出这曲未终,人却散的凄凉: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郑存柱

2011年6月22日
最后编辑时间: 2011-06-22 14:46:47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