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yoke   大李原來是"六四學生" 2011-01-10 17:45:17  [点击:458]
大李的同事說大李不見了。大李自稱是"六四學生",正在辦理難民綠卡,大概也是民運移民公司的顧客。這位老兄有個按摩學校的畢業證書,找了個中國按摩店上崗。據這位同事介紹,大李上崗幾天后就出了事故,他用胳膊肘往顧客後背上壓,還傾斜上身體的重量,一下子把顧客從椅子上壓翻,倒在地下。老板趕快過來陪禮道歉,沒敢收人家的按摩費。這位同事懷疑大李根本沒進過按摩學校,他的畢業證書說不定花錢買來的。大李前些天又出了事故,他給一位女顧客做肩和手按摩,他拽顧客的手指頭,他也想跟其他按摩師傅似的拽出"啪"的一響,據這位同事介紹,這"啪"的一響其實是騙人的小伎倆,有沒有響聲跟按摩的質量沒有關係。大李要拽出響聲,結果把顧客手指頭拽脫臼。這個事故就大了,老板叫車把顧客送醫院,現在還不知道如何了結。大李在出事故第二天就跑了,現在不知道他又到了甚麼地方。

六四過去二十多年,還有人吃六四的飯,用六四混身份。大李跟同事們吹牛說他是最后離開廣場的一批,同事說這人自稱北京人,口音卻不像。他跟同事的話題除去胡吹之外就是罵老板。說老板過節也不請員工吃飯,等等。這次他給老板惹下大禍,就溜之大吉。從這點來看,還真有"六四學生"的本色,還說不定是領袖。幾位同事聊起來,幸虧六四暴動沒成事,要是二十年前這伙人成了事,哪會知道原來他們是些甚麼東西? 經過這二十年的表演,他們的原形總算是露出來了。

"六四學生"吹噓甚麼"起義", 其實往自己臉上貼金。充當暴徒,他們先沒這個膽量。他們能干的叫做起鬨架央子。甚麼發射火箭炮了,甚麼軋死帳篷睡覺的了,好像越胡言亂語越透出他們的"勇氣"。這些人不僅自己瞎說,要是有人不按照他們瞎編還不成。例如,侯德健,劉小波說的跟他們不一致。他們就說侯劉兩人跟政府合作。最近有人寫書說CIA參予了,他們就說這書是胡扯 - 理由是這本書證實的政府說的外國特務參予的說法。原來他們判斷是不是"胡扯", 並不是看真實與否,不是看CIA到底參予了沒有,爾是看是不是證實了政府的報道。凡是跟政府報道一致了,他們就說"胡扯"。他們沒有膽量去截擊部隊,倒有膽量編造火箭炮。他們在海外宣傳了二十年,終於把民運宣傳的奄奄一息,海外華人誰還跟他們來往? 實際情況是,他們在廣暢上坐著,除去他們自己爭吵之外,他們甚麼也沒看見。聽見槍響他們就已經心驚肉跳,看見部隊就趕快要求撤退。讓這伙人"起義"? 他們哪有這個膽? 現在到了美國,甚麼不怕死的話都敢說,甚麼故事都敢編,甚麼日記都敢偽造。

六四確實有跟部隊開打的,不過那些人不是學生。除去海外特務之外,跟部隊開打的都是北京的流氓市民,或者叫做 "流氓無產者" 的那批人。平時天不怕地不怕,進公安局就是住姥姥家。這伙人聽見有熱鬧要打架,哪有不湊合上去的? 外國記者哪里分的清楚誰是學生誰是市民? "六四學生" 就把流氓無產者創造的奇績貼到自己的腦門子上了。 丁子林的報告還比較靠譜,她的報告有名有姓,有時間地點。凡是嚴肅的報告都必須有這幾項。就好像理工科的試驗報告,不但要有結果,更重要的是報告怎樣得到的結果。這樣審稿人才能核實報告是否正確。根據丁子林的報告,看看幾個是學生?

那些自稱"領袖"的大多沒經歷過六四。他們煽動了半天"起義", 廣播完了告北京市民書就拿著護照逃走了。當時坐鎮的領袖好像還不是黑手們連絡的核心成員。就是坐鎮的領袖也沒有去堵截部隊的。他們想干的是摘桃派的勾當。假如部隊被截住了,他們必定要歸功於他們自己。假如部隊到達了,他們就要求撤退,在最後一分鐘執行戒嚴令。結果部隊到達了,他們就撤退,據說他們的總指揮就走在撤退隊伍的前頭。於是,部隊終於完成了戒嚴令。

他們在中國沒摘到六四桃子,現在跑到美國來摘六四桃子。有位同濟大學來的,當時好像是學運分子,現在在美國大學當老師,他說開槍完全是正確的,可惜的是沒把"他們"打死。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