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欧阳发 zt王希哲对民主党全联总“二大”的几点原则意见   2011-04-18 11:16:00  


作者: 黄鐘   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支持希哲真民主,反对国凯假民主 2011-04-19 19:29:44  [点击:2011]
人与人的品质差异,怎么就这么大?支持希哲真民主,反对国凯假民主。

中国的民主必须从自称为“民运”人士、自称为“民主”政党做起。从民主程序贯彻落实开始。
社民党的中央委员是由刘国凯“认定”的。刘国凯说你是,你就是;刘国凯说你不是,你就不是。刘国凯疯了!上帝要他灭亡,必先令他疯狂。金秀红不必哭泣,王亭芳继续维权。更多的人认清了刘国凯假民主、真独裁的丑恶面目。

转载:

到纽约上访维权信

上访人:原中国社会民主党创党中央委员、中央委员会秘书长,现日本党部主任委员王亭芳、男、年龄52岁,现居住日本、千叶县。

被访单位: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刘国凯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主席:汪泯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第二届二中全会会议

中国社会民主党信访办公室

上访事由:1、要求还原中国社会民主党创党理念;

2、要求停止社民党内部的个人毁谤和诬陷;

3、要求惩处进行个人毁谤和诬陷者曾大军、卞和祥;

4、要求曾大军、卞和祥赔偿上访人的精神损失100万元美金。

事情经过:2002年中国社会民主党前,本人经刘国凯、方园劝说,要求一同组建中国社会民主党,本人经过再三思考后,同意参加组建中国社会民主党。

参加的动作机是:刘国凯主席是民间社会民主主义研究者,并出有社会民主主义之著作。他希望将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发展的历史经验嫁接到中国,并且主张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基本原则,联合中国共产党内的改革力量,渐进地推进中国的民主改革,最后达到结束中共的一党专政,建立一个自由、社会民主主义的目标。同时提议赵紫阳先生担任名誉主席。基于以上的理念,上访人认为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尝试。

中国社会民主党建党之初,因为方园无意放弃已经存在的中国工党,而社会民主党又没有基本党员队伍,方园也愿意与国凯合作组建中国社会民主党,所以达成协议将名称定为“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刘国凯任主席、方园任付主席,秘书长林牧晨,。建党不久,方园提出要建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由他出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刘国凯不同意。为此,方园付主席提出要罢免主席刘国凯,并出示有12位国内中央委员联署的罢免案,希望海外的中委也参与联暑。这12位国内中委是方园带入社民党第一届中央委员会的。当时12位中委已经是绝对多数,如果承认国内中委的投票权,刘国凯下台无疑。此时刘国凯来电与我商议,问我如何是好?我告诉他:以党章为准则。党章规定:“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既然是主张和平、理性、非暴力,那么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意图拥有军事力量,显然违背党章的规定,可以以此为由,请方园收回提议。另外12位国内中央委员的联系方式,背景资料方园一人掌握,主席,秘书长无人知晓,不论他们是否真正存在,起码他们的真实意志无法求证,在这样的背景下,12位国内中央委员的表决是无效的。我建议刘国凯立即召开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特别代表大会,通过特别代表大会的方式,解决方园提议罢免刘国凯主席的问题。不久后在旧金山黄奔的鸟笼仓库里召开了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特别代表大会。分布在各国的海外代表纷纷到会,并发表了看法。会议通过了免去方园付主席的决议案,修改了党的章程,并且明确了中国社会民主党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团结国内外(包括中国共产党内)的进步力量,推进中国的政治变革。会议通过了将中国社会民主党---工党改名为中国社会民主党的决议案,并选举了刘国凯为主席、林牧晨、岳武为付主席、王亭芳(本上访人)为秘书长的新一届的领导班子。中国社会民主党渡过了一次重大的危机,从此再出发。本次会议在中国社会民主党史上称这次会议为“鸟笼会议“。

此后,经本人努力,组建了中国社会民主党日本党部、美国洛杉矶党部。社会民主党以清流的形象,务实的工作作风,赢得了国内和海外民众的认同。在全党同志的共同努力下,社民党发展壮大。2007年在洛杉矶召开了中国社会民主党,重新选举了新一届领导班子。尽管我参与了二大筹备的全过程,刘国凯并希望我在社民党二大出任付主席,最终我还是以个人原因谢绝出任付主席,以一个普通党员默默地为党的事业出力。

2008年零八宪章在国内发表后,引起了国内和国外的呼应和反响,但也有人批评它的“奴性“。去年刘晓波获奖后,更是刺痛了一些人”革命“的神经,他们比中共还积极地攻击、毁谤刘晓波,甚至批评若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其中就有社民党的”高层人士“以中国社会民主党某某长的名义在网上与攻击、毁谤刘晓波的文章遥相呼应。为此我以党内交流的形式向主席刘国凯提出了我的看法。遗憾的是:为此,我遭到了来自党内少数人以组织名义的种种迫害:

1、违反党章,不承认上访人社民党日本党部主任委员的资格,并且剥夺我依照党章合法参加社民党第二届中央委员会会议的权力。

2、不顾上访人飞行14时,三度上访求见主席刘国凯无果的情况下,到会议住地等候刘国凯主席大驾时,却遭到了卞和祥、曾大军的挡驾。

3、卞和祥、曾大军在众人面前诬陷上访人和另一位来自西亚图的中央委员金秀红是中共特务,卞和祥并当众撕毁金秀红出示的刘国凯邀请金秀红参加二中全会的信。

4、曾大军、卞和祥以会务负责人的名义突然改变参会人员驻地和开会场所,令参加会议的中央委员拉着行李在法拉甚大街上等了近二个小时,造成参会的中央秘书长、监察长、中央执行和中央委员的强烈不满。遗憾的是刘国凯主席依然没有露面。

5、曾大军、卞和祥在大庭广众之下攻击和诬陷上访人,损坏了上访人的名誉和尊严,给上访人带来了严重精神伤害。

鉴于以上事实上访人要求: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刘国凯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主席:汪泯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第二届二中全会会议

对上访人陈诉的事实进行查证,追究加害人卞和祥、曾大军的责任,并向上访人公开赔礼道歉。上访人所要求的100万元美金赔偿金将全部上交中国社会民主党。

证人:2011年 4月16日8时30分在美国法拉甚三友酒店大堂的参加会议的中央执行秘书长刘因全,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主席汪泯,执行委员蔡登文、委员吕易、等其它几位委员亲见卞和祥当众撕毁金秀红出示的刘国凯邀请金秀红参加二中全会的信。

证人: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执行委员草庵、蔡登文等中央委员在现场亲见曾大军对上访人的毁谤和诬陷。

上访人:原中国社会民主党创党中央委员、中央委员会秘书长,现日本党部主任委员王亭芳。

注:由于该信无处投诉,上访人万般无奈,只能投诉了网上。

2011年4月16日于美国纽约法拉甚


前天法拉甚风雨大作,金秀红拉着沉重的行李箱在法拉甚大街上到处找党,还一个劲地对别人说:”我相信刘国凯主席不会这样,我有他的邀请信“。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会场上已经宣布她有特务嫌疑,不能参会,而会议是刘国凯主席主持的,并且一开始就选付主席了。
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立群姐她、他们,用温暖的心平抚了她心底的伤痕。她哭了、哭的很伤心。我也想哭,为社民党哭,但我是男人,从灾区来纽约上访的男人,男人有泪不轻流。但是,我还是偷偷地檫掉了挂在眼角的泪痕。

您的三餐有鱼虾,我特别想吃,可是,维权上访路漫漫,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府上拜访,不过日本最近鱼虾特别便宜,经历过维权上访的人,对核辐射的恐惧心理已经减少了许多。谢谢盛雪您的盛情。看来还是留到您成为被访人的那一天,我一定赖在您府上,吃到您接受我的上访那一时止。我想您肯定会很快出来接见我。
时间非常晚了,来访人很多,就是不见社民党的主席、付主席、监察委员会主席来看望。我上会议驻地找他们,门卫说:主席身体不好回家了;付主席们有的喝酒,唱卡拉OK去了,有的付主席联系不上了;从泰国来的新任付秘书长周育田警觉地开了半扇门,从门里伸出半个脑袋,见我递交上访材料,急忙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并急忙地关上门,好像我身上真的带有核辐射。
上访难,上访路漫漫,何处觅正义,那里有阳光??????

王亭芳
2011年4月18日黎明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