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凌锋   老革命的“晚节” 2011-04-19 09:39:15  [点击:2077]
老革命的“晚节” 林保华

记得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涉及到毛泽东与刘少奇两个“司
令部”的斗争,当时提出中共的老革命需要保持“晚节”,也就是晚年的
气节。当然,跟着毛泽东走,就是保持晚节,否则,晚节不保,就形同背
叛革命,会受到清算。毛泽东死后,共产党的“改革开放”,也就是走资
(仅仅是经济上的),那些老革命及其家属滚进“向钱看”的资本主义泥
淖中,自然都无革命晚节可言。

台湾从党外走到民进党,到现在也是四十年左右的光景了,别说是当时的
中老年人,就是最初参加民主运动的年轻人,现在也到了考验他们“晚节
”的时候了。

一个人,从青年到老年,会有变化,变多变少而已。社会(周围环境)也
在变,环境(客观)的变化也会影响人(主观)的变化。总之,变数太多
,变化太大,不能一本通书读到老,也不能一直用老眼光来看待周围已经
变化的事物。

这次民进党总统初选,有两个“老革命”的新闻人物。我了解一些当年他
们的老战友与他们的“革命感情”,因此对这两位的变化一直不敢承认、
不愿接受。包括2004年许信良宣布连战、宋楚瑜当选总统,及2006年施明
德成为红衫军大统领对民进党造成的伤害。

“老革命”有形形色色,绝不可能千篇一律。革命道路上也有不同表现,
有得意的时候,有失意的时候。自己的主张不被接受的时候,是失意的时
候,怎么办?如果认为自己的主张非常正确,那就继续宣扬,让党内同志
慢慢接受;或者“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等待时机再施展自己的抱负。
如果这个时候“夜奔敌营”,我认为这就是背叛了自己的理念。因为如果
国民党或共产党可以接受你的理念,那你的理念就不可能是民进党的理念
了。

当然,如果自己错了,懂得反省,愿意回到民进党里,也是好事,民进党
应该宽容接受。但是如果因为是走投无路,夜奔敌营的敌营,那就不是值
得称赞的一件事,甚至要质疑其动机。

五都选举后,选议长时,有些民进党市议员违纪被开除出党,有的声称自
己如何被冤枉。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四年中,保持与民进党党团运作的
一致性,相信以后民进党会再接纳你归来。如果是夜奔敌营,那就是理念
的问题。

这次民进党总统初选,一些人赞扬许信良如何敢言,那是敢言,还是困兽
犹斗?有的人还赞扬他的主张,主要两个主张,一个是“大胆开放”,一
个是关心台湾贫富差距中的弱势族群。为何人们不会去质疑这是相互矛盾
的两个命题吗?因为大胆西进与大胆开放,不就是目前台湾贫富差距扩大
的重要原因吗?因此可以说,关心贫富差距是假,要台湾民众放弃对共产
党的心防才是真。尤其在目前共产党大肆乱抓中国的异议人士刘晓波与艾
未未时,许信良还在一直对共产党涂脂抹粉,描绘他们对台湾的诚意,他
的两岸政策比马英九还糟糕,因为马英九至少还被迫出来关心一下刘晓波
事件。

而施明德选择在许信良的场合搬出性议题,希望仅仅是“巧合”而已。然
而他在民进党总统初选的闹场意图相当明显,让人们的注意力离开政见而
关心性议题。苏蔡的政见与马英九的执政形成强烈的对比,施明德此举难
道不是“围魏救赵”?

我从来没有要求在敌人监狱里的革命者必须如何英勇斗争。因为我不知道
如果我也处在那个环境,会如何表现。但也别太奴才相,甚至出卖同志。
施明德最近自吹自擂“回顾我一生,都在扮演一个艰苦的角色“总统的敌
人”!”尤其如何反对两蒋、严家淦、李登辉、陈水扁乃至马英九的英勇
事迹。可惜红衫军与马英九一搭一档,不知反对什么?马英九当了总统以
后,他但对过什么?可是我们看到当年他写给蒋介石的求饶信的第一段就
这样写:

“明德怀抱着惶恐的心情,恳切的期待,书写这份发自衷心的忏悔,祈求
总统俯赐赦免。窃明德今天并不以身分卑微,罪恶深重,而有所畏缩者,
乃是深信总统的慈爱心肠和恢宏大度,其所照拂的,不仅是少数幡然来归
的领导份子;而是所有深具悔意,迷途知返的国民,特别是曾经惨遭日本
军阀五十年暴虐统治的台湾省胞。窃明德从恭读总统的“国民革命军北伐
告同胞书”、“抗战胜利告同胞书”、“中华民国五十三年元旦告同胞书
”及其他言论著作中,获致上述的信念。”

这就是民进党的“战神”?回头看看他的一生,“性神”还差不多。他如
果反对过马英九,马英九会不查红衫军那笔糊涂帐?

除了这两位前主席的焦点议题,作为其他民进党内的老革命,其实他们的
“晚节”也是值得关注的。随着时代的前进与岁月的流逝,还在世上的,
不少已经退到二线、三线,他们没有因为过去的功劳,或者做过牢、甚至
家破人亡而怨天尤人,他们有的生活还相当困难。他们不少留下漂亮的身
影,人们会记得他们。然而有的还是不甘心,形象已经不堪却自以为还是
当年自己的辉煌时刻,自我感觉良好而非要参加选举,结果只得千票落选
而丢人现眼。

对全台湾来说,总统只有一个,副总统也只有一个。争取不到的,如何留
下漂亮的身影,该也是“晚节”的重要标志。其实,在台湾两千三百万人
口中,做过老二、老三或老四者,已经是了不起的佼佼者。按照前副总统
吕秀莲不久前讲的话,应该“知足常乐”。懂得知足常乐,就会留下漂亮
的身影来填写自己的“晚节”。其实何止晚节,而是自己的一生,因为一
旦晚节不保,连以前的光环也会褪色,甚至被抹掉。看看现在的施明德,
那种失落与沦落、失态与变态、自怜与可怜,能想像五年前振臂一呼不可
一世的政治泡沫吗?

《极光》电子报 2011.4.18

(穿越30多年时空的重要评论,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请看
林保华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旧评论还在继续增加与上网中)
(要了解中国最新重要资讯,请观看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网
站http://www.twyac.org内的“共产中国”网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